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发生在上海,出现挤兑潮?

彻底失望,气得我一夜睡不着觉,从今天开始我支持武统

100部BL动漫大放送(上篇)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汪小菲回归路人:“把自己和十年前续上”丨棱镜

李超仁 棱镜 2022-01-24

作者 | 李超     编辑 | 杨布丁

出品 | 棱镜·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欢迎下载腾讯新闻APP,阅读更多优质资讯




腾讯新闻《财约你》正片马腾对话汪小菲

  

过去二十年,汪小菲是国内最为知名的明星富二代,母亲张兰创办的高端餐饮品牌俏江南名噪一时,将财富图腾摆上餐桌文化,张兰也在2009年以25亿元身家挤入胡润富豪榜。

 

而在过去十年,汪小菲则是国内最为知名的娱乐话题者之一,2010年,他与中国台湾顶流艺人大S闪婚,在三亚举办的婚礼几乎汇集了两岸三地所有明星,一度引起“醋意”大发的王思聪微博拼爹。

 

儿子、老公、父亲,角色多重;商界、娱乐,圈子多样,而汪小菲究竟是谁,却显得模糊。

 

2021年12月中旬,清晨的北京二环,早高峰才开始,汪小菲一个人杵在十字路口,等待着与腾讯新闻《财约你》即将到来的会面。拾荒老人从身边慢悠悠经过,望着这个紧裹棉袄的年轻人傻笑;微弱阳光透过寒冷空气,洒在这个中年男人略微褶皱的脸上,他从兜里掏出半根雪茄,却怎么也摸不到打火机。

 

刚刚经历完离婚风波的他,此刻回归成一个路人。

 

与《财约你》见面前几天,出差归来的汪小菲去看张兰,正好赶上母亲直播,进门就听见屋里哇哇大叫,感觉大事不妙的他调头就跑,结果被逮个正着。“大家欢迎小菲总”,张兰把他拽入镜头,汪小菲就这样在十几万观众面前和母亲一起“嗨”了起来。



“她的直播我一般看几眼就跑了,她特别有激情,我看的有点不好意思,有时给她刷刷礼物,她会发微信跟我说别刷了,别人要分一半。”汪小菲告诉《财约你》,直到去年,他还从未意识过自己存在于公众视野中,“我也没自己的事业和工作,大家其实不知道我”。

 

实际上,包括与母亲一起直播,让汪小菲此次主动走到聚光灯前的动因,是为了推广“麻六记”——他自己创立的餐饮连锁品牌。

 

过去几年,汪小菲时常百无聊赖,看到朋友圈里大家都在忙忙碌碌,他感到焦虑。“那时候两边飞,又忙又闲”,他努力回忆自己上一次做正经事,还是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他想找回些什么,“把自己和十年前续上”。


 

疫情期间,更闲了,他召集起俏江南的老团队,开干。2020年底至今,一年时间,“麻六记”已经有16家分店,分布于北京、成都和上海,张兰没有任何直接参与。

 

麻六记一号店位于北京国贸,那里也是俏江南第一家店开业的地方。这家人均消费在150元以内的川菜馆,比俏江南更讲究“翻台率”,比明星之家更柴米油盐。

 

“每天做着自己的事业,让我感到充实。”四十岁,汪小菲终于做回了自己。


  


“想要拿回失去的东西”


从出生后父母下海经商,到18岁时母亲创办俏江南,再到39岁结束一段婚姻,回望过往,“名人”汪小菲其实没有太多属于自己的故事。

 

在他为数不多感到自信的事情中,经常挂在嘴边的有两件:一件发生在十年前,2008年,作为执行董事的他带队竞标,让俏江南成为北京奥运会定点餐饮提供商中唯一一家中餐企业;另一件发生在三十年前,他捡废铁、租漫画,靠自己挣钱实现了羊肉串自由。

 

唾手而来的财富和名气,给他带来的不适感似乎更多。

 

最早让汪小菲感受到物质丰盈的不是母亲张兰,而是捣腾生意的父亲。上世纪八十年代,汪小菲便坐上了上万元的私家车,多数人三四百元工资的九十年代,他为新潮花30元理了个发。但这并未给他带来多少快感,身边同学都是住在单位楼房的厂长和部委子女,自己则住在大杂院,作为学校里少有的父母下海的人,别人都觉得他家不务正业。

 

2010年,29岁的汪小菲进入俏江南董事会,大有接班之势,但仅仅两年后,俏江南IPO失败,张兰开始逐步失去控制权,最后,他跟母亲一起被踢出了公司。

 

“根本没有什么对赌协议,也不是被资本绑架,俏江南业绩也很好,我们只是遇到了坏人。”汪小菲告诉《财约你》,自己当时已经写好了声明准备发出去,但张兰选择了息事宁人。尽管如此,他花天酒地、难成正事的纨绔形象却已成型。


汪小菲:俏江南不是败给了资本,而是遇到了坏人

2011年,汪小菲三亚大婚,结果引发了他和王思聪一场持续5年的骂战。“我父亲都不知道俏江南董事长姓张。”正值俏江南陷入股权纠纷,王思聪在微博讥讽,“就你兜里那两钢镚还冒充富二代,自己照照镜子去,三十好几整天整些没用的。”汪小菲没忍住,回怼道:“小崽子,有你受罪的那天。”

 

“我爸开车送我去,停的特别远,我怕别人看见,觉得我显摆,丢人,我怕同学老师用异样的眼神审视我。”汪小菲告诉《财约你》,自己不是一个喜欢在名利方面出风头的人,他反感被称作“京城四少”,因为才不配位,“没脸说这话,都是别人说的,非得给我盖一帽子,然后说你这帽子真难看,我无能为力”。

 

如果说离开俏江南前,汪小菲的人生与张兰捆绑,离开后,他人生的背景则是女明星的老公。

 

2015年,彻底退出俏江南董事会的汪小菲开始专注于婚姻生活,奔走于中国台湾和大陆之间。他不愁吃穿但还是“游手好闲”,偶尔利用人脉关系作为LP投资基金赚些钱,偶尔出现在八卦新闻里,就这样到了四十岁,身边的同龄人成家立业,他仍然只有一半。

 

“到了40岁后,我们这帮人坐在一起反而很少谈论工作。”汪小菲告诉《财约你》,他不觉得步入中年男人后,自己已经与身边那些天天向上的同龄朋友格格不入,但他承认,要冲一次事业,这可能是一个节点,从未如此强烈。他想要折腾,想要拿回失去的东西。

 


“脑子好几年没这么转过”


2021年12月16日中午,麻六记最新一家分店在北京三元桥凤凰汇开业。距离午休时间还有一小时,门口已经挤满粉丝,汪小菲终于出现时,人群一阵尖叫,女性居多。剪彩完成后,他随手用自己的手机进行了直播,超过40万人观看。

 

创办麻六记的想法并非精心策划,实际上,汪小菲在2020年疫情期间才下定决心。考虑到是个触底反弹的机会,很多好的铺位也会空出来,他联系上原俏江南团队的骨干,迅速把局攒了起来。除了在直播中推销儿子的品牌,张兰没有任何直接参与,连启动资金也是汪小菲自己筹措。

 

这家餐厅没有兰,没有字母S,甚至没有菲,“要弄一个小菲酒店,我得多自恋”。

 

2006年,俏江南推出了自己的豪华品牌兰会所,尽管有着浓郁的张兰标签,但实际由汪小菲负责打理,设计专业的他重金请来了国际知名设计师。他承认,打理兰会所时,更多是出于兴趣居多,而这一年多来,想法突然发生了改变,麻六记自己第一次真正当成了事业来做。

 

时代和想法一起在翻滚。

 

“其实10年前的时候,我就对俏江南的模式产生了一些想法,当然也试图去做过一些改变。”汪小菲告诉《财约你》,麻六记能够很快做起来,从团队到供应链,仍然得益于俏江南当年的沉淀,但核心的商业模式,已经发生了本质改变。“现代人追求效率,网上社交也发达,请客的少了,麻六记很多店都不设包房。”汪小菲把它定位为“轻奢版的高级快餐”。

 

汪小菲向《财约你》坦言,他不介意被贴上张兰儿子的标签,一直在背后“打工”,因为能让母亲的成就得到认可。如今,变成了张兰用近乎癫狂的方式为儿子摇旗呐喊。在她的直播带货平台中,麻六记占据大量篇幅,汪小菲在她口中已经是位成功企业家,以至于网友直呼她为“戏精”。而汪小菲觉得,母亲的直播团队未来或许可以“收编”。

 

在两地奔波时,汪小菲时常感到精神空虚。在中国台北的酒店隔离时,他除了看书就是健身,有本书看了五遍,把跑步机搬到房间。有次酒店满客,他让人在健身房临时弄了个床位,住了两个礼拜。

 

与《财约你》见面前一晚,汪小菲工作到晚上10点回家,晃荡到凌晨2点睡觉。在团队中,他主抓餐厅的设计和格局,菜品、日常运营和法务,分别由俏江南之前的几个老臣主理。他说,麻六记现在占据自己90%的精力,“老琢磨这事,脑子有好几年没这么转过了”。

 

“这一年是一个特别大的事业上的转折。”结束了双城生活,撕下了母妻标签,汪小菲感觉跟2008年带队竞标奥运会时的自己接上了头,“不像个40岁的人”。他甚至换上了自己多年前留过的发型,“很多东西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我也说不清楚”。



“最满意的角色是餐饮管理者”

     

过去几年,除去事业,让汪小菲感觉虚度的还有学习。从小就是一个好学生,他承认这些年自己没有静下心去沉淀了,现在有心想去,又没有了时间。

 

也并非全无所得。几千里外,汪小菲还有一双儿女牵挂,他会经常翻看女儿的照片,然后念叨起那句“一眨眼,已经长这么大了”。“想想4年前,就因为我陪伴了他们,所以想到他们小时候才能记起很多东西。”

 

 

父母离异加之各自忙碌事业,汪小菲自幼在爷爷姥姥、姑妈舅舅家轮流住宿,他形容自己是在零亲家庭中吃百家饭长大。他想要热闹、想要寻找家庭温暖时,就会跑到母亲的餐馆里去玩耍。

 

如今感同身受。尽管每天视频,但他承认,疫情期间聚少离多,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好父亲的责任;作为儿子,他说自己和母亲其实没有那么亲热,俩人拥抱时他会觉得别扭,属于“棍棒出孝子”;做麻六记后,父亲到店里参观过,但没有直接找他,而是在其他人那里要了地址自己导航了过来。

 

“我们的孩子并没有说以后必须住哪,尊重他们的意愿,比如疫情结束后,他们想在北京生活,那就在北京安排好。”汪小菲告诉《财约你》,有一天孩子长大,问自己为什么爸爸妈妈不在一起,他还没有想好如何回答,但自己和前妻都是非常理智的人,未来包括学业在内都会尊重孩子的意愿。

 

“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的角色,过去10年,对自己、家庭、孩子,各方面都挺好,享受了很多提前带来的这种温馨。现在这个阶段,40岁,其实说年轻也算年轻,可能50岁还有不同的想法,人应该是越看越年轻的。”汪小菲说,自己目前最满意的角色,是餐饮行业的一个从业人员和管理者。

 

疫情前,汪小菲曾和前妻一起参加综艺真人秀节目。他告诉《财约你》,自己答应去,纯粹只是喜欢拍摄地怀柔,因为小时候经常去吃鱼。以后不会再参加了,没有太多精力,只想把餐饮这行干好。

 

黄晓明的热辣一号、陈赫的贤合庄、孟非的小面馆,明星依靠自身流量开设网红餐厅,却最终一地鸡毛的案例并不罕见,汪小菲说自己不会,或许他从来也不认为自己属于明星序列。

 

汪小菲并不抗拒粉丝流量,但他认为把菜品和服务做好,这种流量才能维持。拥有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事业,花花公子一般的汪小菲,化身成了工作狂,他的自信终于来自了当下。

 



欢迎在文后留言说出你的看法,并点击“在看”,留言点赞第一名且60以上获得一个月腾讯视频会员哦~ (截止时间:下周一下午18:00)


聚焦中国科技创新,书写深度商业故事

欢迎关注深网公众号,阅读更多优质原创内容。


扫码查看腾讯新闻客户端相关文章

小满工作室 | 腾讯新闻出品

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第918

排版:杨镓胜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腾讯新闻客户端相关独家文章!

“在看”我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