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在那个屋子里待了一百多天

北京4名社区干部商讨“驭民之策”:“他的软肋是儿子”

新疆大火烧了2小时多!疫情消防通道被焊死 造成十人死亡 哀默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十问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章以诺代表作:《平安夜拍卖会》

2016-12-12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平安夜拍卖会

——向电影《南京的基督》致敬!

 

安夜我却去莞市出差,恰巧十几年不见的老友在那里,他非要请我吃饭。饭后说带我去开开眼界,“莞式服务”一条龙。我坚决推掉了,我知道这里是海内外有名的“黄都”,那些场所都是不适合我这个基督徒去的地方。


老友说:“你果然变了,洋和尚不开荤,那就带你去香港人开的KTV吧,咱俩人太少就在大堂吧台坐坐看看表演,喝点洋酒。”


再推辞就显得不近人情,我就跟他去了一个叫“回到唐朝”的地方。台上的节目倒还精彩,只是模特身上都别着号牌,演出一阵之后,DJ在台上疯吼:“今晚最疯狂的时刻来临,我们举行为四川地震灾区募捐。”


“我想,这样的晚会募捐不会真用到四川灾区吧?”老友说:“据我所知,这样的慈善募捐其实就是拍卖会,那些你拍中的模特,啥都可以陪你,而募捐所得是五五分成的,一半归模特小姐,一半作慈善所需。”


“我不信。”朋友还没有回答我,可我我旁边那位面上长满疙瘩的肥胖子却开口插话了:“假不了,献爱心、得芳心,两不误,多好啊!”


我这次出门只带了两千元现金,还有一张信用卡备用,虽然好歹算是个白领,比一般打工仔强点,可是白领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吃香了,我虽然有爱心,可也得分场合,红十字都不可靠,我只信得过教会。


掌声与口哨声的混音下,首先出来的是举着1号牌的模特,她长相一般,身材还蛮好。


“两百”,第一个报价出来了。

“两百五”,有人回应。

“三百”,又有人举牌。

“三百五”,再有人举牌。

“四百”……


DJ问,有没有超过四百的,没人反应,“四百一次、四百两次、四百三次,成交!”


“恭喜这位先生,获得1号小姐的芳心,其中两百将直接投到红十字会设在唐朝的专款箱!”


接着,一个个的模特鱼贯似的的出来,差不多都是四五百那个样子成交,跟着那些客人进了包间。


老友几次要为我举牌,说:“来都来了,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逢场做戏而已,怎么也得潇洒走一回!”


我说:“我信仰的是基督,不是佛教,你不要拿来开玩笑,三尺之内有神明,神的眼目察看全地,你不怕啊?”


老友说:“咱们读书的时候老师不是说过,这个世界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如果非要信上帝,那上帝就是我们自己!”


我沉默了,在这样的场合下我真不知道该怎样跟他辩驳。


模特越来越少,老友有些急了,他对我说:“洋和尚,你是吃素的,我可要开荤了!”说完他举起了牌……


“你在这里等我,我办完事就出来!”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我没有办法阻止朋友鬼混,我相信自由意志,有些人愿意选择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有的人愿意虔诚度日,各有各的活法。


这时DJ从调音台直接来到了T台上,他大声说道:“朋友们,平安夜最最激动的一刻到了,有人卖肾买“爱疯”(苹果手机),有人卖处读大学,今天更加感人的是有一位楚楚动人的靓女要拍卖身救母亲,我们唐朝KTV免费提供孝心舞台!”


大家被突如其来的卖身救母的事情给弄傻了,场子一下子静了下来。


我嘀咕道:“卖身救母,不会是假的吧,人造的那么多!”

“不会的,你接着看,那不是有人民医院的证明!你看!”


果然,很多人跟我一样怀疑真实性,DJ早就准备好了医学证明。


“有请孝心感天动地的金花小姐上场!”


舞台上喷起了烟雾,在镭射灯的照耀下有些飘飘然,她出现了,给大家鞠躬。


她好像一个人,就是电影《南京的基督》中的“金花”。


不得不谈谈我96年的平安夜看的那场电影——《南京的基督》:


故事发生在一九零零年的冬天。日本名作家冈川龙一郎有一次在中国游学时,在南京秦准河柳荫两旁赫然发现了青楼妓寨,如此繁华昌盛的享乐之地,令冈川为之赞叹不已。在窄巷内的一间藕香院里冈川邂逅了一名少女金花,立即被她明媚清秀的气质所吸引,从此注定了冈川与金花在往后的日子里充满着爱恨纠缠的坎坷历程。由相识至相爱,短短数天,冈川与金花的爱火已像熊熊烈火,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当冈川回日本的时候,金花苦等不见爱人归来,唯有将精神寄托在基督真神的虚幻中,日夜祈祷,藉此补偿自我迷失的痛苦……


《南京的基督》散发出苍凉绝望的爱一直陪我从少年走向青年,我多么盼望自己遇见像“金花”一样的女子,我多么盼望自己也能像基督一样救赎她,即便不能,我也该有“冈川”那样的刻骨铭心!


我一时将“金花”与这个卖身救母的金花分不清,穿越十几个平安夜后,这浓浓的追忆情怀将虚构的金花与现实的金花混为一体。


DJ拿起锤子开始拍卖她。


我抑制不住我的冈川情怀,我以为和我老友那个价差不多吧,我兴冲冲地站起来:“五百元!”


很多人都冲我笑,连素来搞笑搞气氛的DJ也不理我,他说:“处女起价两千元。”


我仅有两千元就回应了:“两千就两千,我出两千!”


“五千”那个在我旁边的胖子开口了。


我看着他想起了《南京的基督》里那长满梅毒的嫖客,他趴在“金花”身上像蛆虫一样恶心……


可我只有两千元啊,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


“我出六千!”一个富二代模样的说道。


我赶紧跑去服务台问问可不可以刷卡,他们说可以,我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很兴奋的回到现场。此时那胖子就是那只蛤蟆精说:“一万五千!”全场静寂下来。


“一万五千一次!”


DJ宣布说:“一万五千二次!”


“一万五千第三次……”


“两万元!!!”我几乎是吼出来的,因为那可是我信用卡透支的限额啊,如果这个价格蛤蟆精还跟我抬杠,我就彻底做不成“冈川”了……


我祈祷,我的上帝啊!你可怜可怜我吧!


“两万一次、两万二次、两万三次!”DJ的锤声终于尘埃落定,我赢得了“金花”的芳心,实现了她卖身救母的愿望。


她怯生生的来到我面前,拿着麦克风说:“先生,谢谢你,我们到包间吧!”


大堂的观众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因为谁会花两万元去找个还不知道是真处女还是假处女的小姐呢,这年头假货实在太多了!


我拉着“金花”跑到前台去刷卡签字,服务生递给我唐朝免费提供的客房钥匙,示意我和“金花”进电梯。


我拉着金花离开了KTV,来到花园的草地上。

她向我微笑着:“先生,不要不好意思,我没有别的报答你!”


“我仅仅是为了保护你不被那个梅毒蛤蟆精玷污,我不想你成为电影《南京的基督》里面那个‘金花’那样的命运!”


“《南京的基督》这个世界真有基督吗?哎!你说那个出一万五的先生是蛤蟆精吧!呵呵!”


“当然有基督,我就是信基督的;就是他那只蛤蟆精啊,你笑啥?”


“先生,你误会了,那是我爸爸,他是今晚来做托的,妈妈没有医保,现在要救命,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不会到这个地步。”


“啊呀!”我又羞又气,但我内心更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我摸出身上仅有的两千元,递给她:“这是我送给你妈妈的平安夜礼物,你快去找你爸爸去医院吧!”


她竟然跪下来,我怎么拉也拉不住,她毕恭毕敬地像旧社会那样,给我磕了三个响头!


平安夜的钟声敲响,到处是欢乐的海洋,我身无分文站在这风月场所之外等我老友出来。


我悄然无息的祷告上帝,我这样做你喜悦吗?

注:本文首发纸媒《他乡》应编辑吴迦勒先生约稿以“圣诞节的礼物”为题而赶写的一个故事,故事的原型取材为我所熟识的一位弟兄的真实经历,当然作为原创作品,情节上略有再创作……

附:电影《南京的基督》简介及海报欣赏:


《南京的基督》是由区丁平执导,梁家辉 / 富田靖子 / 庹宗华主演的剧情片。

故事发生在一九零零年的冬天。日本名作家冈川龙一郎有一次在中国游学时,在南京秦淮河柳荫两旁赫然发现了青楼妓寨,如此繁华昌盛的享乐之地,令冈川为之赞叹不已。在窄巷内的一间藕香院里冈川邂逅了一名少女金花,立即被她明媚清秀的气质所吸引,从此注定了冈川与金花在往后的日子里充满着爱恨纠缠的坎坷历程。

外文片名:

TheChrist of Nanjing

TheSaint of Nanjing

AnAffair in Nanjing.....(Singapore: English title)

类型:爱情 / 剧情

国家/地区:香港

对白语言:粤语 / 日语

上映日期:1995年11月24日 香港

制作公司:嘉禾电影有限公司 [香港]

第八届东京国际电影节 (1995年)最佳艺术贡献奖、最佳女演员奖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