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章以诺文学作品欣赏:《彩鹊》(初稿首发)

2017-08-08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图片来自网络)


 

1、牛犇

叫牛犇,我有点爱吹牛,大家都叫我阿牛。2012年08月22日 星期三,壬辰年(龙年)七月初六,我第一次去香港,在展览馆宴会厅遇见思渝。这次初遇,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父亲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西藏当兵、结婚。我没法选择,出生在天域。可惜父母在川藏线上康定过去一点的地方出了车祸,我被送回老家,在重庆乡下的福利院长大。因此,从小对异域文化特别感兴趣,电视上看到异域的打扮,莫名的向往。

 

16岁那年,我终于有了身份证。逮着机会,我就爬上飞快的火车,到了北京。试过很多工作,老板知道我不满18岁都不敢用我。幸好在秀水市场(模仿名牌服装的山寨货)后面一个小服装店的广东老板收留了我。

 

似乎是我对父母的追忆,对异域的向往起了作用,我山寨的搭配也是创意的抄袭,比正品的款式还卖得很好。老板娘动了善心,在北京服装学院给我报了夜校。在大学校园里,我穿得像个火鸡,掩盖我出生的卑微。

 

我的一个客人是老外,跟他做生意,他总是上帝不离口。时间久了,我也知道基督教的一点皮毛习俗,吃饭要谢饭祷告,说话也在悄悄变化,跟着应一声“哈利路亚”(赞美上帝)。

 

如果有上帝,我真的感谢他给了我机会。我报名参加香港的国际服装设计大赛,幸运的进入前30强,这才有机会来到此生最南的地方。

 

我的老乡邓老爷子生前想来看看的地方,我替他完成了心愿。我要感谢上帝,晚餐上,我特别高调对来自世界各地的选手说:“大家吃饭前,等一等,我是基督徒,请尊重我的信仰,吃饭前感谢上帝,我们来祷告吧!”

 

难道是我的光头和纹身确实有威慑力?他们居然默认、等待我祈祷完才开始动筷子。饭后我们随即被带到演出的天桥(T型台),早已有一帮试衣模特在那里等我们。


(章以诺某服装设计比赛的参赛效果图)


2、思渝 

我能脱颖而出吗?我不自觉的开始默默祈祷。这时候,思渝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还以为她是模特。她用生硬的普通话,还带着一点四川腔调给我打招呼:“请问你真的是基督徒吗?刚才见你谢饭祷告。”

 

“对啊!美女!你不是模特啊?我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设计师呢!”我见到美女爱夸的老毛病又范了。

 

她脸羞得红红的,特像北京服装学院的那些学生。她说:“我不是什么美女,我来自马来西亚,家族中的第三代基督徒,弟兄怎么称呼您啊?”

 

我们就这样在后台的衣服堆里认识了。她不太认真的整理衣服,倒是跟我海聊耶稣。教我背基督教的主祷文。我特别的开心,上帝啊,谢谢您的美女别动队。这是拉我正式 40 38052 40 15263 0 0 2852 0 0:00:13 0:00:05 0:00:08 3060入教的节奏吗?

 

第二天晚上我们要决赛。上午是最后整理衣服的时机。不争气的我,昨晚竟然梦见和马来西亚的小姑娘骑马奔驰在西藏的雪山下,朦朦胧胧她好像我的妈妈。

 

当我去衣服栏杆后面找她想跟她谈梦的时候,才发现她在哭泣。我问她怎么了?她告诉我一件非常气愤的事情。不知道哪个国家的选手偷偷地剪烂了她的衣服。我第一感觉是那个斜着眼睛的日本人干的,就开始问候他的祖宗十八代。

 

思渝用她柔软的手捂住了我的嘴唇,她哽咽着说:“你怎么知道是日本人?即使是他,我们是基督徒也不能咒诅别人,我们要为他祷告。”

 

昨晚我见的上帝派来的美女别动队,今天我见到了圣母马利亚的光辉。我越来越相信上帝起来。

 

上帝不光是在教会的讲台上,我从思渝的身上看见了上帝。

 

我看到自己的渺小,羞得我说:“哈利路亚!好吧!我们为坏蛋祷告!”我心里其实在为她祈祷:“上帝啊!你如果存在,帮帮这个小姑娘,她第一次来中国就遇见这样的事情,我宁愿不得奖,求你给她一个奖项……”

 

我赶紧拿出针线包,跟她一起七脚八手的补衣服。忙完后那些补丁竟然有奇妙的皱褶效果。那晚决赛,她进入前十五强,得了优秀奖。而我名列第16名,入围奖。她得了优秀奖,我就开心啊!我都不晓得是什么时候开始,谁使我变得如此的高尚?


(图片来自网络)

3、银河

晚会结束组委会安排了记者采访等,我们回到酒店已经很晚。我进了房间怎么也睡不着。窗外月半圆,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敲响了思渝房间的门。

 

她也挺兴奋,还没有睡觉。我跟她说:“小渝姐妹,咱们到楼顶看鹊桥相会如何?”她一头雾水,半夜了什么鹊桥相会?我跟她解释说:“你奶奶没有跟你讲过中国的‘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的故事吗?走上楼顶看银河星汉,我细细地告诉你。”

 

一个女孩在外国,得多大的信任啊!估计她是信任上帝吧!也许是年轻人的默契,她答应了我。

 

她跟我分享名字的来历。那是疼她爱她的爷爷奶奶的祖国。她的名字叫‘思渝’,渝地正是爷爷的故乡重庆。该死的小日本,打中国、炸重庆,爷爷参加了远征军,抗战结束后没有回国而是到了新加坡,后来辗转在吉隆坡侨居下来。

 

我乘机套近乎:“咱们重庆人都来自湖广填四川的孝感乡,因此都说重庆人是‘竹竿亲’,竹根相连,原来我们这么相合是‘老乡啊,怪不得天生有一种亲近感。”


她似懂非懂,媚态十足。她催我给她讲模糊的记忆,那去了天国的奶奶给她讲过一点的牛郎织女的故事。

 

我仰望穹苍,指着织女星的方向给她讲,看,这是织女星,那是织女居住的地方;又指着牵牛星的方向,给她说,看牵牛星,那是牛郎居住的地方。

 

他们在中国的汉朝,大约是耶稣降生的那个时代。在每年的七月初七的夜晚,天上的织女与牛郎在鹊桥相会。织女是一个美丽聪明、心灵手巧的仙女,你这么年轻美貌,还不赶紧向织女许愿,让她给你智慧和巧艺,以后拿个更大奖。我奶奶说,人的姻缘织女也管,你向她求求赐美满姻缘,你那么爱中国,嫁回中国吧。

 

她虽然只是明白个大概,她明确的告诉我,织女和牛郎的故事虽然很美,但只是传说,最多是什么天使的故事给传偏了。基督徒要相信上帝,祈祷是向神祷告,不是向牛郎织女之类,要分清上帝和文化。我才19岁啊,哪有那么早结婚的啊,再说我的牛郎在哪里啊?

 

我半开玩笑的学了牛“哞哞”叫说:“老牛在此!”她笑着说:“真没见过你这样脸皮厚的人,你叫阿牛,爱吹牛,我们白话里,管‘吹牛’叫‘吹水’,以后叫你水牛吧!”


诺拍:《香港理工大学生在招新》(2017年春夏之交)


4、水牛 

从那晚起,我就叫水牛。当然别人并不知道,只出现在我们的通信里。在没有人写信的年代,我们竟然保持着书信来往。一封封滚烫的信夹着信仰的问候,仿佛漂流瓶,顺着北京的凉水河进入渤海,在穿过黄海、东海、南海、马六甲海峡后登陆,送到思渝的手里。

 

我给她邮寄去我洗礼的照片,她很开心,回信说,上帝若许可,我们明年再见面。说起来,并不富裕的两个年轻人隔得这么远,尽管基督教文化不太承认,在我的想象里,真是现代版的牛郎织女,想一个人容易,见一面真是难。

 

有一封信,我们不约而同的提到,上帝若是许可,2013年的七夕,我们,香港不见不散?为这样的一封信,我就相信上帝的灵在我们当中,感谢伟大的上帝,给了我们心有灵犀。


诺拍:《香港的斑鸠不怕人》(看见它,想写点什么,才有了这个故事)


5、七夕

20130813 星期二 农历癸巳年(蛇年)七月初七,大晴

 

我们的美梦就像那天的天气,我向南飞,她向北飞,我们又来到梦寐的香港,故地重游。那是我一生最快乐幸福的时光,去不了西藏,我们现在香港的马场奔驰。攒了一年的钱,那一周就花了个痛快,她的国家属于英联邦成员,来港很方便,而我在自己的祖国只能最多逗留七天。这不仅是七夕,更是我俩的黄金周。

 

听说信仰可以改变一个人,我算是有体会。老实说,在此行的香港,我们有好几次深情相拥,但因着牧师的教导,她虽然没有抗拒的意思,我都像清教徒那样忍住……

 

临行临别,回想从一年前的初遇,到一年来的相思,我们的感情在升温。回去以后跟思渝视频,她说:“大水牛,明年七夕,我们北京见吧!”我说:“好啊!不仅北京见,我们回重庆……”

 

人世间还有什么比爱情更能催人奋发的呢?我不在是昔日服装行业的小学徒,我已经完成了北京服装学院的进修学业。广东老板夫妻没有孩子,对我实在太好,总感觉他们把我当儿子一样宠着。

 

他们当然知道我和思渝的故事。答应等思渝毕业以后,聘请思渝到北京工作,结束牛郎织女的生活。我们公司刚完成了原始积累,正式走品牌路线,将在北京高调亮相。思渝是设计天才,她已经在毕业设计中开始尝试,等到了北京,我们一起来一场惊动京城的时装秀……

 

这样的机遇,真是只有基督徒才能明白的奇异恩典。为了感谢上帝,我竟然在一次奋兴会上,奉献了自己要成为宣教士。

 

思渝把我的邀请告诉了家人。幸好她的母亲不是王母娘娘,同为基督徒的她同意了我们的交往,只是特别强调,到了北京不可以同居。当乘着年轻,好好在北京打拼,如果能够交往七年,再谈婚事。

 

这总比牛郎织女强,也比旧约里的雅各娶拉结幸福。只要能更近的在一起,我们愿意在上帝面前,继续清教徒一样的盟约。

 

思渝在2014年春节完成了她的学业。一心筹备来北京的事宜,我也在忙忙碌碌面对公司的升级准备,教会的事工也越揽越多,“多种的多收”,特别的蒙恩。


(图片来自网络)


6、马航 

2014年03月08日凌晨,思渝踏上了飞往北京的马航航班。我在首都机场左等右等,不见航班的消息。屏幕上一直显示晚点直到下午才知道这个航班消失了……

 

总以为上帝在我们这一边。我的上帝啊!为什么要如此试炼我?思渝在哪里?我几乎跌倒,我的痛苦常在我面前。请把我的思渝还给我。

 

教会的弟兄姐妹都来看我这个伤心的人,可是谁也安慰不了我痛苦的心,我在不断地向上帝呼求,祈求神迹。

 

认了老板和老板娘做干爹干妈的我早已成为了基督徒。他们看见我的痛苦,尽管公司升级中很忙,他们给了我一个月的假期。为我预定了去重庆老家的机票,希望我回到“思渝”的地方,走走,早日振作起来。

 

我坐船在朝天门码头两江交汇的青黄分割线的水中央祈祷。神啊!朝天门水上的祷告能朝天吗?你为何掩面不垂听?我又到思渝爷爷的故乡,卡斯特地貌的天生三桥上徘徊,没能跳下去,撑着我的是一丝思渝生还的希望……

 

那些日子我像失了伴的鸳鸯,失魂落魄的越过雪山到我出生的西藏察隅。我从这里来到世间,仰观上天,俯察下地,不料,尽是艰难、黑暗和幽暗的痛苦。


(真有《彩色喜鹊》 图片来自网络)


7、彩鹊 

我的神啊!我目眩头晕,一个人倒在青青地草场上。我的耳朵听见喜鹊叽叽喳喳的叫声,我才逐渐恢复意识,四肢乏力,只好躺在草上。我惺忪的眼睛寻找喜鹊声音的方向,我看到森林上空有一挂彩虹,这黑白的精灵鸟啊,正飞往彩虹的高处,好像彩虹的鹊桥。

 

奇异的景象我惊呆了,微信嘟嘟嘟的响个不停,我打开,是干爹干妈的讯息:“儿啊!你在哪里?快些回来帮忙,我们决定七夕夜在太庙搞一场时装秀,让公司有个高规格的开端,时间不多了,上帝默许这件事情发生,总有神的美意,无论怎样,思渝有神在永世里应许的身影,还不快些回来,搞好时装秀,完成思渝的心愿……”

 

2014年08月02日 星期六,农历甲午马年七月初七晚上七点,太庙里一场名为《彩鹊》的时装发布会举行。思渝最喜欢的古琴演奏她最喜欢的歌《奇异恩典》中开幕。高科技营造了逼真的现场效果,亦幻亦真,顺着彩虹的方向,一群模特穿着思渝取材牛郎织女故事的设计稿,踏着彩鹊桥向我走来的身影好熟悉……

 

时装秀刚结束,我立刻赶往机场往香港,到了第一次看牛郎织女相会的楼顶,三年来的相思如同电影回放,我仰望穹苍,眼里一篇迷蒙,分不清哪里是织女星,哪里是牵牛星。流星划过天空,我的思渝啊!你到底在哪里?上帝知道,我有多想你……


(上半部完)


 注:这篇是2017年春夏之交于香港吐露港后半山中的“吐露講”文友聊天我谈起的故事,半夜我用四个小时即兴半夜写成的初稿;第二天早上,文友们首读后觉得极具戏剧效果的福音文学作品,特别希望我不要那么残忍,要让女主角活下来……


好吧,众人以为美的事,要去行。我还没有抽出时间继续写下去,这是原汁原味初稿首发。(抱拳)请赏读,欢迎转发但禁止公众号转发(授权的除外)。


下半部分剧透:

思渝的复生等……

(原创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诺拍——不同时段的吐露港:

半夜

发白

晨雾

上午

傍晚

【章以诺原创自荐】


章以诺:九岁神童中学生的追思会(16万阅读量的见证)

章以诺:火车上传福音的人(奇妙的恩典之旅)

章以诺:藏獒黑蛋的故事(章以诺名字的由来)

章以诺:《校花》(酝酿十年才写出的故事)

章以诺:《声响》《回乡》总序


作者 | 章以诺

⊙微信公众号:

    1、章以诺的声响 ID:zhangyinuo2014

    2、快手笔ID:zhangyinuodekoubei

⊙文章配图:章以诺摄影

⊙媒体转载请联络章以诺的微信:

       Z13592742869


注:加微信的人多,定期按照“立界原则”清理;

这是对基督徒立界线添加微友的三条原则:

1、不关闭朋友圈是诚

2、关注此公众号是挺

3、请偶尔转发以支持

(非基督徒添加,至少请遵守第一条)

⊙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来源公号,请勿擅自修改文章内容

原创福音文字写作不易,章以诺为此持续“天天谈”;请转发同工: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9:23)其他支持章以诺福音文字写作的方式——支付宝:13592742869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