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炒股狂赚3.5亿,安徽最年轻副省长亦官亦商覆灭记

裱糊匠不容易 裱糊匠不容易

导读:最年轻副省长亦官亦商,背后是安徽恶劣的政治生态。周春雨在忏悔书中表示,自己既是安徽政治生态的破坏者,也是安徽政治生态的受害者。

安徽省天长市仁和集镇雷庄村,苏皖交界,这里走出的一位农家少年,数次刷新纪录:他是安徽历史上最年轻的副省长,也是安徽落马的最年轻省部级官员。他既想做大官,又想发大财,利用内幕交易炒股获利3.5亿多元。这又是一项创纪录的壮举。

这位屡创纪录的年轻“大老虎”是安徽省原副省长周春雨,升任副省长仅6个月就被中纪委打落马下。周春雨27岁就开始受贿,亦官亦商,其落马故事正是安徽恶劣政治生态的一个注脚。

48岁就官拜省部级的周春雨,1989年7月从安徽大学历史系毕业后进入合肥市委办公厅秘书一处,开始其秘书生涯。在这里,他遇到自己的政治贵人——安徽省委原书记王太华。

1992年3月,江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太华调任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王太华中学老师出身,颇有文人气质。当时谦虚内敛、长相斯文的周春雨进入王太华的视野,并成为王的贴身大秘。

未经证实的一种说法是,最初的大秘人选另有其人,但因为周的岳父是安徽某局局长,周遂成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二号首长”。

三年后,一副娃娃脸的周春雨晋升为副处级秘书,并很快追随首长调任安徽省委办公厅。王太华后来升任安徽省委副书记、省长、省委书记,始终把周春雨带在身边。周的职位虽然在省委办、省府办之间不断切换,但他始终贴身服务大领导,筑牢了仕途快车道。

2000年8月,周春雨结束8年的大秘生涯,调任安徽省财政厅经济建设处处长,并在8个月后升任财政厅副厅长。当地一位时政老炮告诉“裱糊匠”,时任省委书记王太华准备将周放到团省委历练,但周看不上这个“吹吹打打”的接班人部门,最终转岗财神爷部门。

财政厅是安徽市长的“摇篮”,该省多位市长都有在财政厅任职的经历。较为典型的仕途轨迹,是由财政厅副厅长调至地市任副市长、市长,周春雨即是其中一例。

干了4年副厅长,周春雨外放安徽经济重镇马鞍山任副市长,并在一年后转正,成为主政一方的地方大员。2010年12月,他又调任皖北重镇蚌埠市市长,并在两年内升任蚌埠市委书记,时年44岁。放在全国,这都是最年轻的地市委书记之一。

简单总结下,秘书出身的周春雨晋升之路是这样的:27岁副处,29岁正处,33岁副厅,40岁正厅,48岁副部。妥妥的仕途快车道。

从“二号首长”成长为“一号首长”的周春雨,没有了当年的谦和低调,而是展现出更多的强势和专断。在蚌埠人的印象中,主政蚌埠六年的周春雨就干了两件事:修路架桥和“棚改”盖房。面对这两件最能出政绩的工作,周春雨就四个字:强力推动。

蚌埠“棚改”由市委书记周春雨亲任指挥长,市长担任第一副指挥长,各区及市直相关部门主要负责人为成员,推进规格之高可谓史无前例。

周春雨习惯于“书记拿意见、会议走程序”,以“不扯皮、提高效率”为借口,“任性决策、违法决策、大权独揽”。在这种情况下,班子成员大多明哲保身,党委集体领导被架空,民主集中制不见民主,只剩集中。

蚌埠城市建设投资额从2011年的107亿元、2012年的181亿元,到2013年突破200亿元,此后一直高位运行。2014年蚌埠城建投资242亿元,2015年达248亿元,2016年约256亿元。

相对应的,2013年至2016年,蚌埠市财政收入分别为182.8亿元、208.4亿元、228亿元、251.2亿元,都赶不上当年城市建设的支出。

“蚌埠模式”成为渴望政绩的周春雨的施政名片,但超常规的大拆大建也给当地带来房价虚高、安置滞后、贪腐滋生等后遗症。

2017年9月,安徽省委巡视组针对蚌埠的反馈意见指出:周春雨主政期间权力观严重扭曲,价值观严重偏差,政绩观严重畸形,党内政治生态被污染。拆迁安置严重滞后,有28941户未安置,其中超期过渡21661户。

在蚌埠城市改造的过程中,总推手周春雨与分管财政、住房城乡建设的时任副省长陈树隆过从甚密,其二者的夫人也来往颇多。由此,周春雨与陈树隆既是官场上的同僚,更是商场上的伙伴,二人勾肩搭背,同获 “炒股省长”的大名。

陈树隆被称为“金融奇才”,曾在1995年“327国债事件”表现优异,后创办国元证券。他在主政芜湖期间,不爱见官员,独爱见上市公司老板,“一谈股票就兴奋”,把亦官亦商演绎到极致。


中纪委对陈树隆的落马通报是这样的:

经查,陈树隆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毫无政治信仰,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严重扭曲,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长期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进行经商营利活动,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将商品交换原则带入党内政治生活,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严重破坏政治生态,对抗组织审查,长期搞迷信活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公款吃喝;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违反生活纪律和廉洁纪律,毫无道德底线,大搞权色、钱色交易,收受礼品、礼金,默许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谋取私利;违反工作纪律,违规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及司法活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滥用职权,造成国家财政资金重大损失,涉嫌滥用职权犯罪。

检察机关指控,2009年至2015年,陈树隆作为相关股票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上述股票,累计成交金额共计人民币1.21257411亿元,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1.3746627亿元;泄露内幕信息导致他人买入上述股票,累计成交金额共计人民币3 205.8285万元,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3 031.1731万元。

在这位金融奇才的帮衬下,周春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10月25日的一审中,检察机关指控周春雨作为股票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相关股票,累计买入金额人民币2.7亿余元,非法获利人民币3.5亿余元。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周春雨炒股主要是把钱放到陈树隆那里操作。这两位副省长涉及的内幕交易,极可能都与芜湖的一家上市公司有关。陈树隆在任芜湖市委书记期间,与这家公司关系密切,利用该公司的内幕信息获利,并把这些信息“无私”分享给了周春雨。

除了炒股上秒杀亿万“韭菜”,周春雨还把手下干部当作自己投资经商的干将,精心编制“小圈子”。“选人凭好恶、讲关系,用人看‘背景’、重‘财’干。对领导身边人高看一眼,极力拉拢,为自己广接天线。阿谀奉承、言听计从者成为红人,得以提拔重用。”

蚌埠市纪委原副书记、监委原副主任赵明伟是周春雨厚爱的得力干将之一。其在担任蚌埠市招标局、市公管局“一把手”期间,凡是周春雨关注的招标项目,他都“一路绿灯”,工程质量和招标价格一概不问。

周春雨则对他“时常表扬、年年表彰”,并安排进入纪委系统,最终帮助赵明伟成为监委成立以来首位落马的市级监委领导。

中纪委对周春雨的落马通报是这样的:

经查,周春雨毫无政治信仰和宗旨意识,长期“亦官亦商”,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违规从事投资经营等活动;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和报告个人有关情况;违反生活纪律。在境外存款,隐瞒不报,涉嫌隐瞒境外存款犯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周春雨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毫无党性观念和纪律意识,既想当官、又想发财,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

对比这两位“炒股省长”的通报,很容易发现异曲同工之妙,核心是“既想做大官,又想发大财”。针对这种官商通吃的典型,中纪委在纪录片《巡视利剑》中曾专门警示。

安徽连出两位“炒股省长”,并不奇怪,反映出当地恶劣的政治生态。中纪委机关报8月3日曾刊文指出,亦官亦商、官商勾结,是安徽存在不良政治文化的特征之一。陈树隆等人主政一方时,把政府当作企业来运作,把权力当商品来经营,利欲熏心;在国有企业任职时,把企业当政府运作,“衙门”作风、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特权思想严重。

安徽省委常委班子对此坦承:这些省级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的发生,暴露出安徽政治文化中还掺杂着一些传统文化里腐朽和糟粕的因子。

回到历史的传统。红顶商人的集大成者胡雪岩正是徽商的代表,其成于官,也败于官。历史上,传统徽商曾形成官学商之间的循环,“以学入仕,以仕助商,以商养学”,徽州地区重学、重官,也重商。

陈树隆和周春雨都是安徽本土成长起来的高官,两人的仕途均未离开过安徽。落马后,周春雨在忏悔书中表示,自己既是安徽政治生态的破坏者,也是安徽政治生态的受害者。他建议要净化用人之风,“对那些拉关系、搞攀附、接天线、抱大腿的坚决摒弃”,要加大干部交流力度,形成硬性交流制度。

面对副省长的接连落马,安徽网友曾在贴吧发出“皖人治国,无人治皖?”的感慨。如果不重塑安徽的政治生态,这句话可能将一语成谶。

部分资料来源于:《中国新闻周刊》《环球人物》




变革的大时代,迷雾重重。时局解惑,历史人文,和裱糊匠一起,经历“这个最坏也是最好的时代”。点击文首蓝字,关注“裱糊匠”。欢迎留言转载、转发朋友圈,交流请加微信:zbyd257


防失联,可扫码关注备用号:大国裱糊匠(DGBHJ110)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