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妈妈和儿子长期保持性关系?我特么惊呆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陆家嘴金融圈小说连载二:陆家嘴精英不敌民间老赖,一夜被撸数百万

2018-03-03 尘埃半定 陆家嘴金融圈 陆家嘴金融圈

四大少推荐:作者“尘埃半定”授权本公号连载的非虚构互金小说《刀口上舔血》(金融最见人性,以小说谈金融,从细节看人性),金融从业人员读起来就像重播自己的过往,而非金融人员也能从中有所获益。

喜欢的读者也可以移步到尘埃半定的公号互金小说汇(ID:hujinxiaoshuohui

点击看前面三章链接:荒诞的圣诞节,末路的现金贷

作者 | 尘埃半定

本文系小说,但是非虚构;

满纸荒唐言,吐槽互金事。


第四章  看不见的江湖


最近APP运行不太顺畅,老有人抱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修复了一堆BUG又杀了个风控经理祭天后,急用钱又上了个新版本,袁野安排凌云做了个微信推送,告知用户新版本上线。凌云做过新媒体推广,对此驾轻就熟。


1个小时后,凌云正泡到卡农、我爱卡等借贷人群密集的论坛搞调查,忽然听到海涛一声惊叫,“靠,注册量怎么突然飙上来了,一个小时8000多了。”


凌云赶忙登陆后台一看,从微信推送的14:00开始,注册量就开始上涨,到14:30从注册量每小时1百多直接飙到每小时8000多,实时数量还在不断刷新。


“哪来这么多人?,我们今天接新渠道了,卡驴不是暂停了吗?“凌云一头雾水。


“没,你今天发微信了啊,给大羊毛头子看到了呗,估计你这条微信正在各个口子群里疯转呢?”海涛见怪不怪。


“我晕,我们公众号才1万粉,怎么阅读量就已经过3万了,哎呀后台加粉也加得飞快啊。”。


凌云看了下微信阅读量更奇怪了,她之前做理财端,微信内容四处揣摩,呕心沥血,巴心巴肝的巴结读者。但阅读量很难上去,打开率常年在8%左右徘徊,粉丝也增长很慢,现在看到这个微信的阅读量简直自信心爆棚,再搞下去轻轻松松10万+啊。不由得满面喜色。


对面的袁野却面色凝重,“LUCY你看以下后台资料,这些人有没有什么共同特征,王博,你现在就把微信渠道评分上调,必要的时候全部封死,一个不放。”凌云目瞪口呆,注册量上涨难道不是好事,为嘛要封死。我们真金白银的到处去买的东西,如今白白来了,为什么不惊喜。



“现在来的都是黑产 ,比羊毛党更毒,这就是一群苍蝇,闻到味就来了,我们每天的自然流量不过千,在没有大规模投放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来这么多人,显然是过来撸的。贷款端不是理财端,天生掉下来的永远不是馅饼是毒药,我们是搞贷款的,被撸的都是本金。你接下来要转变思维,不是所有的流量都是好的,要选择用户质量高的优质流量,否则会被黑产盯上。同时多关注注册量变化,一有异动就要快速反应。“


凌云点头称是,此后注册量持续攀升,一直到了每小时1万2,考虑坏账风险,风控经理LUCY直接关停了这条渠道,也就是说申请借款的客户全部拒绝,很快,注册量开始呈现断崖式下跌,显然是有人通风报信已无法下款,所以注册的人都停掉了。饶是如此,短短2小时内,也放掉了将近100人借款,这还是中间抬高了信用评分,否则更不堪设想。如果放款的这些都是坏客户,那就是被薅了有10万左右。结果虽有待证实,但基本已确定。


凌云惊出了一身冷汗,之前做P2P,对羊毛党早有耳闻,但因为P2P是理财,先要放本金进来,能薅的只有新手标、体验金、红包之类,羊毛党也要承担本金反被撸的风险,还没有如此穷凶极恶。今天这何止是羊毛党,直接就是黑社会也就是袁野说的黑产,羊毛党要的还是羊毛,黑产直接过来割羊肉的,差别很大啊。


凌云顿时觉得自己在面对一个看不见的江湖,自己在明处,对方在暗处,紧盯自己的一举一动,可自己又根本感知不到他的存在。而且对方显然有组织,有统帅,令行禁止,进出随意。那所谓的大数据风控就分辨不出这些人吗?


海涛淡然一笑,“在中国现金贷行业,风控就是扯淡,尤其是我们这种小平台,数据量和模型都不够完善,我们面对的是一群没什么数据的人,仅有的几项数据还都是造了假的,你怎么控,现金贷就是用高利率来覆盖高风险。“


“那我们的客户到底是谁呢,不能进行客户群体选择吗,广大蓝领人群呢?”


“什么样的利率,决定什么样的客户,你说的蓝领或好客户选的都是利息低的头部平台,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谁缺那1000块吗?对我们来说,不是蓝领,是黄赌毒,是一群像三和大神一样的大神?“


什么大神,凌云越发糊涂了


第五章  人人都想当大神


跟海涛聊完,凌云特意去搜了下三和大神,这一搜,眼界大开,醍醐灌顶。

根据网文转述,三和大神是以下这种神奇的存在:

 

三和,是一个地名,它代表着一种生活态度,是中国的魔幻现实主义。


都知道深圳是一个飞速发展的城市,快节奏,高消费,却不知道在深圳,有一个地方的人们,却在用生命的慢,抵抗着城市化的狂澜。


慢,是一种力量。消极的,不抵抗的慢,也是一种力量,尽管城市化的力量,势如破竹,摧枯拉朽的席卷天地,但还是有人们幸存下来,他们被称为『三和大神』。


在三和,他们颓唐浪荡,身经百战,有着数不清的传奇经历,他们就是一群年轻人,用最好的年华“浪费”生命的年轻人,文化水平虽然不高,但也有自己的gap year,我们毕业后,签一份工作,然后就投身于忙忙碌碌的工作中,逐渐失去自己的价值、意义,而三和大神们,绝不会签一份工作,也不会打一个月的工,他们只打零工,人称:“打一天工,能耍三天。”


因为不打长工,所以他们没有任何积蓄,没有任何财产,身轻如燕,没有财产的烦恼,没有工作的顾虑,他们就是不喜欢打工,除非迫不得已,除非不得不去打工,否则万万不会去三和人才市场。



凌云看完忽然想起了老家一个流行语,二流子或者叫混子,就是群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又没有任何责任感的人,一天天的瞎混。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失为一种人生境界,摆脱了物欲人也算上了一个层次。


大神们均可比肩孔子大弟子颜回,孔子曾曰:「贤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这群大神们不正是贫苦不能屈还能独得其乐吗?想想自己背着沉重的房贷,每天蚂蚁一样挣扎在长达3-4小时的上班路上,在地铁里挤到窒息,还要为所谓的KPI绞尽脑汁,过得百年一样两手空空去见马克思,还没有大神们活得畅快。


跟同事们聊了一下,果然人人都想当大神,廖凡说每天过人民广场转乘,密密麻麻的人都让他抑郁,恨不能找个冲锋枪对人群扫射。每月交完房租吃好饭,口袋比三和大神还干净,还比不得他们自由,还得被大大小小老板骂。王博称要不是成了家,养了娃,自己都想去,乔布斯出名前也在印度装大神呢。海涛因为有洁癖,说自己去不了,凌云马上回他,洁癖这种病,大街上睡两天就好了。


海涛提了个问题:“为什么大神们集中出现在深圳,不是其他地方。”


王博答:”深圳暖和啊,北方冬天在外头露宿不活活冻死他。加上深圳外来人口多,工厂多,大神们来源充足还好打零工。再说了,深圳就是个典型,其他地方肯定有,只是没这么多。你去郊区的城中村逛逛,网吧里找找,肯定有。大神不只在三和,三和只是大神的精神圣地。“


凌云点头称是,理论上,每个对生活放弃挣扎、奋斗的人都是大神,要么是没有能力,要么是曾遭受打击就自暴自弃,或者说努力了也没有什么卵用,这种心理在面对高房价时相当普遍。 


不过大神们怎么又跟现金贷扯上了关系呢?他们这日子成本极低,不要多少钱啊?


凌云继续探究,发现大神们很多都是堕落的天使,之前有过点小钱后来生意失败或者说是撸过了无数网贷,最后还不起款、又坏了名声回不了家或者说已经养成了好吃懒作的习惯,不愿意再去上班,就流落到这儿来了。


也有些就是穷乡僻壤出来打工到三和来找工作的,遇到点不幸如工厂倒闭、钱包身份证被偷等本来想找工作的,但越呆越舒服就索性长留了。哀默大于心死,大神们就是一群心已死的活动躯壳。


这是一种绝望也是一种反抗,很多人说不要那么颓废,努力工作每年还是能攒点钱,可攒钱的速度又赶不上房价,你觉得好累好累,就离职了,你说休息一个礼拜就去找个别的公司上班,但每天不知不觉就去了网吧,在那里上网会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月了,你的钱只剩下一千块了,于是你说一定要出去找个工作,你走进人才市场,看见无数的求职者,看着低廉的工资,你问自己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要离开之前的公司,你希望给自己不一样的结果,你不知不觉又走进了网吧。


这样的事重复几次,人就真正颓废了,去的不是网吧,而是逃避痛苦的港湾,直到身上一分钱没有,你想到了借贷和信用卡,无处不在的现金贷给你插上了晋升大神的翅膀,在大神们还懵懂无知的时候现金贷真的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凭身份证、手机号就能借钱,撸的钱或赌或毒或嫖挥霍一空后也就只能破罐子破摔当大神了。


而且只要凭空薅过钱的,就不肯再下工厂出苦力了,另外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真他妈穷横穷横的,凌云一边看一边摇头,难怪催收要狠,佛系要不来钱啊。



而由于欠债利滚利,大神们再也还不起了,连身份证都会卖掉,然后在一个夜晚因为没钱露宿街头,像那些流浪汉一样,靠着垃圾箱和别人施舍的食物度日,直到一个夜晚因为饥恶疾病静悄悄的离开这个世界,就像当初来的那样。至于家人,大概都不知他们是否已经离去。

 

这倒让凌云想起了老家的几个农民工,说好的到广东打工结果最后搞成失踪,几年都没回来过,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希望他们不要成为传说中的三和大神,虽说三和已经整顿了,但三和精神永存,大神们无处不在啊!

 

话说回来,如果客户都是这种人,就不是市场要如何做的问题,是风控和反欺诈如何防和堵,只要你肯放款,市场可以无限大,关键是逾期的成本谁能受得了呢。


第六章  精英不敌无赖,逾期全面爆发


时间进入四月,天气渐暖,凌云的心倒冷了,不再天真的以为自己的客户是群一时急用借钱的城市蓝领或工厂蓝领,平台用户高达70%的复借率让她明白,急急借的主流客户就是群以贷养贷、频繁借款的黄赌毒,是传说中类似三和大神的一堆人物,任何一个有稳定工作和收入的人都不愿如此频繁的借款并承受高息。


她之前设想的通过广点通、今日头条或蓝领聚集的58同城等渠道进行DSP广告获客都不太精准,品牌塑造、EPR软文传播更是个笑话,跟章天佐一样,她把目光投向了贷款超市等借款用户集中的渠道,但用户质量就一言难尽了。比如卡驴,刚投放时,用户转化极佳,还款状况也不错,近期却每况愈下。

 

又是个周一,又到了急急借运营例会的时间,只不过,今天会议室的气氛有点凝重,一如脚下那块灰不拉几的地毯,所有人都默契的没开玩笑,因为大家都看到了袁野的脸色,阴的能拧下水来,凌云不敢直视,目光穿越过去看到了对面的陆家嘴厨房三件套,高层也都已经堕入云端,一片飘渺。金融的顶端都是虚幻,果然如此。当然,换个角度看,就像都被砍了头一般。



袁野是标准的数据男,说话中英文参杂,快速报出了一系列数据:上周注册量69111,放款人数4166,从注册到放款转化率约6%,低于上周的8.5%,但我们所有人都要看到另一个更重要的数字,我们现在的首逾率已经上升到46.3%,以我们目前的导流成本,12元一个A,6%的转化,我们获取一个借款用户的成本为200元,加上我们的坏账成本,最终一个借款用户的成本超过200,不但首贷不挣钱,续贷利润都要搭一部分进入,而这还未计入我们的运营成本如人员工资、房租等。根据我们的利息,坏账至少要维持在30%左右才能不亏,但目前这个坏账,还怎么持续?当然,这个数据,我只是跟大家交个底,还没有向大老板汇报。我之前预算的上线第一个月略亏,第二个月打平,第三个月就要盈利,现在已经第三个月了,还在巨亏,按照以往的催回率,本月我们的预提坏账费用就要300万,都是卡驴短期放量突然发生的,这还没算上次微信被撸的。大家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改进。“


凌云打小数学不好,是个典型的理科废材,看袁野在一堆EXCEL表格里面跳来跳去,一脸懵逼。但傻子也明白这是要亏的节奏,坏账高意味着现有的大数据风控模型失灵,或者说已经被老赖们找到了破解之道。


她忽然想到上个月渠道代理商TONY说过的话:你们接的渠道是卡驴这些贷款超市吗?那坏账不会低的,任何一家渠道在使用2个月后逾期就会集中爆发,这不是渠道问题,是行业问题,老赖们在不停的寻找新口子,一旦被他找到,就会不停的来薅,你现在所谓的坏账不到30%只是水面上的冰山,不出两个月或者说就在下个月,坏账就会爆出来。反欺诈和风控必须常更常新,青苍科技就有套风控路由器,几十个风控模型随时切换,以你们的技术实力,应该还达不到。但无论如何,不能只依靠单一的风控模型,而且,反欺诈的比重必须加大,渠道也要经常更换。而今,果然应验了。


数据工程师廖凡快人快语:“坏账高就是放款门槛的信用评分太低了,目前我们渠道评分都是550,建议把评分提到560,就能卡掉一批坏人。”


王博马上提出了反对意见,单纯搞提高评分并没有实际意义,因为模型已经失效,目前的评分根本判别不出人的好坏,看似提分后通过的人少了,但其中坏人的比例并没有明显减少,反而滥杀了不少无辜,比如同盾,分数越高就说明共借率太高,但现在整个行业的共借率都在90%以上,人人高分,你要所有人都不放吗?现在并没有数据表明共借率高风险就高,所以现在的核心问题不在评分上。他借多少家没问题,逾期或坏账了多少家才是关键,雪球滚到最后就不会动了。我们应该在反欺诈规则上更具针对性,多接入几家大数据公司,加大黑名单数量,击中更多的坏人,说白了我们的客户就是黄赌毒,只不过大家都不想让自己落在最后一棒。


海涛担心的是运营的获客成本,因为目前贷超渠道都是按A也就是注册量计算,放不放款都一样,提高评分后一样的注册人数也就是渠道成本通过的人少了,那自己的放款成本也就是S就高了,这也会影响到他的绩效。因此,他并不赞成直接提高信用分。


凌云随后提出是否从客户通讯录出发,基于好人的朋友还是好得多,坏人的朋友都不是什么好鸟,如果通讯录或朋友圈出现黑名单老赖的那种人就不要去放或者加到评分里去,就是所谓的社交反欺诈,听说青苍科技就根据做出了专门的社交反欺诈模型,不过我们平台小,很多数据难于获取,还不太好实现,但可以找第三方啊,现在市面上大数据公司这么多,总归有人干这个。


大家七嘴八舌评论的时候,风控经理LUCY一直一言不发,她的评分卡风控模型借鉴了国内外大平台,其间涉及了数百个字段,动一发而牵全身,她自然不想更改,但愈发高企的坏账率也确实让人头疼,这群人到底有哪些共性,该从哪里去拦截呢?目前急急借已使用了运营商数据、同盾数据、百度黑名单等第三方数据,芝麻分等电商数据会更有用,但苦于公司没有网络小贷牌照,上线的又晚,迄今还在申请中无法接入。


作为清华毕业的高才生,后来又一路都在大型名企,她也觉得自己陷入了一滩烂泥,同时也觉得有些委屈,现金贷行业的高坏账大家有目共睹,是整体人群太差,但板子通常抽在风控身上。行业困境凭她一己之力不可能改变,之前还觉得一群高智商的人斗小无赖都是小意思,看来是大错特错,是时候找机会脱身了,至于眼前,骑驴找马得过且过吧。


现金贷是流量生意,靠高利息来覆盖高风险,本身就不太可行,中国的数据质量、数量和美国都不可同日而语,类似Capital One这些公司的风控体系都国内都未必能服水土,何况急急借这种小型助贷机构,不过是老板想发闷声发财的工具,根本谈不上所谓的金融科技。


与此同时,袁野心里也在盘算,在提这个问题之前,他自己也反复的思索了很多遍,他之前从事传统金融的风控工作,做现金贷前想过这批客户会很坏,但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坏。


真是要多读读鲁迅,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现有的风控模型可以调整,反欺诈的部分也可以加强,但这都只能暂时,他看得不只是眼前,是未来,这个市场迟早要严管,类似急急借的助贷机构将来没什么市场。


是再发笔横财还是及早撤身呢,时间越长脱身越难,甚至会成为他未来职业生涯的污点,怀疑自己当时从一家国内知名的大平台跳进来是否值得,说是成了项目负责人,说是收入增加了一部分,但大都是难以兑现的股份和绩效,前途堪忧,还是找家稳定的持牌机构继续为好。


一堆人各怀心思的开完会以后,形成的决议还是暂时提高评分标准,关停微信渠道,降低渠道投放量。同时,原来凌晨0-6点的申请全部拒绝现在将时间延长到0-9点。这样上班后有紧急情况马上处理,不会出现之前早上一上班,新人额度就全部放光的情况。


第七章 干不好滚蛋


一早上,青铜科技CEO Jonathan都心怀不快,如鲠在喉。他身形廋削,眼露精光,虽出身名校、高学历,但举止无书生气,敢闯敢拼,思维相当的接地气,玩笑时有种北京顽主的感觉,眼神一聚焦就让人周身生寒。


Jonathan早年从事技术开发,后来带了几个兄弟自立山头,创办青铜金融,主业是为银行等金融机构开发系统软件,这几年互联网金融风声水起,他们也凭着对所谓FINTECH的精准把握快速崛起。


但实业利润毕竟有限,就算是金融相关。从去年年底开始,Jonathan就瞄上了现金贷行业,提供手机号、身份证就可快速放款,额度500到几千,利息高入天际,一旦逾期不还,就对通讯录联系人进行“轰炸”,因为钱少,一般人也不愿意就此坏了名声。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甚得他心,其中应用的技术,对他而言简直不值一提,至于金融的第一核心要素,风控,他没太关注,总得来说,底层人民好对付。


结果年初投入上千万,拉了支队伍轰轰烈烈干了几个月,每个月都在干赔,袁野来时拍胸脯承诺的三个月打平,第四个月开始挣钱,利润率多少多少以上,现在鬼影子都没有一个,眼见其他平台闷声发财,甚至有些都是些土里土气的草台班子都在赚钱,自己亏得哗哗的,还都是高薪挖来的所谓金融精英,想想都来气,对面的黄浦江美景都失去了意义。


正在气头上,一大早商务主管邱晓露就拿了一堆费用单子来签字,他粗略一扒拉,上个月在卡驴导流的费用就是80多万,加上坏账真是赔的透透的。还好现在导流都停了,否则不堪设想。对着小姑娘他不好发火,憋着一肚子火等袁野上班。这么大的费用之前决口不提,感觉急急借项目部都成了个独立王国,不再是青铜金融的一个部门,自己则老板变成了VC,可企业好歹得跟VC汇报业绩啊,袁野一直用假数据哄他,现在,纸包不住火了。


对于大老板的狐疑,袁野早有察觉。本质上他和Jonathan都比较自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因此,在每周例会报数据的时候,他都做了适当的美化,当然,开始并没有欺骗目的,只是觉得凭自己能力后期都能改善过来,但总不能如愿,还要愈来愈高之势,比如卡牛这次集中爆发的逾期,经数据经理王涛分析,这些人填的资料存在很多共性和虚假,可惜当时为追求用户体验,统统都是机审,现在悔之晚矣。当然,他这点伎俩,估计Jonathan也已经猜到了。


一直以来,他都试图找到数据之间的关联性,但数据,似乎总是没有人可靠,同一个数据,今天可行,明天又不行,还充满了噪点、碎片化、虚假和难以预料的波动。这个为赚快钱而设立的草台班子又缺乏专业系统的研发和数据分析人才,这让一直在部门配置完善的大公司工作的他身心疲惫。


不过既然有了去意,他就有了混不吝的感觉,比如最近,他已经轻松的和团队里的小朋友打起了农药,有空就来两盘,导流渠道全部暂停,每天那点自然流量也放不出去几个人,靠给老用户放量还有点利润,如此,至少保证不赔钱,当然,渠道成本降下来也能让账面好看点。


按照直觉,他估摸着老板也快找他了,最近爆发的这次逾期不可能没人通风报信。这不早上刚进门,就收到传唤了。


“袁野,来我办公室坐下。”


“哦,好的,马上!”


“最近平台怎么样啊?”


“还算比较顺利,本月注册量比上个月翻番,尤其是新接的卡卡钱包渠道,转化率接近20%,比我们其他渠道及自然流量客户质量要好很多。”


“哦,那还不错,最近首逾率怎么样啊?”


“比之前有微涨,不过还在可控范围内。”袁野一脸镇定。


“尽量降低啊,前几天跟金融办领导吃饭,提到了这个行业的平均逾期率都超过30%,最高有些平台有50%,可不能掉以轻心啊。”


Jonathan一边骂娘一边扯淡,妈的,还可控,真以为老子不知道吗?他前两天趁袁野不在找王博单独聊过了,那是个毫无心机的纯知识分子,直接竹筒倒豆子吐干净了,快50%了,闭着眼睛放数据都比这好看,你们现在的风控模型是专挑坏人吗?shit。


“那当然,我已经让Lucy准备下一轮的风控模型了。最近我们缩小了渠道投放,也正是在等待新模型上线。“袁野依然面不改色。


“风控在后,反欺诈在前,现金贷关键是要反欺诈,模型对底层的人基本没什么作用的,这批人一来没什么数据,仅有的数据还都是帮假数据,我认识趴趴贷的风控总监,在反欺诈方面非常有经验,他们的水银系统很出名。下次我安排你们见下交流交流,该学习的地方还是 要学习哈。“


“行啊,我正打算向行业内领先的大公司学学。“袁野明白老板已有换人打算,如此,也好,他正好有精力去寻找一家有牌的、规模大而正规的消金机构,长长久久的做下去,急急借的平台,他估计将来不是死于老赖,就会死于政策,命不久矣。


整个现金贷王国,既有最聪明的工程师和最高明的大数据科技,也存在最烂的人渣。最后谁赢,还真难说,这里并没有什么邪不压正之说,从根上连讲,大家都不正。


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版权说明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谢谢!

四大少读者交流群开放中,入群规定动作:

1,将本文转发到朋友圈并截图;

2,加微信 wk2848780872 并出示截图.

3,付200元可进收费读者群,每周六一个主题分享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