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扭曲的激励机制不改变,超载是抓不完的

街拍:超短小热裤包不住妹子的丰满肉臀

成长记录|87岁香港实业家陈更:叶落归根用行动回报家乡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11月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高层参考|震惊!艾滋病侵蚀高校

要参君 国情要参 昨天

要参调查|震惊!艾滋病侵蚀高校

校园,是远离浮华与喧嚣的净地,这里,唯有朗朗的读书声,和不含杂质的自由清新的呼吸......这样的描述应是我们内心所期盼的孩子们应有的校园生活。

然而,很多校园现已今非昔比......




最近,上海部分高校安装了有“HIV尿液匿名检测包”的自动售卖机,艾滋病检测包被隐藏在普通饮料自动售卖机里,可匿名购买并匿名查询检测结果。


(图源:东方网)


不久后,有新闻报道上海同济大学的艾滋病匿名检测包,仅用时6个小时即售罄。


我们多么希望这些孩子只是出于好奇买来看看,可第二天的投样箱中,样本却一份不少……


更可怕的是,三台自助售卖机共回收37份,通过检测,阳性结果居然就有2份,3份因故检测不合格。


去年,北京市也在多所高校安装了此类售卖机,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清华大学售卖机在装不到3天后,检测包就都已售空。


(图源:《北京青年报》)


艾滋病,好像距离很远,但一提到这三个字就让人畏怯,大学本该是一个美好的代名词,但现在却成为了艾滋病的高发地和重灾区。


做为湖南人,下面一条数据可能会更让人极思恐惧——


2017年4月《三湘都市报》报道,长沙市岳麓区疾控中心调查显示长沙有106名学生感染艾滋,而高校云集的岳麓地区的艾滋病毒感染者竟高达603人!


新华社早在2015年就披露了武汉学生艾滋病的消息,触目惊心。

而根据长江日报,武汉大学等4所名校被列为全国艾滋病防控试点。

新华社当时称,到2015年武汉市累计报告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258例,其中男性252例,女性6例;平均年龄21岁。

新华社称,近五年,武汉青年学生每年新报告病例从12例增加到51例,青年学生新报告病例所占比例从5.8%上升到8.2%。年龄段在15-24岁的新报告病例中,有25%的病例职业为学生,每4人就有1个是学生;青年学生感染者和病人分布在60多所高校或中学。

“艾滋病”、“象牙塔”,两个词看似毫无瓜葛如今却被一串串急剧攀升的数字紧紧地捆绑在一起。过去在人们心中纯洁的高校怎么了?

那些感染了艾滋病毒的大学生,小小年纪该如何承受这样的打击?在青春最好的年华,却经历了身体以及心理上最痛的折磨。



然而,就在我们为他们感到无比痛心的同时,竟然有些大学生竟然明知道自己已经感染了艾滋病毒,却故意把病毒传染给他人,只为报复社会!!


据环球网综合报道,肯尼亚一名19岁的女孩患上艾滋病后决定报复社会,丧心病狂地蓄意将HIV病毒传染给至少2000名男子,3个多月就导致了324名男子染病。

在参加一次派对时,该女孩喝醉后与一名男子发生了性关系。当发现自己的艾滋病病毒检测呈阳性时,她找到该男子,但男子却坚称自己并没有艾滋病。


Photo by Michael Discenza on Unsplash


这样的经历让她很崩溃,“我发誓要让尽可能多的男人染上艾滋病”。她坦诚自己已经把艾滋病传染给了324名男子,其中有156名是她正就读的大学的校友,其他的则是政客、教师、律师、名人等已婚男子。

无独有偶,国内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浙江传媒学院某大学生故意将艾滋传染给自己的同性伴侣。



这些真真切切的事情,不是发生在肮脏漆黑的地下室,也不是发生在毒瘤横贯的黑社会,而是发现在青春活力的象牙塔。


早在数年前,南京也发生过类似案例,当地某大学有一名黑人留学生,被查出患有艾滋病,依规定被遣送回国。


在回国之前,疾控中心要求他说出和他发生关系的所有女生的资料。他竟这样告诉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我来中国2年了,我又没有女朋友,总要找个女孩解决一下个人问题。反正我每个星期都要找一个,我也不知道她们怎么联系。”


Photo from Unsplash


连年高速度增长的大学生艾滋病感染病例对于学校、对于社会、对于每个家庭都是一场噩耗,而社会所营造的氛围,更是助力了这些毒根的生长。


高校聚集地周围,汇聚了各种小旅店和时尚宾馆,有些旅店仅能摆放一张双人床,卫生状况令人担忧,最便宜的每人每天几十元。这些高校周边的住宿场所目标直指大学生人群,大打价格牌,却埋下了艾滋传播的大隐患。


更有医院推出了“学生人流半价”的广告!



看看下列细思极恐的数字:

北京:2015年1月至10月新增艾滋病病例3000余例,青年学生感染人数上升较快。近两年,北京市大学生感染艾滋病每年新增100多例,以同性性行为传播为主。

上海:2015年共报告发现青年学生感染者92例,较去年同期上升31.4%。

广州:从2002年开始发现学生感染艾滋病病例,截至2013年底已累计117例,九成都是经同性的性传播感染。

随着社会的进步、西方思想的冲击,人们对于性话题和性行为的接受程度逐渐升高,大学生的性观念趋于开放化,性行为趋于普遍化,但是对性知识的缺乏及艾滋的预防能力却令人堪忧。

早前,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中心主任吴尊友就透露,“2011年到2015年,我国15~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净年均增长率达35%(扣除检测增加的因素)”,且65%的学生感染发生在18~22岁的大学期间。

据多项调查反映,大学生对于性知识和艾滋病知道的很少,一方面家长对于这方面对孩子从来是避之不谈,另一方面,传道授业的大学,也忽视了人生的“必修科目”:性安全教育





不仅在校园内,校外的花花世界对处于大好青春年华的少男少女们,也有着更多埋藏着毁灭的诱惑。


前段时间,在一则被疯传的视频(现已被删除)里,一名男子在与一女子发生性行为后告诉该女子自己是艾滋病患者,得知真相的女子全然崩溃,蹲在墙角撕心裂肺地痛哭。


“我骗你干嘛?我真的有艾滋。”看着女孩无助地发疯,该男子还边拍下现场的“战果”视频边云淡风轻地说出这样的话,仿佛只是告诉她即将被传染一个小小的感冒。




现在整个社会尤其是年轻人对性的观念越来越开放,他们认为婚前性行为、多性伴侣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


但是人们在享受性开放的同时,肯定有一天会尝到它带来的恶果,现在这个恶果正逐渐呈现。

我国到底有多少艾滋病患者?

截至2018年6月30日,全国报告现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82万0756例,报告死亡25万3031例。其中,既往感染者本季度转化为艾滋病人7,389例,本季度报告死亡8,018例。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此前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9月,中国报告现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65.4万例,累计死亡20.1万例,也就是说,自2016年10月至2018年6月底共7个季度,死亡约为5.2(25.3-20.1)万例。如果相对匀速死亡,上半年死亡约为1.5万例。


以每季度增加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4万例为计,今年上半年就有8万例,可得出去年年底的数据是75.57(82.07 +1.5-8)万例,报告死亡约23.8(25.3-1.5)万例,合计99.37万例。


即使今年后两个季度的新增量仍按照保守的8万人计算,到今年年底这两个数据(99.37+8)相加,就是123.37(82.07+25.3+16)万例,较去年同期增长24.15%,而中国GDP的增长速度还不到7%。


专家周蓬安指出,艾滋病以高于GDP几倍的速度增长,给人以洪水猛兽正在袭来的感觉。如果得不到更为有效的控制,几年后,中国就有可能成为名副其实的“艾滋病大国”。


对于造成艾滋病感染者和艾滋病人可怕增长态势的原因,周蓬安认为,一是中国从2010年4月开始取消了对患有艾滋病、性病、麻风病的外国人的入境限制,允许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入境。


二是与大量非洲留学生涌入有关。据有关方面披露,世界上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十几个地区都是非洲,全球超过70%的艾滋病患者和艾滋病毒携带者都集中在非洲国家。


而中国是这些国家最大的留学生市场,很多留学生来华前就已经感染上艾滋病毒。中国每年为这些国家的来华留学生提供每人近10万元的资助,这些留学生除了日常开销外,还有余款嫖娼甚至“包养”中国女孩,“这应该是近年来中国新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暴增的主要原因。”


三是“基情”传播。BBC报导说,大多数新案例是通过性传播,标志着传播途径已有所改变。过去,在中国某些地区,艾滋病迅速传播主要是因为输血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