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穿和服女孩:警察没收了我的衣服鞋袜 说是作案工具

水电大省四川为何缺电?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经济全军覆没 财政入不敷出 世界越来越魔幻!

苏州政府肯定恨死那个警察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章以诺|袁立这样勇敢,会变成下一个陈佩斯吗?(更新)

2017-12-13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诺看人间

袁立,立在神州,行走在尘肺病人中的“天使;《演员的诞生》弄巧成拙,她的坦诚,远比这档节目惊艳千倍;她在这个成熟的互联网年代,绝不会像陈佩斯那样被……前有陈佩斯,后有袁立,活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景!


(中国演员网上截图作者1998时的资料)


我的一点演艺圈的经历

 

我大学时的专业是服装艺术设计。因为从小爱好表演,校园生活满足不了我向往银幕的憧憬,不仅在学校里硬是折腾出一个话剧社来。尽管那时候的综艺节目并没有今天这么多,但也组织社友去电视剧拍摄现场露脸。


大学二年级的一天,刚巧路过学校旁边的市艺校。发现正在面试演员。我赶紧去报名面试,十八般武艺,会的不会的都用上了。终于如愿选上,签约西安电影制片厂内的一家影视公司。


(当年剧中饰演陈小艺饰演的“刘春花”的“弟弟”)


成为艺员后,规规矩矩地报名,参加了为期两年的影视学校表演课程。现在大红大紫的张嘉译先生,那时候名叫张小童,签为60100000号艺员,我是60100010号艺员。这个编号意味着,他是公司签约的第一个艺员,我是第十个艺员。


张嘉译先生是西安人,印象里他说过他家里兄弟姐妹很多,他好像是老八吧。和我们老总是发小的兄弟伙(老同学)。那时候,他常往返京秦之间,我的确在公司见过他好几回。打打招呼而已,我这嘴不够甜,没有自信去跟他多交流。


现在成名了的简川訸导演(谍战片《蝴蝶行动》等),那时候还没有独立拍过戏,在好几个剧组担任副导演。有演出的机会会照顾我。认识他是因为他母亲是四川人的缘故,聊巴蜀的经历很投缘。那几年,我们常见面切磋表演和组织模特拍照,上了好几期《女友》杂志封面,当然最多的是《医学美学美容》杂志。(资料不在身边,只能凭记忆写下一点点)


(1999年12月13日 北京 33 46115 33 15262 0 0 4186 0 0:00:11 0:00:03 0:00:08 4185第一次去这里) 


1999年12月12日,也就是18年前的双十二纪念日,北京下着雪。清晨,我乘了20来个小时的火车,走出北京西站。北京!我来了!想起扈强老师(西安人,北影老师)酒桌上谈起过,他和学生赵薇等演的电视剧《姐姐妹妹闯北京》,描写外地人的喜怒哀乐,很多和18年后的今天很像。真是穿越,日光底下无心新事。


(1995年的电视剧《姐姐妹妹闯北京》,小燕子很萌吧!现在的赵薇还是那个赵薇吗?)


当然我是快乐的。我和扈强老师是在《别让我撞上你》剧组认识的,他是男一号,我只是剧组的小美工。虽然有些交情,我最怕打搅别人。关键是北京不认识谁,学生时代嘛,嘿嘿,他曾说过:“来北京记得找我!”。我就鼓起勇气,给扈强老师打了电话。真不巧,他不在京,在外地拍戏呢。我待不了两天,见不上了。


(电影频道《别让我撞上你》)


只能拿着地图乘坐公交车(不会赶地铁)。尽管那时对上帝是模模糊糊地儿时印象,对基督教更是摸不着门道。但我不自觉地心里默默祈祷:“上帝啊,我第一站去哪里呢?”

 

我这样朴素地意念,竟然发现站牌上有一趟能到三里屯的车,就很开心的等它来了,就坐上去。雪地里的三里屯白天很安静,也没有什么酒吧是必须去看看的。路上能看到很多外国人,(后来才知道这里靠近使馆区)。不知不觉地走到三环路上,沿着水牌向南找工作。

 

看见一处写字楼上有《时装》杂志社。很开心啊,经常看这本杂志。还投过稿(虽然没有回音)。于是,上去前台自荐。接待我的老编辑阿姨挺热心,她认真的看了我的自荐书和报纸杂志上发表过的设计作品,说我有一定的文字功底,艺术感觉不错,毕业后可以来试试,不过没有编制。


临走,她又叫我回来。她真的是很体贴外地人进北京的心酸。她说,我给你打个电话看看,到我朋友那里去试试,看能不能弄到一个编制。

 

她给我说了怎么去,约在一个小时后,完全可以步行。那是我第一次踩着雪走这么长的路。西安的雪薄薄的,四年才遇见过一次,我老家的更薄,雪停了就马上化了。那种雪地上咕咕地响声,很好听,就像召唤巴尔扎克往巴黎的声音。


 

北京!北京!我梦想着,终于来了,感谢上帝啊!第一天就遇见贵人(天使)。现在我要去国贸附近的中服大厦,到中国服装集团找那个副总。他很给老编辑面子,亲自面试了我,聊了一个小时。虽然聊得愉快,也给我支招如何在北京发展,千万别被逮到昌平区筛沙子(那些年没有暂住证的得靠这样挣钱,买票送回去。末了,说好来上班(打工欢迎,想带模特队到时就介绍我去新丝路,不过若是想毕业分配来,确实他都弄不到进京指标给我。

 

走出圆锥形的中服大厦,寒风里又有几分失落。上帝啊!我这算是找到工作还是没有找到啊?

 

中午在呼家楼附近的一家小店里吃包子。传呼响了。西安电话号码,赶紧去回。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的老师找我。他说你不要找工作了,学校叫我问你有没有愿意留校的意愿……老师当然是劝我留校好啊,还可以边读研究生,这个名额很难得,有博士生海归竞争呢,人家院长看好你,快些回来吧。


 (作者到北京购买的第一套书)


人的心情啊!捉摸不透的时运左右。好像过山车一样,一会前途渺茫,一会又踌躇满志。下午就不用找工作的轻松起来。我直奔西土城路上的北京电影学院。


到了门口,我这学生模样,门卫也没问我。进去转悠转悠,好羡慕啊!遗憾的是没有看到银幕上的演员,打听黄磊老师也不在。(之前扈强老师说黄磊跟他一个办公室,可以去找黄磊老师)只好截住一个同学,找到了学校的书店。


出门不容易啊,何况来了北京。不能白来,舍痛买了体验派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一套布面精装文集。爱不释手啊,回西安就抱着看了一遍。我敢说,那时比正规的影视院校的学生还渴慕阅读。从北京到广州到佛山到成都……大部分的书籍和我一起漂泊四方。这套文集还在,放在书架上。偶尔会翻一翻,像周星驰电影《喜剧之王》里那样,我怀念那段青春寻梦的时光。


 

当年我演过一些小角色。更多的时间也混在剧组打杂。做过美工助理、摄影助理。农村老家的人眼尖,有个村里的老表嫂,在电影频道播出的节目后面一长串的工作人员名单里竟然发现了我。过年回去,好多人恭喜我,都认为我有出息了。还有老人托孤给我,把我这小心脏吓得啊……


其实,很惭愧的,我不过是徘徊在影视圈的边缘地带而已。在去参选角色的时候,也遭遇过一些行业内的秘密的困惑……(小人物的经历,这次先不写)


 (作者学生时代的获奖作品《浪漫风暴》 1998年底,模特是同校学妹,左二景露,注1


章以诺:《那些春梦了无痕的忏悔》(发人深思的兄弟情)

 

毕业时留校,陕西的这家影视公司又给我下聘书,聘为形象设计师。看起来,我会在专业与影视上都会有机会,施展拳脚。老家有句谚语:“欢喜打破碗”,我正是在这样的时候,瞬间戏剧性的又过山车……


最终,留校的那一刻,自己砸了锅,感情上也遭遇挫折。第二故乡西安,从此成了伤心地,我到了北京。


章以诺:有一种心酸不曾说出口(三个爱情故事交织)


(作者在西安钟楼 1999年冬 


当时西安朋友介绍的北京导演邀请我先去他的剧组做服装设计,寻找机遇再好好做演员。我周末抽空到北影厂附近转了转。那么多的小公司,那么多的小演员。前几年太累了,现在刚参加工作,收入还不如我读书的时候多。北京租房又贵,生存压力很大,我就先放弃了……

 

这是我性格的缺点,还是上帝的旨意呢?我总以为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回来。实际上,人生梦想也好,爱情也好,一旦错过,就像铁轨扳道的一刹那,错过就错过……


 (作者2001年 在北京公司工作中 曹达慧摄影)

 

我对演戏的一点即兴看法

 

俗话说:“台上的是疯子,台下的是傻子。”这某种程度解释了演员与观众的一定关系。一个演员,适不适合演出一个角色,是剧本的需要,由剧组与导演来决定。即使演技高,不一定能胜任角色的需要。而演出后,银幕形象投射在观众的心里,观众看到的其实是自己。


这好比写一篇文章,写出来了,谁爱读,谁不爱读,作者能强迫吗?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或者介于二者之间,一千个观众又一千个哈姆雷特。因此,演戏嘛!就是演戏!干嘛要同样是演员的所谓“导师”来评判你呢?


 

如今,袁立姐妹迫于无奈的讨薪,讨回税后的80万元全部捐给慈善用途,这在中国演员中是极少的。但节目播出中,被剪刀手照着领导的意思给神经病式的剪接、甚至嫁接……落在谁身上都是生气!袁立姐妹爆出来一些内幕回应。一时间,比这档综艺节目本身更火。让观众们看到舞台光鲜背后,见不得光的屈辱。


早知道有现在,真就不该去啊。我想,袁立姐妹当然是清楚的。想想几个月前,她遭遇过什么危险?现在终于有媒体请她去做节目,这又是有利于为尘肺病的公益事工开展。这才面临这样的试探局面!


(本号4月18和19日写袁立的原创文章)

爱吃火锅的袁立,你正面临什么? 

看袁立关爱尘肺病人的故事,就想力挺她,在加速时代来临时,心意更新而变化


她去了,播出来,发现被套路。在我的朋友圈里挺她的人很多。但在这神奇的土地上,一个人挑战有背景的卫视,无疑是唐吉坷德式的悲壮,前有(1999年)陈佩斯那样的全面封杀,现在的袁立姐妹能站立得稳吗?(无论是陈佩斯先生还是袁立姐妹,网上都有太多描述,自己搜索吧,这里写多了,都无法发不出去,昨天我就面对过这样的尴尬,小小声响承载不起啊)


(2017年12月11日后台显示,后来删掉一些就发出来了)


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w05171ft8si&width=500&height=375&auto=0


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f0564ai9x5s&width=500&height=375&auto=0


在中国,陈佩斯的光头本身就是平民的标志。被封杀18年后,陈佩斯反而获得自在。乐观的他承包万亩荒山,自耕田,建成了风景如画的燕北“桃花源”。

 

后来,民间呼唤陈佩斯的呼声很高。陈佩斯天生都是喜剧之王。他依旧凭借锃光瓦亮的光头再出山。你做电视拦路,我演话剧酬客,井水不犯河水。


天道酬勤,话剧《托儿》,演出之时动京城。在长安大戏院的首场上座率就高达95%,在北京连演10场后,陈佩斯带着《托儿》开始了全国巡演,空前的成功。支付完所有的开支和薪酬后,陈佩斯的账户又奇迹般地从当初囊中羞涩的35万元,变成了2000万元。这现实的喜剧打了谁的脸?




(不久前,陈佩斯挺袁立的合影)

 

如果袁立姐妹面临陈佩斯当年的情况。我觉得她也不用怕。不要怕,只要信!感谢上帝给中国送来了互联网。自媒体时代,今非昔比,电视台衰落中,自身难保,何来一手能遮天?


《圣经》上说:“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上帝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罗马书8:31)袁立姐妹有最大的后盾:基督信仰,上帝的力量。任何的死阴幽谷都不能拦阻上帝要在她身上的工作,谁能抵挡呢?


对袁立姐妹的劝勉(共勉)

 

2002年12月8日北京飘着雪,比1999年12月12日我初来时稍微小一点。那年夏末,我在迷失的北京,有种万念俱灰的颓废,曾借酒浇愁,也酒后做过自杀的傻事。上帝不叫死成,原来有美意。当我遇见福音使者,是浪子回家的激动。下到水里全浸。


一晃走过十五周年。这十五年里,我面临过很多的机遇,因着信仰的缘故,守着良知的底线,失去了很多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也面临持守信仰带来的逼迫,很多事情,超过了我对这个世界恶的想象。活到现在,当跑的路还没有跑完。野在江湖,坦然面对自己肉身的沉重,接纳自己的不完全,甚至多方面的生命残缺。


 (2002年12月8日 作者的洗礼,施洗牧者汤芒博士)

 

章以诺:二十五年前和两年前的今天我独自面对过什么?


上帝之光光照在我这样的小人物身上。一晃从写QQ空间日志到博客微博,再到如今的公众号,我自由写作之恒心,竟然写了十年。


我虽然不优秀,但上帝记念我的摆上,奇异恩典环绕着我。危险中我向上帝祈求,总是转危为安,有需要向上帝开口,有时候仅仅是一个意念,上帝就成就了。


认识上帝,智慧的开端。对生命的意义思考更多更多。我想,上帝的托付在每个人身上是日渐显明的。每个人是走着走着像亚伯拉罕一样进入自己的角色。我想,一支笔要忠于呼召的初心,听心灵里面的感动写作,才能毫无羁绊的“我手写我心”。


写作如此,演戏如此,作事工也是如此。在天地间,与神同行;我思我在,我在我思;我想写,我能写;我想做,事必成。因为这一切,不是出于激动,而是出于感动。


文章确实无第二,不用谁来排第一。演戏的行当也是这样,我的老师常常说:“从来没有微不足道的的角色,也就没有微不足道的演员。每个人都是造物主的杰作。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


最后,像《圣经里说的那样:“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林前4:9)人生如戏,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舞台中央。观众是世人和天使,还有比我们更了解我们的上帝。当然,祂是观众,更是总导演。

 

今天(12号),有基督徒写作者开口发声挺袁立。比如:海外有范学德弟兄撰文:太邪恶了!袁立被剪辑成“神经病,”《演员的诞生节目组够狠》,结尾处这样写道:“据说,有上亿人看《演员的诞生》这个节目,浙江卫视,演员的诞生栏目组,你们敢放出完整的录像吗?你们不会也来一个什么录像的盘子、碟子或者机子坏了吧?”

 

海内有“伊甸书童”公众号,张国庆弟兄撰文:《致袁立:我们演给天使看的戏》末尾处这样写道:“作为袁立的主内肢体,无论社会有多么惋惜的声音,我都要为袁立这次被‘演员的诞生’节目组淘汰向上帝感恩,一位明星在舞台上的复活,远不及她像盐浸进水里,像光发在暗夜那般显出永恒生命的意义。事实上,我们与袁立,正在合演一台戏,一台给众人看,给天使看,更是给上帝看的中国福音剧!”(注2)

 

我信圣徒相通,这正是从神而来的印证。全天下的肢体都该彼此守望,不仅是为袁立姐妹,更多的争战中,我们要彼此相爱:“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以弗所书6:13)阿们!(注3)


章以诺初稿写于2017年12月12日下午回忆进京18年那时,兼挺袁立姐妹!发出去后,发现错处较多,特半夜更新重发。(原来链接保留,也算见证文字的过程)


注:


1、芭莎能量总裁景璐:章子怡36岁生日晚宴,由芭莎能量同汪峰一起策划并执行了一场浪漫的求婚。而芭莎能量的幕后掌门人是谁呢?她是时尚女王苏芒的左膀右臂、“时尚圈最神秘的幕后推手”景璐。


2、关于范学德弟兄、张国庆的原文,本号12号有同时发出,这也是一种守望发声。

 

3、争战中的基督徒常常默想得力的经文《以弗所书》6:10-20节: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两“争战”原文都作“摔跤”)。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 神的道。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我为这福音的奥秘作了带锁链的使者),并使我照着当尽的本分放胆讲论。



【章以诺原创自荐】


【永远的记念】九岁中学生韩露安息主怀一周年

火车上传福音的人(奇妙的恩典之旅)

藏獒黑蛋的故事(章以诺名字的由来)

《校花》(酝酿十年才写出的故事)

《声响》《回乡》总序


【章以诺原创精选集锦】

(直接点下面蓝色“关键字”看链接)


川普的果敢| 回家马云|  北京忏悔枪案范学德四十岁 李思琳警惕苗胞妈妈 写作伤害|  512黄国伦哭泣|  初恋圣经团契凉灯接生|《中信》神算|  尴尬希望小学奚秀兰婚姻我手心我心书屋《彩鹊》伤疤赶鬼兄弟伙杨腓力殉道者《矛尾》胆小鬼立界洛克菲勒泪奔袁立《向死而生》陶然士信仰抉择《说谎》殉道者王志明牧师……


其它支持章以诺写作的方式——支付宝:13592742869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