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核酸不准被打残?华大基因:恶意诋毁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江宇:“放开”“躺平”将导致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不是病毒变弱了,是经济吃不消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凤凰西去2万米的凉灯苗寨夏夜,我被眼前的一幕震撼……

2017-08-30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野夫:他(黄于纲)的身世之苦,在他的哽咽叙述中,常常勾出我的老泪。老话爱说天将降其大任者,必将如何如何。然而世间并非所有的辛苦,皆能换取福报。但是,我个人坚信,一个伟大的艺术家的诞生,绝非温软画室的产物。我之所以看好黄于纲及其创作未来,在于非常人物必有非常之志,也必有浩然之气。他正是怀揣着这样一股气,行走于盛世边缘之荒山野岭。他那洒泪拌血的颜料,一定迥异于诸多媚俗谀世的画匠,也肯定会在来世,绽放其灿烂寒光。

 

读野哥的文,结实了黄于纲兄弟。聚首于苍山洱海,看他孩子气地率真,为了一张合影,直接趴在地上,为了一张合影,我俩竟然成了白族兄弟镜头的目标……

 

为了一张照片,趴拍……(诺拍)


于纲于江,成了白族兄弟镜头的目标……(诺拍)


聚是江湖,散是星斗。于纲与我农历生日只几天,我们的生父都离世很早,都爱美术,都在大学开创性的办过话剧社。这让我想起我的乳名“于江”,于是在网上,于纲于江兄弟伙叫着;在网下,于纲在凉灯苗寨一呼,我当然要赶去悬崖上的寨子,在那“凉灯”,苗语老鹰落脚的地方,看于纲兄弟的“凉灯——一件作品”,看他写生,看他一件作品是如何完成。


黄于纲凉灯画展的宣传与泥墙融为一体……(诺拍)


我的画笔实在荒废,除了学画的时候画静物,从来没有写过生。在凤凰西去2万米的凉灯苗寨夏夜,我被眼前的一幕震撼:


震撼我的一幕……(诺拍) 


为了正式表达这震撼,

我在写这篇小文之前,

沐浴画画五个小时,

画出了这张油画: 


布面油画:《求全家的夏夜》

(章以诺版)尺寸:50x90厘米


大儿子经纬今天在督促妹妹背书,开学老师要抽查。他看我画得差不多说:“爸爸,为什么你不把这个模特画成美女呢?”


我给他的解释:

 

这个女人的丈夫叫龙求全,他们一家和我家一样,全家七口人。只有70多岁的求全母亲是正常人,苦撑着这个家,求全两夫妻和四个孩子都有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碍。

 

求全家的四个孩子是村里最脏的小孩。还记得在大理见过的路路姐姐吗?她这次也去了凉灯,为了给求全的小女儿一块西瓜,她花了数倍于吃西瓜的时间才把女孩的小手洗干净。

 

求全还有一个孩子在医院,18号下午我们在山江等黄叔叔来接我们上苗寨的时候,他正在急救他。因为,他从废置的希望小学的乒乓球台上摔下来被破边撕裂了嘴巴,流血不止,黄叔叔赶紧送往镇上医院缝针。由黄叔叔的太太彭阿姨陪护。黄家的小弟弟才五岁竟然心生怜悯,在摔下来后懂得帮压迫止血。

 

我在医院楼下,听到还在缝针的哭喊,都不敢上楼去看。心中为他祷告,求神怜悯这个孩子。到了晚上,在村长吴伯伯家吃饭的时候,求全来到,他不说话,两眼睁得汤圆一样圆。村长说每晚求全都会来他家坐坐,还有其他的老光棍都会来村长家看看电视,我很少见到这么有亲和力的村官。

 

我们在希望小学的小操场上扎营。求全家的孩子,回来这里荡秋千,黄叔叔一家跟他们很熟,除了经常画他们家,出模特费画他们一家,也常有救助物资帮助他们。因此,求全家的孩子见到我们是黄叔叔的朋友,虽然不说话,但能看到一丝微笑在嘴角。第二天,我到山顶拍日出,遇见摘菜的母女俩,她们虽然不说话,我给她们打招呼,她们回以微笑。


早晨偶遇摘菜的求全太太和大女儿……(诺拍) 


临离开的头一天,黄叔叔嘱托龙海洋和他太太带领我们到凉灯大瀑布下水潭玩水、捉螃蟹、烤螃蟹。黄叔叔则从吃完早饭就自己一个人出去画画,他等求全太太做完农活,晚上约她在求全家画画。

 

深夜12点,黄叔叔还没回来,我们决定去接他。苗寨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除了满天繁星,地上都是黑漆漆。白天温顺的狗狗,疯狂地叫起来,左拐又拐,远远地看见只有求全家的灯还亮着。

 

一进门,我就被这一幕震撼,一半是黄叔叔的绘画精神、写生主义,打着电筒画画;一半是求全的莽婆娘(都这么叫),摆的姿势比职业模特都专业,她当然是长得不漂亮,但她在历经六个男人婚后的抛弃(不生育),遇见智残的求全,他们竟然一口气生下四个小孩。

 



上帝的恩典奇妙,伴随黄叔叔“凉灯——一件作品”全国巡展的开展,更多人了解凉灯,也认识了求全一家。大爱无疆,当然有好心人愿意帮助这个家庭。村长努力下,他们一家也吃上了低保。

 

虽然四个小孩的智力都有点问题,但明显比父母要好些,能说话,若能读书受教育,人生还是有希望。在凉灯,很多问题都可以克服,最难解决的还是教育问题。因为凉灯希望小学的停办,给凉灯村的村民头上浇了一瓢冷水,逼着到十几公里外的镇上去读书。像求全家这样的家庭要去镇上读书,简直比登天还难……


黄于纲油画:《求全家的夏天》

尺寸:40X70CM 


那天晚上黄叔叔完成的作品,他取名叫《求全家的夏夜》。昏黄的白炽灯下,周围除了一个暖水瓶和炤台,都是被柴炤熏出来的黑漆漆。不知道是本来黑还是熏成了黑帐子里,求全和孩子们早已睡熟,站在黄叔叔的后面,静静地看他作画。当黄叔叔举过头顶的手电筒之光照向油画,画与景都感动了我,爸爸好想哭。(2017年8月30日傍晚)



凉灯的留守儿童在翻读希望小学散落地上的课本……(诺拍)


【关注凉灯留守儿童愿希望小学复校】


开学季,在凤凰以西两万米的凉灯苗寨,有一所希望小学在哭泣


在遥远地苗疆夜空,老鹰落脚的地方——凉灯,感受平静的生活


开学季,教我苗语说“我爱你”的小老师,你们好吗?



【章以诺原创自荐】


章以诺:九岁神童中学生的追思会(16万阅读)

章以诺:火车上传福音的人(奇妙的恩典之旅)

章以诺:藏獒黑蛋的故事(章以诺名字的由来)

章以诺:《校花》(酝酿十年才写出的故事)

章以诺:《声响》《回乡》总序


作者 | 章以诺

⊙微信公众号:

    1、章以诺的声响 ID:zhangyinuo2014

    2、快手笔ID:zhangyinuodekoubei

⊙媒体转载请联络章以诺的微信:

       Z13592742869


注:加微信的人多,定期按照“立界原则”清理;

这是对基督徒立界线添加微友的三条原则:

1、不关闭朋友圈是诚

2、关注此公众号是挺

3、请偶尔转发以支持

(非基督徒添加,至少请遵守第一条)

⊙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来源公号,请勿擅自修改文章内容

原创福音文字写作不易,章以诺为此持续“天天谈”;请转发同工: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9:23)其他支持章以诺福音文字写作的方式——支付宝:13592742869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