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何小鹏:“空中的梦想家”落地造车始末丨棱镜

陈弗也 棱镜 2022-01-24


者 |陈弗也  编辑丨杨布丁  

出品 | 棱镜·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欢迎下载腾讯新闻APP,阅读更多优质资讯




跻身国内顶级企业家群,何小鹏还是没有学会迎合观众期待值去“讲故事”。

 

2021年年底,何小鹏在接受腾讯新闻《财约你》专访时,大多数时间都沉浸在自己所畅想的出行世界中。在专访的最后,《财约你》向他提出了几个快问题,他在速答时出现了卡壳,即便问题都比较轻松愉快。

 

“加入小鹏汽车四年,你最快乐的时刻是什么时候?”《财约你》问。

 

“想不起来了。”何小鹏答。

 

“80后创业者中,王兴、张一鸣、黄铮你最喜欢哪一个?”《财约你》再问。

 

“不好说。”想了一秒钟,何小鹏依然没有给出答案。


这是他一贯的风格。一方面,小鹏汽车高调推出“飞行器”,将产品布局在空中,让外界觉得这家造车新势力的掌门人轻狂、张扬;另一方面,造车4年,何小鹏始终没有摆脱产品经理的性格痕迹,内敛、谨慎,拿不准的宁可回避也不乱说。

 

2021年是小鹏汽车逆袭的一年,交付量达到98155辆,超越了蔚来和理想,造车新势力稳固多年的“蔚小理”格局变成了“小蔚理”。

 

不过,随着华为、小米的入局,传统车企的强势发力,智能汽车这个行业硝烟再起,谁能在这个战场里走得更稳、更远,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创始人的性格和格局。

 

“一个企业的基因,很多是来自创始人身上的基因,如果创始人节约,那企业也会节约。”何小鹏说,“我是技术出身,追求技术上的创新、产品上的差异,也比较务实,我希望这些能够成为一种符号、心智和文化,走向全球。”

 

用自己的名字做品牌让何小鹏与小鹏汽车深度捆绑,一荣俱荣,一辱俱辱。何小鹏向《财约你》表示,这代表了他的态度和责任。

 

2021年的8月和11月,《财约你》在北京、广州两次深度对话何小鹏,试图挖掘他内心深处的性格特征和商业逻辑。

 


二次创业的冒险家


骨子里,何小鹏就是一个爱折腾、爱冒险的人,这与他腼腆的长相、低调的发型形成鲜明对比。

 

出生于湖北黄石一个普通家庭的何小鹏,高考前没有出过省,没有吃过麦当劳,更没有坐过飞机。当时,他有一个信念,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高考填报志愿时,唯一的目标就是去省外上学,尤其是北上广这样的发达城市,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最终他被位于广州的华南理工大学录取。

 

如今,何小鹏把这种理念延伸到对孩子的教育上,只要生命健康不被严重威胁,孩子们就可以去冒险探索一些事情。

 

他的一个儿子在两岁时,特别调皮,对高压锅充满了好奇心,小手总是想去摸一下。一般的家长会马上制止,但何小鹏却有不同的处理方法。他抓着儿子的手,小心翼翼地让儿子摸了一下,结果儿子被烫哭了,再也不敢去摸高压锅了。

 

这些性格特征在他的创业过程中也被彰显无遗。

 

2014年6月,何小鹏创办的UC浏览器以40亿美元的高价被阿里巴巴收购,为他带来了巨额财富。40亿美元也是当时中国互联网最高的并购价。

 

随后,何小鹏加入阿里,先后担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土豆总裁,很多人都认为何小鹏将会安心地做一个富豪,创业江湖中将不会再有这个产品经理的身影。但就在“套现”当年,何小鹏开始谋划新能源汽车的再创业,并投资了当时还叫“橙行智动”的小鹏汽车。

 

“当我第一次看到智能电动车的时候,我马上想到的是从塞班时代或JAVA时代向智能时代的跳跃。”何小鹏说。

 

何小鹏创办的UC浏览器正是跨越了塞班和智能两个时代,这经历让他对汽车这种个传统行业的新变化有着天然的敏感。他觉得,在这种跳跃刚刚发生时,行业里的人由于是既得利益者,往往不愿意相信这种变化。

 

也正是在这种行业的沉睡期,让他觉得自己有机会可以撕开一个口子。

 

“互联网行业出来的人,都特别敢想,这是我们长期工作形成的一个特点。”何小鹏说。



2015年,何小鹏曾经去参加了一次车展。当时,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次车展一天发布了75款新车,这让他深感汽车行业竞争的残酷要远远大于互联网行业。

 

“试想,如果互联网行业一天发布75个UC浏览器,会不会有压力?汽车的竞争是全球的竞争、科技的竞争、品牌和口碑的竞争。”何小鹏说。

 

这让天生爱冒险的何小鹏更有“下水”一试的决心。


“仰着头跟人说话”


彼时,UC浏览器的成功为何小鹏积攒了大量的人脉和财富,决定投身智能汽车时,如何将这些资源引流到新项目上,让老伙计们相信他依然能够吃苦创业,是何小鹏急需解决的问题。他的答案是,首先自己all in。

 

“朋友们说,既然你敢all in,那我们就可以支持你。”何小鹏说,“如果我没有全力以赴,每天朝九晚五,把自己的钱拿去理财,那别人怎么会相信我。”

 

在投身智能汽车的创业之后,向传统汽车学习,成为了他的一个重要工作。他经常向同事、朋友讲述一个普通人容易犯的错误:用有限的信息,在正确的逻辑下,得出错误的结论。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获得的信息不全面,他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在原来的领域,你可能已经是博士生了,但是在新领域,你还是在上幼儿园,那你愿不愿意蹲下来,仰着头跟别人说话呢?”何小鹏说。

 

何小鹏一直仰视着汽车这个行业,他认为,手机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软硬件结合体,但四五米长的汽车,是一个想象空间更大、更复杂的软硬件结合体。

 

而在决定全身心投入到小鹏汽车时,他早期的合伙人、现任阿里本地生活CEO、高德集团董事长俞永福曾给了他一个建议,并且是唯一的建议——让他找一个可以制衡自己的人。因为何小鹏的想法太多,但不一定都正确。

 

如今,小鹏汽车高层内部就有不少可以制衡他的人,他们的管理架构也备受外界关注。在接受《财约你》专访时,何小鹏也首次讲述了管理层的制衡和合作。

 

目前,站在小鹏汽车权力顶层的有四个人:何小鹏、夏珩、顾宏地、何涛。何小鹏来自互联网行业,夏珩、何涛来自汽车技术领域,顾宏地则来自金融领域。四个人都很年轻,何小鹏、顾宏地是70后,夏珩、何涛则是80后。

 

何小鹏直言,在他们合作的前一年半中,挑战很多,面对同一件事情,由于来自不同的领域,四人的策略、解决方案也不同。

 

比如当时,有人建议在公司内部设立一个论坛,允许员工随意发帖,提建议,这在互联网公司里是一件常见的事情,何小鹏就觉得这件事做就行了。

 

但这在汽车行业里是一件“不应该”的事情。与互联网公司不同,车企有大量的合作伙伴、供应商,岗位的类型也很多。论坛上的员工们提出的尖锐问题,不但不能促进问题的解决,有时还会因为信息来源过于多元造成误解,从而使得问题解决方案停滞不前。

 

于是,四人在这件事上进行了激烈的争吵。此后,他们对论坛进行了调整,对于一些重要的、激烈的问题通过其他渠道进行解决,而不是在论坛里让一两万人进行无效讨论。

 

“很多时候,企业创始人对一个行业太熟悉了,或者角度太统一,对是一样的对,错也可能是一样的错。”何小鹏说,“平衡能使企业达到一个有机、妥协的点。”



对“内卷”说不


2020年是何小鹏二次创业的高峰期。这一年的8月,小鹏汽车登陆纽交所,当天市值就高达149亿美金。这是他在创办UC浏览器时都比不上的高光时刻。

 

如今,小鹏汽车的股价涨了三倍,何小鹏身家水涨船高。根据福布斯实时数据,他如今的身价达到80亿美元,超过了蔚来汽车李斌48亿美元,成为了中国造车新势力的首富。

 

 

不过,上市之后,小鹏汽车的脚步没有放慢,P7、P5的发布让他们在20万-40万的价格区间拥有了家用轿车、轿跑,而G9在去年广州车展的亮相则补全了中大型SUV车型的空白。他们在国际化上也迈出了重要一步,以挪威为桥头堡,开拓了欧洲市场;还研制了空中飞行器,为几年后的“空战”做准备。

 

“上市对于我们来说,可以获得资本市场更多的支持,这让我们能够做一些中长线的思考。”何小鹏说。

 

何小鹏是一个长期主义者,他在向《财约你》解释“小鹏”这个名字的时候说,“小”代表一种初心,代表永远年轻,放在企业管理上,就会时刻提醒自己要向前,不能有大企业病,不能满足现状;“鹏”则是一种大鸟,可以化成“鲲”,飞得很高、很远。

 

而一直以来,外界都对“小鹏”这个名字颇有非议,有觉得名字比较土的,也有认为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车辆太狂妄的,毕竟本田、奔驰这些世界知名车企才会用创始人名字。何小鹏则向《财约你》笑谈:“你读前100遍的时候会有土的感觉,但是第101遍就不会。”

 

何小鹏也有个期待,就是再过10年、20年,用中国名字命名的品牌会走向世界。

 

何小鹏一直都对丰田这家企业充满敬意,因为他们培养了大量的、可以一生都在丰田工作的工程师。这在今天的中国创业企业当中显得尤为珍贵。在接受《财约你》专访时,何小鹏也直言,希望能够为员工创造一个终生服务的环境和机制,为此他们制定了一套期权激励政策,就是希望员工们将目光放得更远。

 

“过去二三十年,中国的汽车成长了很多,但说实话,汽车人是挺辛苦的,在造车新势力没有进来之前,汽车人的待遇也比较低。”何小鹏说。

 

同时,何小鹏也期待公司能够继续折腾、创新,比如让员工换到不同的岗位,从事不同的工作,这会让员工获得更多的机会,从而能够在公司长时间干下去。

 

何小鹏不喜欢“内卷”这个词。在此前,35岁曾是很多互联网公司员工难以逾越的坎,辞退35岁以上员工的新闻也频频引发热议。

 

何小鹏则表示,他欢迎35岁以上的中高级段位的人才来到小鹏汽车,目前小鹏也有60岁以上的员工。他认为,汽车这个行业需要那些有经验的、技术实力强的人,而这些人的年龄往往都比较大。

 

“我不太关注身体是否年轻,我们关注的是心态是否年轻。”何小鹏说

 

如今的小鹏汽车已经走过了7个年头,与那些知名的百年车企相比,还只是个毛头小子。不过,他们的员工已经超过了万人,未来三年,小鹏还计划将员工规模扩大到5万人。

 

何小鹏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如果让他做一个螺丝钉,公司是否还能做得更强?他认为,当企业很小的时候,重视的是人,当企业做大的时候,就要重视组织和体系,包括他在内,每个人都是组织体系的一部分。


产品经理造车路


2021年,小米、华为的入局,让智能汽车的赛道充满未知数。

 

雷军在决定做汽车之前,曾经给何小鹏打过一个很长时间的电话,交流了切入的方法、资本的情况、行业的变革等。

 

何小鹏对雷军的思考很认可,并鼓励雷军一起造车。他认为,对于很多企业来说,造车的窗口已经关闭,但对于华为、小米这样的企业来说,窗口仍然敞开着,主要是因为这些企业多年的积累可以迅速转换成价值。

 

比如,这些企业在技术上的积累,可以让他们跳过纯电动车这个环节,直接进入到智能汽车的竞争中。而小鹏汽车在生产智能汽车之前,曾探索了很久纯电动车,走过了弯路。

 

在何小鹏的意识中,精英主义是一个绕不过去的概念。他除了对小米、华为这样的精英企业倍加推崇之外,在产品设计的理念上也充满了精英主义的影子。

 

多年的产品经理生涯,让他坚信,一个极致的产品不太可能由太多的人共同参与完成,因为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诉求,如果最后平衡了这些不同的诉求,那么产品就很难达到极致。一个产品的高度更依赖产品经理的天赋高度。

 

他还认为,优秀的产品理念来自于对未来的看法,但是很多产品经理会陷入到盲人摸象的困境之中,基于已有的意识去设计。他认为,优秀的产品经理应该有跳跃性的思考能力。

 

2020年9月,小鹏汽车在北京车展发布的飞行汽车器就很有“跳跃性”,这一度引起了外界对他们的嘲讽——地面上的竞争还没打完,就想着“空战”了。

 

在2021年11月18日的发布会上,何小鹏再次公开对外宣布,已经招募了很多飞行行业的人才,明确将在2024年量产飞行汽车的整体框架,并希望用几年的时间打造一款很棒的飞行汽车。

 

事实上,爱“飞翔”的何小鹏更多时候还是在“地上”,两次创业过程中,他需要解决各种各样的难题。

 

时下,“芯片荒”是汽车行业面临的一大难题。11月18日,在接受《财约你》专访完之后,何小鹏就去参加了一个有关芯片的会议。

 

在2021年,小鹏汽车的交付量超过了蔚来,独占造车新势力的交付排行榜榜首,这在一定程度上正是得益于他们对供应链的管理,较少受到“芯片荒”的影响。而蔚来汽车,则一度因为芯片问题,陷入停产状态。

 

“我们内部讨论过很多次,短期内,芯片荒的问题很难解决,我们期待三四个季度后,这个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吧。”何小鹏说。

 

欢迎在文后留言说出你的看法,并点击“在看”,留言点赞第一名且60以上获得一个月腾讯视频会员哦~ (截止时间:下周一下午18:00)


聚焦中国科技创新,书写深度商业故事

欢迎关注深网公众号,阅读更多优质原创内容。






扫码查看腾讯新闻客户端相关文章

小满工作室 | 腾讯新闻出品

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第914期

排版:杨镓胜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腾讯新闻客户端相关独家文章!

“在看”我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