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我们要怎么做才能不上那辆大巴车?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直面真实的世界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电影《老男孩之猛龙过江》:这梦想照不进我们的现实

2017-01-21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这梦想照不进我们的现实

——电影《老男孩之猛龙过江》

  

我满怀希望的走进巨幕影院看《老男孩之猛龙过江》,收获的不过是捧腹嬉闹的天桥杂耍现代版。全民做梦的年代,中国大陆电影的中国梦打鸡血这么多年,电影还不能分级给中国大陆电影人常面临泰山压顶之下拍得再好也要剪成样板戏才能进院线。《老》很多方面算得上是调和主旋律与个人奋斗的代表作,只是这个代表作若拿到国际影坛与一流电影比肩,无疑是一种荒诞。“我播下的是龙种,而收获的是跳蚤。”送给中国大陆电影的中国梦,梦想照不进现实,也就是个梦而已。

 

六零末的王太利联合八零初的肖央加上中戏的屈菁菁组团,在影视大腕云集的夹缝里硬是闯出一条从微电影开始造出了一个搬上了巨幕影院的美国梦,确实不简单,给当下年轻人打了一针鸡血。我这个曾经做个影视梦的某影视公司的艺员都跟着兴奋了一下,如同王太利在影片中一直在跟肖大宝分享的宇宙能量链接,从世纪坛的火箭尖尖可以直接发到美国自由女神像的蒙太奇?



 

不能谷歌了就将就百度了一下,王太利和肖央的早年经历,真还跟我有些交集,不同的是王太利是学唱歌,肖央是学美术,我则是兼而为之,我是先学美术而后学表演,尔后我放弃了我的影视梦与服装梦,弃梦从文,在文字工作者的泥坑里摸爬打滚起来,为创造宇宙力量的力量打工。

 

王太利的早年经历不顾一切到有点像前年报道的卖肾买爱疯手机的那个高中生:他想学唱歌,但是不知道去哪儿学,兜兜转转了几个月,终于找到了一个老师的家门。他腆着脸,忐忑地递上从家乡带来的水产品,水产品已经化了,他尴尬地看着老师,老师让他唱了唱,婉言拒绝了他。

 

他去东方歌舞团,想参加一个老师的声乐培训班,可是却被门卫告知只做函授,工作人员告诉他中国音乐学院有一个流行音乐培训班,他于是背着全部家当从北三环走到了苇子坑,可是,中国音乐学院的大门是关着的,因为已经放暑假了,保安说那个培训班已经不做了…… 他失望而归,却并没有灰心,跟着一个所谓的培训班学习,虽然培训班只有短短的一个月,但是却给他注入了无限的希望。有一天,他向一位一起吃饭的女同学说,为了当歌星他可以卖肾,结果那个女同学以后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因为这人太可怕了。

 

这也是时代的悲哀,六零末与七零后的人经历相仿,是没有法子的事情,当年我也有过很囧的想法和实际行动,为了梦想可以不顾一切是红领巾思维的延续,刘胡兰姐姐能做到的,我们都能做到。北漂的王太利囊中羞涩而想起广州这个流行音乐的昌盛之地:他伙同另外两个朋友一起,来到了广州,来到了深圳,很快身无分文。深圳的歌厅老板让他去办一个歌手证,买身演出服,去他的场子试试,可是,他哪儿有钱买演出服办歌手证啊?!无奈之下,只好来到广州的老乡处栖身,老乡积极的帮助他找人在广州试了几个歌厅,都无果而终,演出的时候下台跟客人握手都惨遭拒绝,命运又一次将他推向深渊……  

 

他拿着最后一次从家中带出来的1800元钱再次来到北京,用600元钱买了一个数字呼机,租了一个月租300元钱的房子,还剩900元钱,他决定用这900元钱开始打拼。

 

上帝是公平的,把梦想丢掷一旁,为生存而战的几年之后,日子渐渐好起来,从帮人拉广告到做各种活动,慢慢地他成了一家文化公司的老板,做明星经纪人,主要从事演出、代言之类的工作,虽然内容跟父亲倒卖机床差不多,但是他觉得好歹跟音乐沾点边,隐隐约约的,他还能感觉到心中那盏不灭的灯火在跳跃。

 

父亲总觉得他做的事看不见摸不着,太虚了,劝他搞实业。他处于低谷时也曾怀疑自己走错了,好像这份工作距离理想也不近。他一度去考察饭馆市场,想顺着父亲的意思干点实业,可是每到关键时刻,那盏心灯就在他眼前亮起来了,指引着他又走向了一个父亲看不懂的地方。

 

有一次,他坐在中央美院的食堂里吃饭,当他吃完准备走的时候,忽然想到手头上还有一个广告,便随口问饭桌对面一个戴眼镜的男孩有没有同学会拍广告,男孩想了想,说他认识一个北京电影学院的,名字叫肖央。

 

其时肖央正是大四学生,命运之神悄无声息地把他们送到了彼此面前,也许是对他们勇于坚持梦想的褒奖,当年落榜、顶着压力复读、考上中央美院又改上电影学院的肖央就这样得到了第一个拍广告的机会,而他则得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好伙伴。肖央虽然比他小11岁,但是才华横溢、做事扎实,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两个人常常凑在一起喝点酒。

 

谁曾想到“中国商业电影的新希望”的筷子兄弟就这样相遇了,成名之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肖央坦白:“一个年龄大的人去寻找小时候的梦想,去追逐小时候生活的足迹,这样的故事并不新鲜。国外很多电影都有这样的表现。我上大学的时候就一直想挑战快乐男声,但又觉得傻,还没勇气。然后就幻想了很多个版本的情节:一位卡拉OK服务员去参加快乐男声,一个黑社会小弟去参加快乐男声……”然而正是这个“不新鲜”的故事瞬间开启了一代人的记忆闸门,掀起了一场网络集体大怀旧。

 

刚上线的时候,一个哥们儿问肖央估计有多少浏览量,他猜一百万。事实上从上线第三天起,《老男孩》的点击量就以每天80万的速度增长。

 

“当时我和老王都觉得这个片子有点文艺,不像以前的片子,真的就只是为了做给我这一代的,和我们有同样经历的人看的。我想把我们这代共同的想法、生活以及成长后受到的委屈都表达出来,没想到会击起那么大的波澜。”

 

他甚至接到一个中学同学打来的电话,说他们有个当了道士的同学不小心看到这部短片,也感动到泪流满面。“小时候我们都很幸福,时代给了我们做梦的机会,但现在生存压力大到了一个临界点,大家只能在回忆中寻找快乐。”王太利收起了他没拆封的正装,筷子兄弟一炮而红了。








在网上看电影《老男孩》我也泪奔过,确实有掀起集体怀旧的果效,忆旧之后怎么办?大家是不是该放下平凡都去造梦呢?一个民族集体造梦的号角都吹响了,也在电影《老男孩之猛龙过江》中嫁接插播了新闻联播主持人的中国梦诠释,我们过去常说“梦里走了许多路,醒来还在床上”,如今做梦都能成为,一种号召,一种劳动。我在晕晕乎乎的影院里热泪盈眶起来,可能是空调太冻,那泪水好冰凉。

 

《老男孩》成名之后,这对六零末与八零初的搭档只能顺水而下,刚刚试水的小龙就故作猛龙而过江,虽然场面大了很多,元素多了很多,情结与故事更为荒诞,娱乐性增强而失去了艺术性、启迪性,观后真有相见不如怀念之感,《老男孩之猛龙过江》成不了中国大陆电影的“伟哥”。

 

这部电影正是当下的写照,右筷子对左筷子说:“你没有信仰!”似乎接近了病根,但是立马开出了一道神秘主义药方,从人出发自己与宇宙力量用冥想来连接,这不过是换了一剂鸡血,新纪元运动的精神洗脑。这不是真正的信仰,影片中唯一女主角去美国生活了五年的王璐(屈菁菁饰)给初来美国的肖大宝(肖央饰)揭穿了。担任选秀评委的王璐对肖大宝的劝诫倒是纯正的“市场经济”语言,实力不济的最好卷起铺盖回家,免得连梦想都丢掉了。

 

昆德拉说过:“有两滴眼泪,第一滴泪说,看到儿童跑在草地上多好;第二滴泪说,看到儿童跑在草地上,我与全人类一起被感动,多好。因为第二滴眼泪,媚俗得以诞生。”影片中的角色关系跟现实中的人际关系相仿,基本上是靠谎言在维系,人与人之间只有利用,没有爱情和友情,危机关头偶尔一点良知的反应的互助,如同人在沙滩上向上帝哭泣的第二滴泪水。

 

我并无苛评《老男孩之猛龙过江》之意,只是心痛“老男孩们”的迷茫,成功了的肖央与王太利为何不能深挖民族性的反思,是怎样的大环境造成了《老男孩》的辛苦现状,美国导演能从智商只有75的草根阿甘身上发觉出忠诚、守信、执着、友善这些人性中最为熠熠生辉的可贵品格,而成就享誉全球的阿甘精神。从《老男孩》身上我也曾看到了对生命的执着,对生活的希望,我们怎么不能将老男孩精神升华,从人性到天职,从信仰迷失到信仰建立去牵马饮水。可惜《老男孩》没有做,反而一头扎进媚俗的洪流中,吃吃老本,在纽约选秀后又打回原形,重新毕业一回,这是裹足不前。当花哨一阵子的激情勇退之后,这《老男孩之猛龙过江》有何意义呢?这样的猛龙过江之后一定成为让人笑话的“蚯蚓”。(初稿写于2014年7月16日,2017年1月21日首发微信)







这是“章以诺的声响”分号,算是预防失联的小号备用。2017春节后将正式启用,双号发不一样的章以诺原创文章,针对不同的读者每天述说奇异恩典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