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穿和服女孩:警察没收了我的衣服鞋袜 说是作案工具

水电大省四川为何缺电?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经济全军覆没 财政入不敷出 世界越来越魔幻!

苏州政府肯定恨死那个警察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香港富豪沦为阶下囚,会遇见什么?——左伟翔弟兄的重生之旅

2018-01-31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赶高铁回到家,月亮是红色的,遗憾来不及拍的时候,Mike弟兄发了他拍的一张红月亮给我,留言:“送给舟车劳顿的兄长”,真好!也给大家欣赏。


 

半年不见妈妈当然是其乐融融,一起“我家的圣经时光”后,休息的休息,洗漱的洗漱,我还是要发一篇声响(因为坚持每天发是我2018年的梦想之一)。

光影|晚岁梅开,大器晚成;新年所愿,我疯狂吗?


 

这是几年前,有弟兄姐妹邀请去帮忙拍照,遇见左伟翔弟兄在讲的的重生见证。上帝往往藉着一些看似不经意的(偶然)事情,温柔的触摸我们的内心。听着听着才密密麻麻的用文字速速记下左伟翔所讲的见证,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的重生之旅,当然他在台上讲得香港话更加的精彩,翻译的牧师常常误会讲者的意思,笑料百出,真希望能拍成影片啊,期待着……


(结束后合影  右一:左伟翔弟兄)


左伟翔出身建筑业,在香港九十年代初已经赫赫有名,广东话说叫:“赚的盆满钵满”。他说,那时他在香港跑马场养了三匹赛马,常常夺得冠军,后来在澳洲、马来西亚等地也有养马,在香港600万人口中,能够养马的不到千人,而养了数匹的更少……

 

他说,那时他没有信仰,但大把大把的烧钱给财神爷、关公和菩萨,甚至街头小庙他也光顾,众神庇佑之下,可谓一切风生水起。那些年,香港人到了大陆都会养很多“小蜜”,只要他看得上,按照他的话说:“听话的,要什么给什么,不听话的也送一层楼!”

 

那是怎样的纸醉金迷,那是怎样的豪奢炫丽,一般人都只能在电影里略知一二。他说,他在1995年已经有了保时捷跑车,有一次在路上遇见一辆更高版本的保时捷就拦下车主,当场卖下来……

 

金钱、美人、名车、别墅、社会地位这些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他在那些年都一一拥有,但这些都没有给到他自由,反而令他越来越不自由。

 

追求最大的盈利是许多人暴富的秘诀,他也不例外的沾染了洗黑钱的事情,但很快东窗事发,2006年7月23如的香港《文汇报》头版头条就是他的坏消息……香港《文汇报》建築經理索賄3000萬 獄中申請破產(原文):【本報訊】建築公司前項目經理左偉翔(42歲),串同前九龍倉集團首席經理黃國宏,藉詞協助承建商投得九倉旗下擎天半島等工程,索賄3千萬元,去年1月在高院被裁定罪成入獄6年,翌月即遭九倉入稟追討955萬元賠償;正在石壁監獄服刑的左偉翔日前入稟高院,申請破產。去年被裁定罪成入獄6年,廉署早前展開「白狼」行動,拘捕九倉集團首席經理黃國宏及W.L.Ltd董事左偉翔,索取及收受3千萬元賄款。案情指,98年1月至02年12月期間,黃國宏負責處理承建商就競投建築工程所呈交的標書,透過左偉翔接觸承建商而索款。最後,黃、左兩人分別被判入獄7年及6年,另外法官頒令二人各將收取270多萬元及955萬元賄款歸還予九倉集團。

 

其实,两年前他都被廉政公署请去“喝茶”了。他说,香港一般的非预谋杀人,才判决2-3年,但他就是经济犯罪却判了6年,他很不服,虽然坐牢还是继续上诉。而当他的妈妈来探监时他交代母亲必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砸掉一切的神台与神像,甚至祖宗牌位都要砸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一切的神灵、祖宗都不能保佑他。他所经手黑钱所得的利润,不是也供奉给了诸神吗?那么他们的生命相连,现在他身陷牢狱,神仙不救出他就是他们的不讲“义气”……

 

跟基督徒接触只为吹冷气

 

牢狱生活是枯燥的,更何况之前“风光”过的人。他在监狱里无所事事,浑浑噩噩,真不知道怎样打发时间。这时,有一监狱事工的团契邀请他去聚会,监狱里只有小教堂才有冷气机(空调),他就因能够吹几小时空调,还有水果吃的缘故开始了他与基督信仰的初步接触。“牢中关三年,母猪赛貂蝉”,男性监牢里没有女性,而能够进入监仓的义工女子就成为了“宝贝”(他龌龊的想法是可以和这些女孩拉手祷告),给他很大的“安慰”。


 

有一次,牢里请来了很漂亮的美女歌手,唱那首《恩典太美丽》,那个女歌手只盯着他说:“我知道你想信耶稣,站起来吧!”,他就是不站起来,觉得很没面子。他旁边有个虎背熊腰的“大只佬”,他小声跟他说:“要是待会我想站起来,你就拉我坐下来!”那个大只佬说:“我都想站起来了!”这样坚持了15分钟,纵然感动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他还是没有站起来,因为他实在是莫名其妙的跟神赌气……

 

上帝听祷告是“巧合”

 

后来,他还是去参加了基督徒在监牢里开设的团契,甚至去上“初信课程”,不是因为信了耶稣,而是为了和组长辩论。他深深的记得,有一次,他对组长说:“现在我申请上诉那么久了,怎么不见耶稣帮助我,祷告耶稣也不回答,就像手机没有电一样,我该怎么做呢?”组长说:“继续祷告,凡事有神的美意!”然后,整个小组为我的事情代祷,当大家说:“阿们”

 

监牢的房门打开,一个狱警进来,叫了他的监狱号码,宣布:“你的上诉被批准了!”这个时候,他还没有高兴,监狱里的基督徒倒是个个高喊“哈利路亚”(注:‘哈利路亚’是希伯来话:‘当赞美上帝,神是值得称颂’的意思)。他当时觉得基督徒真是有点“痴线”(神经病),我上诉成功,竟然开心过我。这次上帝听祷告不过是“巧合”吧……

 

遇鬼事件

 

上诉成功后,他被转移了牢房,跟一个不大爱说话的人关在一起,每天晚上,他面墙而眠,他面对东墙,另外一个面向西墙。一到深夜总有人来拍他的肩膀,他说:“搞咩野?”(做什么啊)他一回头,狱友正在打呼噜睡觉,他觉得很惊奇,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幻觉,但不像啊……


他很害怕,急难中跟耶稣说:“耶稣,你叫他走开!”天天如此,将近一个月的光景,他特别慎重的对耶稣说:“耶稣,求你你叫他莫玩了,我要休息啊!”之后再无鬼来摸肩膀的事情发生。他惊奇耶稣的能力,但仍然认为这是“巧合”……

 

像基督徒一样关心人

 

他又被转移了牢房,跟一个毒贩同仓(房间),那是一个吸毒被抓了三十次的人,那人每次出去带一点毒品过海关,侥幸卖了之后,赚钱买毒品自己吸,每天大约需要200-300元港币,这样20年里都坐了30次牢,吸掉了300万元财富……

 

那人那天在床上低声的哎哼。他就过去问他,你怎么了?那人说:“我肚子饿啊!”原来那人毒瘾发作过后,感觉到饿了,但是监狱的饭菜没有胃口,很像吃一些有味道的食物。

 

左伟翔就说:“你想不想吃维他奶和苏打饼嘛,我去买!”他点点头,他就起床自己花钱去监狱商店帮他买来维他奶和苏打饼亲手喂给他吃,这是他以前没有的行为。

 

左伟翔一边喂,一边劝他,极像一位真正的基督徒,他说:“你赚了那么多的钱都吸毒抽掉了,也没给妻儿留点啥,最宝贵的几十年都在牢里辗转,值得吗?”

 

那人沉思状,不回答。左伟翔继续说:“我劝你啊,返回教会吧!牧师会帮你的,他会介绍工作给你,没有地方住他也会给你解决……”那人也没有回答,大家就睡了。

 

在他们就要分开的那个晚上,左伟翔正在冲凉,那个人却闯了进来。他连忙喝止他:“你要干什么!想占便宜啊!”那人说:“我想找你聊天,等不及了!”

 

左伟翔推他出去,然后匆匆的洗好出来,面目狰狞地说:“什么事,这么着急!”那人说:“请你为我祷告!”

 

左伟翔一下子傻眼了,神啊!我自己都不会祷告,怎么帮助别人祷告。凭借他聪明的脑袋,他想起见过的祷告和以前上香的话语,就糅合起来,加进去耶稣的名字。当他说到:“耶稣啊,求你给他出狱后给他和他的家人的住处,给他预备工作!”那人就就开始哭泣,一会儿就哇哇大哭起来。一面认罪,一面痛苦的那种,然后两个大男人都抱头痛哭起来……

 

狱警来了,呵斥他们:“你们两个搞什么东东不睡觉!”狱警其实是担心他们回自杀,接着说:“你们要死,不要死在我的仓里,转了监狱再死不迟……要哭就当着我的面哭,哭好了就睡觉!”

 

左伟翔当时也搞不懂怎么自己会受狱友的感染,自己还没有完全相信上帝怎么会变成如此专业的基督徒去安慰别人。现在知道那叫圣灵的感动,但当时仍然以为是“巧合”……

 

耶稣你不出声代表你认可

 

后来,左伟翔又跟狱警闹气了矛盾,忍无可忍打算投诉狱警,资料都填好了。他觉得要问一下耶稣。他对耶稣说:“耶稣啊,耶稣,我现在要投诉狱警,想问一下你,如果30秒后你不回答代表你默许我去起诉!”他给耶稣30秒,静默思想,30秒之内,耶稣怎么能回答他呢?

突然传来声音:“阿左!”

 

他睁开眼,原来是牧师来到他的窗口前。他连忙问牧师,你怎么来了?牧师说,他原本不是来看他,但他在狱警那里翻开花名册,正好看到他的资料,想到很久没有见他了才顺便来看看他……

 

这么巧?不会吧!一定是上帝派遣牧师来阻止他上诉的……他决定饶恕狱警,真心悔改。没想到很难减刑的香港监狱,他少坐了半年就出来了……

 

左伟翔重生后

 

左伟翔在狱中悔改信主,过上了凡事敬畏上帝的生活。出狱后,一心追求圣洁生活而远离诸多试探的地产界。他随着兄长到了大陆,在顺德做家具生意。但兄弟间的理念不和,他不得不退出,找了些资金开始做饮食生意,开了几家不大不小的饭店,其中有一间在香港机场候机厅里面。

 

他很感恩,凌晨可以在餐厅开布道会,带了很多游客信主。但一面是游客信主的增多,一面是日渐难以维持的生意。他很为难,不得不面对,只好结业了。

 

当时那间店铺已经欠下200万元的债务,按照合同,他还要赔给物业商(香港一家大型上市公司旗下企业)18个月的租金(每月10万),要赔180万元。他对耶稣说:“耶稣啊,我已经很惨了,现在还要赔180万,我到哪里找这笔钱!求你帮助我!”他主动跟物业坦诚交涉,物业居然没有难为他,180万免了……这在商业社会就是个天方夜谭的奇迹,居然发生在左伟翔的身上。

 

他至今都没有还完那200万元的债务,但是他每月都能还款一部分,很开心的还款,他说:“感谢神,给他还款的能力!”

 

左伟翔的其他见证

 

左伟翔还有其他的餐厅在经营,他的脾气也在被上帝改变。香港最低的工资是时薪28元,因此他也请了一些30多元时薪的洗碗工,那些来自社会最底层的人,有些素质不高,他看不顺眼就要去说,这一说,人家就不洗东家洗西家,他找不到洗碗工就要自己上阵,一下子要洗几千个碗。这样他的嘴巴就不敢动不动就发火批评人,看到人做不好也是小声的温柔建议……

 

现在,他听了牧师的建议又回到了建筑业里面,他不再是从前那个贪得无厌的左伟翔,他是重生的基督徒左伟翔,他吸取教训不受贿赂。端午节前,客户送给他很大的信封(里面塞满了钱)他拒绝了,中秋节前,那客户又来,他不在场。他就留了纸条给他,在他的电脑下面放了一张卡,留下了密码,叫他过节了拿去买些东西……

 

他其实很想去银行查查到底有多少钱,人不变怀是因为代价不够大。一万两万可能不要,那十万呢?一百万呢?一个亿呢?当好男人遇见试探该怎么办?

他打电话给牧师,牧师说你不要去查询多少钱了,拿剪刀剪了这张卡,对于客户的项目该怎样审查还怎样审查,像个基督门徒的样子……

 

左伟翔做到了,他用剪刀剪了那张卡,同过去的左伟翔已经判若两人。他虽然没有过去那么多的财富,但他活得很开心,他很喜乐,他说他现在真自由啊……

 

左伟翔经历了他奇幻戏剧式的重生之旅。伴随他价值观的颠覆,信仰的重建,使他恢复了自信和活力,他走出了经济犯罪的阴影,正用从他信仰的主耶稣那里得着的能力,在布道会、在生活中、在生意场上见证耶稣基督的大能……


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w0166p7udev&width=500&height=375&auto=0

推荐阅读

《声响》《回乡》总序


已有7369位朋友关注在乎,你在吗?以文约友!

我只是想写

请以赏读转发同工


【温馨小提示

(彼此相顾兼恤软弱)

偶尔文中及文末之广告是腾讯配送,

(内容与本号无关)

但您的每次点击

都会给声响带来几毛收益

……


无论如何

惟因祂同在

我会坚持写下去

笔耕文祷,原创不易

他号转发,请署全名

切勿删增,断章取义




其它支持章以诺写作的方式——支付宝:13592742869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