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才看两腿泥

实名举报核酸不准被打残?华大基因:恶意诋毁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江宇:“放开”“躺平”将导致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

不是病毒变弱了,是经济吃不消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章以诺:世界上并没有“最美农村留守儿童”

2016-10-21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世界上并没有“最美农村留守儿童”

 

说起来孩子被迫作为留守儿童在家乡长大,孩子与异乡打拼的父母都各有各的心酸。我的三个孩子为什么还不能留在身边读书?为什么几次设法带出来或者回乡去都因为多种原因而成为泡影?背后的原因是多种的重叠,不能言说的苦楚。

 

身为人父,越是希望早日团圆,却是一次次的希望落空,虽然多数人报以同情,亦有不少人以误会、论断、嘲笑,甚至神学上的批评,我只能说,眼下还只能是我这为人父为人夫的多一些在故乡与异乡中穿梭,这是处境的务实,一边寻求真正能团聚的时机……




解剖自己的伤痛处是残忍的,不提也罢!这不是祥林嫂述说不幸或者说难言之隐的时候,我这一个家庭的遭遇,正是数千万的留守儿童家庭的缩影。正因为是留守儿童家庭的现状,深知时代的伤痛,为之祈祷守望,带来翻转。



 

所幸,长子的早慧爱学,女儿的绘画善言,三儿的倔强专心,不同的性格在爷爷奶奶的精心照顾下,平平安安的一起长大,总比家里一两个,或者带出来一两个,三个分开长大要强。他们能够和睦齐心,彼此相爱又有孝心、上进心,正是在异乡父母的安慰,也是百倍的恩典,原本不配有的。



(2016奶奶暑假带他们出来的猛吃,也是美好的回忆) 


今天,说说老大章经纬吧!他上小学五年来,一直在民办的南阳小学里,交替在班长与学习委员之间,说是“学霸”不算过分,也遗传了父母天分,爱朗诵,爱表演小品,幽默诙谐,前几天刚在全县演讲中取得第二名,他电话里说:“爸爸,这是给我给你过大生的生日礼物!”

 

按照家乡说法,三十九岁的我已经进入不惑之年。恕我无用,还跋涉在艰难的全家团圆的路上,留守的长子正在替我尽孝的孝心,长兄如父的管教与鼓励弟弟妹妹的爱心,在尽他的義……

 

昨晚,表姐发来一个链接,问我,你儿子参加“最美农村留守儿童”评选活动,怎么不说?他在家里那么乖,我这当嬢嬢的要给他投票和拉票……



 

我才知道这件事,已经开始了八天了,儿子那时有568张票,名列33位候选人的第13位。说实话,参选最美农村留守儿童评比活动,绝非我愿意。厚着脸皮为孩子拉票也引来一些人的非议,这不过是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中那个桥段,周星驰搞笑的踩死“小强”跟人比谁更惨那样,留守儿童本身都够悲催了,这不是穷困人在比较谁更穷苦吗?



 

这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是解剖自己的痛楚被大众消遣的文化,然而能够坦诚自己的软弱,正视自己当下的处境,也算是草根活在时代的缝隙的见证。正是野草的巨大生命力,去松动、推动重压的巨石,开出的一朵朵野花,野百合也有春天。想起主耶稣说,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马太福音》6:29)



 

平凡如野草开出的野花一朵,开在茫茫大地上,自成芬芳,草根相连成草坪,草有草的价值,草有草的力量!每个人的身上都有造物主的光辉!



 

我仔细的看了每位“最美农村留守儿童”的事迹,眼泪都止不住,绝大部分比我家情况糟糕很多,相信每个孩子背后的故事带着时代的忧伤,家庭的酸楚。而每个参选的孩子都是所在学校大约占四分之一多的留守孩子中推选出来的。如果我们平时谈起留守儿童是概念性的,那么这些孩子的故事就是案例,若在小小的县城举办的这次活动能够吸引多一份关注,去了解倾听留守儿童的声音,为之祈祷守望,也是一种大善大德。行政上比如农民工进城配套在教育上的入学政策或者农民工子弟入学不要那么苛刻,就是一种文明的进步。




作为基督徒,对于孩子的教育方式到底该怎样好呢?我偶然的机会见过一个八零后的牧师,他坦诚跟我探讨。他属于牧二代家庭长大,14岁就上讲台证道,18岁神学本科归来按立为牧师。年轻而上社会阅历和经历痛苦的他对信徒提出的很多社会问题、家庭问题,一头雾水,除了几条干条条的教义说,这样是不可以,那样是不好之外,他很痛苦是提不出一点建议,他倒是希望像我这样有痛苦、有经历、有悔改、能安慰人……

 

告别他后,我常在思考,像这位牧师这样接近真空的长大为牧好吗?



 

想起,林语堂的父亲是牧师,大概记得,林语堂的一些经历,他小的时候,中国现代教育才刚起步,一切要仰赖教会办学的基督教教育,作为牧师的儿子他当然优先,他在传记里提到,他一直认为圣经和西方的文艺是最美的,直到去了上海,他偶然听到中国戏,接触到中国文化,才发现自己上当了,从此一头扎进中国文化里,他的文学作品大多数是英文写成,却是在讴歌中国文化,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直到晚年如残灯将熄才回归基督教信仰,能推动文字事工的力量是有限的。假如他从小的教育方式不是非此即彼,作为中国人有本国文化与基督教教育的平衡,不知道他的人生会怎样?如果他以带着中国文化底蕴的基督教作家身份成名会怎样?



 

我对孩子的教育上一直是羞愧的,常在旅途,四处奔波,除了祈祷而所引导的实在有限,不敢去评说任何教育方式的利弊,但我知道历史没有假如,没有一种绝对正确的教育方式,人群有各个阶层,基督徒也是在各个层面传福音,每个人受造奇妙,孩子落在各样的环境中长成都有神的美意,神要用他们,包括他们成长的经历,正是上帝的恩典在各样的环境中够用,显出祂的护理之工的超然性!


写到这里,我忽然收到一点惊喜的信息,上帝无时无刻不在安慰我的心:





(欢迎订阅和投稿《芥菜籽》的公众号:HONORFATHER)


谢谢阅读,口碑传播



父亲厚着脸皮给儿子拉票啦! 

很多人觉得我一篇文章的字数太多,我尽量单篇控制在2000字,先打住吧!末了,我还是要厚着脸皮给儿子拉票,请点击“阅读原文”,直接去投,重在参与,结果不重要。当然我也欢迎投您投给其他您有感动的孩子,截止日期是10月31日,每天可以投票一次,并不需要关注。我希望您投给我的大儿子章经纬,他真的很不错,我以他为傲!感谢上帝所赐的产业!神也使用我!以马内利!(2016年10月21日,台风海马的呼啸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