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

从“调剂”孩子到“邵氏孤儿”,还有多少这样的惨剧?

唐山官宣“15个字”让其人设崩塌!

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美国供养龙王坛城纪实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镶嵌在天府新区的世界名画,你找到了吗?

居睿 天府发布 2022-05-03

本篇文章约2530字,阅读需要7分钟




春日不远,枝头绯红蓄力一半
夏日不远,荷塘月色朦胧两三
五湖四海汇一湾,今夜星河璀璨

在隆冬,我终于知道,
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阿尔贝·加缪 《夏天集》


作为公园城市首提地,天府新区已实现从沿路发展向拥绿发展、从空间建造向场景营造、从形态打造向意境塑造“三级跨越”。这些意境中又有怎样的“艺境”呢?

今天我们进入一个局部的平行时空,东经104.06、北纬30.43至30.31度。以前后印象派启程,超现实主义中转,驶入当代与留白,邂逅一场公园城市中穿越时空的艺术表达。

雁栖湿地的樱桃花与梵高的《盛开的杏花》,1890

一片水蓝中,杏花初春乍开。1888年,南法开花的树似乎把梵高从低迷状态下唤醒,变得有活力起来。他在信中写道“如此多的平静,比药店里卖的所有东西对我的病来说都更有疗效……我忙于绘制那些开花的树,我想把普罗旺斯果园令人惊叹的喜悦画下来”。这幅画也作为他刚出生侄子的贺礼,庆祝新生。

去大自然吧走入这片和煦,汲取生长的动力

天府大道南二段的晨与莫奈的《查令十字桥》

《查令十字桥》是莫奈在1899年至1904年间完成的一系列油画,共37幅。旅居伦敦期间,从他所在的萨伏伊酒店房间刚好可以看到查令十字桥。莫奈被浓雾所形成的独特景观所吸引,挑战自己捕捉这些光线效果,在这一时期反复绘制大雾里的威斯敏斯特宫、滑铁卢桥和查令十字桥。

万物瞬息,不论在途还是凝神保持好奇与灵敏,永远都有新的惊喜

天府公园与莫奈的《睡莲与日本桥》,1899

莫奈当年费尽了周折,才将吉维尔尼村附近的河水引进自家院子的人工池塘,建设了这个梦寐以求的“水上花园”。花园既是为了“赏心悦目”,也为了“给绘画提供素材”。小桥、垂柳、各种花卉和睡莲也相继出现,成为莫奈晚年最重要的陪伴和创作主题。

愿我们都有自己的精神花园一个抚慰和启迪的同伴

兴隆湖夜景与梵高的《罗纳河上的星夜》,1888

创作《星月夜》前一年,梵高的思绪漫步在深夜的罗纳河畔。他要给这夜晚和自然赋予一种情感语言,使它们远离传统的表象写实。他想通过画作展现关于人类境遇更为深刻的真理,捕捉心灵的丰富与完全。这种主体性的表达与情感流露为表现主义画家所继承,并对后世的艺术实践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现在所有的一切(指坚持作画), 如果我们坚定不移, 都将用于建立比我们自己更持久的东西。”——1888年10月3日,梵高给弟弟提奥的信

暗夜后的破晓,我们再将目光投向兴隆湖东岸
进入超现实主义空间

独角兽岛与库什(Vladimir Kush)的《日出海边》

画中蛋壳旁脚手架上的小人,似乎是在修建这一孵化的载体。日出的芒是建筑盈出的泪,太阳亘古,泪光万千。你愿在何处感受这一目光交汇时的炽热?

成都超算中心与达利的《核十字架》1952 (左上),《记忆持久性的解体》1952-1954(左下)

“梦境”是人们常形容达利作品的词汇,他对科学也极感兴趣。1930年代,兴趣主要集中在双重影像与幻觉,1931年创作了著名的《记忆的永恒》; 1940年代转向了普朗克的量子论,1945年后开始了其原子物理和核神秘主义时期;1955年至1978年间,又深受遗传学的影响。其作品中对时空的表达、微观世界的再现、生命的感悟,让人们从物理学和生物学的现实走进了荒诞的艺术图像中。在达利看来,科学的深处埋藏着丰富的艺术形象。

“众人现在观赏我的画,以后也将如此……因为他们凭着模糊的直觉,知道作品中藏着显然而真实的宝藏。只是迄今还未被人看出。非艺术的宝藏将逐渐变成艺术性的宝藏。”

言及科学的精妙建构后,想到冯友兰先生“一个完全的形而上学系统,应当始于正的方法,而终于负的方法。正的方法是说形上学的对象是什么;负的方法则是不说它。这样做,负的方法也就启示了它的性质的某些方面,这些方面是正的描写和分析无法说出的。”

面对当下意义的涌现与消解,我们将目光投向艺术家徐冰与其一直以来的创作主题:

关系、文化与人、传统与现代
东方和西方、真实与表象

中意城市交流会客厅与徐冰的“新春快乐(图为‘Happy’)”节选

“英文方块字”是徐冰设计的形似中文、实为英文的新书写形式,将中国的书法艺术和英文字母书写交织,衍生出新的文字语言概念。1990~2008年,是他在美国生活和创作的18年。徐冰说这段经历对他最有价值的是:对西方了解的结果是帮助我们认识东方。他自此开始有意识地、主动地试用中国的经验审视当代艺术的问题。“在一种语境和关系中,思维有一种紧张度,或者说思维有敏感点,任何一个小的信息都有可能和你的这个敏感点链接起来,获得某种想法的启示。”


晨雾中远眺雁栖湿地与徐冰的《芥子园山水卷》局部,2010

徐冰研习中国画著名图谱《芥子园画传》(1679)后,将其中的图画重组而成的一幅巨型山水画手卷,从近郊到村庄、山脉、楼台又到林野,连环画般展开。他认为中国绘画最核心的部分就是“符号性”的部分,反映了中国人的思维、看事情的方法、审美的态度。而作为清代绘画教科书的《芥子园画传》具有很强的典型性,它集中了描绘世界万物的符号、偏旁部首。艺术家通过拼贴与雕版印刷,创作了《芥子园山水卷》,试图由此“激活”传统,思考现在,展望未来。

即将呈现的“像素谷”共享中心与徐冰装置作品《鸟飞了(the living word)3》,纽约摩根图书馆 2011

此作品由400多只不同书体制成的“鸟”字组成,色彩艳丽,童话般灿烂。以文字为起点,“鸟”字开始飞起,从简体印刷体向繁体、楷书、隶书、小篆一路演变,最后追溯到远古象形文字的“鸟”,它们逐渐升高,成群飞向窗外。作品如儿童乐园般简洁活泼,引导观者在文字、概念、符号间展开思维运动的空间,享受一刻的自由飞翔。

创造这个基本动力
是艺术的核心,也是人类所有学科的核心

也许正是这些唤起向往的美好,在人们心头泛起涟漪,成为一个个矢量,推动着物理空间的构建。物质性又通过作用于感官来形成精神作用,进入下一轮迭代。

“To create is to live twice” 

期待人、城与自然的有机更新期待一场万物生长



▸紧急提醒!今晚起强降温,注意这些安全风险


▸火炬巡游兴隆湖


▸哈利·波特在不?我们找到了霍格沃茨天府新区分茨

来源:天府文旅会展
图片:文创会展局、艺术家网页
编辑:周凡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