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章以诺:火车上传福音的人(奇妙的恩典之旅,震撼的娓娓道来)

2016-06-02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2016福音文学分享会讲义封面封底)



火车上传福音的人

 

诺按:

明早我要乘火车去远方,到学生中去分享我与福音文学的故事,点燃写作的火种。我写见证是从这篇《火车上传福音的人》开始,在没有授权给哪个微信公众号发表,已经看到几个号发过了,阅读都在五万以上,在我自己的号上却阅读量很少,这是什么原因呢?一己之力,坚持福音文学写作已经第七个年头,

请大家以订阅和转发朋友圈推广鼓励,愿更多原创作品笔端诞生。


作为一个写作者的责任,就是使邪恶“看得见、具体、又闻得到味道”。神学家给我们一个罪人的抽象概念,我们则赋予他血肉。2:15(1)使你们无可指摘,诚实无伪,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 神无瑕疵的儿女。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2:16 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叫我在基督的日子好夸我没有空跑,也没有徒劳。

 

文化与信仰的关系中,文化是信仰的形式,信仰是文化的本质。“所有的写作是一个大湖,有一些大河在注满湖,像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有的只是两滴,像我,重要的是,要把湖填满。我并不重要,是湖重要,你必须不断地喂湖。”(JeanRhys如果把世界比喻为鱼缸,基督徒和非基督徒仿佛鱼缸里面的鱼,你不冒泡,别人就在冒泡,你不传播福音去影响别人,别人的祸音就要影响你……

 

二十一世纪,文字的运用更多元,更便捷,我们要抓住机会,抢占先机,一篇好文章所发挥的效应难以估算,让我们从写一张小卡片、回应别人的留言、朋友圈的一幅照片配文开始,为荣神益人而写,写着写着,熬过一万小时的寂寞,或许神带领你出书、改编成电影等等形式,无可限量的恩典之旅。文字侍奉,价值宝贵,诸君共勉!(201662日晨)




 

题记:

基督徒作家吴迦勒与我在网上神交已久,在我眼里他是一个勤力的快才,以上帝为第一读者的心态来写作的写作人,如同他文字中常用的人物“文宣”。注定是严谨而信实的,他邀请我加入一个基督徒作家圈子。

 

我觉得像我这样虽然满怀热情然而生活压力之下,只是个无法全身心投入写作的业余写手,真不配被称为基督徒作家,只是站在旁边为他们喝彩的看客吧!没想到,这个圈子极严谨,需要申请和审批,虽无投名状,也斗胆自报家门,圈子管理员举起了橄榄枝,进去之后发现慕名已久的基督徒作家大多在列,精华博文可谓篇篇堪称佳作。

 

管理员发来9月下旬上海有圈子活动的邀请,我是一个好热闹的人,从前在四川灾区时每月12号必要赶往成都参加512灾区事工联席会议。这次虽有参加之意,无奈现实强过人,川震赈灾归来,一切从零开始,喜得又一产业女儿出生。小本经营的服装销售店铺养生艰难,既要养家又要供卖了还甩不掉的房子,在灾区创办“鱼禾年画”项目欠下的债务需要如约分批次偿还。这样经济压力是可想而知的,做服装都分淡季旺季,旺季尚能够用,到了淡季则是入不敷出。7月到9月正是服装业的淡季,四川民谚曰:“提起锅儿打铛铛”指的就是“无米之炊”的时候,锅没有用了,拿起锅来敲当音乐听。

 

虽然四川人都是乐天派,然而这个时候要要想参加一次千里之外的文学交流会,显得何其奢侈是可想而知的。上帝在开道路,组织者鼓励奉献与互相帮扶,确有困难的博主可以申请一些交通费帮补。照着我的情况他们鼎力支持之下给予五百元的交通补助,大约仍需要自费约三百元才能完成广州到上海的来回火车之旅。

 

为着这自费的区区三百元的挑战,我竟然有种巨款的感觉,不敢一口答应下来说一定去,可见人生的低谷是多么的英雄气短。同样感慨的一位朋友说:“想想有钱的时候真该珍惜”,一点没错,早几年生意红火的时候,一天能挣几万元,现在却为数百元的路费发愁,真是不荣耀神的无地自容之感。

 

如今我既然能够坦诚提笔,乃见我愿意接受上帝的破碎之旅,幽谷中并不孤单,去与不去已经不能影响我的平安与喜乐,我深信凡事有上帝的美意如同那在牢里书信的使徒保罗:“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书》第四章12-13节)

 

我想着无论能否前去参与此次交流会,我个人以为现在基督信仰文化写作处在“媒体乱象”的大时代,第一要紧的是需要有时代影响力的各类作品,特别是精品;第二需要的是合法的发行渠道,和解方能共生,再好的作品不能自由的传播都是死的;第三需要弥补中华文化被割裂带来的文化乱象,汲取中华文化的精华,基督文化本土化才有生命力,而不是完全同化掉,上帝一本造了万族,每一族该有其文化等特色。

 

我正在山顶祷告的时候接到牧师打来的电话,他说:“章以诺,你快来教会,有肢体托我转交300元,奉献给你去参加上海的笔会。”哈利路亚!不多不少,我能成行了!

 

火车铁轨与铁轮发出的“吭哧、吭哧”与汽笛的“呜,呜,呜”声,像孩子们喜欢的卡通片托马斯与小火车浮现在我的眼前。几年前发生在火车上传福音的故事,我就是那个火车上传福音的人。(2010年10月)



 

一、 羡慕火车上传福音的人

 

2002年12月8日正好是一个礼拜天,那天飘着雪花,但不觉得寒冷,我在北京一家家庭教会全浸礼的方式洗礼。那天传道人在证道中讲述了一个火车上传福音的故事:

 

我们教会有一个弟兄热心传福音,几乎到了癫狂的地步,随身带着许多的福音单张。有一次在火车上发了许多的福音单张,有乘客就向列车长举报,以为他是邪教人员。火车靠站的时候正值深夜,他被带到了铁路派出所,几位铁路民警对他突击审问,他存着温柔的心,不卑不吭一一如实回答,民警居然对耶稣的故事感兴趣起来,气氛就缓和下来,他们居然一起聊了一通宵的耶稣。天亮的时候,有警察提议说:“我肯定这个人不是邪教人员,等列车靠站送他上车吧,只是提醒他不要在非宗教场所这样派单张。”

 

警察换班了,火车还没有来,有一个离开的警察又回头跑过来,从警服里面拉出来一个十字架项链说:“弟兄,我也是基督徒,谢谢你传了一夜的福音给我这些同事,我平时跟他们传他们总是不信,主记念你的辛苦,车还没来,我去给你买个早点吧。”

 

他刚走,另外一个警察跑过来,眼眶有些湿润,跟他说:“小耶稣,我想信耶稣。”弟兄立刻跟他一起做了决志祷告,送了《圣经》给他。

 

警察仿佛成了夜里来见耶稣的“尼哥底母”,暗中做了基督徒。这个见证很鼓舞我,我希望自己往后的旅途不再难熬而是被上帝使用。2003年7月我要从北京到广州处理一些事情,我暗暗地勉励自己一定要在旅途上广传福音。



 

二、成为火车上传福音的人

 

【神拣选的是她而不是她】

这次远行,我已经有乘飞机的经济能力,即便不乘飞机也要乘坐卧铺火车吧。可是受火车上传福音见证的影响,我祷告上帝,到底该乘什么好呢?我在祷告中给神分析起来:飞机快是快却很难跟人传福音,卧铺相对是可以睡觉休息,可是听到福音的人也少,硬座最适合广传福音了,我就跟上帝说:“就这么定了,我就乘硬座吧。”

 

大学毕业后,出行几乎都是飞机,偶尔也坐卧铺,很久很久没有挤过硬座。买票的时候有些软弱,我来到住的附近一家常去订票的熟人那里订票。她很客气的招呼我,以为我订机票。我说:“今天请帮订一张北京到广州的硬座。”她一边说查查,一边嘀咕:“这次不坐飞机啊?”然后笑嘻嘻地说:“有。”

 

我的肉体忽然有些软弱,感受到一种灵里的争战,又问:“你先别出票,有没有卧铺票啊?”她竟然查询都不查就恶狠狠地说:“没有,只有一张硬座。”没等我说要还是不要就给我出票了。

 

我忽然意识到上帝正通过这个售票员在责备我,我既然夸口自己坐硬座了,就只能求神保守一路上平安又能广传福音了。

 

我带了50张福音单张,100张我的名片,3本圣经,群发了代祷信息后就上车了。下午四点许火车缓缓出站,我也怯怯地开始了我的广传福音之旅。

 

上帝啊,两座对排的对面居然坐着一位美少女。我很开心,我心理想:主真好啊!预备我人生第一次结的果子是位美女啊!我就开始跟那位美少女套近乎以传福音为名夹带私货,推销自己给她。没有想到她非常拒绝跟我交朋友,更拒绝福音。她说自己来自内蒙古,从小信仰的是喇嘛教,并且警告我再讲耶稣她就报告乘警。

 

我一时不知道怎样才好,没想到蒙古族美少女辣过家乡的重庆妹子。虽然在心中默默祷告,感觉很乏力。列车第一站到保定停车时,她仍然对我和福音无动于衷。我正郁闷时,她居然收拾行李在下车了。

 

原来我凭借肉眼以为美少女是主预备的果子却不是。

 

她下车后,我就郁闷起来,向主发牢骚,我心里说:“主啊!你看我何等勤力的传福音给她,差点都被他举报了,她不信,我也不想唐突的传福音了,你所预备的你自己带来。”

 

这时,斜对面一位四十来岁戴着眼镜的大姐坐了过来,说实话她肯定没有刚才那位美少女拥有杀伤力。我不知道她过来笑嘻嘻的是干什么?推销产品吗?

 

她先开口,说:“小兄弟,我刚才听见你在跟那位下车的小妹讲耶稣,你可不可以讲给我听?”我说:“好啊,我就是个传福音的人,谁想听耶稣都可以找我。”

 

我于是简短的给她讲上帝怎样造物造人,人类怎样堕落,上帝如何藉着先知预言,最后道成肉身生活在人们当中,怎样被钉死,怎样复活显现,怎样升天预言再来的耶稣基督的故事给她讲述了大约半个小时。

 

说实话,我当时还在埋怨主没有预备那位美少女信主,讲出来的口才绝不精彩,可是奇妙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大姐居然听得如痴如醉,直抹眼泪。我都纳闷了,换位思考,若是别人这么跟我传福音,我肯定不会信的。

 

我连同刚才给那位下车的传福音一起已经说了一个多小时。口已经很干了,我不想说话了,就递了一本《齐来赞美》的歌本给她看,我说:“你先看看这些歌词,我休息一下。”

 

火车“哐当哐当”声中继续前行,我一不小心就睡了三个小时。

 

天已经黑了,我睁开眼睛看见那位大姐,她一边看歌本一边在眼泪汪汪的吟唱。我很稀奇,说:“你会看谱唱歌?”

她说:“不会,我是在读那些美好的诗句。”

 

我问她那句诗歌感动了她。她说:“你看这句歌词多好啊!上帝关上一扇门,必然为你打开一扇窗。”

看来是上帝自己在感动她,没有我半点功劳可谈。

 

我问她:“你愿意信耶稣吗?”

她狠狠的点头,说:“我愿意。”

我说:“那好吧,我们一起来做一个决志祷告吧!”

 

就这样,我带了人生的第一个基督徒信主,成为了我传福音得人如鱼的开端。



 

三、 求主给一个可得万人灵魂的果子

 

我母亲家族算起来,我算是第四代基督徒了,可是青少年时期我就离开神,好像浪子一样。直到遇见她。

 

祖籍内蒙包头的海归耿姐妹有一个美好的愿望。她在八九之后去了澳洲留学,毕业后成绩优秀留澳入了籍安居下来。她虽然是家中第三代基督徒,但传福音一直没有结果。2002年秋天,她想回中国住一段陪陪北京的父母。她就向神祷告:“主啊,求你带给我在北京预备工作,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孝敬父母,也求你给我传福音的能力,叫我能带人归主,我不敢求多,只求你给我一个‘果子’,叫这个果子可以带领万人归向耶稣。”

 

北京的一家中外合作企业向她抛来橄榄枝。就是我所在的公司,她来公司报道的第一天是礼拜六,刚好我在加班。

 

门铃响了,会是谁呢?

 

我暂停网络游戏,去给她开门,所谓加班不过是混些加班费。那时,我为理想爱情等诸多的梦幻破碎而劳苦愁烦至极,而她是个极喜乐的人,第一次见她胸前有一小小十字架,我说:“你是基督徒吧。”她反问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你佩戴十字架,我估计的。”

她说:“带十字架的不一定都是基督徒。”

 

我说:“基督徒带十字架可以得到上帝的保佑吧。”

她说:“十字架只是个记号,是记念主耶稣,而不能保佑你,如果不信上帝,十字架和一般的挂件并无区别,耶稣在我们心中,他会看顾我们。”

 

我说;“这就新奇了,我家乡的那些农村基督徒说带着十字架可以保平安哟,你这个观点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她说:“如果把十字架当成保护人的偶像附身符就不对了,那近乎迷信了。”

我说:“就是,我讨厌迷信。”

 

她接着说:“你想听耶稣的那些故事吗?”

我见她真是个天真单纯的海归,喜开笑颜写在脸上,实在令人羡慕。我说:“好啊,反正没啥事,你讲吧。”

 

她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给我讲起耶稣的故事来。我们就这样认识了,她正式上班后跟我同在设计部。一有空她就跟我讲耶稣,中午请我出去吃饭又跟我继续讲。

 

她讲得很仔细,还要面对我苛刻的直逼灵魂的提问。几天下来才讲到耶稣的受难。当我听见耶稣为了全人类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实在禁不住就像个孩子那样放肆的哭了起来。

 

一直以来我都很好强。14岁那年深秋,父亲病逝,我都没有流过多少泪。后来到西安求学,北京工作这几年,吃了不少的苦一直都咬牙扛着,因为我佩服尼采,要做“超人”,我信奉诗人徐志摩的诗句:“受苦的人没有悲伤的权利!”

 

出生卑微的木匠之子耶稣,竟然就是那位人类翘首以待的“弥赛亚”!无限的上帝竟然自限谦卑到屈辱的受死的故事令我如此动容。我回想起小时候听妈妈讲起文革中外婆和三姨婆怎样在教堂被取缔后偷偷聚会,她们不惜一切代价就是为了耶稣。那位看不见的神啊,竟然如此魅力,令古往今来各个社会阶层的人向祂低头,不费一弹一卒赢得亿万人的心,一定有原因。我越思索心就慢慢的向上帝敞开了。

 

“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8)浪子终于回头,回头遇见耶稣,祂已经等我,在创造这个世界以先,祂就在等我。我在25岁的生日后接受耶稣做我生命的主。

 

我竟然是耿姐妹第一个带领信主的“果子”。似乎也开始应验了她向上帝所要:“求上帝赐给我一个果子可以得万人灵魂”。之后不久,她回澳洲,这奇妙的短暂停留只带了我一个人信主。

 

多年来一如既往的关心我灵命的成长,非典严重时多方关切。“信道是从听道来的”(罗10:17)我所信的道是从她那里听来,也见证了我的洗礼,带我加入教会。我也传承起传福音带人信主的大使命。从火车上那位大姐刘姐妹开始,十二年多,已经有至少直接与两千多人决志祷告,虽然离一万人的目标还很远,但我相信神有用我的时间……



 

四、 耶稣可以医治疾病吗?

   

前面提到的大姐刘姐妹,她在火车上决志后,她就讲起她的经历来。说她以前也听过福音,是一位博士传给她的,她当时很要强不信,不知怎么搞的,今天听见我讲耶稣更外亲切,活灵活现的。我内心其实很惭愧,为我刚才的耐心和爱心的不够。她说着说着眼泪都流出来了,我心想:“主啊,这个姊妹一定有许多的忧伤,请你医治她。”

 

我鼓励她分享出来。她讲起她的故事。原来她42岁了还单身,在北京打工多年做过许多的职业。昨天接到电话他的父亲突然倒地不省人事。多半是不行了,她要赶回去见他最后一面。

 

我安慰她说:“你既然现在是神的儿女,上帝不会不看顾你的家庭,神的恩典总够用。”她像祥林嫂问鲁迅有没有灵魂那样问我:“耶稣可以医治我的父亲吗?”

 

我不像鲁迅那样闪烁,但也有几分小信心,我不敢明明的说得医治,我担心要是他的病不好,岂不是乱说之嫌。我说:“上帝要在你的父亲身上建立他的荣耀。”她诚恳地望着我,说:“我相信。”

 

于是我请她闭上眼睛,我们一起低头祷告了很久。她将一切生活的不幸,家庭的不幸都向上帝倾诉了一番。祷告完毕,我看见刘姐妹笑了,忧愁上车,现在信主后有了信靠就喜乐的笑了。虽然她父亲的病还不知道好歹,但是她内在有了平安,我再次叮嘱她多祷告,神有荣耀建立在她的家庭中。

 

听她倾述,那一夜过得极快,一晃天都开始亮了。她在长沙要下车,我送给她一本《圣经》并留了联系方式给她,希望她回北京后有机会带她去教会聚会。半个月后,我在北京接到她的电话,我小心翼翼地问她:“你的父亲身体好了吗?”

 

她开心的说:“我父亲好了,现在已经信主了。”我很惊奇,将荣耀归给神!她兴奋地跟我讲述了其中的过程:

她在长沙站转公交车回家的时候,发现父亲在门口站着等她。她很吃惊,问起父亲生病的经过。她父亲说:“很奇妙,这两天我倒在床上心里明白着却无法动弹,只是早上五点过的时候,似乎有人扶他一把才起得身来,一会后就复原了。家里这两天没有消停过,你大哥请来和尚、道士、端公、水陆道场样样都做了,不见好,我听说你早上要到就好了。”

 

家里的人这个时候开始邀功说是自己所拜的神圣医治他的疾病,刘姊妹哭着跟他父亲说:“爸爸,早上五点过的时候,我在火车上与一个基督徒给你祷告了很久,是耶稣医治了你,你要信耶稣。”她父亲说:“好,我信是耶稣医治了我,因为两天以来,那些做道场的吵得我心烦,哪里是治病,那是害我的命,我相信是耶稣医治了我。”

 

多么单纯的老人,多么伟大的信心,真是上帝奇妙的作为。刘姐妹回北京后,我带她到教会,后来给一个弟兄家做起保姆照顾老年人。她真是效法耶稣的人,顺带着把周围几家的老年人都免费照顾得好。她传福音很有果效,带了多人信主。

 

我还记得2007年她从湖南老家乘火车带了自家的土鸡蛋来广东探访我一家,常常打电话鼓励我,真是情深意重。在我还没有全职侍奉的2009年1月,那时我还在四川灾区正在犹豫要不要加入某机构的灾后重建计划,她忽然打电话给我,说她被呼召,从那时起开始在教会的全职侍奉神,神奇如:“那在我以后来的,反成了在我以前的”(约1:15)



 

五、 耶稣可以帮助我补考吗?

 

回到说那趟火车上的事。当刘姐妹下了火车后,我心里跟主说:“主啊!什么叫得人如鱼啊,不会只有这么一个吧。”我背后的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女生跑到我对面来坐,其中一个开口说:“大哥哥,刚才看见你们祷告,我好想祷告,你可以为我祷告吗?”

 

我说:“可以啊,为什么事情祷告?将你的事情交托给上帝,凡是信靠耶稣的都是他的儿女。”她在犹豫的时候,我再一次给她讲了一遍耶稣的故事。她两眼汪汪,说:“我愿意信耶稣,”她的同学立刻拦阻她说:“你别信,信耶稣会上瘾的。”

 

我善意的说:“你是学什么的?”那个女孩说:“我们学医的,在成都读大学。”我就给她讲起“里程”(北大医学博士冯秉承牧师)的见证,她很安静的听,似乎有所觉悟。她不跟我争论了,我就带她的同学做了决志祷告。

 

我问她们:“你们有什么需要代祷的?”那个两眼汪汪刚信主的小姐妹说:“我这学期有两门没有及格,回家担心父母骂我,求耶稣帮助我回家不要被骂,还有开学后的补考能够及格,不然将来拿不到学位。”

 

我们一起祷告,我劝勉她回家诚实告诉父母,暑假少点去玩多复习,上帝必然祝福她。她就开心起来,不再忧伤,我说:“好好努力,我等你的好消息哟。”

 

几个月后,我接到她的电话,她说:“感谢上帝,我暑假回家告诉父母了,他们并没有骂我,她努力复习了,开学补考中成绩很好,现在读书很认真。”我为她感到欣慰,也感谢神的工作,当时不知道大学生团契,没有给她介绍,只是如约给她们寄去了《圣经》和里程博士的《游子吟》等书籍,我相信神的带领。虽然如今消失在茫茫人海,我只知道神与她们同在。



 

六、 耶稣和观音谁的能力大?

   

我一直在传福音,忘记了车厢里的情形,我的嗓门又很大,估计当时确实有些扰民。果不然,当我给两位女同学传完福音,就有人有意见了。我抬头一看,“哇”是一名军官,准确来说是一群海军学员。其中一位说:“小伙子你传教还真有一套,看你一会带了好几个信耶稣了啊。”我说:“不是我的口才,乃是上帝的能力。”

 

他说:“我问你个问题:耶稣和观音谁的能力大?”圣灵与我同在,我自然而然就有了回答的能力。我说:“同志啊,我先请问您,观音是男是女?”

 

他说:“观音菩萨,大慈大悲当然是女的啦。”

我说:“我在这里既不卖东西,也不推销信仰,信仰是终极关怀,是寻找真理,必须要知道所信的是谁?我是一名服装设计师,考大学之前做过专业画家之梦,我对佛像约约有些了解,观音最早是印度人,他的造型是长者卷毛胡须的印度男人的样子。今年五月,我去了山西,去过双林寺,里面有一黑脸书生的造像,上面写着观音像。现在主要的观音造像是唐朝而来,比较著名的是龙门石窟有武则天按照自己的样子请工匠造了女身观音像。至此,原本是男儿身的观音逐渐发展成为女儿身的观音,如果我们要信他(她)应该真实的信,弄清楚来龙去脉,了解了在信,好像你们常读的马列毛选,你要觉得可以信靠终身,你有信仰的自由。别的我不敢说,我知道耶稣是上帝道成肉身,生下来是个男婴,33岁死在十字架上,将原本咒诅的刑罚十字架变成了救赎的十字架,现在的红、绿十字,欧洲许多国家的国旗都用十字架做了标志。现在使用的公元纪年,实则是耶稣纪元,今年是2003年,就是耶稣诞辰后2003年,世界上没有一位伟人、君王、思想家、教育家、艺术家的声望能够超过他的。我不苛求你们立刻就要信仰耶稣,请你们打开心,来了解耶稣。你们愿意吗?”

 

众学员听得入神,都说:“愿意啊。”我想起带有福音单张,赶紧找出发给他们,刚刚五十人,我预备了五十份,真是一份不多,一份不少!真神奇啊!见他们认真的开始看,我甚是欣慰。

 

这时,就是刚才提问耶稣和观音谁的能力大问题的那位站起来,他自己说;“我是他们的排长,我为刚才有点挑衅的问题向你道歉,你是我看见爱上帝爱耶稣爱得最真诚的人,叫你小耶稣吧。”

 

我说:“哪里有悔改,那里就有上帝的工作,上帝的同在,不是上帝在你里面动工除去你内心的骄傲和刚硬,你是不会道歉的,既然道歉,说明神已经在你心里。我不是小耶稣,我叫章以诺,我可以为你祷告吗?”

 

他说:“当然可以啊。”我说:“你们有什么需要代祷的吗?”

他说:“实不相瞒,我们虽然是海军却从来没有下过海,这次有任务要潜艇训练,你知道最近俄罗斯刚刚出了潜艇事故,死了很多的人,我们的潜艇技术大多是仿造俄国的技术,真的很担心,你可不可以为我们祷告?”

 

我说:“好的,我会一直为你们祷告,上帝曾经保护一个叫约拿的先知在大鱼的肚子里三天三夜毫发无损的去完成上帝的使命,他也比照样保护你们!”当我为他们代祷完毕,车厢里响起了掌声!火车已经快进广州站了。

 

这时候,许多人想听福音,我却没有时间再传了,我就开始派发我的名片,一百张都发完,想拿的都拿到了,也是刚刚好。我大声说:“各位老乡,想听福音的可以电话给我,只要真心向上帝悔改的,没有他不保护的,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平平安安的去吧!”

 

后来排长与我联络,给我做了见证:

部队进入潜水艇训练,潜艇下到了海地。突然之间遭遇机械失灵,真是上不得上,下不得下,有年轻的学员尿裤子了。排长想起我在火车上的祷告,就对他们说:“还记得我们在火车上遇见的小耶稣吗?他为我们祷告过,上帝会保护我们的,大家不要慌!”没过多久,很奇妙的事情发生,潜水艇的问题并没有找到就自己恢复了动力,很快就能上去了,一直查不出失灵的原因。

 

我告诉他要归荣耀给神,他请我赶紧给他寄些《圣经》和有益的书籍,他要信耶稣。我在电话里给他做了决志祷告。他收到我寄的书籍后,给我回电话,他说他现在用他们学习的书皮包着《圣经》看,在集中学习时,他也看《圣经》。谢谢我把基督信仰带给了他,我劝勉他传福音,白白的得来,白白的舍去,上帝必然祝福他的新生命成长。



 

七、 请你来为我们的婚礼做证婚人

 

到了广州以后那几天,我的手机总是接到陌生的来电,那些在火车上不发言的,现在开始跟我倾诉他们的不幸,我仿佛成了心理辅导的老师一样。我一边耐心聆听,一边劝勉他们要试试信靠耶稣。找不到我不要紧,可以找当地的教会,即便找不到教会也不要紧,自己学习向上帝祷告,并奉耶稣的名祷告。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个青年人,他在电话那头哭泣,事情是这样的:

他是湖北人,叫啥我记不清了,他在家乡有未婚妻。他独自出来深圳打工,耐不住寂寞跟一女孩同居。纸包不住火,被敏感的未婚妻发现了。他必须做个选择,正在想与未婚妻分手的过程中,那个同居女子竟然跟别人跑了。他现在很沮丧,问我上帝可不可以帮助他?

 

我说:“上帝从来不拒绝真心悔改的人,你现在怎么想的。”

他说:“现在知道自己错了,一心求得未婚妻原谅,付出什么代价都行。”

我说:“那好,你的未婚妻既然跟你有谈婚论嫁之意,我想她是爱你的,你若真心爱她,她会原谅你的。你首先向上帝认罪悔改,再求神帮助你得到未婚妻的原谅,以后一生一世遵守婚约,我相信上帝会给你们幸福的。”他当然愿意啦,就跟我一起在电话里决志悔改信主了。

   

他问我:“章老师,未婚妻几时会原谅我呢?”

我说:“你不断的去求她原谅你,先坚持七天吧。”

 

他每天打了几个电话给她,她在电话那头骂他,他几乎忍受不了。就打电话给我代祷。  

我说:“俗话说,骂是亲,打是爱;还骂就有希望,这是重视你,继续。”

他又坚持,女的渐渐就不骂了,他又问我:“现在骂得少了,该如何行?”

我说:“现在需要你真心的承诺。”

他开始说一些回忆从前甜蜜的话语,她就静静的听着。

第六天,他给我打来可喜的电话说,她在电话那头哭得很伤心,说如果他能放下深圳的一切回家乡立刻结婚不再出来打工,她就原谅他。

 

我说:“这不达到效果了吗?”这位年轻的兄弟又开始犹豫有点舍不得深圳的生活。我郑重地对他说:“难道你忘了几天前你是何等的痛苦盼望得到她的原谅,现在原谅你了是上帝的恩典,不要忘记你在上帝面前的诺言,天下哪里不活人,上帝在家乡也会祝福你的!”

 

他终于铁了心离开深圳回家乡了。

 

一个多月后,他在电话给邀请我说:“章老师你是我们的恩人啊,请你来湖北参加我们在教堂举行的婚礼,做我们的证婚人,我给你订机票。”我说:“感谢上帝啊,实在想来,不过太忙,我奉上帝的名祝福你们是一样的!”

 

“神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从亘古直到永远,因为智慧能力都属乎祂。”感谢上帝将我心里的羡慕变成现实,在那开往广州的火车上大大的使用我这样一个第一次在火车上传福音的人。

 

那时我才初信半年,火热的在服侍神,教会的牧者讲道时称我为为主“癫狂”,当然不是贬义的,出自《圣经》:“我们若果癫狂,是为上帝;”(林后5:13)我特别清楚这是神自己在工作,与神同工是好得无比的荣耀!在信靠祂的人身上,真有神迹奇事随着,为的是见证这福音的大能!每当我想起这些往事,数算神的恩典,重新得力!上帝若帮助我们,我还惧怕谁呢?诚心所愿!(2010年9月13日凌晨2:45—7:03初稿)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