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新冠疫情带来的制度思考

她85岁仍有夫妻生活?肌肤似少女,和20岁鲜肉拍性感写真,活成了美丽传说

今天在意大利,我看到了真正的人间炼狱!看看咋回事

警惕!专对女高跟鞋猥亵粘稠腥臭X液!这群畜生天天在发泄!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导演宁浩:我就是一只“坏猴子”| 娱视乎

2016-09-23 引爆泛娱乐 首席娱乐官 首席娱乐官


文&编辑 | 阿甘

人物介绍

宁浩,著名导演。代表作品《疯狂的石头》、《无人区》、《心花路放》等。他目前主做两件事:给《疯狂的外星人》改剧本;给“青年导演”做“陪练”。

 这是《暴娱》采访的第36位娱乐大咖  


什么都不信的人是上下没有界限的。我这个人主要是毛病太多了,问题也太多了,所以我希望能信点什么,我希望能够完美一点,这其实也做不到。那些(人性里的)毛病我身上都有,比如自私自利、贪财好色。
         ——宁浩

《暴娱》主播  陈妍妍



“一个导演还需要听另外一个导演的指导,那他就不要做导演了,我只是个陪练!”



《暴娱》主播妍妍:这次推出的青年导演的计划,为什么一下子会有十个青年导演?

宁  浩:大概在这一两年陆续的时间里,它是一个慢慢来的过程,它不是说我们定下来一定要凑多少人,他们总是说新导演,我们其实并没有说一定是新导演,我觉得主要是青年导演,然后做有态度的电影。
 
《暴娱》主播妍妍:定位是有态度的电影

宁  浩:有态度,有自己的独立特质,有专业能力的青年导演,就是好导演。

《暴娱》主播妍妍:那他们身上的哪一些细节,会让你觉得他是一个有态度的?

宁  浩:所谓特殊气质就是有独立思考能力,有独特的审美个性,然后他对于电影又有比较独到的一些认识。我觉得电影其实分两种。一种是作品属性很强的电影,作者的烙印比较强;还有一种是产品属性比较强的电影,作者的属性就相对弱。

《暴娱》主播妍妍:那未来跟他们的合作是你会投资他们的电影吗?

宁  浩:对,我会帮助他们融资,或者来做一些我能够做的事,我觉得我做了这么多年也有一些经验,还有一些资源,反正不用也是放着,那就一起帮助青年导演做呗。

《暴娱》主播妍妍:他们的题材也是喜剧为主吗?

宁  浩:不一定,各种各样的,标准都是要有自己的个性,标准不是喜剧。他们都很棒的,其实一个导演还需要听另外一个导演的指导,那他就不要做导演了,我是一个很好的陪练。就像打球陪练一样,陪练不是要自己上场比赛的,队员是要上场比赛的,我的作用和价值是尽量让他把动作做到更好,而这些是他们每一个导演自己做到的,并不是陪练做到的,陪练只是帮助他。


“我有很多事要做,没空儿焦虑;我不再去关注奖项。”


《暴娱》主播妍妍:您之前有很多电影都是没有上映,审查不过,或者很久才过,在这个审查没有通过的期间,您会非常焦虑、非常痛苦吗?

宁  浩:我过去有那么一个时期,有过这样的问题,但是对于我来说,我也并没有特别的焦虑。

《暴娱》主播妍妍:那怎么办?就等。

宁  浩:我继续做我的事情。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没空坐在那焦虑
 
《暴娱》主播妍妍:那从《疯狂的石头》到今年正好是十年了,这十年来您觉得您自己有什么样的变化和成长。

宁  浩:我白头发多了一点,这就是变化和成长。
 
《暴娱》主播妍妍:我刚才看到外面有很多奖杯,您最满意或者最钟爱哪个奖杯?

宁  浩:外面的那些奖杯,好像都是他们随意放的,就不知道往哪儿搁,就放在那,我要准备把奖杯收起来了,因为我不想再去关注那些事情。

《暴娱》主播妍妍:会有想去拿个奥斯卡什么的吗?

宁  浩:没有我们的华表奖跟每个导演都有关系吗?也没什么关系。奥斯卡实际上是美国电影系统的一个奖项,跟我们没关系,深入一点了解就是这样,它不是奥运会,它不是谁都能去参加的。


“《三体》我导不了,很难搞。《疯狂外星人》的剧本写五年了。”


《暴娱》主播妍妍:那您现在筹备的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

宁  浩:我现在筹备的是疯狂系列的第三部,《疯狂外星人》。

《暴娱》主播妍妍:《疯狂外星人》,这部电影是刘慈欣做编剧吗?

宁  浩:这部电影是我最初从刘老师那里买了一篇小说叫《乡村教师》,作为一个创作初衷,我跟刘老师说我希望能够改编这个作品,我也在跟刘老师商量。

《暴娱》主播妍妍:它现在是什么样的阶段?

宁  浩:《疯狂外星人》是一个现在还在写剧本的阶段。

《暴娱》主播妍妍:写了几年了?

宁  浩:写了五年,物理时间有五年,但也没有天天都在写。
 
《暴娱》主播妍妍:刘慈欣老师的《三体》有找过你做导演吗?

宁  浩:没有。

《暴娱》主播妍妍:您会想导《三体》这样的题材吗?

宁  浩:我觉得我导不了。

《暴娱》主播妍妍:为什么?

宁  浩:我觉得有一些东西特别大,又特别。

《暴娱》主播妍妍:太大了,是吗?

宁  浩:对,那个东西很难搞,太大的东西有时候对于我来说很难把它弄成一个电影,我老觉这个在技术上特别难。



“什么都不信的人是上下没有界限的。”


《暴娱》主播妍妍:看你工作室里边呈现了很多佛像,您信佛吗?

宁  浩:我信佛,总得信点什么。什么都不信的人是上下没有界限的,对吧?有点界限总觉得还好,创作的时候得有点界限,我这个人主要是毛病太多了,问题也太多了,所以我希望能信点什么,我希望能够完美一点,这其实也做不到

《暴娱》主播妍妍:您是处女座,您觉得自己身上毛病太多,是您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吗?

宁  浩:不是,我本来就是人,有很多毛病,我也曾经试图能够完美一点,但是我觉得解决了那个问题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就是不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好的东西,那怎么办呢?就是拍成电影,然后那笑话笑话这事就完了,自我接纳。

《暴娱》主播妍妍:对您来说,作品里边想表达的都是自己脑子里边的东西。

宁  浩:就一些真相,一些真实的东西,对我来说,人性中的真实部分,或者是它存在的,或者说我觉得喜剧其实是一种批判,笑声是一种批评,人们看到值得批评的事情往往都会发笑,人们看到感动的事情,崇高的事情往往都会落泪,这是基本动作。我就觉得我自己身上有很多毛病,我就可以拿出来让大家笑笑。

《暴娱》主播妍妍:批评一下,笑笑。

宁  浩:对,批评一下,因为那些毛病我身上都有,自私自利、贪财好色


“其实我拍的不是喜剧,是荒诞剧。”


《暴娱》主播妍妍:对您来说,您的电影生涯就重点做喜剧吗?

宁  浩:都说是喜剧,我也就认了,但严格说,我觉得我自己做得也不是特别喜剧的东西,我做的是一种荒诞戏。

《暴娱》主播妍妍:荒诞戏,这就是你对自己电影类型的定位?

宁  浩:对,就是一种现实主义荒诞色彩的一种戏,也谈不到什么类型,就是那个性格。

《暴娱》主播妍妍:这个其实是对于人生的一种感悟,平常是怎么样去获得这种人生的感悟的?

宁  浩:观察自己就行了。

《暴娱》主播妍妍:除了观察自己,还有观察别人吗?

宁  浩:对,观察很多人跟我一样不靠谱。随时随地都发现自己不靠谱,就有各种不靠谱的地儿,然后我觉得拍下来还挺好的


不破不立,他就是那只“坏猴子”


《暴娱》主播妍妍:您的公司为什么叫坏猴子呢?

宁  浩:我小时候比较喜欢孙悟空,因为我觉得孙悟空在古典艺术作品当中是难得的草根阶层的英雄。

我觉得像什么关羽、岳飞,都是那种大领导,这些都是士大夫阶层的英雄,所以我还是喜欢孙悟空这个形象,我觉得他有亲切感,坏字我觉得蛮有趣的,我说的坏不是那种恶,不是邪恶,可能是一种创造力

不破不立,所有的创造,都富含着一定的不循规蹈矩、不完全听话的一个状态,这才有可能创造,所以我也希望公司能够有那样的作品,我觉得要有一定创造度的,有一定创新价值的,有一定本土性的,有当代意识的,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我觉得按照这些标准下来,用“坏猴子”这个名字比较合适。


>> 热文 <<


马中骏 | 成龙 乔任梁 | 黄磊

林依轮 | 郎平 | 白一骢 | 王健林

 | 贾乃亮 | 南派三叔 | 马东

高晓松 | 贾樟柯 | 方励 | 梁旋


欢迎关注泛娱乐第一高端人物视频媒体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暴娱
暴娱
了解更多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