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刘士余遭实名举报:这样的证监会主席,全世界都没有!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数据告诉你:中国人的学历和收入有多低

你不知道的赵家故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建议冻结个税或降低最高税率至15%

2017-03-09 贺江兵 贺江兵 贺江兵

留住企业和人才的关键在减税费

个税最高税率应为15%

贺江兵

 

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引发的中国企业死亡税率之争尚未消停,3月7日上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在审议财政预算报告时,建议将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从45%降低至25%,网红前市长再次刷屏。


中国税收特别是数以百计的各种收费的确是众所周知的现实。中国外汇储备从最高的近四万亿美元在两年时间内锐减破了三万亿美元。企业走出去换汇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企业为何出走?因为税费过高,企业要生存要赚钱不得不搬走。现在,美国新总统特朗普要把企业的所得税从35%降到15%,如同曹德旺说的,除了人工成本高一点其他什么都比中国便宜。


从稳定外汇储备角度看需要减税费,外汇局和央行的各种管制措施都是治标不治本。从留住企业角度看也需要给企业税费大幅度直接的下调,建议取消各种收费,费改税都折腾几十年了,该取消各种收费的时候了,比如计划生育的罚款,有谁说得清去向?


从留住人才的角度看,需要暂停征收个人所得税。笔者呼吁三四年了,已经出版和即将出版的《金融的真相》系列书中都有专门建议。


为了支持黄奇帆的建议,我个人依然维持早年的看法:第一,直接冻结个人所得税。有人担心很多政策与纳税捆绑,比如购房购车,那就废除捆绑政策。有人担心房价会涨,那就涨,崩盘别砸售楼处就成。


第二,降低税率、简化等级。现在的个人所得税实在分类过多,税率过高。建议:设置三个档次,月收入3500元到10000元象征性地征收1元或五毛,考虑第一个建议中的捆绑政策;10001到30000元征收5%到10%;30001元以上按15%征收。


第三,先征收后返还。同样考虑到第一条,可以实施先征后返的形式。在支农款可以直接划拨到农民账户上的今天,这些没有技术上的难度。

减免个人所得税是除了农民之外获得工薪中产阶层欢欣鼓舞的大好事,少那么点税收得数千万民心。


在经济下滑的背景之下,货币政策应当宽松,实际上,广义货币M2很少低于11%的增长速度,去年下半年以来,狭义货币M1甚至持续出现增幅高达20%的现象,货币之宽松可见一斑。


财税政策应该是积极的才对,减税是最有效和直接的积极财政政策。同样的,特朗普实施的才是积极的财税政策,既大幅度降低企业所得税,也将降低个人所得税。


从吸引人才的角度看,冻结个人所得税十分必要和迫切,毕竟中国政府承诺过,在2020年将上海建成国际金融中心。


我经常跟金融界高管和上海的行长们聊天,我问过他们很多人,要建成国际金融中心上海最缺什么?他们一致认为,缺金融人才。我问为什么不挖,他们介绍说,高素质的金融人才工薪都很高,奖金也很高,但是,缴纳的个人所得税也很高,45%都交个税了。如果确保能挖到这样的人才,在中国境内的企业要多付大约一倍的工资、奖金。


同一些在外资金融机构的高管聊天,他们一般都把工资设在香港发放,而非大陆,当年人民币对美元和港币都在升值的大背景下,他们宁愿要香港那相对贬值的港币,而不愿在大陆领取一直在升值的人民币,这是为什么呢?


媒体报道,黄奇帆认为,当前,个人所得税最为突出的问题是工薪所得实行45%的最高边际税率。跟周边比,香港只有15%,新加坡为22%;跟发展中国家比,俄罗斯只有13%,巴西为27.5%;跟发达国家比,加拿大为33%,美国为39.6%。这些国家或地区不仅都低于我国,而且税前抵扣项目多,投资买房、按揭利息、子女学费、看病就医、抚养赡养等大项就能抵扣掉一半左右。比如,数据显示,美国39.6%的税率在税前抵扣后,最终负担的实际税率在25%左右。


金融高管工资早超过十万,假设十万,在香港只会交1.5万,在大陆要交4.5万,汇率那点损失不值一提了。


这就是较为普遍的很多金融高管在大陆上班,而在香港领工资的根本原因,也是众所周知的半公开的“秘密”。


貌似我们能收到很多的工资税,实际上,人家可以合理避税了。


我国间接税很多,基本是所有的商品都要交税,再扣工资税实在说不过去,缴纳个税的都是诚实守法的公民,真正有钱人都不用交个税,向诚实守法的公民征税就更不应该了。


《环球时报》3月9日报道,根据记者调查发现,中国有数位企业高管曾公开表示只拿“1元年薪”,其中包括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和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其中有些人也可能是为了避税。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斌8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有些企业高管虽然拿“1元年薪”,但可通过报销的形式解决个人生活消费。若一个人既是企业股东又是高管,那么他既少交了个税,也少交了企业所得税,这是一种偷漏税的行为;若这样做的人只是股份公司或上市公司股东之一,这样做就侵蚀了企业利润,侵害了其他股东的利益。 


这仅仅是富人逃税的手段之一。


说通过个税调节收入,而实际上,贫富不均日趋严重,个税的存在毫无意义。拉动经济增长重要的是靠消费,而个税吞噬了巨大的诚实守法纳税人的消费能力。


如若不能取消个税,建议最高税费降低到15%与香港看齐,也是我长期的观点。

 

 

(作者为优选金融副总裁、首发华夏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