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和服的女生,不能被如此对待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钱学森回国真相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五大巨无霸集体撤离美国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写在孙海英主演电影《一个人的课堂》上演之际

2018-01-14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孙海英主演《一个人的课堂》即将上映

 

《一个人的课堂》于2013年3月5日开机。据悉,该电影是国内第一部倡导全民互动公益,呼吁全社会关爱留守儿童、关注乡村教师的爱心之作。电影讲述了一位普通乡村教师宋文化(孙海英饰),在山区小学代课逾20年,艰苦的教学环境没有让他放弃,即便是没有编制的工作,他依旧“乐此不疲”地做着……


 

所在的大重庆,淘票票里显示,只有这么一家影院排了档期。一城知全国,不可能有太多银幕留给《一个人的课堂》,正如三年前悲哀野夫小说改编的电影《1980年代的爱情》档期太少,排挡时间太偏一样,难以有票房。

 


我住在距离这家影院130公里外的小县城,近来家人身体欠安,一老一少住院,怕是真要错过影院观影!遥遥地想对孙海英弟兄说:“对不住了!仅仅以购票支持都做不到,惭愧!”

 


尽管留守儿童的状态令人忧心,这两天留守儿童冰花男孩那么的火,引起一时的慈善热,但真有多少能到他手里呢???存疑!!!他到底最需要的是什么呢?有人在意他灵魂的需要吗???

 


不能进影院看的电影与冰花男孩的现实,病床边为人父亲的我,躺在两公里外另外一家医院病床上的孩子他爷爷。1600公里外与我的妻子分居两地,春运来临,我一张火车票都抢不到,更别提朋友圈里那些在约驱车春节游的亲友同窗。妻子为何在远方?只因那里有一份基督徒企业的工作,而若回到我的家乡,我无法给她提供一个能同样薪水的环境,更不要说创业。我的岳父岳母在1980年代“超生”了我的妻子,从而岳父失去工作,颠沛流离到老,69岁了,陷在一场官司里,月底开庭,我这女婿关键时刻掉链子……我的处境,我的思绪,令我头昏目弦,我举目望天的时候,唯有祷告交托在上帝的手里,心灵才有片刻的宁静。



所幸,我并不孤单,我虽卑微如草芥,在上帝的眼中看为至宝,我与我的同路人大多数素未谋面,但我们圣灵相通、共同朝圣。我所得到的恩惠慈爱,我竟然不能回报以万一,我的上帝啊!谢谢祢!当基督徒被人轻看的时候,我却说:“基督徒,真有福!”


 

《一个人的课堂》上演之际,我想谈谈我对留守儿童最直观的几点认识:

 

1、青少年时期羡慕留守儿童

 

小学时没有留守儿童的概念。上了初中,班上有几个留守儿童却是班级里最吃香的,因为他们有零用钱而不受监管。那个时候,父母到外地打工,总比留在农村守着人均六分地的薄田的敢闯。而寒暑假,父母回来对孩子的补偿性的宠爱,吃穿用都比我这样父母没出去的大方。那时的留守同学中有两个例子。一个脑子特别聪明,但父母不在身边,生活起居无人看管,高中时,患病成癌,医治无效去世。另外一个,父母在昆明从建筑业最底层干起,抓住机遇,逐渐成为包工头,待到同学成年后投奔父母,继续创业,几年下来,富甲一方。有一次,同学们喊我爱家乡的溪水边宵夜,闲聊中他谈起,没有埋怨当年的留守状态,感谢父母为他现在创业付出了艰辛,没有父母的吃苦耐劳,就不会有他的今天。


(老家的白鹅 章以诺摄影)


2、高中同学的故事

 

前年,我到一个城市,我的老同学热情的招呼我。他创业成功,产品销售世界各地。但读书时,他的父母在浙江打工。他说:“那时候我很羡慕你们城里的娃儿,好耍,但我不能片刻的放松。”他是班上的学霸,周末要回乡下帮爷爷奶奶干农活,仅仅为了不辜负父母打工供他的辛劳。留守给了他穷则思变的动力,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大型企业掌握了客户资源后,毅然创业,他成功了,父母进城,他的孩子在当地最好的学校读书,他谈起他在闹市里的一个车位价值百万。


(公交站下的对话 章以诺摄影)

 

3、90后苗族龙海洋兄弟回乡令我感动

 

夏天,于纲兄弟邀请我上凉灯苗寨。认识了当地的90后苗族陶艺师龙海洋兄弟,他的父亲是当地的民办老师,类似于孙海英弟兄电影《一个人的课堂》扮演的没有编制的老师,数十载。希望小学里龙老师,一个人是校长,一个人是教师,教所有的课程。积劳成疾,于2017年夏天病逝。

 

海洋兄弟那时在省会长沙艺术圈里正待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风生水起。奔丧之余,留在寨子里跟留守的孩子接触越多更能理解父亲的执拗,总想着为留守儿童做些什么实事?他决定接过父亲的教鞭,留下来。我那时写了一篇:


开学季,凉灯苗寨,有一所希望小学在哭泣


(龙老师与师母 海洋提供)


虽然人微言轻,破败的学校没能希望的那样复课,不过有好消息传来。当地镇上,接纳了海洋兄弟的爱乡土之心,让他留在校园,当起凉灯孩子的生活老师。我得知这样的消息,热泪盈眶。那滋养沈从文先生的苗疆有爱,接纳游子的担当,看《一个人的课堂》的预告片,我的脑海里尽是海洋父亲的形象。遥遥地献上我对凉灯的祝福,有机会再上凉灯来看我的苗语老师。

 

夏夜,在凉灯浩瀚的星空下,透过帐篷的天窗,我在想当代的伯格理在哪里呢?当年的伯格理能走出去,一来是自己的心志,二来是差会的支持,三来是清末民初社会环境,尽管有土匪、军阀、地头蛇、民粹之险,但一旦扎根,就接纳被爱戴。21世纪了,虽然处在网络时代,但有一种感触是脚下的土地,不仅未能进一步开放拥抱,反而在筑墙封闭。有伯格理之心的人,迈出去,不仅得不到支持,虽不至于杀头,常常要冒着身陷囹圄的危险,传统价值碎了一地之后,从Z F到民间,从教会到信徒,似乎再难产生伯格理这样的人物。


(凉灯的留守儿童 章以诺摄影)


凉灯苗寨:留守的孩子们啊,叫花鸡好吃,采荷叶却是……

凉灯凉夜:稻花香里的一闪念,我吃上蒙太奇的新米饭 

苗寨夏夜:我被眼前的一幕震撼……

在遥远地苗疆凉灯,感受平静的生活


4、留守儿童的家长带回了福音

 

当然,我的初高中留守儿童的故事,毕竟是留守儿童长大成功的少数。更多的留守儿童需要被关怀,而打工的父母,包括我太太在内,现在在外面打工也不好挣钱了。大环境之下,空着钱囊回乡的越来越多。

 

我探访过一个弟兄,他之前在深莞一带打工,有三个孩子作为留守。他收到一张福音单张而寻找教会。寻必寻见,他越发迷上了基督信仰。从起初回乡的传福音,到后来成为宣教士。他聚会的教会支持他,供他念神学,以宣教士身份差遣她回故乡,生活费及孩子读书的费用给他解决了。他历经艰辛,终于建起了教会,成了全职的传道人。当然孩子就不用留守了,在主日学发挥传道人之子女的优势,安慰更多的留守儿童。

 

电影《一个人的课堂》上演之际,在为可能无法走进影院观影的午夜,写下这些杂乱的思绪。我承认自己没有文采,只有生活的流水与祈祷,我在,我手写我心。(2018年1月14日凌晨)


(利玛窦铜像前合影  秋水拍摄)


(我只是想写,喜欢多转发)


小提示:文中及文末广告是腾讯配送,

(内容与本号无关)

但您的每次点击都会给声响带来几毛收益

……

无论如何,只要祂同在,

我都会坚持写下去!


【章以诺原创自荐】


【永远的记念】九岁中学生韩露安息主怀一周年

火车上传福音的人(奇妙的恩典之旅)

藏獒黑蛋的故事(章以诺名字的由来)

《校花》(酝酿十年才写出的故事)

《声响》《回乡》总序


其它支持章以诺写作的方式——支付宝:13592742869


《声响》年报|一个奇异恩典护理之工中运营质量击败了97.69的公众号

2017文章总汇

共同渡过的必须表扬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