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事件新闻发布会:那只高举的手

美国梭哈,日荷跟进,中国芯片奋力一搏还是盖牌走人?

胡鑫宇案有了新线索......事实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谁杀了胡鑫宇?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自行车上万,你还抢不到 | 棱镜

肖望 棱镜 2022-08-11




作者 | 肖望  辑 | 杨布丁

出品 | 棱镜·腾讯小满工作室


欢迎下载腾讯新闻APP,阅读更多优质资讯


“满大街的共享单车不够你骑的吗?”天天的老公埋怨道,他实在难以理解,为什么要花1万多元去买一辆自行车。


一年多前,天天迷上自行车骑行健身,在朋友的带动下,花1.28万元入手了一辆英国Brompton品牌折叠自行车,圈内人昵称其为“小布”。天天每周都要骑“小布”通勤、运动至少三次。市中心的国贸CBD、郊区的首钢大桥等地都留下了她和朋友骑行的身影。


一个月前,车行老板询问天天,是否愿意转卖她的“小布”,有顾客愿意花1.45万元求购。


“骑了一年多还能加价卖,买自行车竟然比理财还增值!”天天喜出望外。


几乎与疫情同时,骑行风潮席卷而来。从北京的长安街、上海的浦东滨江到成都的天府绿道,呼啸而过的自行车骑行队伍正成为城市一道靓丽的风景。


“北京的热门骑行线路上,10多万元一辆的自行车太多了。”而意联合创始人&CEO罗园向作者透露,“只不过大部分大家不认得罢了。”


想要赶上这波潮流,不仅要准备好钱包,还要有足够的耐心:运动型自行车入门就要上万元,10万元左右的自行车更不愁卖,且当前几乎处于全线缺货状态,部分品牌热门车型更是要排队数月乃至一年。


然而,作为全球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出口国,我国大批自行车制造企业却在亏损边缘苦苦挣扎,利润大头被日本、美国等品牌拿走。


骑行热能拯救国产自行车吗?




上万的自行车要靠抢


自行车卖“疯”了。


5月以来,北京、上海等多地自行车持续热销。家住上海的陈女士想给自己选购一辆出行自行车,走进迪卡侬,原本以为500元就能搞定,逛了一圈却发现最便宜的也超过1200元,且好几款都没有现货,需要排队订购。


社交网络上,2500元一辆的捷安特Escape 1 灰色受到网友追捧,以致全网断货,抢到一辆都足以引来众多网友留言艳羡;而上万元一辆的公路自行车也已悉数售罄,需要等候3个月左右。


越贵的自行车越好卖。


北京大行自行车专卖店迎来开店十几年来的高光时刻。店长尚乐飞介绍,店里原本备好了3-4个月的货,结果半个月就卖光了。如今,常规款需要等半个月左右,特别款需要等2-3个月。“厂商也没预判到销量突然增加,材料准备不足,供不出货。”


作者走访大行车行时,店内顾客络绎不绝,车辆普遍定价在2000元-7000元之间。店员介绍,其中一款6000多元折叠车的主要部件可以都替换成高配版,价格能达到6万元。


而为订到一辆2.28万元的崔克Domane自行车,北京的陈小姐打遍了天津、河北、山东、辽宁等北京周边所有专卖店的电话,但都被告知无货。另一位网友告诉她,自己早在四个月前就下了订单,预计明年能到货。


上海骑友里奥(化名)告诉作者,朋友圈里的崔克专卖店销售,一周时间就已经卖了十几辆崔克最新发布的Madone SLR 7。一辆基本款8万元起步,稍加一些改装就要10万多元,他不由感叹“有钱人真多”。


初入车圈时,里奥曾花3000元买了一辆二手山地自行车,当时已经觉得肉疼。“我印象里,3000块的自行车够好了,没想到连车圈的门边都摸不到。了解得越多,越忍不住换车。”里奥告诉作者。


没多久,他就换了一辆2万多元的崔克碳纤维车架自行车。老板提醒,不要犹豫,只要看上的车型车架合适,就直接拿下。否则,下一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


据介绍,对于“大神”骑友,拥有2-3辆高端自行车的比比皆是,每一辆自行车对应不同的场景,有的城市骑行专用,有的爬坡专用,还有破风专用,总花费20万-30万元在车圈非常常见。


而意店内陈列的自行车,据了解,大部分陈列品都已是非卖品,需要排队预订


而高端自行车的被追捧和断货,催生了二手市场价格飙涨。“闲鱼”上,品相不错、骑行一年内的“小布”可以原价秒出。


罗园告诉作者,高端自行车有完备的二手市场,一些品牌因为当下供不应求在二手市场涨价,更有一些自行车品牌因为其设计经典、小众极具保值、增值性。




骑行成新的“流量密码”


动不动就关闭的健身房,不断上涨的油价,时刻需要注意的社交距离,公共交通的各种限制……疫情以来,久坐居家的城市居民们,对大自然的渴望更胜以往。


自行车运动完美解决了锻炼、通勤、户外活动和社交的多种需求。在国内这一波自行车缺货潮之前,海外市场的自行车就已经卖爆了。


据《每日经济新闻》、《央视财经》2020年11月报道,自行车内销升温,出口爆单。凤凰的海外自行车订单已经排到8个月之后,永久也称供不应求,零件、材料缺货问题比较严重,变速系统订单排到10个月后,出口额创25年纪录。


经过社交平台的推动,自行车骑行文化近三年在国内也得到快速发展。


小红书上“骑行”相关的笔记达到了112万篇。穿上紧身骑行服,骑一辆公路自行车在山野间飞驰成为新的流量密码。


小红书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骑行”相关搜索量在今年6月同比增长2.4倍,北京、上海等城市搜索量增长显著。今年5月与去年同期相比,北京用户“骑行”(不含摩托车骑行)相关搜索量增长459%。


作为骑行圈的“老炮儿”,兔哥骑行已有十年。他在西单附近开了一间骑行工作室,如今是不少骑友路过时歇脚、保养自行车的驿站。他不在工作室的时候,几乎都在骑行的路上。


“骑自行车可以看更远的风景。”在兔哥看来,自行车运动是人的身体与工具的完美结合。人类跑步的极限不过40公里,而通过驾驭自行车,靠自己的体力可以骑到200公里。风从耳畔呼啸而过,两侧的风景被快速抛到身后,追求骑行时速度和心率爆炸的感觉,过弯下坡时的技巧,一切都令他着迷——这是跑步和开车都无法替代的。


爱上骑行后,天天每周也至少会来一次长途骑行,一趟至少50公里。她认为,骑行不仅让她成功减下25斤,变得更开朗自信,还收获了一群志同道合、热爱生活的朋友。


“在北京生活了二十多年,那次夜骑经过北二环雍和宫附近时,第一次注意到空气中的花香。”天天告诉作者。


天天和朋友在骑行路上。受访者供图


而意代理了包括小布以及意大利等国十几个自行车品牌在国内的经销权。罗园告诉作者,2017年开出首家概念店试水时,虽然彼时自行车运动仍很小众,但在垂直品类已经聚集了一批深度消费用户,包括很多公司CEO、外企高管等。到了2018年和2019年,而意骑行俱乐部的人数增长就已经是很“恐怖”的状态,不能再称为小众运动了,而疫情进一步助推了自行车运动的发展,使其成为一种时尚潮流。


兔哥所在的骑行俱乐部,在近三年也从几百人壮大到3000多人。类似的骑行俱乐部也越来越多。


国家体育总局2018年援引数据显示,根据全球自行车运动参与人口的比例,法国、英国自行车运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分别为47%、13%,运动自行车销售额占总销售额的比例分别为55%、62%,而中国的比例仅分别为0.4%、6%。



10万元的自行车贵在哪儿?


按共享单车当前30元的季卡价格来算,买一辆“小布”的钱,足以骑共享单车100年还多。


一副车架、两个轮子,看似大同小异的自行车,身价为何能从200多元到20多万,相差上千倍?


“运动型自行车不是突然价格飙涨,而是一直都身价不菲。”罗园介绍,因为变速器涨价,当前售卖的自行车与2017年相比涨了10%左右。上世纪60年代时,运动型自行车就已经要上万美元一辆。


当自行车从通勤代步工具转变为运动、生活方式,其文化、技术附加值都能显著提升身价。


罗园告诉作者,共享单车等大多数国产自行车都属于无变速系统自行车,其依靠体力蹬轮子前行,更适合1公里左右的代步。如果到中长距离的通勤、运动需求,需要更专业的公路自行车等。“骑共享单车要花40分钟乃至1小时的路程,用好的专业自行车只需要18分钟。而且非常轻松,对身体损伤最小。”而具备基础运动性能的自行车,其价格基本不会低于5000元。


据罗园介绍,运动自行车的科技含量主要体现在两方面。核心首先是车架几何体,这决定了骑行时的舒适度。崔克、闪电等多数自行车品牌的研发核心就是车架,并不断对其试验、迭代。变速器和轮组则决定了自行车的骑行速度和性能,变速器就好比是自行车的发动机,可以让骑手轻松骑出20公里,增强上坡、下坡时的控制力。


高端自行车还依赖全球供应链协作配合。罗园介绍,疫情对供应链物流产生部分影响,但高端自行车最大的问题是产能不足。多个品牌受制于全球供应链的物流、组装等多方面衔接问题,面对全球市场突然爆发的消费热情,自行车厂无法快速增加产能,导致一车难求。


比如,自行车的核心部件变速器缺货已久。全球三大变速器分别为日本禧玛诺、美国速联和意大利CP,其中禧玛诺占据了中高端自行车65%的变速器市场份额。英国《金融时报》去年6月报道,禧玛诺的一系列高端零件从下订单到交货的时间已延长至400天。


兔哥告诉作者,受疫情影响,禧玛诺变速系统套件产能严重不足。2019年时一套6000元左右的禧玛诺套件,现在价格涨到1万元左右。“关键是有钱还买不到。”


也有人认为,“骑行热”不过是一阵风,等不到自行车到货,一些用户的骑行热情就已经消磨殆尽。


界面援引百度搜索指数指出,当前自行车搜索热度比疫情前高出三成,但相较去年的搜索热度已有所下降。


罗园告诉作者,自己对自行车市场一直很乐观。自行车运动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并不是一个虚火的潮流文化。“以欧洲为例,自行车运动在欧洲已有100多年,自行车拥有率超过40%,看似早已饱和的市场,当下每年仍保持着8%左右的增速。”


2018年,国家体育总局等11部委印发《自行车运动产业发展规划》,并在《规划》解读中指出,从国际自行车运动产业的发展过程来看,自行车运动产业的规模、发展质量都与人均GDP具有高度相关性。根据欧美的历史经验,当人均GDP处于5000美元至10000美元之间时,运动自行车占整个自行车消费产业的比例会有大幅提升。我国人均GDP已经到达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时期,自行车运动产业加速发展的时机已经到来。



行业利润被日本企业赚走


但“骑行热”背后的尴尬现实是,作为自行车制造、消费和出口大国,目前几乎没有国产品牌分享到这场盛宴的红利。


当下车圈津津乐道的品牌,主要是英国小布、美国的闪电和崔克、意大利梅花等高端品牌。被视为极具性价比的捷安特,来自中国台湾地区。


上海凤凰2020年援引的行业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拥有超过1600余家自行车生产企业,主要集中在长三角、天津、深圳等三大自行车产业基地。中国自行车整车产量约占世界总产量的 60%,整车出口量占世界自行车贸易总量 65%以上。


疫情以来,全球自行车需求猛增,中国自行车出口达到6926万辆,出口金额约330亿元,刷新历史纪录。据中国轻工业网统计数据计算,2021年中国自行车制造业营收约714亿元,同比增长23.76%;利润总额29.74亿元,同比增长34.59%。


看似喜人的成绩,却因为关键技术被日本企业等把控,缺少自主品牌,定位低端,中国自行车制造企业增收不增利。全行业利润与捷安特相比相形见绌,更远不及一家日本零件商。


捷安特品牌所属的巨大机械财报显示,其2021年营收达189亿元,营业利润20.66亿元,净利润13.65亿元。


日本禧玛诺财报显示,2021年其自行车部门销售额达到216.51亿元,同比增长49.0%;营业利润61.07亿元,同比增长82.7%,均创下历史新高。然而,日本自行车市场88%需求靠进口,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地区为其提供了99%的进口量。


作为国产自行车的头部品牌,凤凰、永久还在微薄的利润线上徘徊。上海凤凰、中路股份财报分别显示,凤凰自行车2019年营收2.81亿元,净利润352.7万元,利润率仅1.25%(凤凰自行车2020年进行资产重组,故采用2019年数据);永久自行车公司2021年销售收入6.15亿元,净利润670.85万元,利润率仅1%。


车圈人士告诉作者,目前亦有国产品牌跟风推出了“国产小布”,售价在3000元左右。骑行市场火热,这些产品有望分食到部分市场溢出红利,但在专利保护、用户消费升级等背景下,能走多远有待观察。


“意大利品牌的钛合金一架就要4万元多,成品车起步价就超过6万元。中国制造的钛合金车架主要用于出口,缺少自主品牌。”罗园告诉作者,大陆和中国台湾供应了全球80%的车架,但轮组和变速器都还未能实现关键技术突破。尽管已有国产品牌可以生产轮组,但轮组和变速器涉及到安全性,未经过长时间、高性能的测试,被大品牌接受还有一定距离。


“技术的发展需要时间和耐力,日本和意大利的技术也是经过一代代的测试、迭代,不是短时期拼工厂和钱就能解决的。”罗园表示。


不过,她认为,随着国内骑行运动的发展,对中高端自行车的需求不断增加,加上国内新消费品牌不断崛起,预计在未来10年左右这一格局会有所改变。


再给中国制造一些时间。






扫码查看腾讯新闻客户端相关文章

小满工作室 | 腾讯新闻出品

本文版权归“腾讯新闻”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后留言,经允许后方可转载。

第1012

排版:豆子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腾讯新闻客户端相关独家文章!

“在看”我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