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在那个屋子里待了一百多天

北京4名社区干部商讨“驭民之策”:“他的软肋是儿子”

新疆大火烧了2小时多!疫情消防通道被焊死 造成十人死亡 哀默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十问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原创/我在北京胡同里遇见“耶稣”

2016-03-21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我在北京胡同里遇见“耶稣”


2002128日北京的天空漂着小雪,上午十一点许,由我在《汤博士蒙召记》《汤博士赶鬼记》讲述的那个汤博士,他为我们十几个弟兄姊妹施洗。

 

从此正式宣告我的基督徒身份,踏上了奇妙的信仰之旅,生活中常常蒙恩,述说不完的见证。热心的微友留言催我多写见证,外面下着大雨的夜晚,我决心起床,继续述说神在我身上的大作为。

那时我在北京一家中法合作时尚企业从事服装设计师工作,偶尔也负责公司店铺的店面陈列指导。洗礼后才几天,公司决定派我到大连出差,布置圣诞节的卖场陈列设计。我在准备的过程中,先到北京的市场中巡视一番,当时公司在国贸、新东方、燕莎、百盛等商场都开有专卖店,偌大的北京城几个店下来都过去了大半天。下午四点许,我摸遍了身上所有的兜,随身携带的挎包都没有找到我的钱包。上帝啊,那里面有近七千的公款,还有我的证件和银行卡啊……

初信耶稣的喜乐立刻不见了。我在王府井后面卖美术用品的老街上,垂头丧气的走着,钱包去了哪里了呢?

 

幸好手机还在,我赶紧给各个专卖店的店长打电话,请求她们帮我找一下,那种等待真的很着急,时间在那一刻何等缓慢。一个个的店长回电话,都说没有找着。

我心里来气了,平时大家同事关系都不错,怎么现在成了见钱眼开的市侩之徒,捡了钱包也不还!可是我想了又想还真不知道到底落在哪家店里。

当我心里正打算用恶毒的言语来骂那捡了不还的人的时候,心里涌现责备自己的声音,低沉而严肃,对我说:“岂不知是你自己弄掉了,还怪别人?”

 

我顿时觉得羞愧,作为基督徒,钱包自己不小心掉了,我不仅不检讨自己还要咒骂别人,多么的不应该啊!掉了钱包,六神无主的样子,难道不该第一时间来到神的面前祷告而是像无头苍蝇那样瞎着急,这是多么不应该啊!

我赶紧在四合院墙角站立,一手扶着墙祷告,当时的祷告词大概是这样的:“主耶稣啊,对不起,我把自己的钱包弄丢了,我还想咒骂别人真是对不起……你知道,我信主不久,洗礼也没有几天,现在我的钱包掉了,说出去多么羞辱你的名啊,那么多的公款,可是我两个多月的工资啊,同事朋友们都会笑话我这个基督徒……求你,帮帮我,帮我找回钱包吧,即便找不回,也求你告诉我掉在了哪里,我也就心安了!祷告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祷告之后,你猜怎么着!上帝的神奇在于祂开了我的眼睛,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的上帝啊!我手里拿着饮料瓶,我一下子记得我今天还买过饮料喝,钱包会掉在小卖部吗?

我赶紧赶往小卖部,那是一家四合院门口改造成的小卖部,当我赶到的时候,当时卖东西的年轻人已经不在那里,店中只有一个白发老者,他一脸的慈祥。

 

我进去之后,不敢直接提及钱包是不是在这里,我先打听那个年轻的人去了哪里?

 

老者说:“你找我儿子啊,他出去遛弯去了。”

 

我先是夸了一下老者的慈容善目,再进一步说明了我的来意,我说:“大爷啊,我手里的这瓶饮料是在您家铺子买的,我当时太着急,我的钱包掉了,不知道有没有掉在您的铺子里,您帮我找找成吗?”

老大爷乐呵呵的笑着说:“年轻人啊,我等了你半天了;你放心,放在我的兜里比银行还安全,我确实捡了个钱包,你叫什么名字啊,把名字写出来,我对对,是你的我即刻还给你!”

“哈利路亚,上帝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经过核实,老大爷确认是我的,他就递给了我,叫我数数有没有少。我说:“不用数了,大爷您这么好的人,这不是骂我吗?”我立即取出两张一百的递给大爷,我说:“大爷,真谢谢您了,这点钱给您买点水果,感谢,感谢!”

老大爷赶紧推辞说:“别,别,别,我要收你钱还不早就全拿走了;要是我儿子捡了他也不会还给你;你一定得数数,小伙子啊,听你口音,像南方人,在北京做事不容易啊,都快过年了,攒着钱回家孝敬父母去吧!”

我见他执意不要我谢他,我就说:“感谢上帝,谢谢我主耶稣基督,我是重庆垫江人,今天遇见‘耶稣’了!”

老大爷一听到我谢谢上帝就很稀奇:“你这么年轻就信基督教了,你是在哪个教会聚会?”

我说:“我是在大屯那里的一间家庭教会聚会,才刚刚洗礼几天,您对基督教那么熟,不会也是基督徒吧?”

老大爷笑着点头:“我也是基督徒啊,我在缸瓦市教堂聚会;不过很软弱,很久没有去了啊!”

我说:“感谢上帝啊,我的钱包掉在了自家人手里,真是有神的美意啊!”

我立即跟他分享了我信主前后的一些见证,老大爷感动得泪花闪闪,他说:“感谢主,兴起你们年轻人啊,以后多为主做工,我今天在这里冷了一个下午等你,真是值了!感谢主!”

我拉着老大爷的手说:“大爷,我们一起来感谢神来做个祷告吧!”

原本不认识的人经历了神的同在,我们在祷告中感谢神,真是太美了,那种失而复得的滋味非言语能传,那种弟兄相爱的真诚非外人能明了。

我说感谢主,是因为找回了钱包;老大爷说感谢主,是听到我的见证,他得了复兴。临走前,他说礼拜天他一定要去做礼拜,要讲这个一个丢失的钱包引来的弟兄见面的故事。


一晃都过去十四年了,我经历了许多明显的神同在的事情,那天不仅找回了钱包,更是遇见在北京的“耶稣”,坚固了信心。我想,那位老弟兄和我一样在人群中常讲这个故事并见证耶稣基督的救恩福音吧!他那蒙神眷顾的白发苍苍满有荣耀的冠辉!



插图来自朱春林油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