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才看两腿泥

实名举报核酸不准被打残?华大基因:恶意诋毁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他的主要事迹:空白。

江宇:“放开”“躺平”将导致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章以诺:寻见比藏传佛教更早进入藏区的信仰

2017-03-30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导读:我们穿过横断山脉这地球的眉头紧锁的深壑,越过南北纵横的横断山脉,进入亚热带茫茫丛林,行过变幻无穷的云海深入藏区阿初家。在火舌舔着鼎罐的柴炤前围着,听阿初讲述从一个烂酒鬼脱胎换骨成为了耶稣基督福音的传播者的经历。奇异恩典,归荣耀给神!


(告别母亲与大儿子出发)


在回忆起来,过去的几年里,只有在通往云南藏区秘境阿初家的路上,虽然颠簸却是最静谧的时候。山谷飞瀑如画,山腰云彩如练,从重庆出发道昆明预备,过大理、丽江一路向北。在虎跳峡附近的金沙江道别后就进入支流的深河谷。那里景色更美,天却暗下来,黑咕隆咚的窄路,并没有水泥或者柏油路。


越往里走路越差,只剩下乡里人用石头打平铺成的塘石路。在坑洼中攀爬对于载着五位壮汉的飞度车来说是相当的吃力。遇见大一点的水坑,保险起见,我们不得不下来走一段,即便如此车的地盘还是常常被刮,真心疼啊。当时一路祷告,上帝啊!经常四处这么跑,能给我们预备一辆越野车吗?

 

(进入藏区的章以诺  博爱牧师摄影)


黑暗的山谷手机信号不好,接待我们的人拨打总是不在服务区。还好进出山谷只有这一条路,终于看到一点微光,那是阿初弟兄的摩托车发出的,还好是现代化的摩托车,我的想象里,康巴汉子该骑着牦牛来就慢了。

 

阿初的笑容迎接我们是那样的纯真,初次见面就像N年不见的兄弟重逢。他带我们进村子,其实村子也不大,沿途十公里就十来户人家。我们一路唱着赞美诗,这歌声在静谧的地方更显得嘹亮。居民远远地就出来院坝看我们。伴随赞美神的声响荡漾在山谷,我们进入阿初的家。门口亚种藏獒并不算十分凶狠,刚叫了几声,主人就呵斥它,一旦踏进家门,反而温顺起来,在我们面前摇头摆尾。

 

傈僳族老阿妈后来才知道是阿初的丈母娘,言语不通,一直乐呵呵的看着我们,初见恍若旧亲,真是亲热。我们从昆明早上五点出发,到这里已经晚上九点半,已经16个小时多才到这里。

 


几位妇女忙着热饭菜,一碗接着一碗端上茶几一样的小桌子。肚子很饿,谢饭后就吃开,真香啊,桌上来自山野的绿色菜肴,还有一道珍贵的松茸。若是在大城市光这道菜可是要花大价钱才能吃到的,还没有这里鲜。阿初一家用最好的招待我们,陈年的腊肉飘香,想起我还没有写完的救灾小说《腊肉》。藏区的腊肉与巴蜀的腊肉有些不同,藏区的猪肉偏瘦,烧火用的是好木料,常年挂在炤上熏出来的肉香恍若檀木之香,四川的腊肉大多是柏树垭熏出,猪肉肥,脂肪被烟熏后如同化学反应,切出来是那样的油亮透明,咬在嘴里是油水之香。吃了两地腊肉比较之下,舌根生香,各有千秋。


 

藏族人家说话不像汉族那样拐弯抹角,阿初弟兄很快就主动分享他的经历:

 

阿初家原住在比这里大约是2600米海拔还要更高的藏族聚居村子。他是入赘的上门女婿,住在岳父家。他谈起藏区这一带的牧人风俗就是都爱喝烈酒,不醉不归。阿初刚进家门就发现岳父总是爱喝酒,酒后殴打丈母娘。起先他还提醒自己,不能学岳父那样,可是慢慢地他也学会了打老婆,家庭暴力在这个家庭好像瘟疫一样一代传一代。

 

阿初有个木匠手艺,白天在附近的村子给人做家具,半下午时就收工。他常常望着雪山留下的湍急河流抽烟发呆而不愿意回家。有一天,一位跟他一起做工的傈僳族木匠问他为什么收工总是不回家,在山腰上一个劲的抽烟。阿初就给他倒苦水:“我按照藏传佛教的要求,该做的该捐的都做了,可是我的家好像地狱一样,我很多次不想打老婆,但是一喝酒就不能自主……”

 

傈僳族木匠说:“兄弟啊,我们傈僳族以前也跟你们藏族人一样,但是有个人拯救了我们,他能为你去死,他能带你脱离罪恶的缠绕和捆绑……”

 

阿初问他:“这个人是活佛吗?这么厉害改变了傈僳族,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要去向他祈求!”


(朗杰顿珠分享藏文圣经)


于是,傈僳族木匠给他讲起了耶稣弥赛亚的故事,后来同去的藏族文化学者朗杰顿珠弟兄(汉族)也告诉阿初基督教在元代就已经在藏北地区传开,藏族传说中就有弥赛亚的传说,那位拯救藏族同胞的神就是耶稣基督。藏北地区还有基督徒的墓葬发现,藏语里面早就有“耶稣弥赛亚”的音译,和今天的发音一模一样。那位神不是外国宣教士19世纪末带来的,而是比藏传佛教还早就已经在藏区宣教的古代基督徒带来的,福音早就在青藏高原。

 

(背孩子的傈僳族妇女)


阿初在傈僳族木匠的带领下信主。信主后第一件事就是戒酒。对于酒精麻痹的人,一旦酒瘾发作起来一点不比毒品轻。阿初向上帝祷告很久,反反复复中,总算攻克己身,成功戒酒。夫妻关系明显改善,妻子很自然的就跟他信了耶稣。上帝动工,岳父也在阿初的影响下成功戒酒,丈母娘、女儿都跟着信了主,一家人被拣选,真是很神奇的事情,不仅发生在使徒时代,就在阿初家应验:“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16:31


(路上偶遇康巴汉子)

 

在青藏高原若是信了耶稣,就是脱离民族一样的文化撕裂。藏族人轻则谩骂,如同汉人骂汉奸一样,重则打人都不能还手,因为脱教改信仰,会令整个家族都会“蒙羞”。

 

阿初一家信耶稣后,首先要做的是跟亲属道歉。他们带着礼物挨家拜访,常给亲友说:“对不起,我们一家信了耶稣,给你们带来麻烦,请原谅。”亲友见这个家庭暴力严重的家庭能够如此和睦的面对信耶稣后的挑战都稀奇,也愿意一起担待。


 (阿初家附近——核桃树与苜蓿田)


阿初家附近50公里内根本没有教会,就算是教堂最近的在90公里外的香格里拉县城。他不能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听道,但是特别渴慕,稍有空闲就爱读圣经,一来满足对耶稣基督的更多认识,而来可以跟家人分享。以前喝酒的时间,现在成了读圣经讲圣经故事的时间。

 

当他读到到大使命的呼召: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心中非常感动,他泪流满面决心遵照耶稣亲口的教导,在家乡藏傈汉的同胞中广传福音。

 

(热心指路的本地人,小女孩的眼神一看就少见外乡人)


他做完活回家,吃过晚饭最开心的事情是拜访亲友。他常常拉着长辈的手说:“你看,我以前醉酒打老婆,我岳父也是,现在我们家都不打老婆了,是耶稣基督改变了我们,你们来信耶稣吧,信耶稣真的好。”一次次的拜访,阿初在接下里的两年里神与他同工,竟然带了32位亲友信了耶稣。

 


“地生五谷是出于自然的:先发苗,后长穗,再后穗上结成饱满的子粒。”(可4:28阿初的家自然而然就成了家庭教会聚会的地方。阿初就是他们的带领人,借着外出做工的机会跟一些宣教士交流,阿初就带着信息回去分享。

 

(大山不能阻挡  山顶的树恍若十字架立着)


我们几位汉族弟兄穿过横断山脉这地球的“眉头紧锁”的深壑;越过南北纵横的雪山冰峰连绵;一会是山谷地区的亚热带茫茫丛林,一会是美如仙境的瀑布;一会有遇见坝子上的草甸、变幻无穷的云海深入藏区遇见阿初一家。在火舌舔着鼎罐的柴炤前围着,听阿初讲述从一个烂酒鬼脱胎换骨成为了耶稣基督福音的传播者的经历。奇异恩典,归荣耀给神!(未完,节选自章以诺:《藏族弟兄阿初的故事》)


(当晚的谢饭祷告)

 

(重庆出发,越贵入滇)

(昆明出发)



(路过大理老教堂  博爱牧师摄影)

(因我父母在西藏察隅结婚有的我,弟兄特别为我弹唱《察隅姑娘》)

(弟兄家院子的初生葫芦)

(弟兄家院子的初熟无花果)

(路边遇见藏族基督徒问安)

(远处的山谷正在下雨)

(比云更高的山路)

(草甸牧场)

(依依惜别,弟兄再会)

(回程夜宿在香格里拉,竟然拍到带十字架的光)

哈利路亚!!!


更多文字和摄影作品

请关注章以诺的声响


猜您还想阅读


章以诺:华人基督徒文艺兵当闻鸡起舞

章以诺:火车上传福音的人

原创|范学德:让我们一起挺挺这几个弟兄



章以诺的声响+天天谈



⊙  作者 | 章以诺

⊙微信公众号:

    1、章以诺的声响 ID:zhangyinuo2014

    2、章以诺  ID:zhangyinuodekoubei

⊙文章配图:章以诺摄影作品(标明的除外)

⊙媒体转载请联络章以诺的微信:

       Z13592742869

⊙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来源公号,请勿擅自修改文章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