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妈妈和儿子长期保持性关系?我特么惊呆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从“怕负债”到“高杠杆”,中国家庭到底经历了什么?

2018-03-08 陆家嘴金融圈 陆家嘴金融圈

来源:小智科技、股哥说股、搜狐财经、瞭望智库


读而思

这是一个中国人“财富大增值”的年代,也是一个家庭债务风险剧增的年代。比如在2016~2017这一年时间里,只要买了房,财富就直线上升。财富盛宴背后,是老百姓加足杠杆,锁定了未来25年以上的现金流。但很多人突然发现,财富增值了,钱也没有了。


近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家庭债务课题组发布报告指出,2013年至2016年,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由30.7%上升到44.4%,已经超过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前的家庭债务累积速度。

有意思的是,上海财大债务课题组发布的数据并没有包括公积金等其他渠道的家庭债务,如果将这些因素均考虑进去,2016年底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可能超过60%。

实际上,说中国家庭债务只占GDP的比重超60%,恐还不够精确,像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等网络消费贷款以及大量没有牌照的网络小贷迅猛增长,以及尚未统计到银行的短期贷款中,若将其都统计在内,我国家庭的债务杠杆率则会更高。

对此,国内专家表示,有存钱、怕负债,量力消费,这是中国老一辈人的理财观念。但随着收入水平的提升,资产增值速度过快,年轻人比从前更愿意消费和贷款了。现如今,部分国人的财务状况已经从“怕欠债”转变到“高负债”。


1

中国家庭高负债主要是被城市房产“绑架”


根据西南财经大学与中腾信联合发布的《中国工薪阶层信贷发展报告》显示,中国城镇家庭负债总额占家庭资产总额比例,从2013年的4.5%到2015年的5.0%,再增至2017年的5.5%。

根据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去年11月下旬发布《三季度中国去杠杆进程报告》指出,中国家庭贷款、存款比,从去年底的44.8%上升到三季度的48.6%,合计今年前三个季度上升了3.8个百分点。居民部门(经济中指由所有常住居民住户组成的部门)的杠杆率继续攀升。

中国家庭高负债主要是被城市房产“绑架”。2017年3季度末,居民整体未还贷款总额为39.1万亿,其中个人购房贷款余额为21.1万亿,占总贷款余额的54%。

但不同地区、不同年龄段家庭之间显现出较大差异。中国家庭贷款、存款比最高的是福建,高达105%,而最低的山西仅为20%。

从负债与狭义流动性资产之比来看,中国家庭部门继续加杠杆的空间已经越来越有限了。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博士后宁磊表示,中国一些机构对中国家庭债务的研究主要是关注居民银行贷款,事实上,现在中国家庭的债务结构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考虑到有不少中国居民买房还会进行民间借贷,或者向亲戚朋友借贷,因此,只考虑银行贷款可能会低估中国家庭的房贷压力,低估中国家庭债务风险。

宁磊分析,中国家庭买房基本都是中长期贷款,但今年一反常态,中国家庭短期贷款远远超过中长期贷款增速,其主要原因,可能是一些中国家庭持有的现金、银行储蓄、金融资产等流动性资产流动更加趋紧,需要借短期贷款补贴流动性,采取拆东墙补西墙。


2

警惕局部风险


宁磊分析说,如果家庭债务的累积程度与地区发展水平高度相关,那么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地区家庭收入高,房价也高,家庭债务也会偏高一些,此时家庭债务的累积可以被看作是经济发展的副产品,伴随着经济的持续发展,居民收入的增加,这一问题就会自动逐步得到化解。但如果家庭债务的累积出现在经济发展水平不高的地区,则不仅会影响当地居民生活质量,还会拖累宏观经济,而且还可能蕴含系统性风险,进一步增加宏观调控的难度。


“比如由于家庭部门近两年累积了大量的房贷,而房贷的偿付是跟着基准利率走的,因此如果央行跟随美联储的步伐加息,则家庭每月的房贷支出就会大增,这会给家庭资产流动性带来巨大冲击。”宁磊表示,考虑到中国是“人情社会”,居民银行贷款可能只是家庭债务的冰山一角,人们在买房时还会有很多亲戚朋友之间的借贷,这一现象在经济不发达的地区较为普遍,因此,一旦房价出现较大幅度波动,或者经济持续下滑,这些地区家庭债务风险就会显现。

家庭债务累积到一定高度必定会抑制居民消费。以福建省的省会福州市为例,根据搜房网数据,2017年11月,福州市的二手房房价约为27127元/平方米,同期南京市的二手房房价约为27289元/平方米,两个城市房价相差无几。但是在居民收入方面,2016年,福州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在3万元左右,而南京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约为4.4万元,即便只考虑城镇居民,福州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约为37833元,而南京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约为49997元。核算下来,2016年,福州的城镇居民平均收入水平只是南京城镇居民的四分之三。


比福州与南京两地房价和居民收入,课题组测算:从2016年初至2017年9月底,福州市的家庭杠杆率是由103%上升至108%,南京市的家庭杠杆率由72%上升至107%,很明显,虽然结果是两个城市的家庭杠杆率只差0.1个百分点,但南京市家庭杠杆率涨幅却远远超过福州。

如果对比福州与南京两地城市家庭的消费情况,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比增长率在2015年为7.5%,2016年为7.12%,而同期福州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比增长率分别为6.41%和6.31%,由此可见,家庭债务的累积必定会挤出居民消费,并且这一挤出效果会随着经济发展程度降低而增强。


宁磊分析说,对于中国家庭债务出现的地区分化,一定要与地区发展水平、房价等因素统筹分析。只有这样,才能找准家庭债务压力大的城市,从而彻底防范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3

财富增值逻辑已变


以前是借“便宜”的贷款买入上涨的不动产资产,享受到财富增值的盛宴;但现在,钱的价格越来越贵,而资产价格过了高点,最先暴涨后的地区已经横盘多时,还在上涨的,也将会经历一次调整才能蓄能。财富增值逻辑显然已变,且越发复杂和不确定。


而对于投资者来说,债务杠杆能撬动财富,我们也知道债务杠杆断裂会引发无穷灾难。因此首先要清楚负债多少是合理的?


负债的原则可基本概括为:债务收益要大于债务成本、债务杠杆足够长撬动的收益才会足够大、更关键的是债务杠杆不能断裂。而为保证衡量的确定性,更建议负债去投资,而不是负债去消费。而根据不同自然生命周期和财富周期,适应的债务和现金流也是不一样的。


老年人的预期现金流会较少,所以负债就应该少;中年人的预期现金流稳定,所以负债就适当放大;年轻人的预期现金流会上升但波动也频繁,因此杠杆要灵活调整。赚钱能力不一样、预期收入不一样、风险承受能力不一样,其负债额度和负债率自然会有差别。


而在投资理财方面,务必要做好资产配置及风险防控。分散投资能够帮助你抵御单一类别的风险,而跨市场跨币种的投资更能削弱系统性风险,合理的资产配置,将使你的家庭投资理财更为稳定和合理。


另一方面,背负着房贷和社会压力的年轻一族,大部分的收入来源还是在于工作,配置合理的保险产品将是必做之举。

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版权说明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谢谢!

四大少读者交流群开放中,入群规定动作:

1,将本文转发到朋友圈并截图;

2,加微信 wk2848780872 并出示截图.

3,付200元可进收费读者群,每周六一个主题分享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