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刘士余遭实名举报:这样的证监会主席,全世界都没有!

数据告诉你:中国人的学历和收入有多低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你不知道的赵家故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殷勇破格提央行行助暗示了什么?

2015-08-21 贺江兵 贺江兵

殷勇,一个在经济、金融领域相对低调的名字,最近被较为广泛地提起。819日,中国政府网发布消息称,国务院任命殷勇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央行官网显示,殷勇为央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之前,殷勇只是央行下属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央外汇业务中心主任,至今(截至821日中午)国家外管局网站上显示,殷勇并不是该局“领导”成员。

这相当于集团公司下属分公司部门主任直接提拔为集团总裁助理、党组成员,这种连升三级的状况在中国官场并不多见——他一步跨过外管局局长助理、副局长,直接达到差不多相当于局长级别。

这一特殊的提拔任命表明:极端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极端反美和阴谋论(比如货币战争论等)在中国高层并不被接受和认可。相对理性的金融技术派和改革派依然被重用、甚至会被破格重用。这也许对中国经济改革倒退论是个有力的反击。


明提殷勇

暗赞外储

笔者本人并不是研究外汇储备的,只是自早年瓜分外汇储备;左右攻击外储购买美元、美债;“黄金教主”及其信徒叫嚣购买黄金对抗美元以后,才偶尔关注外汇储备的。并在我的新书《金融的真相》中专门有一小节明确支持购买美元资产,以及其他章节中分别撰文论述美元为何会持续走强、建议人民币主动贬值(自2013年至今,另有专门一节)等。

如果稍有记忆的财经人士和记者大概都知道自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央行和其下辖的外汇管理局饱受各种攻击,攻击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支持外管局不该持有美国的国债和美元,并断定其会贬值,特别是在关于购买“两房”(房利美和房地美)债券上,左右无所不用其极。事实证明,这些真是杞人忧天。

另一方面,关于央行货币政策的指责甚嚣尘上,搞得好像央行真的能决定货币政策似的。无奈之下,央行把分管货币政策的副行长与分管外管局的副行长技术性对调。一时间暂时抵消了各方指责。加之金融危机后黄金的暴涨,黄金教也加入到指责央行和外管局“无能”的行列之中。

大潮退去,才会知道谁没穿底裤。这是巴菲特说的。大潮早已过去,除了外管局,指责的人都不见底裤和各种老脸了——如果有的话。黄金暴跌,美元对各种货币大涨——包括对人民币。

作为外汇储备的操盘手,殷勇,这个低调抗压的技术男,提拔虽快了一些,客观地说,也稍显晚了一些。

高层对殷勇的破格提拔,表面上是对他个人职务的巨大提升,另一层意思是对自金融危机以来央行和外管局特别是外汇储备管理方面的高度——嗯,高度肯定。

中信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刘维明早年对我说,外管局里有高人;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王健也私下对我说过,那些指责外管局操盘的人简直不值一提。

这个提拔至少表明,至少在金融层面,高层对阴谋论、民粹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尚未广泛被接受。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这些较为广泛地深入到普通民众心中了。


中国需要改革

美国需要放弃阴谋论

阴谋论并不是“黄金教主”的发明,搞笑的是有网友翻译了大量证据表明,关于金融阴谋论的书竟然来自美国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部记录片,包括书中的著述,本人不大懂英语也未深入研究,如果真如网友扒皮的那样,说明阴谋论并非中国特色。

很多人都知道,美国很多国会议员在其金融危机前后强力施压,要求人民币升值,指责中国通过人民币贬值达到刺激中国出口、甚至倾销商品的目的。

这一简单的弗里德曼理论表面上有道理,事实上,出口与汇率受制于各种具体环境,我的老朋友——不是美国总统克林顿——而是不大受人待见的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曾对我说过,弗里德曼理论完全发挥作用是在市场化环境下的充分竞争的前提下,也就是说——在真空状态下才会完全起到最好的作用。

笔者在201311月主张人民币应该贬值的文章中引用过主张人民币应该升值的经济学家滕泰的数据,他说:“实际情况远非如此,自2005年汇改8年多以来人民币累计升值超35%,实际有效汇率累计升值30%。”这组数据至少说明贸易进出口不能简单地与币值升值贬值对应。

央行宣布改革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后,人民币出现了大幅贬值情况,这是市场化的开端,美国的议员们应该学习其财政部的态度,对人民币逐步走向可自由兑换改革持支持态度,而不是相反。

如果美国议员一味要求人民币升值,那是逼着中国央行——人民银行操纵汇率,而不是让市场形成汇率。这是逼着中国改革倒退。

为撰写此文,本人曾向殷勇的同事打听了一下殷勇的情况,遗憾的是,反映的都大同小异,“我们的领导很低调。”

不过,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殷勇在出席清华大学一个活动中提到了“蒙代尔三元悖论”。根据蒙代尔的三元悖论,一国的经济目标有三种:1,各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2,汇率的稳定性;3,资本的完全流动性。这三者,一国只能三选其二,而不可能三者兼得。

这个理论被不同的社会制度国家广泛认可,起码在央行层面。比如,中国香港选择的是资本的完全自由流通和挂钩美元,香港就放弃了货币政策的独立性,美联储加息和降息香港都会紧跟。当然,对中国内地来说,保持货币政策独立性是非常必要的,那么我们该放弃什么?

中国央行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前期准备的资本项下完全开放正在有序进行,而美方减少干预是必要的。同时,中国自然会减少与美元的挂钩,人民币对美元的波动,是符合定律的、必然的。

从对殷勇的破格提拔来看,中方根本没有什么与美方打货币战争的任何迹象。我们只是关注自身的金融改革而已。

(作者为《金融的真相》一书作者。)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