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何兵教授:一个理发都要预约的国家,居然敢谈制度和文化自信?

批判莫言,竟然也能成为时尚?

深度好文:中国学生为什么会反感西方文明?

多少人消失于京广北隧道?

关于洪水,北大教授讲述一个惊人真相,颠覆你的认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人民的历史选择

Chairman Rabbit tuzhuxi


兔主席/ 20191001


今天一早就出国了,没有实时看到国庆的庆祝仪式,确实有些遗憾。特别我的小朋友今年六岁,正是爱国主义教育、培养民族认同的人生阶段,错过确实有些可惜。


但今年与往年不一样的是,在朋友圈上看到了铺天盖地的爱国主义激情。我向小朋友分享了大家的激动与喜悦。


我不知道有印象中上一次在国庆日如此自发的、真诚的、热烈的、集体高亢的爱国主义表达是什么时候?(北京奥运会是一个空前的事件,我觉得不可比。今年就是一个国庆。虽然七十周年,但显然,年的绝对数量本身并不能解释这样的高涨情绪)。


这种情绪是改革开放四十载以来久违的,甚至可能是在这段时间里空前的。

爱国主义热情被空前地发扬起来了。人民群众空前、团结地统一起来,而且带有非常明显的自发性、自主性。


这一两年和朋友经常讨论的一个主题是“国运”。国际国内形势错综复杂,讯息万变。诚然,万事在偶然性之外,也有某些必然性,可以寻求某种解释。但是当一个国家面临的环境太复杂,选择的道路也颇有挑战,向前看不能排除各种不确定性,再加上海量信息的干扰,就会让一般人放弃判断。一切交给“国运”,由历史论断。


但国家的发展从根本上是有自己的历史逻辑的。


2019年空前爱国,就是国运。


就在过去一到两年,不在少数的人对目前的方向和政策表示不理解和犹疑。还有抗拒者。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新时代下,对过去的许多政策方向进行了调整,不乏涉及一些从未被触碰过的群体的利益、观念、预期。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根本问题,一个“存在”级别的问题。美国与中国的摩擦及背后的文明分野更加剧了这种忧虑。实话实说,对这种对抗,有相当数量的人表示不理解,抗拒,抵触,恐惧,甚至战败主义、投降主义的同情者并不在少数。


从历史角度看,在一个国家迈向新的方向时,肯定会有这样的犹疑和分歧。这是正常的。如果没有这种犹疑和分歧,那才是不正常的。因此,在新中国建设以来,每一次的重大历史决策时都有分歧。但艰难摸索过程中,有时候少数者/不同意见者可能是对的。但最终党和政府能够重建共识,继续前进。而我们党诚可贵的,是能够最大程度接纳和吸收历史经验,在前人的经验教训中前行。


我一直认为读党史和现当代国史极为重要。许多过去与现在的东西都能在其中找到答案。它也能为我们的未来指明方向。


2019年6月以来的几个月非同一般:我们经历并正在经历香港事件。我相信,大多数的国人通过香港事件,让我们得以重新审视历史,重新审视现状(包括国家推行的各种政策,包括西方对华的这种态度),也帮助我们更加清楚地看到了未来国家可能面临的选择。香港事件必定载入历史,它还能帮助我们从更加立体的,横纵向结合的维度看待我们国家的发展,甚至人类社会这样的更宏观的主题。


并且,民族情感是存活在我们意识中非常根本但可能埋藏在底层的东西。它通过常年的教育熏陶对我们产生影响,成为我们的一部分。只有当它被践踏,我们才可能被感知。我们也极难去否定和排斥这种情感。这就是许多人为香港事件感到愤愤不平的原因。


经历了2019年夏天香港事件,我相信,许许多多的国人(特别是那些一直有条件接受庞杂信息,有一定既得利益、构建了相对独立的价值观和立场及认知惯性的城市职业与知识“精英”们),通过这个事情,得以重新确认了立场。


他们选择了站在祖国的一边。之前,也许他们还对体制多有批评,对政策和路线表示不满,对爱国主义保持警惕,以致于希望在政治上保持某种程度的中立。但经历这个夏天,他们会选择坚定地拥护祖国,拥护党。


这是一个由衷的、真诚的选择,也代表着某种“和解”——在纠结和疑问中(必须说明,这是可以理解也应当被包容的),他们真诚地选择了党,选择了祖国,把自己的存在、未来与发展与祖国联系在一起。


(有的人可能会说我所列举的群体不具备广泛代表性。确实他们大多居于城市,受过高度教育,拥有良好的工作和发展前程。他们不是多数,但以他们的资源优势和社会地位,对这个国家给予了不成比例的影响。党和政府团结他们当然是重大胜利。


今日的中国和现当代史上所有重要历史转折点一样,都面临人民做出的重大历史选择。我们经常说,“人民的选择”、“历史的选择”,空泛的看这种语汇堆砌是没有感觉的。只有亲历了历史事件才能理解其背后的含义。而选择,可能是基于政治的、法律的、程序的,也需要基于情绪、情感、理智、价值选择。这个“十一”非同寻常,我们可以看见广大人民群众自发、热情地向全世界宣示自己的选择。


援引西方的话语,这就是老百姓赋予的无上的political mandate。这就是sovereignty。运用这样的空前政治资源,我们的领导人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来,实现人民的期望。


而香港事件——如果没有香港事件,我们的国庆会达到这样的空前效果吗?我相信氛围仍然热烈,但也必须承认,群众由衷自发的那一部分有不少来自香港。因为香港发生的种种,更大的激发了我们的爱国热情。


实践证明,香港确实成了一个行之有效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某种意义上,也成了爱国的试金石。一些原本对爱国情感表示淡然甚至希望保持距离的人们也热情加入到爱国队伍中来了。


在今天爱国氛围空前高涨的环境下,我们看到了一些反面因素。


一是香港的反对派,在历史的转折点上,他们选择了西方,否定了中国,希望一举通过暴乱脱中。这是他们历史性的选择。他们在全港大搞破坏,希望暴乱升级,达到进一步不可收拾的地步,逼迫北京或西方干预。他们的计谋不会得逞。而中央和内地人民当然希望香港长期繁荣稳定,不希望香港乱下去,但实践证明,一部分反对派陷香港于混乱,而香港作为一个城市整体陷在其中集体不能自拔/自救,加上外国势力的推波助澜,只能带来一个结果,就是使内地人士更加爱国。香港的“革命”不能向北散播,而只会造成反效果,并加强内地的爱国情怀。这是香港反对派完完全全不能理解的。


二是境外媒体。他们没有办法理解中国人有可能发生自内心地拥护执政党和政府。这种不理解本身不能说一定是恶意的——确实是不理解。且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愿接受也不愿意了解,而希望进行否定,以维持自己“三观”的正常运转。当看到中国人民热烈欢庆国庆时,他们的报道口径无非是中国危机论;洗脑,并把70%的时间精力用于播放当日的香港内乱上,希望籍此为中华大陆的国庆纪念浇点冷水。但对国人来说,外媒的立场难道还重要吗。


国运是个非常有趣的东西。


——中国的崛起,新的道路的申张,带来文明的冲突及双边摩擦。


——各种摩擦、调整、积聚的风险使得许多人犹疑、带有投降思想。


——中美摩擦也使得香港反对派希望抓住历史时机否定中国,脱离中国。


——这种否定和脱中的企图,加上西方政府的反应,又使得中国人民团结在一起,一致对外。


历史充满偶然,但也有必然。这段时间,许多人经历了犹疑,到完成新的选择。这也是国运。


历史最终将为我们检验一切。


造访过许多发展中国家,有一点心得是,经济奇迹不是一个必然事件,而只有在特定场景和条件下才能发生,这其中又需要特定的必然和偶然。庆幸祖国的崛起与强大。中国的当代历史也有非常值得我们谦虚学习地方,必有许许多多的发现,可以教育我们的子女,未来中华大地的主人翁。


祖国华诞之际,想再重温一句最为打动我,愿意时刻与后代分享的邓公名言:


“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热爱着我的祖国。


不经历时间和岁月,不能体会其背后的深沉情感。


庆贺新中国建国七十周年生日!


2019.10.1 夜于缅甸仰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