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一路走好!李亚鹏:骨灰已经撒进大海,王菲依然很冷漠,网友:真过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王岐山最新动态

省委巡视组长一心扑在工作上,忘了家中2亿现金已发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10/26 GreatFire悬赏计划更新,增加前端项目!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0月15日 下午 5:2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视频】张湧:海南自贸港在双循环格局下的新作为

PTFLIVE​ 陆家嘴沙龙 Today

精彩内容


主持人:今年以来,“双循环”新发展格局被多次提及。站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关口,展望“十四五”,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成为我们谋划中国经济下一程的重点内容,也是与每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的国家战略。那么张老师,我们应该如何正确理解“双循环”这个热词?

复旦大学上海自贸区综合研究院 研究员 张湧:“双循环”是党中央国务院今年在谋划十四五的过程当中,也是针对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一个重大的变化,提出的一个重要命题。我们中国采取了举国之力的这样一种方式方法很好地控制了疫情,中国正在成为全球无论是资产配置还是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安全港、避风港。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际国内双循环为主要构成的这么一个重要的经济思想,我觉得对我们十四五,实现包括海南在内的全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一个意义。那么双循环虽然是在刚才说的这么一个背景下提出来的,但实际上,也是我们国家经过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因为我们的对外开放到目前为止取得了很大的一个突破,我们的经济的总量也突破了一百万亿大关,那么我们的开放度也越来越高,在成为如此大规模的一个经济体的时候,中国的一举一动对全球经济也会带来很多的正面的影响。所以,中国不仅通过双循环尤其是国际大循环,能够带动全球经济的发展,让全球很多国家都能够从中国的改革和开放当中获得红利;同时,那么大的一个经济体,如果我们过度地依赖外循环的话,那么恐怕对我们经济的安全性还是会有一定的影响。所以我们这个时候提出来,其实也是中国经济规模占全球的比重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我觉得采取了一个非常智慧的一个做法。那么总书记这两天在十四五的专家座谈会上也强调了,我们构建双循环为主,绝不是关起门来搞改革,我们是更好地要进一步地高举开放的大旗,要能够发挥中国对全球经济的一个引力场的作用;同时,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突破,让需求更好地牵引这个供给,让供给更好地创造需求,所以两者之间形成一个互动的很好的一个格局,包括国内和国际的循环,包括需求和供给相互之间的对接,都能够形成一个良性的互动。所以我认为,这个是我们海南下一步在制定和实施十四五规划当中,需要遵循的一个重要的思想,也是我们海南推进自贸港建设需要遵循的一个重要的思想。


主持人:胡老师,请您谈谈对“双循环”这个热词的理解。



复旦大学智慧城市研究中心 研究员 胡安安:“双循环”确实是最近非常热的一个热词,那么我个人认为比较准确的一个表述应该是这样的: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一个新的发展格局。那么“双循环”说到底,它是新发展格局,是一种更高水平的经济动态平衡,它强调了未来我们十四五发展工作的重点,我想有两个核心词,一个是平衡,一个是便利。所谓的平衡它意味着不能偏颇,我们的“双循环”绝对不是一个临时的举措,也不是只重外部或者说回到闭关锁国的状态,那么国内国际“双循环”,是一种平衡发展的状态。有了平衡就有了稳定,不用担心各类黑天鹅事件的出现,也不用担心我们的经济失去可持续的发展动力。“双循环”中的平衡不是一般性的平衡,而是强调动态与时俱进,侧重在高水平,现在这种经济的持续发展和升级。那么同样相互促进,要求便利的环境,第二个关键词是便利。有了便利,就有了形成循环的基础,通过优化营商环境、扩大外资准入、鼓励我们中方的企业走出国门这样的方式,形成一种良性的发展格局。所以我认为“双循环”这个热词,有点类似于我们生物学中的DNA双螺旋结构,它依靠便利去实现进步,依靠平衡实现一种进化,既实现了对过往经验的一种传承,又可以做到发展演进,让我们的经济真正转型,脱胎换骨。


主持人:放眼世界,我们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王老师您认为形成新发展格局是基于什么背景提出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 王微:我觉得现在“双循环”这个新的战略的提出,是当前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和大的时代背景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目前的时代背景我觉得可以用“三个百年”来概括,第一个“百年”就是习主席所说的百年没有之大变局。那么百年没有之大变局,实际上是说当前全球的经济、政治、科技。全球的政治这个格局都在发生一系列的变化;从经济来讲,全球的经济发展的重心正在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加快转移,全球的贸易也更加以向中国、包括以中国为代表的金砖国家和新兴国家在加快转移,实际上全球大国之间、不同地区之间的经济力量的对比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从科技来讲,现在全球的新一轮科技革命方兴未艾,这一轮科技革命以信息技术为主导,实际上推动了各国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信息化、数字和智能化的转型,它给我们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新的生产方式、新的产品、新的技术、新的产业 、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产业组织,各国围绕着科技的竞争也是十分地激烈。现在全球的基础设施的连通水平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特别是中国提出“一带一路”以后,全球的基础设施投资都在加快,交通、通讯这些互联互通方面的水平在加速地提高,实际上这样一来,它会促进商品、资源和要素在全球范围内的新一轮的配置。所以基于以上这些方面,可能对全球的经济社会的发展带来一系列影响,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更重要的就是,由于像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加快发展,也对发达国家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挑战。第二个“百年”就是,这一次新冠疫情应该说来得非常突然,由于新冠疫情,各国之间的这种经济联系,产业链、供应链的相互的影响更加凸显,而且对全球的这种安全公共产品的提供、社会的治理也带来非常多的新要求。所以新冠疫情也是对各国的国家治理能力的一个大考,谁在这个过程中能够迅速地控制疫情,赢得新的发展机遇,那么肯定是在新一轮的大国竞争中才能够凸显出来。所以我们国家应该说,前一阶段有效的疫情防控措施的采取,对于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巩固我们的大国地位,还是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的。第三个“百年”就是我们现在正处在两个百年发展目标的交汇期,也就是说按邓小平同志提出的,到2021年我们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明年我们还要开启新百年目标,也就是在2050年我们要建成现代化强国。所以中国也正处在一个向更高目标奋进、迈向更高发展阶段的这样一个大的阶段上。所以这三个“百年”,应该说是我们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导,促进国内和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发展格局形成的这样一个大的时代背景。


主持人:劳老师,这个问题您怎么分析?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主任 劳帼龄:我想是这样子的,最近这几个月来,围绕着“双循环”其实大家确实讨论得比较多。那么尤其在“双循环”的讨论中,大家很多时候在说,“内循环”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因为这次疫情的影响,产业链供应链受到了一定的阻隔,在万般无奈之下我要关起来门,然后做内循环,那我觉得其实这部分是个误读了。那么严格说起来,整个“内循环”的提出,虽然我们看到这几个词是最近这几个月非常清楚地固定下来的,但其实它是包括从十八大以来,包括在之前,我们一直会听到的另外一个词,叫做“供给侧的改革”,其实它是一路走过来一脉相承的。那么我也顺便想这样提一下,就是在上周六8月22号那天,我们上海财经大学的2020的校友高峰论坛,我们有幸是请到了原来重庆市的市长黄奇帆先生,那么正好也是我们整个主题就是在讲,这样一个全球疫情下,中国经济到底何去何从。那天有幸作为参与者,是非常清楚的听到黄市长是这样讲的,他用他那么多年作为一个主政的地方官同时又是一个对经济非常熟悉的学者型的官员,他清楚地跟我们在座梳理说,从改革开放一路走过来这四十年的时间,大家会发现,一上来的发力,用今天的话来说是走在“外循环”上。我们有两头在外的大进大出,在快速地帮助我们的经济能够走起来,那么也是在过去几十年里头,大家一直在说我们可能更多的是代加工——大量的零部件进来,通过相对低廉的中国劳动力实现这样的一个加工之后,我们再出口。那么在我们早期的经济发展当中,这一点对于一个国家,也就是我们把经济从小往大去做的时候,其实是一个比较快的一条路。但是慢慢慢慢再走过来的时候,包括当年我们GDP(国内生产总值)一路往上走,到了我们工业的产值往上增的时候,当我们今天在经济体里头我们已经排名世界老二的位置,我们说再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一路走过来受到的影响中,其实是会发现,我们早年更多是建立在国外的这些相关的这一个国家。他们一方面是要把部分的制造业转移,他会认为包括中国,包括亚洲,相对来说劳动力的成本比较低廉。那同时,他们自身也在一个发展的时候,本身的消费里对于产品的需求来说都比较高。但事实上,从2008年以后这两点跟早年不同,也就是他的本身的这种需求也在往下降;然后对于他自身而言,他也在注意到这种把制造业的完全的转移,对于他来说可能是经济有一定影响。所以我们早年所看到的,完全是依托在我们外贸这个上头的,包括我们大进大出上头的外循环。其实我们在后边的供给侧改革,包括我们前几年相应的政策当中就一直在改,只不过一路改观的时候,就并不像这次这样解决的时候,非常清楚的把这句口号去喊出来,但其实它已经是有了好多年的准备了。那么这种准备,因为我们本身就是从国家自身发展当中来,你不可能在不同的阶段永远只是一套打法,我们有不同的这种适应点,那么再到跟整个经济社会的融合。那么再到这一次的疫情,是非常清楚的发现是说,我们其实是应该是要把我们国内的大循环,应该是理直气壮地提到议事日程上头来,也引起我们全国上下更多的这样一个重视。所以我刚刚这一段,其实就是想清楚地表达,我们这段时间有很多人认为它似乎是一个内治,给你的感觉是由此关上国门,由此闭关锁国,其实不是的。就有国际国内各种各样的因素,使得我们今天提出了这样一种,可以叫做是战略中心的一个转移。

更多消息

敬请关注周一至周五
20:00海南卫视
22:00海南经济频道
《直通自贸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