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香港无间2017新作】北京天悦壹号效果图+高清摄影(&葛亚曦)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干货 | 如何进行境外融资

2017-08-02 陆家嘴金融圈 陆家嘴金融圈

目前国内企业主要通过直接投资、境外借款及贸易信贷等手段,进行境外投资。随着我国国际贸易的发展,企业境外投资涉及的外汇融资规模也日益扩大。企业除采用贸易信贷预收货款、延期付款方式外,还经常会选择境外股权融资、境外债务融资和境外上市等形式进行外汇融资。然而面对企业的外汇融资需求,境内银行提供的外汇融资服务却稍显逊色,支持实体经济的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高。以下将通过两个案例,剖析在新形势下,银行如何为境外投资客户提供金融服务支持。


  案例一

  传统服务方案

  方案特点:以传统融资为主,适用于境外投资企业正常经营阶段的授信支持

  A公司是境内C银行的在岸客户。为拓展海外市场,该公司在香港注册成立了B公司,并产生以下融资需求:(1)拟通过B公司从境外购买船舶,但受资信限制,B公司在香港当地无法获得融资;(2)随着B公司业务的进一步运作,运营资金出现较大缺口,同样因资信等级问题以及无法提供担保抵押物,很难在当地银行获得理想的融资;(3)相对于B公司在境外银行申请授信的较高成本,A公司在国内各家银行的总体授信量(信用方式)较大,存在授信额度闲置状况。

  解决方案

  针对上述情况,银行为企业设计了三种融资方式。

  方式一:针对上述第一种融资需求,采用以境内存单作为质押的离岸贷款方式。具体操作如下,B公司在C银行开立离岸账户,以A公司存单质押作为担保,C银行在岸分行向其总行离岸业务部开立融资性保函,总行离岸部凭此为B公司提供项目贷款,并以船舶的租金收入归还贷款。

  方式二:针对上述第二种融资需求,采用同业授信后由海内外银行共同放贷。具体操作如下,A公司向境内C银行申请开立以境外D银行为受益人的融资性保函,担保B公司在D行获得贷款的本息按期归还。凭着境内C银行的保函,境外D银行以当地较为优惠的利率给B公司发放融资款项。

  方式三:针对上述第三种情况,采用以境内备用信用证为质押的离岸贷款方式。具体操作如下,利用国内A公司的授信额度,通过境内C银行开立备用信用证给其境外分行,境外分行凭此备用信用证为B公司提供融资。

  案例二

  创新服务方案

  方案特点:在境外投资企业启动或上市前阶段,积极介入投行和咨询顾问业务,提供综合性支持

  A银行有一家AAA级重点客户B集团,拥有有色金属矿的探矿权和采矿权,主营业务为矿产的采掘、浮选、冶炼和销售,资产规模达50亿元,年利润8亿元。B集团在快速扩张中,融资需求急速增大,开始寻求在国内或海外上市。为此,B集团以其优质资产分别设立了三大公司:一是在新加坡注册成立南宇公司,收购了宝徽公司和亚星公司各90%以上的股份;二是设立C矿业公司,欲收购境外与铅锌矿采掘浮选有关的企业;三是设立万星公司,欲收购境外与钨钼铜有关的16个企业。

  按照B集团的设想:C矿业公司先在国内借壳上市(以资产注入*ST上市公司),南宇公司争取在三年内在海外以IPO或借壳方式上市,万星公司则在5年内积极寻求上市。但该集团要实现上述目标,必须解决以下历史遗留的阻碍上市的财务问题。

  (1)B集团一家下属公司准备向某上市*ST公司注入资产,以实现C矿业公司借壳上市。但B集团占用了该下属公司6亿元,而按照国内证券法规要求,B集团必须以自有资金返还此笔占用,否则,C矿业公司无法实现上市。此外,B集团要注入上市公司的资产已进行第三方担保,其中一部分担保给了向宝徽公司提供贷款的A银行,一部分担保给了向B集团提供5000万美元搭桥贷款的某外资银行,如果C矿业公司上市,这些担保必须解除。

  (2)B集团在2011年因要完成南宇公司对宝徽和亚星两家公司的外资收购,已将4亿元现金质押给某外资银行,由某外资银行给其5000万美元的搭桥贷款。该外资银行与其签订的此项贷款协议对B集团还款、与国内银行的合作、贷款价格等等都有严格约束,B集团要寻求新的合作伙伴,就必须提前偿还这笔美元贷款。

  (3)B集团要发起设立万星实业并完成对钨钼铜有关的16个企业的收购,还需10亿元人民币注册资本,至少需要2亿元人民币实收资本。而要满足这一资金需求,B集团就必须解除上述向某外资银行提供的质押。

  解决方案
  A银行的总体思路是:以现有银行业务为基础,通过A银行境内分行信用激活境内融资,运用投行产品,提前锁定成长收益,降低成本和风险。具体包括:向高端客户发行理财产品募集资金进行境内股权投资;利用内保外贷,由A银行境外分行发放过桥贷款,同时由B集团(下属公司)向A银行境外成立的可用于股权投资的L公司发行认股期权;采用资金封闭运行加监管的模式,以及提供股权质押等产品,保障资金安全和控制风险;以财务顾问身份承揽境外私募股权服务及保荐承销业务。具体措施有:

  一是通过发行A银行财富理财产品募集股权投资资金。A银行发行的是私募股权投资理财产品,投资期限5年,属非保本浮动收益型理财产品,募集资金8亿元。募集的全部资金将交予国内某信托公司用于对中国境内优质企业的股权、公众公司的定向增发项目等进行投资操作,并最终通过企业分红、股权转让或拍卖、上市后变现等方式实现投资收益;闲置资金可投资于银行存款、货币市场基金、新股申购和债券回购,以及可转债和上市公司再融资项目中的高流动性、低风险金融产品等。

  二是A银行境外成立的股权投资L公司完成了6亿元的私募股权投资。在A银行的牵头下,经过与B集团的谈判,L公司与B集团最终达成了以每股5元、共计1.2亿股、投资6亿元的股权投资协议。具体安排是:募集到的资金通过L公司入股B集团拟注入上市公司的资产,随着该资产通过定向增发进入上市公司。该投资将转换为1.2亿股上市公司股份,在锁定期结束后通过二级市场择机退出,收回投资及收益,并向理财产品投资者兑付。根据协议,在该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至转为上市公司相应股份期间,6亿元资金全部封闭在A银行监管账户内,若出现定向增发不成功或其他影响资金安全的情况,L公司可单方面收回6亿元本金及约定利息;在成功注入上市公司后,B集团对L公司做出连续4年每股收益保证,其中在L公司退出的关键年份每股收益不低于0.9元,并以大股东所持上市公司8000万股做质押。

  三是A银行境外成立的L公司以认股期权方式优先选择是否向南宇公司投资。南宇公司是B集团在新加坡的红筹企业,拟在境外上市。由于涉及到解除境内上市资产的担保问题,该公司在上市前需要过桥融资及引入战略投资者。为此,A银行借鉴可转债的原理,通过“内保外贷”,由其境内分行向境外分行开出保函,再由境外分行发放6000万美元贷款;同时,南宇公司向L公司发行3000万美元的认股期权。这其中,L公司不仅担任南宇公司境外私募股权和境外上市的财务顾问,还将担任其香港上市的保荐承销商,A银行境外分行也将承担其在新加坡上市的保荐承销角色。

  四是A银行境内分行在“内保外贷”业务中充分实现自身收益。“内保外贷”各环节的分成为:境内分行1%的保函手续费收入,境外分行2.5%的贷款利息,剩余3%(每年约合人民币1260万元)作为财务顾问费也归境内分行。同时,约定南宇公司两年内完成上市,引进战略投资者,投资不少于6000万美金,其中的3000万美金以认股期权形式由L公司优先选择是否投资;引进的投资用于偿还境外银行贷款,进而解除保函。

  案例启示

  一是创新思路,组合运用了多项投行及银行产品。二是实现了传统银行业务与新型投行业务的有机结合。三是在风险控制方面,对企业进行全球授信,控制风险总量;在股权投资上,在成功上市前采取资金封闭与监管,预留可控的退回通道,在上市成功后,约定收益承诺,大股东股权质押;在境外私募投资方面,设计无风险的选择权模式,既规避风险,又锁定潜在的成长收益。四是获得了较高的收益。除了存款、贷款、结算等方面的收益外,初步估算,该项目可为A银行带来超过1.5亿元的中间业务收入,可为A银行境外成立的可用于股权投资的L公司,带来每年100%的投资收益,可为理财产品投资客户每年带来约50%的投资回报。


版权说明: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谢谢!

读者群持续开放、入群规定动作:

1,将本文转发到朋友圈并截图;

2,加微信 wk2848780872 并出示截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