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记者采访矿难,遭群殴多处受伤:为何鲜有机构媒体声援?

如何获得ClubHouse邀请码?

2021年“露奶装”火了,又纯又欲太好看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口述 | 我的DIY阴蒂高潮体验大公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在香港读米塞斯之:发财秘技

顾家男 读书看电影

最近两年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还没发财?尤其是到香港定居后,我更为自己没能发财感到沮丧。这种沮丧,米塞斯描述的非常生动:




经过多年的思考以及面对『我未发财』的事实,我渐渐明白赚钱是一种特殊的本领,不是人人都有。米塞斯说的挺简单的(只要能满足最大量人的需要,肯定能发达),但他刚到美国时也没找到工作(注:和朋友都都聊时,他告诉我米塞斯初到他倡导的自由主义经济的美国没找到工作),最后书卖的挺好但也没发财。所以人的天赋不同,有的人能告诉别人怎么发财但自己却做不到,就像风水师能算命却不能改命一样。


记得叶朗程写过一篇关于算命师傅的文章(以杨受成和李嘉诚御用风水师为蓝本),大意是师傅告诉他算命的意义:


我告诉你你今年会不顺利,可能还会有牢狱之灾,但我并不能帮你改命,因为这是你的命,命不能改。那你找我算命的意义是什么呢?是让你平静的接受这个事实。你知道今年不顺就不会对一些生意上的失利感到气急败坏而扩大失利,知道自己可能有牢狱之灾更能诚实面对法官,平静接受坐牢的事实。that‘s all. 


(这个师傅活了七十出头岁,李嘉诚的直升飞机和杨受成的养和医院优先权都没能救他。他半生都是默默无闻度过的。)


同理,知道怎么才能发财之后,我还是那个我,只是更能真诚面对自己还没发财而且很可能这辈子都发不了大财了这个事实。


那么,怎么才能发财呢?


理论是很简单的,实际操作起来需要太多努力以及努力之外的天分了。

过去资本家需要冒险精神,创新精神,毅力和抗压能力,辛苦把资本积累起来,投入他看准的行业,孜孜不倦努力。除此之外,时代精神,历史洪流,很多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都可能随便就将个人努力毁于一旦,随时制造『天亡我非战之罪』的惨剧。


今天,发财是一个影响力变现的过程,必须说清楚:影响力是一回事儿,变现是另一回事儿,产生影响力可以一个人独立做到,变现则不能。变现过程是不可能是一个人完成的,它需要很多的社交--包括大家津津乐道的写作(爆款文)是最高形式的社交。还需要做出很多普通人所不能的事。起码很多我做不到,无论心理上还是生理上。

比如:


  • 发现汽车零件的报废时间不一致,下令生产线把那些原本质量比较好因此报废比较晚的零件换成质量比较差的,让它们一起报废好买新车。(福特公司)

  • 把糖水包装成时尚,活力充沛甚至是健康的饮品出售赚大钱,把资本用于投资药厂再赚一笔。(可口可乐,百事可乐)

  • 把干脏活累活的工人外包,压低外包商利润,增加企业营收,盖房子把飘窗做的比桌子还宽增加建筑面积多卖钱(李嘉诚长江实业)

  • 模(山)仿(寨)无印良品开连锁店,孜孜不倦的以低价格吸引大众消费者买一堆垃圾回去,用几天就扔了,产生更多的垃圾污染地球。(Miniso)

  • 做又贵又难吃的拉面并找一堆名人告诉大家很好吃,面不改色的说你觉得不好吃是因为你还没有打开你的味蕾。(雕爷牛腩)

  • 把自己的离婚写成一篇十万加的公号文章。(咪蒙)

  • 抓住自己的负面新闻中的热点出一本《韭菜的自我修养》。(笑来老师)

  • 公开场合中医,但是买入中医股票因为傻逼多中医股票升值潜力高。(笑来老师)

  • 胡编乱造一些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在育儿文章里把育儿公号做到十万加。(很多知名育儿博主)


以上这些我都做不到,但他们都是过去或现在的商界翘楚(大部分都已经财富自由了)而且大家都不能不承认,这样的人还会继续发财,无论在文明的进步的中国还是在到处流淌着肮脏的资本的发达国家。因为米塞斯基于对人的行为研究,以上这些案例完全符合自由经济市场原则。


我做不到以上这些事,部分是因为年轻时我对自己的定位太过离地,那时候我立志做一个身无分文心忧天下的,又穷又酷的,高风亮节的,理想主义者,知识分子,拯救人类免于堕落的圣贤。


多活了二十年后我有了些微的进步,虽然还是不忘初心打算继续拯救人类免于堕落,但我开始理解这些人这些公司和这些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下的商业行为了。鉴于我大概一直都会是『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那种傻逼了,不可能因为读了几本奥派就心服口服的变成薛兆丰连岳铅笔社『春运是因为火车票还不够贵』这种傻逼土奥,这一点点转变对我来讲已经是个巨大的进步,我心怀感激。


十年前读韩寒小说《他的国》时我就开始想这个问题,在那篇小说里有个人物叫路金波,是个靠官商勾结发了财的大款。主角叫左小龙,是个又穷又酷的傻逼(此处傻逼为褒义词,代表正直,善良,纯洁,理想主义)。和其它韩寒的小说一样,里面还有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儿,那个女孩儿告诉左小龙,她爱的是路金波,她会等他出狱,『你不能鄙视路金波,因为他征服过这个世界(的财富),哪怕只有一次。』左小龙听完,心情复杂的开着摩托带着龙猫走了。


以这里为起点,我开始反思(事实上我还反思过爱国主义者--一个我从小就觉得傻逼的群体),这种反思让我想起苏格拉底的名言:


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一过


以前我经常引用这句话,但我真的理解这句话是最近两年的事。我觉得苏格拉底的意思就是审视一下你绝不会认同的经验和个人,你会发现『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亦如是』。


以上这几段就是我审视自我的结果,将近不惑之年,我开始思考自己的反面,以前从没想过,也就是说以前我从没审视过自己的生活,这其实是种巨大的挑战--当然,整个过程虽然反反复复,最后的结果我还是我自己,世界观并没崩塌,人生的信念和对人生意义的追求一点也没变。


变了的是对一个复杂的世界的更深入理解,以及,由理解而产生的宽容。宽容会让人产生怜悯之心,既然大家『都是可怜的人间』,你有你的难过(离婚了),我有我的可怜(穷),就谁也别笑话谁了,多点儿理解,少骂傻逼吧。


我原来以为赚钱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比如坚持理想主义也能发财,你看,乔布斯不是做到了吗?他秉持一个『为了世界更美好』的理念创建了苹果帝国,对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精益求精到了偏执的地步。我读过两本权威传记,我的结论是,大部分乔帮主的所作所为真的是『为了世界更美好』,他真的是一个完美主义理想主义但竟然也(不小心)发了大财的楷模,还顺手改变了科技行业的审美,但仍有许多显而易见的商业考量混杂其中(你的充电线是不是很爱断?一根儿普通的充电线加持之后卖一百多)。


有许多商业品牌是靠创意、独辟蹊径在一片红海里赚钱的,有的是用长尾赚钱的,他们赚钱是因为他们热爱自己做的事,相信自己在改变世界,赚钱是一个无意为之的副产品。


除少量的这种个案,大部分公司和个人之所以赚钱是因为他们真的是以赚钱为乐。


李嘉诚说,我穷的时候喝粥,赚这么多钱还是喝粥。李笑来老师说我是一个节俭的,不会花钱的人,我的行为模式小时候已经确定了。他们都是以赚钱(而不是花钱)为乐的人。这样的人一定会发财的,就像以学术为乐的人一定能著书立说开一代理论之先河。这就是真实世界。而且是一个个人可以选择进入一个角色的世界,没人可以成功扮演两个角色就像不能两次踏入一条同样的河流。


前几天叶卡给我看我们店铺过去几年的辉煌业绩,可以说业绩一直在滑坡,叶卡表示不解,我也很努力啊,怎么会越来越差。


我语重心长的对她说,是的,你很努力,你努力去跟工厂纠结一个线头位置不对,裤缝有点儿扭了,衣服口袋的内衬用的不是你选好的布料(而是一种比较差的布料,反正也没人看见)


你看,如果你不是乔布斯,你不是在做iPhone,上面这些事没有一件和发财有关。这些年来,别人都在努力的经营公众号和微博,瞄准父母的育儿焦虑,绞尽脑汁编出了那么多精彩的育儿故事,努力蹭上了每一个热点,别人把工厂物理上搬到日本做一些日本禁止出售的产品运回国内理直气壮打上Made in Japan高价出售。别人紧跟形势到处飞着直播代购。


这些努力有的你想都没想过,有的你现在要花时间陪孩子也做不到,而且你回想一下,最早做这个店的原因是什么?因为你找不到自己喜欢的给孩子用的穿的东西。别人开店的目的是非常明确的:赚钱。然后就可以赚更多的钱,移民,炫富,收割更多仰慕的粉丝。秉持那种老派的理想,我们没有倒闭已经是非常幸运了。对叶卡而言,我就是那个算命师傅,既然我们做不到这些,不要因为没发财而焦虑或者怀疑人生,继续努力,坦然接受,试着理解这个复杂但合理的世界吧。


另外,在发财的过程中,一个人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是难以预料的。


很小的时候我就觉得钱是会改变一切的--以你完全预料不到的形式。钱多到一定程度会发现人生彻底不同了,这些改变未必是之前认知里的『好』的改变。


比如:等我写剧本赚了钱就安心写自己喜欢的东西;等我创业赚了钱就补偿老婆孩子;等我拍三级片赚了钱就只接自己喜欢的戏。


因为钱是社会的思想的最大决定因素,但这些假设都是在没钱时做的,有钱之后一切都变了,这些『初心』就变得不可理解,就像你曾经对初恋说的话,在你们彼此成长后都会觉得有些幼稚可笑。这个主题很多人都论证过,描写这个过程的电影不少,小说更多,普通人可能单纯的得出一个『人一有钱就变坏』的粗暴结论,这个结论是错的。人一有钱就会变,有钱+变,在大部分没体验过的人眼里就是变坏。比如换车换房换老婆换朋友--这些都是表象,表象之下是更深层的因素,我理解了这种改变。


人生就是这样。还有,更绝望的是单向性,一个状态过去后不可能再回去了,有钱之后就算再变得没钱也回不到从前平淡的状态,而是会去一个预料不到的可能更可怕状态。咪蒙在她公号里说为了捍卫婚姻,双方都做了努力,其实那努力不包括关了公号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生活(而是继续趁热打铁写了篇十万加的公号),因为成功后的所谓努力挽回里已经不会考虑这种状态和可能性了--这样的『神话』是存在的,有人觉得名和利毁了自己的一切就突然放弃一切把生活导向了另一个方向,一个全新的方向。也有夫妻比赛赚钱而幸福美满的例子。





以上这些是我审视自己和他人的生活后的一点想法,我们平常看到的新闻,不是简单的追名逐利就能解释清楚的,人生也不是简单的名和利就能满足的,如此看来,『人生多艰难』是一句普适的话,不管你怎么活,活下去都不容易。关于人生的意义,不在这儿展开另外再写一篇吧。


回到赚钱这个话题,我上下求索这么多年,读了两遍米塞斯,和朋友聊了很多次,写了一上午写出这篇显然不是以满足最大多数人需要为目的的文章,当然是赚不到钱的,而罗振宇只要让团队在网上搜搜,拼凑一篇2分钟的音频,就能让这本书大卖,并且能从这大卖中分到钱。


以前我会自欺欺人的说『非不能也,君子有不为也』,但到现在我不会这么想,我就是不能,没有这种能力,做不到,并不是不为。我唯一可以说的就是我理解(甚至佩服)罗振宇的赚钱能力,同时我也很开心自己所做的选择。


我们还没发财的店铺是:艾拉海外代购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