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李迅雷:中产在塌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10月1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美国股市水深火热,环球时报你瞎吗?

裱糊匠不容易 裱糊匠不容易 今天

导读: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环球时报的弄虚作假、移花接木,然而我还是年轻了,没想到它竟会无耻到这种地步。

昨天,“裱糊匠”的好基友被A股砸得晕头转向,一夜没睡好,今天早上还浑浑噩噩。直到在拥挤不堪的地铁中,看到有位奇人摊开的一份报纸,犹如当头再来一棒,彻底砸醒了。

他看到的报纸是这样的:

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环球时报的弄虚作假、移花接木,然而我还是年轻了,没想到它竟会无耻到这种地步。

看到基友发来的这张照片,我瞬间想到那句老黄历般的调侃:中国人民丰衣足食,美帝人民水深火热,这已经成为调侃虚假宣传的经典用语,人人皆知的反话。

昨天的股市,美股两大指数分别下跌3.37%和4.1%,但A股两大指数分别下跌5.22%和6.07%,中国人民水更深火更热,环球时报整个头版都在嘲笑美国股市重挫,考虑到亿万癌股韭菜的感受了吗?你的平衡客观呢?

按照基友提供的线索,我迅速找到这篇神作,学习一篇无底线的新闻稿件是如何自圆其说、自洽说理的。这篇7人署名的大作,除了抨击特朗普的疯狂与无知,就是唱衰美国经济与股市,“尽管美国股市短期内会反弹,甚至再创新高,但这样的暴跌今后仍可能出现,这将是美股牛市终结的先行指标,而美国经济也可能迎来转折点”。

当然,这篇神作还是保留了一丝底线,没有完全无视癌股的存在——3000多字的稿件中,关于A股的唯一表述是“沪指跌穿熔断底的2638点”。只说点位,不提跌幅,机智如屎。

耍机智的还有高大上的CCAV。在昨天下午6点多的新闻直播节目中,央视的画风是这样的:

糊匠登录央视网,寻找了15分钟,竟没找到A股大跌、遭遇“黑色星期四”的报道。服!

让我们看看美国股市到底咋样。2018年开年以来,美国道琼斯指数从24809点,中间创新高到26951点,经过近期的大跌后,10月11号收盘为25052点,比年初上涨9.8%;A股上证指数,从年初的3314点,中间爬到3559点后一路下泄,10月11号收盘为2583点,比年初下跌22%。

对于A股今年以来的表现,已经可以用“股灾”来形容,股民已经从开始的“疼痛”穿透到中间“麻木”,昨天又在大跌中穿透到“居然有了快感”,真是“悲极生乐”。股灾历来是段子的天堂,于是,关于这两天中美股市的同样大跌,有了下面的比喻:

段子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智慧的中国人民又新出了两幅对联:

上联:美股涨,我不涨,我和美股不一样。

下联:美股降,我就降,美股对我有影响。

横批:中国股市

上联:原油降,我不降,我和原油不一样。

下联:原油涨,我就涨,原油对我有影响。

横批:中国石油

10月11日A股大跌收盘后,段子中的中国石油表示高度关注公司股价,将努力提升公司业绩。韭菜们的第一反应是,尼玛,油价不会又要涨吧?买中石油股票被割,现在又要被油价收割?

韭菜们当然有戏谑与吐槽的成分,但经过一次次无奈中的调侃与戏谑,权威与公信正在不断被消解。今年8月2号人民日报头版唱多A股,结果上证当天跌去2%,官媒已沦为反向指标。

公信力是媒体生存的根基,不管媒体姓什么,丧失了公信力,就会陷入自说自话、自娱自乐。环球时报这种“美国股市水深火热”的神操作,正应了那句:领导很忙,百姓很好,外国很乱。这种套路还停留在60多年前的连环画宣传的水平:

1951年出版的连环画

这类弄虚作假的连环画,已成为珍稀物种,供大家围观、瞻仰的笑柄。在网络时代,环球时报却不遗余力地做着笑话的继承人,屡教不改。

60多年过去了,受众的认知水平日新月异,但官媒的思维和水平却止步不前。借用网上一句段子:中国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见识和部分官员(媒)不断下降的管理水准之间的矛盾。

行文至此,裱糊匠想到前几天刷屏的一篇热文——《1978年,中央派团出访西欧,归来汇报至深夜,听者高呼石破天惊》。

文中有这样表述:

西德一个露天煤矿,年产煤5000万吨,只有2000名职工,最大的一台挖掘机,一天就产40万吨。而国内,年产5000万吨煤大约需要16万名工人,相差80倍。法国一个钢铁厂年产钢350万吨,职工7000人;而武汉钢铁公司年产230万吨,有6.7万人。我们与欧洲的差距大体上落后20年。

震惊之下,代表团问我使馆:“长期以来,为什么不把实情报告国内?”

回答是:“不敢讲。”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