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举报时代已经来临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数据告诉你:中国人的学历和收入有多低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收紧管制保不了汇 根本出路在……

2017-01-06 贺江兵 贺江兵 贺江兵

(楼市调控的循环往复证明,仅仅限制购房者只会造成饥饿营销,在自己筑起的大坝之外,才是外汇供给侧供应的最大水源。彻底放开资本项下,实现人民币国际化才是保汇根本。)

 

据媒体报道,1月5日,离岸人民币午盘北京时间13点后,自6.87开始快速下破6.83,短暂盘整后跌破6.80大关,1小时多的时间上涨700点;同时在岸人民币也较今日中间价最高涨超300点,最低至6.8724

 

1月3日央行外汇局出手,次日,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暴涨,收复了好几个所谓的台阶,战术性“成功”很难证明战略的正确,相反,这可能是倒退的起点。

如果,一个封闭的池子,只有出水管、而没有进水管,那么,毫无疑问,这个池子会干渴枯竭;如果加一个进水管,但没有出水管放出的水多,也是早晚干枯;最根本的办法是:打开封闭池子的堤坝,让这个池子的水融入江河湖畔,才会长久。

嗯,我说的池子就是外汇储备。现在我们做的是在筑起大坝,控制出水管的流量,并且,这个出水管仅限于老百姓那个小出水管而已。更大的出水管是各种银行、保险公司、大公司海外投资、银行外汇贷款、各种援助等多条出水管子根本没用闸门随便外流。

说到这里,读者应该知道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央行和外汇局应该尽早炸掉池子的大坝——完全放开资本项下管制,让人民币可自由兑换——真正的国际化,让人民币融入国际货币体系。这样,换汇失去了意义,试想:如果人民币在欧洲、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可以使用人民币购买当地商品,你还会跑银行把人民币换成美元、欧元、日元等吗?除非想为银行做巨大的贡献:买入和卖出人民币要支付相对较高的成本的。

顺便说一句,美国量化宽松而物价并未飞涨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美联储发的钞票全球都在抢,如果人民币国际化后,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SDR篮子货币,人民币比绝大多数国家的货币强硬,支撑人民币坚挺最重要的因素是其背后坚韧勤奋的中国劳动人民,这个不可复制。对国内,通胀的压力也会得到一定的缓解。至少,外国或其他主要经济体的央行会储备人民币,顺便,中国货币当局希望得到的外汇不也到你的池子里来了?

影响汇率走向最根本的因素是:经济基本面,通胀水平和资本收益。

央行和外汇局不能全部决定这样因素,技术上限制购汇是其力所能及,这让笔者十分担心一个错误了十几年的所谓的楼市调控,其核心就是:对购房者进行种种限制,是为限购,也算对购房者筑起看起来很高的大坝,其结果是限购了十几年暴涨了十几年。对美元或外汇而言,也是一种商品如同房子,对老百姓购汇的限制就是所谓的限购。

这是保汇的下下策,也是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余永定之流“良策”。这种限制必然会长期导致民众的购买热情,毕竟,李稻葵自己说过,“央行手中的人民币存量达到了21万亿美元,但外储仅3万亿美元,所以必须严格精准管控跨境资金流动,进行国际贸易,在国内进口原材料生产服务国内消费,这部分的资金的外汇需求必须满足。但是不合理,纯粹是预期人民币会贬值,把人民币换成美元的投资需求应该坚决遏制住。因为如果人民币贬值预期一旦形成的话,将一发不可收拾”。

央行和外汇局出台的措施并未超出李稻葵的“建议”。我在一个公开的场合听李教授亲自说他炒过美国的股票,显然,用人民币是不能炒美股的,央行已经公开禁止海外炒股、买房,李教授看到央行这条旧规定重提有何感想?不能只许前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炒美股,不让老百姓换汇旅游吧?

余永定更是在1月4日公开在新浪“意见领袖中”发表的文章中称“没有资本管制,就没有中国金融的稳定”。余永定说:

可以说,同其他经济体相比,中国金融体系存在特殊的不稳定性。例如,经过几十年的总体上宽松的货币政策,中国的广义货币与GDP之比早已超过180%,在世界上绝无仅有。中国银行体系的各类存款已经达到80万亿元。一旦资本管制彻底解除,即便并非在危机条件下,为了分散风险,公众必然会把相当比例的存款转变为外币存款或其他外币资产。可以说,同其他经济体相比,中国金融体系存在特殊的不稳定性。

假设公众把其中的6万亿元存款转变为美元资产(可以对照香港和台湾的相应比例),就意味着将有相当于1万亿美元的资金流出中国。如果这种事情在短期内发生,其对中国金融稳定的冲击是不言而喻的。

那么,放开管制的奉献与收益,究竟孰轻孰重呢?日前,有声音称,若资本管制彻底解除,为了分散风险,公众会把相当比例的存款转变为外币存款或其他外币资产,而这种事情在短期内发生,对中国金融稳定的冲击不言而喻。

事实上,资本市场本就收益与风险并存,风险的存在不能成为必然限汇的理由。即便是再健康的银行,发生集中挤兑也会出现倒闭,对于货币可自由兑换的东南亚,照样出现了危机。从国际经验看,所谓集中挤兑潜在风险的迸发,除非是国家在动乱时候放开,否则还未有先例。况且,正如水池的比喻,随着监管的拉长,池水出水日渐增多,风险也在累积增加。

当然,余永定说不管制会有风险,这个把外汇换成任何行业都可以套用,这个逻辑可以成为任何拒绝改革开放的理由和借口。

余永定和李稻葵都是外汇池子大坝的加高、加固者,虽然二者在保汇的措施上有所不同,本质是一样的,政策建议是舍本逐末的。

笔者前面已经论述,真正的保汇措施是炸掉大坝,融入国际洪流,虽然存在流出的可能也会有大量资金涌入,亦是化解通胀的有效措施。如果非要从流出上关闸门那也是对各种公司、海外贷款、援助等开始,并且对到期贷款及时收回,对造成损失的不良贷款终生追究责任人责任,就像对中国国内企业老百姓放死了贷款一样追责,那么外汇损失就会锐减。

楼市限购失败证明,仅仅限制购房者只会造成饥饿营销,外汇供给侧供应最大的水源来自于自己筑起的大坝之外。

 

(作者为优选金融副总裁、发于今日新京报)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