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深圳终于折叠:福田租客大撤退

坏消息 !

央视:阳性可能是流感,核酸检测无法区分新冠和流感

2022年春夏上海588例新冠感染死者分析,信息量极大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出租车故事仔

Unobtainabledad teachercrab 2022-09-19



     上海疫情之后,我乐于打出租车。


      一方面我刚来上海的时候,有被快车司机骚扰的恶臭记忆,加上快车司机态度不好,车子脏乱,出租车永远是我的出行首选。而且疫情后,美团滴滴狂给快车发打折劵,叫单也倾斜快车,出租车变得非常容易叫到。
       以下流水账形式,记录下我遇到的出租车司机们。

出租车司机1:
      我坐他的车,正好是他开车的最后一天,说不开了,挣不到钱,家里找了一个厂的编制工作。司机大哥说,习惯了大半辈子的时间自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适应坐班的生活。

出租车司机2:
       说疫情的时候,自己的朋友一家四口跳楼自杀了,疫情关在一起的时候,夫妻吵架,车贷房贷,孩子哭闹,男人先把孩子丢了,再丢老婆,最后自我了结。我说这是有抑郁症吧,司机说其实我也有,我平时都不怎么说话,然后说一句,笑一声,笑的我瘆得慌。然后跟我说,女人就不能太强势,不能凶。
       8.8公里在我看来变得格外漫长,我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想快点到家。对司机说的朋友自杀故事我也半信半疑,因为事后我还网上搜了下。我甚至想,会不会这个故事是他的自我代入,也许他的家庭就是他描述的,然后结果也是他希望的。

出租车司机3:
       大哥跟我侃了一路的电动车,说电车的刹车会gps反应慢,会比油车刹车慢,所以不能开太快,不能急刹,保持刹车距离。国内最好的电车他觉得是比亚迪的汉。
       骂骂咧咧中,司机大哥感叹现在的小姑娘就是懒,早高峰一等就是10分钟,起床慢,要化妆,到了路上又死劲儿催司机快点开,要迟到了。

出租车司机4:
       一直跟我絮叨不要坐快车。快车是没有买运营险的,如果非要坐,坐在司机后排的位子,最安全的位子。上海最好的出租车公司就是强生,因为又宽敞又干净,甚至有的客人点名要坐他们公司。

出租车司机5:
       一路说了他的故事,是我听过最完整最长的故事。司机师傅谈话中无意说到自己是“小马”。
      他是上海人,娶了个外地老婆,离婚了。他也不是正宗上海人,16岁来的上海,说到自己当时吃饭要1斤的粮票。
       他外地前妻,有三姐弟,排行老二,小马全程只说她是没有主见的人,什么都听大姐的。
      她的大姐,是小马形容毒辣的女人,大姐夫,小马形容是一生的仇人。小马挣钱,给前妻开公司,买车子,结果名字都是外人的。我本来以后是偷人了,给了外面的男人,听后面的故事应该是给了大姐或者姐夫。
       大姐夫是西郊动物园居委会的,小马说他准备举报的。我估计大姐夫是和前妻有一腿,但是小马没说出来,因为他说丈母娘是个偷人的主儿,这是遗传。丈母娘的原配1986年的时候死了,找了个老头,老头养大了三姐弟和帮丈母娘弄了房子,结果老头不知道还在不在,丈母娘后来拆迁房什么的就甩了老实人老头又找了新老头。
        因为拆迁房的事儿,小马说自己出了十几万给丈母娘弄房子,这个事情他一直说,因为大姐夫没出钱。而且前妻一家人说他不负责任不知感恩云云,但是这笔钱就是他有所付出的重要依据。
       他说的几个人都有着鲜明的性格,其中最关键是大姐,大姐狠毒独断,不让大姐夫和自己的亲娘住,大姐夫同意了,所以小马觉得大姐和大姐夫人品都不行。
       丈母娘也是个狠角色,前面利用老实人老头不说,小马说自己和她一起买菜,她偷葱,害得小马还和别人打架。说搬离老家的时候,小马听到丈母娘对邻居说,我现在孩子们都出息了,有公司,家里有两个上海人,有钱,咸鱼翻身了,以后你我之间就是云泥之别云云。
      小舅子是个疯子,拎着自己的老婆打,丈母娘60大寿的时候,小舅子在村子里整办了寿宴,结果喝醉了,掀了桌子发酒疯。
      小马也侧面提到了自己的亲人,1986年之后过世的父亲,父亲的死讯电报改变了他的一生。那会儿他正在读书,可能是有什么考试,数学和语文他加起来考了99分,他说他在班上都是前几名,最起码能考个150分。
       所以他亲娘过世的时候,他不想影响他小升初的儿子。他儿子也让他很痛心。前妻不让他看孩子,但是每年要个几十万教育费。说是在嘉定什么国际学校读书,其实是在一个杨什么中学。关键是不让他看,不让家里亲朋好友说,还是她的亲表姐告诉了小马。结果丈母娘还骂亲表姐不是东西。小马愤愤说,你看你的亲戚都帮理不帮亲。
       由于长期见不到儿子,儿子也把他微信拉黑了,儿子曾经说,你不要对我抱怨,你学学妈妈,有钱。所以他很痛心,儿子也教育不到,也见不到,变成了前妻家里人的模样。
       他很愧疚亲娘,听下来,他还有个发疯的哥哥,一直在老家和亲娘生活。哥哥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也是他需要供养的。亲娘生病,弥留,甚至火化,唯一的孙子他儿子,也没在场。估计那时候他还没有离婚,可以见到儿子,因为前妻家里人说怕吓到孩子。
       小马说激动了,说自己买了菜刀想杀死这一家人,我赶紧说别别别。他说,他们那家人如果自己不杀,他们就会杀了自己,然后说自己想见儿子,却被他们一家人东西摔得稀巴烂,肋骨都被大姐夫踢到骨折。
       8.8公里我听完了小马的前半生,最后小马说反正他现在只想过好自己。


      这篇手记我记得断断续续,支离破碎。本来是想先记录下来,然后再用煽情文字好好编辑一下。因为现在我也开始坐快车了,毕竟快车券发太多了,这行情光景,谁跟钱过不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