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举报时代已经来临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数据告诉你:中国人的学历和收入有多低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辱母丨刺人案丨揭开县域经济顽疾

2017-03-27 贺江兵 贺江兵 贺江兵

 

对于四五线中小县域来说,唯一能超越一线城市房价的行业只有一个行业——传统的高利贷。臭名昭著的西门庆也放高利贷,年息60%,而在山东一个小县城120%,比西门庆高一倍。

山东聊城市辖冠县最近审判一个案子举世轰动,从判决书上看,催收高利贷人员对借款人于欢母子脱裤子侮辱,被于刺伤后,一死三伤,于欢被聊城法院判了无期徒刑。

放高利贷催收人员手段黑社会化也不是新闻,而用黑社会手段而不被摧毁主要是官商勾结,司法系统和其他公务员直接参与或家属参与放高利贷形成强大的保护伞才是收款人员有恃无恐的原因。高利贷事实上成了县域经济广泛生存的顽疾。

 

金融法理

此案并不复杂,判决书显示,催款人员(也就是所谓的“受害者”)都承认死者杜志浩脱裤子了。

清华法学院教授、也是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周光权说,本案的不法侵害令人发指,多个黑社会组织成员长时期非法拘禁和暴力威胁被害人,足以认定为“行凶”;其中强制猥亵手段与强奸类似,针对这种侵害完全可以按照刑法第20条第3款,行使无限防卫权。如果本案都不能认定为正当防卫,普天之下,哪里还有正当防卫?


放高利贷或者说民间借贷是否合法,各地的司法执法实践上看很难一致。本案中,杜志浩等十一个催款人员行为毫无疑问涉嫌犯罪。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为索取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非法拘禁他人行为如何定罪问题的解释》(法释〔200019))的司法解释:“行为人为索取高利贷、赌债等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何为高利贷?2015年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经过了14次修改和最高法院审委会5次专题讨论,认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有权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但如果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则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应当被认定无效。”

也就是说:民间借贷最高年息是36%。年化120%的利息显然不受保护,放贷款的公司早已收回本息,只是离120%利率少十几万而已。

 

高利贷背后

民间敢放高利贷要么后台硬,要么官商勾结,古今毫无例外,《金瓶梅》里记录的也是山东的西门庆也放高利贷,不过,比冠县那位“仁慈”多了。


用企业查询软件企查查可以查到山东冠县泰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吴学占,最牛的是公司办公地址在“冠县东古城镇政府驻地(中学东100米)”,这一点疑似山东冠县泰和房地产官方网站上显示的地址一致。

辱母刺人事发后,有人翻出一个叫@冠县政界太黑暗 ”网友20133发的帖子:“山东聊城冠县得法院与公安局基本都是黑社会幕后人、连一个小小得派出所所长每天就吸着中华、吃着黑社会得饭、而上边那些当官的吃着财政工资得人都在私下放着高利贷、几乎都无法描述、冠县没有了王法、平民百姓很难生存、 法院得人送传票而不是开着公车去办事、几乎平时都坐着那些放黑贷得车去办公事。”

这家给于欢母亲借款的房地产公司并无银监会、银监局或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获准的放贷款许可。

要说这家非法放高利贷背后没有官员和司法部门人员谁能信?看看这家公司的办公地点就知道了。媒体报道,死者杜志浩曾撞死过年仅14少女后出了二十多万摆平。警察说找不到人。

 

冠县不孤单

这样的高利贷公司你老家都有。就在月初,银监会新主席郭树清和主席助理杨家才在新闻发布会上,杨家才说山东非法集资问题是最好的,这句话又被网友扒了出来。

我个人对山东非常有好感,监管每年山东都有负面新闻刷屏。我相信杨家才说的是真的,因为,他说的也是事实,山东地级市都配备了专门懂金融管金融的副市长,也有从央行、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挂职当副市长的。我也有金融圈的朋友去的。

郭树清在任山东省长期间对推动当地金融的发展是起了重要作用的。

由于山东济南警方官方微博把网民比喻成“驴”,被人民日报等一干官博痛批,也有网友扒出济南公安局下属分局办的公司也有放高利贷的新闻,被《中国经营报》于201510月报道。

山东尚不是银行的赖账高发区域。财经评论员叶檀说,不要借高利贷,办不下去关门就行了。

事实上关门也不是很容易的事儿。一旦关门债主就会堵上门来,县域的厂房根本不值钱,旧的机器设备差不多就是废铜烂铁。借钱维持着这些还都不是问题,一旦停下来就完了。

中国是间接融资占比非常高的国家,几乎所有的企业最怕的都有一个问题:银行停贷抽贷。前不久在港股暴跌的辉山乳业也是。

这也是中国众多僵尸企业不能死的难题。而高利贷成为压死他们的最后稻草。

 

(作者为优选金融副总裁)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