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中山瑞丰商情】一个德国的仓颉,用汉字书写全世界的语言

东航马德里是什么梗?东航马德里怎么了?东航马德里6P视频资源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吴建民车祸去世,媒体人哀悼追思如潮,真的只是因为讨厌《环球时报》?

2016-06-18 媒记君 媒记 媒记

据各方消息证实,今日凌晨,前驻法大使、外交学院前院长吴建民在武汉因车祸不幸去世,享年77岁。


吴建民,1959年进入外交部工作,曾为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当过翻译。他是常驻联合国的第一批工作人员,先后担任过驻外大使、外交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兼新闻发言人、国际展览局主席等。


今年4月,吴建民在外交学院发表演讲“准确认识今天的世界“,指出当今世界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但现在仍有很多人“还有战争与革命的惯性思维,总想着打一仗”。他还批评《环球时报》“看不到世界大势,抓不住主流”。胡锡进随后发表回应,认为吴建民是典型鸽派,并让他想起了受了委屈还总想息事宁人的驻外大使。



噩耗传出后,许多媒体人在微信和微博上表达对吴建民车祸逝世的震惊与哀悼。



震惊,希望是假消息


陈朝华(搜狐网总编辑):从安替等靠谱人士的朋友圈惊悉著名外交官吴建民先生今晨因车祸去世。新闻中心的童鞋正在求证,真希望这是一个假消息。

 

闾丘露薇(前凤凰卫视记者):第一时间看到吴大使去世的消息,还以为是误传。真希望是误传。

 

张力奋(前FT中文网总编辑):一早得到坏消息,希望是假消息。未料是真噩耗。与吴大使结识多年,常在国际场合见面,曾约他为FT中文网撰稿。痛!一位难得的外交官、一位理性的思想者。


深切缅怀,回忆过往点滴


周志兴(共识网创办人)噩耗传来!此刻我正在赶回北京的高铁上,明天,共识网组织撰写的首部《中国民间外交报告2016》在北京首发,吴建民先生作为主编之一会参加活动,事实上,这个时间是按照他的时间定的。下午他还会有个讲话。没想到,武汉车祸会夺走他的生命。我怎么也不能相信,太突然了!我临时决定,明天这本书的发行座谈会的下午,改为吴建民先生追思会!希望对吴大使有了解的朋友能够出席,我们用怀念他纪念他来铭记他的思想和业绩。


曹林(中青报):非常震惊和难过,泪流满面。上海世博前在他外交公寓的寓所采访过吴大使,听过他好几次演讲,儒雅、开明和理智,不多的能让西方人佩服尊重的外交官。


司马南(社会评论家):十几年前,吴建民驻法大使任上,曾经在他的官邸携夫人一起招待我们反邪教代表团吃过饭。记忆中,赵元、赵巧贤、傅铁山、释圣辉、王渝生、张凝等在座。第一次见面, 听他头头是道地讲解中法关系,很欣赏他的外交风度。后来又有若干次机会见过吴大使。今年的某个时候,环球时报年会上, 吴建民和胡锡进两个人“红脸不翻脸”,我就坐在台下,目击了事件的整个过程。大使先生近年来的若干立论,特别是对毛泽东主席的某些说法,我不完全理解,曾公开表达过不同意见,忽闻车祸大使被夺命,震惊悲痛之余,想的比较多……我反对以任何理由对逝者恶言相向,我也不赞同,出自任何考量,借助车祸事件,对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主义实行新一轮饱和式攻击……


陈昌凤(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惊悉吴建民先生遇车祸仙逝,不敢相信…我曾有幸两段时间与吴先生近距离相处。22年前,在国外时际遇巧合近距离相处,他亲切谦和,又不言自威;他高效勤奋,有一点闲暇就温习法语。有一次我受托为吴大使给一些崇敬他的中小学生回信:“xx同学”,他提笔修改为:“亲爱的xx小朋友”…至今记忆犹新,我从中学习到一个人的处事方式是与其为人风格一致的,修炼好为人,方能优化处事。几年前我应邀参加他在外交学院的博士生的答辩,他一如既往地谦逊温和,但言谈中视野宏阔、思维敏锐……吴先生英才不朽!


沈阳(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早晨看见中国前驻法大使吴建民因车祸在武汉逝世,令人伤感不已。吴大使是一个儒雅,练达的人,去年我在某部委评审项目,吴大使是组长,我是组员,我们在一起封闭评审7天时间,大家饭后散步聊天,纵谈时局,很是开心。没想到世事无常,促人忧伤。


艾诚(艾问传媒创始人):2010年4月30日,这辈子第一次当对话主持人的处女秀就是这期《世博会客厅·艾问吴建民》。吴大使,智慧担当谦逊!六年后的今天身处法国戛纳,缅怀驻法大使,愿逝者安息,祝生者真爱!


张颐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悼念吴大使。多次在各种不同论坛和吴大使相遇,也聊过天,大使无疑是一位爱国者,外交官也是为国家服务的精英,和军人职责不同,但都是用各种方式捍卫国家利益。他的观点也是重要的参照,这些观点也是国家发展需要的。各种讨论都是为中国更好。


王冲(时事观察员):我在中国青年报的时候,多次专访吴建民大使,在凤凰的时候,也多次邀请他做节目。我认为他是真正的外交家,既有高屋建瓴的宏观视野,又有脚踏实地的工作精神。听到他不幸去世的消息,深感悲痛。希望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也希望他的家人节哀。


“敢说真话的外交官”


易小荷(前《南都周刊》主笔):朋友圈都在刷,可惜了!吴大使说过狭隘的民族主义害人害己,是个难得了解中国历史、现在,以及国际的理性主义。

 

朱学东(前《中国周刊》总编辑):吴建民先生不仅洞察世界,更知道通过媒体表达观点,启迪大众。新京报:最恐惧的事情?吴建民:“误读世界,把世界看错了,就麻烦了。”世逢危局,国失良士。

 

雷希颖(时政评论员):吴建民大使在武汉遇车祸逝世,我反对他的观点,但中国确实需要不同的声音,吴大使走好

 

悠阳pan(新华社《环球》新媒体副总监):咱朋友圈里好多人都跟吴大使有交集,一片悼念,接触过他的人对他评价都很高,做国际新闻编辑的时候经常跟他约稿和请教,一位非常清醒的温和派外交官。

 

杨锦麟(香港卫视副总裁):前驻法大使,敢说真话的吴建民先生,被传说在武汉因车祸身亡?消息属实吗?消息如属实,胡锡进以及那些喊打喊杀的人,因此少了一个敢当面直斥其非的批评者,他们会感到失落吗?


胡锡进提及与吴建民的争论


在惊闻吴建民逝世的消息,《环球时报》编委何申权发表文字说:“前段时间吴大使和老胡你来我往的一次讨论轰动互联网,但吴大使对此并不是很关注,他很少上互联网,没有微信微博。他还托人带信给我们,希望继续和环球时报合作。几天前我们还打算约请他就外交义利观写一篇文章。对吴大使的观点,我多有不认同,特别是世界大势的判断,但他无疑是令人尊敬的人。他在哪里,哪里就多一份多元和精彩。愿他安息。”

 

下午两点左右,《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发微博表示:“多元观点并存是中国社会最宝贵的正元素之一,愿仙逝的吴大使走好。”



 

媒记君认为,今日社交媒体刷屏纪念吴建民先生,除了最直接的事发意外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吴大使平时对时局的观点以及他待人接物的态度,给与他打过交道的人几乎都留下了好印象。


相比之下,与《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的那一次交锋,不过是一场温柔的碰撞,说是因为讨厌《环球时报》,所以站队式喜欢他,这种说法未免也太以己之心度人之腹,而且,也等于抹杀了多年言说奔走的贡献。


一位鸽派的意外离去,在风高浪急的大时代,戳中了许多人心中的隐忧。今日这场突如其来的哀悼伤潮,也许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更精准地解读。


向媒记君投稿,请发至邮箱:tougao@egpress.cn

Read more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