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重磅!中国下一步向何处去?郑永年万字长文论改革…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原创|从1965到1998——印尼二次屠华背后政治搏杀【地缘政治98】

2016-05-03 云石 云石 云石

本文为云石原创,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



4月18-19日,针对1965年发生的印尼大规模屠华事件,印尼召开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研讨会。而正是这场研讨会,将这段尘封多年的南洋华人苦难史,重新带回到世人眼前。

 

1965年的印尼军政府之所以大肆屠华,导火索是当时军方与苏加诺总统、以及印尼共产党(以下简称印共)的政治摊牌——即印尼史上著名的“930”政变。在这场政治搏杀中,以苏哈托少将为代表的军方大获全胜,苏加诺总统从此沦为傀儡,而作为苏加诺盟友的印共,则被军方强力清缴,包括党领袖艾地在内的三十万党员被杀,党组织被摧毁,印共从此走向败亡。

 

而在大肆屠杀印共的同时,苏哈托也对在印华人举起了屠刀。据后世估算,大约有二十万印华也惨遭杀害,酿成了南洋华人史上空前的悲剧。

 

苏哈托为什么会大肆屠杀印华?有一种观点,认为是苏哈托宣布中国直接支持印共在1965年针对军方发动的政变。在军政府清除中国影响的过程中,印华惨遭池鱼之殃。

 

但这种观点其实是站不住脚的。

 

首先,虽然基于国际共运的大背景,中国在五六十年代,确实对苏加诺政府和印共提供了大量支持,但要说中国支持印共发动930政变,这未免言过其实。甚至就连对印尼军方提供支持的美国中情局,在事后提供的报告中,也曾说道:“应该认为,没有证据证明中国直接插手了这次印尼政变......”

 

而且,就算当年的中国,与印共和苏加诺政府有密切关系,但这并不代表印华就站在中国政府一边。之所以如此,是基于以下几方面原因:

 

首先,中国对印尼的影响力,主要构建在共产主义这个意识形态的基础上,而并非民族和血缘。所以当时与中国亲密的,主要是印共这个以底层印尼土著为主要拥趸的无产阶级政党,以及苏加诺政府。虽然印尼华人也有一些参加了印共,甚至苏加诺政府,但这种加入也是基于自身政治信仰或者阶级属性,并不代表印华这个族群与印共、苏加诺形成合作。

 

甚至,印华作为一个族群,还曾受到苏加诺乃至印共的打压。苏加诺政府在位时,曾将华侨经济定性为“殖民主义残余”,并于1959年将40万华侨从乡镇驱逐出去,出台法令不允许华人经营县以下的零售商业。而在50年代末印尼军方的排华行动中,印共居然也难得的和军方立场一致,甚至还多次指责印尼陆军力度不够。甚至这种排华浪潮,还引发了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从这一系列举措就可以看出,印华绝非中国政治影响力在印尼的延伸。(否则苏加诺和印共也不敢如此猖狂)

 

其次,印华主流势力与中国政府的立场也有严重冲突。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因为在当时的海外华人群体中,存在着新中国与台湾国民党残余势力关于中华道统的激烈竞争,新中国在海外华人心中的华夏正朔地位尚未完全确立。具体到南洋,新中国毕竟开国未久,影响力有限;而国民党对南洋华人的经营,可是从兴中会时代就已经开始了,可谓源远流长。所以当时的海外华人中,仍然有相当部分群体受国民党蛊惑,对新中国持敌视态度。

 

这是历史方面的原因。而在现实层面,新中国成立后,效法苏联建立了一整套公有制经济体系,私营经济被扼杀,这让许多印华感到不满。毕竟印华主要是从事工商业,并在这过程中积攒了大量的私人财富,他们对这种全盘公有制的做法天然排斥。这种排斥不仅影响了他们对新中国的认同,连带着对与苏共、中共一脉相承的印共,乃至左倾的苏加诺政府,也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基于这种逻辑,虽然不乏印华个体加入印共乃至苏加诺政府,但作为一个族群,尤其是这个族群中占据大量社会资源的主流势力,绝不可能成为当时的中国政府,以及苏加诺、印共的拥趸。所以,苏哈托所谓印华与印共政变有瓜葛的说法,仅仅是一种借口罢了。他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基于自身利益考量。

 

在上一节《地缘政治97:1965印尼屠华背后的政治搏杀》一文中,云石君曾经说过,印尼由13000个岛屿组成,国家地缘结构天然松散;加上印尼土著开化较晚,缺乏对国家和民族的认同感和向心力,因此建国初期的印尼,存在严重的分裂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印尼只有在政治体制上高度中央集权,甚至采取独裁这种极端做法,来强化中央政府的权威,以压制国内的分离主义倾向。

 

但是,任何集权想要实现,都有一个前提——即中央掌权势力,必须在国家资源的掌控方面拥有绝对优势,这样才有足够的实力压制地方,确保国家的统一。

 
 印尼前总统苏哈托


而所谓的国家资源,最直观的当然是军队,但除了军队,还有一个资源必不可少——那就是财富,更直白点说,就是钱。只有中央有钱,地方才有效忠中央的原始驱动力;只有中央有钱,才能供养政府军,保持对地方势力的强力威慑。(所以大家现在明白为什么中国历朝历代的税制改革中,中央都必须要想方设法拿住大头了吧!如果中央拿不到税收大头,那就有极大的可能出现本末倒置,强藩慑主的局面,离政治动乱也就不远了——晚清就是这种格局)

 

但是,印尼的地缘结构四分五裂,而且由于经济落后,又没有土改,所以长期以来,大量的社会资源都握在分布各地的土著地主之手,这不仅影响到了印尼的工业化转型,也限制了中央政府对国家资源的掌控,进而对印尼国家的稳定性构成威胁。

 

面对这种困局,苏加诺政府的手段是扶植印共,借印共之手,一方面可以打土豪分田地,削弱这些传统地主的势力,剥夺它们的资源;另一方面,则可以从苏中这两个外部势力手中获取援助(这个是直接给苏加诺中央政府的),增强中央政府的实力。

 

可现在,苏哈托为首的军方软禁了苏加诺,剿灭了印共,这样一来,土改搞不成了,苏中的援助没有了。这种情况下,苏哈托就得面对一个问题:它拿什么来支撑自己的集权甚至独裁?

 

当然,苏哈托有军队,但军队也要用钱养。如果强行用军队去夺土著地主的利益,那首先必然会引发全国内战;其次,这本身就是自毁长城——毕竟很多军官本身就出自地主阶级,而且地主阶级也是支持苏哈托上位的一大势力。

 

所以,苏哈托不能用武力强行解决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它就必须另寻财源——而这个目标,就是华人。

 

华人在印度是少数族群,而且一直保持自己的民族特征,没有融入印度主流社会。这种少数派身份,决定了华人在政治上是没有地位的。只不过,华人大部分靠工商业维生,积攒了大量财富。有钱无势,苏哈托不拿他们开刀,又还会找谁?

 

这就能解释苏哈托为什么屠华了。通过屠华,一方面可以将财富据为己有,这往私了说,苏哈托自己可以大发其财;而往公了讲,可以让军政府在短期内积累大量社会资源,这笔钱不仅可以用来供养军队,还可以用来收买底层民众,换回因绞杀印共,而丧失掉的民心。

 

此外,屠华还有一个作用,就是确立苏哈托军政府的政治合法性。印尼贫富差距极大,大量土著底层对富有的华人工商业者有着天然的仇富情绪,而这种仇富情绪,又因为印华与印尼土著的族群和宗教差异,而带上了明显的种族对立色彩。通过屠华,不仅可以捞钱,还可以煽动印尼的民族主义情结,这样一来,印尼社会一直十分严重的阶级矛盾,就可以在相当程度上被淡化掉。

 

基于上述考虑,苏哈托在绞杀印共后,顺带着对印华举起了屠刀。二十万印华沦为刀下之鬼,而他们多年积累的财富,也就进了军政府和国库,和苏哈托们的腰包。

 

只不过,在65屠华结束后,印华与苏哈托军政府的关系,又出现了一个奇迹般的转折——两方居然重归于好!

这是为什么?其实这还是双方共同利益决定的。

 

就苏哈托而言,在通过大屠杀捞够了钱和政治资本后,他依然要面临一系列问题:接下来印尼该怎么走?自己的独裁将如何长久维持?

 

首先,苏哈托的军政府需要钱来维持。虽然屠华可以捞一大笔,但这只是一次性的买卖,用不了多久就会坐吃山空。所以工商业依然要发展,印尼的工业化也必须启动。

 

当然,苏哈托们也可以把这些活儿全交给社会,自己只管照章收税就行。但如此一来,首先自己攫取私利的空间就会大幅缩窄;其次,在此过程中,那些土著地主必然会凭着自己的先天优势,在社会转型过程中发展壮大。而这些土著地主,具有极强的独立性,如果任由它们在此过程中发展壮大,迟早会尾大不掉,形成独立于中央之外的强大本土势力,进而对中央政府的权威,乃至苏哈托的独裁统治构成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印华就成为军政府的最好选择:印华有多年的工商业经验,非常适合从事现代经济;印华是边缘少数族群,没有政治地位,在印尼又深受土著主体的排斥,这就决定了,他们无法形成自己的势力,甚至,哪怕是要维持生存,都必须极度依赖苏哈托军政府的保护。一旦军政府放手,他们随时会被印尼土著给消灭掉。

 

由于印华没有政治势力,只能依赖军政府才能生存,所以苏哈托们就可以在大发横财的同时,增加中央政府对社会资源的掌控力度,这样既增加了中央政府的权威,又可以推动社会经济的发展。相反,印尼的土著地主,由于在经济变革过程中被印华竞争,其经济上的生存空间自然缩窄,实力相对削弱,最终会走向没落,进而作为一个阶层被自然消解掉。

 

这就是苏哈托的如意算盘。而就印华而言,他们的边缘少数族群地位,以及印尼土著民众对他们的排斥,决定了他们必须有一个强势靠山才能存活。所以,即便苏哈托当年的屠华之举十分可恶,但在苏哈托放下屠刀、抛出橄榄枝后,印华出于自身利益考量,也只能选择依附于军政府,成为它们的附庸。

 

这就形成了印华现代史上畸形的“主公制度”——苏哈托一方面将华人的政治文化权利剥夺殆尽,另一方面却又在经济上放宽了对华人的限制,简单的说,就是华人企业家提供资金和技术,印尼裔的军政官员提供经营许可证和政治保护。

 

在以苏哈托为首的印尼“主公”的庇护下,印华在经济上重整旗鼓,趁着印尼现代化的东风,又攒下了巨额的财富。

 

但是,这种机制,也潜藏着巨大的风险。印华的存在,完全依赖于苏哈托的保护。这种上层路线,更进一步激化了印尼土著民众对印华的不满。所以几十年后,灾难再次降临。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印尼作为重灾区,经济惨遭重创。而经济的崩溃,又引发了严重的政治和社会危机,在民众的反对下,苏哈托被迫结束独裁统治,黯然下台,执政的专业集团党也土崩瓦解。

 

随着苏哈托的垮台,印华这个有钱,却被印尼主流社会所厌恶,还充当了苏哈托帮凶的群体,自然而然的成为印尼民众的发泄目标。而苏哈托下台后,印华最大的保护着不复存在。

 

当然,苏哈托军政府虽然倒了,但是印尼军方依然有较强实力——他们以前也受过印华的好处。可是,民众的怒火实在太过骇人,以至于军方也难以招架。为求自保,它们不仅不愿再继续为印华这个寄生群体提供庇护,反而有意将他们抛出来,作为自己的替罪羊。这种情况下,印华再次沦为种族屠杀的对象。

 

这就是98印尼屠华的由来。

 

从1965到1998,印华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两次遭受种族屠杀,而这种典型的反文明、反人类行为,也成为印尼国家发展史上抹不去的道德污点。也正因为如此,印尼从官方到民间,一直对其讳莫如深。

 

只不过现在,一直幽闭的铁幕,突然撕开了一条口子,印尼官方居然同意在本土举办屠杀研讨会——这可是印尼历史上的头一遭。那么,是什么因素,推动了印尼官方改变态度,有意积极正面的面对这段历史呢?关注本微信公众号:云石;在下一节《海外风云1618:印尼为何同意重谈屠华旧事?》中,云石君继续为您解读。


相关文章回顾:云石:【地缘政治12】——印尼为什么成不了大国

原创|从反共到屠华——1965年印尼大屠杀背后的政治搏杀【地缘政治97】


五一歇了三天,让大家好等。节前一个简单的问候,收到了大家的热情的回复,阅读点赞比竟然高达20比1,让云石君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大家这份厚爱,既是对云石君过去一段时间努力码字的认可,也饱含了对云石君的期望。所以,冲着大家这份感情,云石君啥也不说了,接下来好好码字,争取用一篇篇好文回馈大家厚爱。


喜欢地缘政治和国际关系的朋友可以订阅本微信公众号——长按下面图片中的指纹,可自动识别二维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