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才看两腿泥

实名举报核酸不准被打残?华大基因:恶意诋毁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江宇:“放开”“躺平”将导致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

不是病毒变弱了,是经济吃不消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开学季,教我苗语说“我爱你”的小老师,你们好吗?

2017-08-29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暑假一家五口在家乡双河水库  自拍)

 

我带孩子报名

 

早上七点半,冒着绵绵秋雨,带着三个孩子去学校报名,爷爷奶奶带着孙子们上楼,我带妙妙去二年级教室。进门就遇见董老师,董老师查看暑假作业和受学杂费等,我在数钱的时候,她摸摸女儿的头,说:“章妙言,今年你又是第一个来报名的啊,这一开学,你看爸爸一下子要给你们三个娃儿交这么多学费,要好好读书哟!”


(喜乐洋溢的妙妙  自拍)

 

妙妙很乖,当然是回以微笑的点头,爸爸在身边幸福感流露。报名很顺利,回家的路上,收到快递电话,赶紧去取。原来是一起上凉灯苗寨的志愿者,我称她为小小师妹的晏紫荆,因为她是刚从重庆大学毕业的师妹路路娃的师妹,2018年才毕业。她寄来重庆火锅底料、陈麻花、合川桃片,都是正宗的重庆特产寄给我这个重庆话都说不“撑抖”(顺畅)的重庆人。呵呵!

 (同行大学生志愿者寄来的重庆特产)


零食是孩子的最爱,我的思绪却回到了凉灯。凉灯苗寨里有我的小老师,她们教我苗语说“我爱你”。

 

(19号早上我们在凉灯  诺拍)


苗语的“我爱你”,音接近:“伯夜梦”,我们学不好,干脆戏称:“白日梦”。两个小老师很严肃的一点点地纠正,带我们探险途中教了很多,一下山,我这过目即忘的本领到家,基本上又还给小老师了。我还隐约记得“辣椒”、“羊”、“菜”、“人”的苗语发音,脱离了语言环境就苍白了……

 

(我的三个苗语小老师  诺拍)



凉灯苗寨是凤凰,乃至湘西保存最好的苗族原生态。寨子里除了希望小学的两间教室,没有砖房。透过我的小老师都能看出那里的淳朴。于纲兄的大儿子才六岁,就懂得欣赏苗寨女孩,他说燕姐姐(龙小燕)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生,早上醒来就带着五岁的弟弟直奔艳姐姐家耍,在苗寨里一点拘束都没有,身上免不了磕磕碰碰的小伤,但那自然中疯长才有的神情就像凉灯的星空,那样的纯净,能见度是那样的高,呼吸都是那样的富含负离子的醒脑……


(凉灯二组一角  诺拍)

 

在凉灯,身心灵感受创造之美,难怪于纲兄灵感不断,半夜都不停笔。 44 34347 44 15263 0 0 1280 0 0:00:26 0:00:11 0:00:15 3144不喜欢被外界评论说他是坚持在凉灯,实际上,他在凉灯画画对他来说不算是坚持,他爱画画,也爱凉灯,他还想把凉灯的星空搬到长沙、北京,一路带着。


 (打着手电筒画画的黄于纲  诺拍)


关于于纲兄一家四口在凉灯,得专门写,多角度写。开学季,先谈谈教我苗语说“我爱你”的小老师,你们好吗?


(早晨在希望小学门口的一家四口  诺拍) 


凉灯希望小学的希望在哪里?

 

小小师妹晏紫荆勤力,回重大后在《游记 | 凉灯人家》一文中客观地描述了那里的现状:

 

希望小学——凉灯唯一的一所学校,以前仅凭龙老师一人打点着学校的大小事务;自去年秋季开学,希望小学被并入山江学区,龙老师被调往山江镇上的学校,再没有人上课、管理学校,学校因此而停课至今,孩子们想要上学,得去山江镇或更远的凤凰县城。而后不久龙老师病逝,黑板上留下的清秀字体依然可见。

 

小孩子在外读书的开销,交通是第一笔,除了搭熟人便车外,出行方式通常是包车,村里仅一户人家有一辆七座面包。凉灯-山江-凤凰,一趟单程跑下来至少170元,假比每户人家只一大一小坐车,3户6个人挤一挤,均摊下来每家大人接送孩子一趟要花120左右;住宿是第二笔,大人得租房陪着小孩;再加上在外的吃食……家里条件稍好的还有出去读书的机会,条件不好的却难。


(我们的帐篷搭在希望小学的坝子  诺拍) 


常言道知识改变命运,我认为知识不一定可以改变命运,命运也不一定是由知识改变的,但知识的确能够让人有更多的机会去把握自己的人生。

 

龙老师的小儿子龙海洋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之一,虽兴趣与工作均在于陶艺艺术,他愿意返校做孩子们的老师——“村里的孩子需要引导和陪伴,我愿意为家乡渴望得到知识的孩子做一个桥梁”。

 

前段时间,长沙的几位爱心人士提出要为希望小学的老师提供资金支持,以使其不必再为吃穿住行所恼,使其能安心教学。可即使学校重新办起来了,这样的路是否能走得长久?孩子们没有合法的小学毕业证书,能不能上中学?上大学?

 

(凉灯人家收玉米  诺拍)



凉灯的出路在哪里?

 

小苗语老师龙小燕说她在凤凰读二年级,年纪太小得妈妈陪读,爸爸在外面打工,除了供她还要供17岁的哥哥,已经在吉首求学,学美术。凉灯有四十多个小学阶段的孩子,他们的家境大多数还没有龙小燕家的情况好。我们关心凉灯的志愿者们都盼望着凉灯希望小学复校,能在家门口上学,孩子、家长都不用颠沛流离……


 (凉灯悬崖上远眺  海洋拍)


想到我与小老师们的几天相处,想到凉灯希望小学废置、想到龙老师的离世、想到龙老师的儿子龙海洋有意扛起父辈的旗帜奉献苗寨教育而不能,想到与村长吃饭谈起孩子上学时的一声叹息,我这心里久久不能平息……


 (村官吴哥  诺拍


我还会带着家人,带着关心凉灯的朋友再上凉灯。不仅是为了那里的星空、悬崖、飞瀑、烤螃蟹、糯包谷,更希望凉灯的原生态在原住民的自觉中保持下去。农耕牧歌、朗朗书声、画家作家旅行家穿梭在凉灯。绝不要像不远处的苗王垌开发成了旅游区,尽管风景依然美丽,钱都给承包商赚走,与世代居住的苗胞没有半毛钱的关系。(2017年8月29日中午)


(抽闷烟的龙海洋  诺拍) 


附:诺拍在凉灯的孩子们

(不一一照片介绍了)


【关注凉灯留守儿童愿希望小学复校】


开学季,在凤凰以西两万米的凉灯苗寨,有一所希望小学在哭泣


在遥远地苗疆夜空,老鹰落脚的地方——凉灯,感受平静的生活



【章以诺原创自荐】


章以诺:九岁神童中学生的追思会(16万阅读)

章以诺:火车上传福音的人(奇妙的恩典之旅)

章以诺:藏獒黑蛋的故事(章以诺名字的由来)

章以诺:《校花》(酝酿十年才写出的故事)

章以诺:《声响》《回乡》总序


作者 | 章以诺

⊙微信公众号:

    1、章以诺的声响 ID:zhangyinuo2014

    2、快手笔ID:zhangyinuodekoubei

⊙媒体转载请联络章以诺的微信:

       Z13592742869


注:加微信的人多,定期按照“立界原则”清理;

这是对基督徒立界线添加微友的三条原则:

1、不关闭朋友圈是诚

2、关注此公众号是挺

3、请偶尔转发以支持

(非基督徒添加,至少请遵守第一条)

⊙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来源公号,请勿擅自修改文章内容

原创福音文字写作不易,章以诺为此持续“天天谈”;请转发同工: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9:23)其他支持章以诺福音文字写作的方式——支付宝:13592742869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