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最狠得驭民之术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这荒唐的一幕,我们曾骂过美国!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章以诺:哭泣的苹果

2017-09-25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章以诺的声响

⊙  作者 | 章以诺

⊙微信公众号:

    1、章以诺的声响 ID:zhangyinuo2014

    2、章以诺  ID:zhangyinuodekoubei

⊙文章配图:克拉纳赫油画作品及章以诺摄影设计作品等

⊙媒体转载请联络章以诺的微信:

       Z13592742869

⊙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来源公号,请勿擅自修改文章内容


导读:我在过道里就拍到一个插满香烛的苹果。透过镜头,我注视它良久,隐约听见苹果在哭泣的声音。


01插满香烛的苹果



我的朋友阿兵住在一栋原是先贤来华宣教留下的教产,后来改建的集资楼里。那里住的大部分是基督徒,也有后来转卖给非基督信仰的业主居住的单元。阿兵的邻居就是不信耶稣的家庭,每天早晚烧香,呛得难受,阿兵祷告了两年也还在恒久忍耐着。

 

他邀请我去他家祷告,我在过道里就拍到一个插满香烛的苹果。透过镜头,我注视它良久,隐约听见苹果在哭泣的声音。


 

在欧美画家笔下的苹果,常常用来表示伊甸园里的上帝禁止人类始祖亚当夏娃食用的禁果,而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却说:“就算明天是世界末日,今天我也要种下一棵苹果树!”苹果树象征着人类的希望。

 

中国也是苹果起源地之一,在湖北江陵战国古墓中曾发现过苹果及其种子,这表明在我国的苹果栽培种植至少有3000年的历史。今天的苹果早已是普世的水果,当人们提到水果,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苹果。苹果生来是香甜多汁,营养丰富,是世界上种植最广、产量最多的果品。美国流传一种说法:“每天吃一个苹果,就不用请医生”。


(“

 

在中国,近年来很多人在平安夜也互赠苹果。可是,阿兵家楼道里的苹果不是给人吃,它像沿海的许多人家一样被用来插香烛,祭奠先人或拜祭“神仙”。任凭它放到烂也不发挥它水果的功用。这真是一种暴殄天物的错位啊,该用来吃的,却献给那并不能吃的,只管简单满足人的心理安慰——“祭神如神在”吗?

 

若是有神,神该是全知全能,自有永有,祂需要浪费这些苹果吗?如果需要,离不了苹果这样的供物,是神吗?


02我只知道自己不是神


我唯一能肯定的是我自己不是神,受制于时空的狭隘,不能以神的眼光来看世界,也解决不了人生的苦难,解答不了人们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提问。

 

我33岁起正式在教会全职侍奉了三年,加上我之前在灾区带队的近两年,感谢神的恩典,后来成为福音文学写作者,探访了很多的教会和弟兄姐妹,足迹遍布神州的山山水水,十年的侍奉经历,看见苹果的眼泪,带给我很大的感触。

 

我常热心帮人解决一些穷困人的实际问题,却无法预料随时会遇见的最新状况。感慨更多的是人的有限,常常仰天而叹,求神怜悯:“我是人,你是神,凡跌倒的,愿你扶持,凡被欺压的,愿你扶起,凡缺乏的愿你供应。”


03中国的教会也是江湖吗?



有读者问我,一间教会初建,各方面都很缺乏,却要筹资来搞一次隆重的庆典,这是为什么?


我支支吾吾回答:“在中国,教会也是江湖吧!”


这是我的偏见,观察了很久,那些拿地盖楼中的XX,难道连教会也逃不了的潜规则?


在中国,谁令教会成了哭泣的苹果?



04有多少姐妹是哭泣的苹果?




三年前,有个五十来岁的姐妹在春节前来电话对我说,她打工的城市找不到教会,她都快崩溃了,能不能在XX帮她找个什么工作?


我为她的一家祷告,很快他们夫妻二人真出现在XX。他们都有了满意的工作,都来参与教会的服侍。

 

刚开始她欢天喜地,但不久她来找我投诉说,牧者在讲台上攻击她。她说:“为什么牧者只注重我的弱点,从来不注重我的服侍?”

 

这令我哭笑不得,一场讲道,总有人得着造就,也有人感觉什么都没有得着。我说:“那些台上的信息,其实就是一面镜子,反射出你现在的光景,有人得着安慰,有人得着愤怒,切莫让埋怨挡住了你的视线,看不见上头来的光亮。”

 

后来她又来了几次电话,每一次都超过二十分钟,一直在哭泣。我只好放下手上忙碌的工作,电话里听她不断的讲述一切的冤屈。

 

她有一对双胞胎的女儿,当年大学毕业,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儿子。虽然她要辛苦的卖菜来养育儿子,还要还女儿读书欠下的贷款,但她很知足。仅仅因为住在教会的附近,上教会近,有教会才有家的感觉。她告诉我,教会是她的平安所在。

 

但现在丈夫又失业了,春节后原本在一家基督教有关的机构上班,他自己称是因为不想作假帐的缘故而被炒鱿鱼。

 

我也曾试着去了解调查过这件事情,似乎其中有很多的误解,我给她解释,但她固执的认为,错在机构而不在于她的丈夫,芥蒂至深,无法释怀,我只能作罢。

 

问题是这位丈夫虽然自称是一位“弟兄”,惊讶是位隐藏的性上瘾患者。她给我倾述说,这三十年里他屡次出轨,她都忍着,不得不跟着他,一路看紧他。有一次,她只是去单位打个卡的时间,他竟然都管不住……现在,口称自己是基督徒还不真悔改,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如今他要离开XX而姐妹不想再跟着他流浪天涯,她只想在XX卖菜,一面养育幼子,一面到教会侍奉。但他绝不同意再在XX找工作,陷入一种人生的僵局。

 

她不想跟他走,问我,能不能分居甚至离婚?

 

她的哭泣声一直在耳畔,我如何回答劝她都是两难。


我为她祷告了很久,自己都得不着释放,这位大姐真是哭泣的苹果,在中国有多少沉默的姐妹和她一样痛苦哭泣?


05哭泣的宅男苹果



我曾遇见一位喝咳嗽水上瘾的宅男,好不容易劝动他去渔夫机构戒掉药瘾,但他在去的途中又折返,他有着怎样的内心秘密而不愿意放开呢?他的母亲没有办法,求助于我,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他才5岁就丧父,母亲一个人管理工厂而将他寄宿在香港的贵族学校。因而他在孩提时代无法与母亲,亲近契合。他无法独自承受那些不可告人的念头,夹在陆港的文化差异里长大,也找不到可以倾诉的朋友,直到遇见咳嗽水……他是哭泣的苹果吗?又是谁令他成为了哭泣的苹果?




06轻生的牧者也是哭泣的苹果吗?



我曾读到杨腓力笔下记载的一个传道人的故事:他常年关怀那些流浪汉,其实他自己也是一个背负过去失败的隐私的人,又面对眼前来自事工和家庭的经济压力,但从未告诉任何人,他心里充满了隐私的苦毒。有一天,他太太踏进家门,发现他的身体在绳子上晃动。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他的轻生是一种怎样的绝望,对于那些寄予他希望的家人和流浪汉是多么大的打击?他们的生命本来都在挣扎,而牧者却自寻短见……这位轻生的牧者,是不是哭泣的苹果呢?



07我是只向神展示伤口的苹果




我只能夜深人静向神展现我的伤口,因我深知祂是伟大的医师。18岁前我想成为一名画家,画呀画呀之间,拐到了影视圈。22岁之前我想成为一名演员,最终挣扎在跑龙套的剧组里成了美工助理、摄影助理。23岁为了大学顺利毕业而放弃了做导演助理,阴差阳错的留了几天校,却最终北漂做回了服装设计师。当我踌躇满志的时候,草根留学巴黎的梦想失败,经历了感情的心力憔悴,上帝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拣选了我。我的洗礼牧者讲台上形容我是为神“癫狂”的人,我成了《火车上传福音的人》(后附链接),我成了灾区志愿者工作站的站长,我拿起了笔,记录了眼见上帝的作为,一篇篇化为铅字,在两岸三地,在大洋彼岸……

 

我甚至浪漫的设想,当乘着年轻在四十岁之前好好写些故事。即使写了这些年,我始终认为我一直在为写作做预工,真正的福音文学创作还没有开始,我们这一代人估计写不出《悲惨的世界》,至少要向邻居的《沉默》、《深河》努力看齐……



这些年上帝不断地加增我的产业,心中还有为神摆上的梦,人却到了不惑之年,我有情绪的困扰:我想往东,现实却是往西;我想有个独立的书房安心写作,现实确实油盐酱醋,子女留守,环境嘈杂,忠孝难两全中还要去面对有形无形的逼迫,欲言又止的章以诺的声响并不响亮。


 

范学德大哥说:早在2005年,我就在文章中大声疾呼:“牧师和传道人,要上网。教会的差传事工,应当把网络宣教作为一个重要的方面。北美的华人教会中,盼望出现几百个甚至几千个‘网络传教士’,几万个‘网上基督徒’。”


我与范大哥相识六载,同感一灵,早早地听从了来自文字事工网宣的“马其顿的呼声”


从2008年开始算起,无论是美丽的高山,还是风雨的茶杯、冰凉的铁凳,也曾软弱走过停笔的幽谷,但神没有放弃我,再坚持到至今。也曾有过一篇公号文章超十五万的阅读,千人转载,又常有结果子受安慰的反馈、勉励,难道我的写作服侍是不真实,没有价值吗?

 

但我也是血气中软弱的个体,面对现实里的需要,本能的挣扎,在沉默中所生的无助感,我也有时天问,我到底是上帝咬过的苹果,还是哭泣的苹果?

 

神啊!

我不愿成为那哭泣的苹果!


神啊!

我不愿被世界浑身插满香烛!


神啊!

我不愿常常被无用与误用所折磨!



08求神怜悯天下哭泣的苹果



今日世界关注的焦点是马云、李嘉诚、艳照门、非诚勿扰、王林之死,而我整天却与穷人为伍、草根为伍,常常被人耻笑。


但我深知,即使是哭泣的苹果也是苹果,神不轻看;穷人也是人,神不轻看!肉身沉重,人与人都需要分担,需要信任,需要一支关注的笔头,一双正视的眼睛,聆听的耳朵!

 

求神怜悯!

求神怜悯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让苹果树的种子自然发芽而不需要转基因;

让苹果花自然的开放,沐浴自然的阳光而结实;

让苹果自然长到有多大算多大而不需要膨胀剂;

让苹果不再哭泣,像野花一样自然生长。

 

让苹果熟了,

自然熟透落下,

砸在牛顿的头上……

 

初稿写于2013-6-15清晨;

2017年2月11日元宵节凌晨增减首发微信平台



注:“马其顿的呼声”源自《使徒行传》16章9-10节:在夜间有异象现于保罗: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保罗既看见这异象,我们随即想要往马其顿去,以为上帝召我们传福音给那里的人听。


猜您想延伸阅读


章以诺:火车上传福音的人

章以诺:上帝咬过的苹果

章以诺:《伤疤》

原创|范学德:让我们一起挺挺这几个弟兄

不一样的内容

同样的精彩





我手画我眼




我手拍我看


我手写我心


以画养文

天天谈


章以诺的声响

微信号:zhangyinuo2014

                Z13592742869

QQ:69041758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助力“章以诺文艺画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