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重磅!中国下一步向何处去?郑永年万字长文论改革…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为什么这一次,我要对公知说“不”?

2016-07-08 云石 云石 云石

经常看云石君文章的读者,肯定都有这么一个印象,云石君的文章,立场一向中庸,甚至可以说亲政府一些。不过在文章之外,大家不知道的是,被许多人打上“中左”烙印的云石君,对右派公知其实是并不怎么反感的,甚至一些右倾公知,与云石君的私人关系还比较不错。

 

之所以如此,倒不是云石君两面三刀、口是心非,这里面,除了君子“和而不同”的文人习气外,同样也是因为,云石君觉得,“公知”的存在,对这个国家是有用处的。

 

也许这一点,在很多读者看来,简直不可思议的:毕竟在中国的网络上,一直是汉贼不两立,左右两派泾渭分明。既然你云石君持了个亲政府的立场(虽然“左”的前头,还加上了一个“中”的限定),那对公知即便不是破口大骂,但至少也应该横眉冷对才对。怎么还会对他们如此“开明”?你云石君立场何在?节操何存?

 

其实关于这一点,云石君的内心还是坦然的。虽然云石君文章立场对朝廷略亲,但却从未因此收过朝廷半点好处(被封的文章倒是有好几篇),所以不需要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所有文章,无论持何种观点,都不过是自己内心想法的表达而已。

 

作为一个独立的写作者,云石君虽然不认同右派公知的那些什么“普世”言论和逻辑,但我一直坚信,他们这拨人的存在,以及在网上孜孜不倦的“普世”行为,其实对这个国家自有益处。

 

毕竟,对于执政党,以及中国的体制,虽然整体上云石君持认可态度,但这并不代表我认为它就完美无缺了。事实上,它依然有着诸多的问题,有着极大的改良空间。更重要的是,云石君觉得,任何一个手握大权的政治组织,哪怕它干的再好,也都必须要有相当的异见者和反对者存在。

 

当然,许多异见者和反对者的观点和想法是有些幼稚,甚至可谓之偏激的。但只要他们存在,能对执政者的权力根基形成一定威胁,那么执政者就必须时刻警醒,不断完善自身。如此,这个政治组织,以及它所执掌的国家,才能够越走越好。相反,如果在一个极端封闭的舆论环境下,哪怕这个政治组织的初心再怎么良善,缺乏足够的外部威胁,组织的天然惰性,和人的自私本能,也会慢慢侵蚀它的肌体,最终让它走向堕落,并连带着使国家陷入万劫不复。

 

基于这个认识,虽然云石君写过一些正能量倾向的文章,但基本上都只是根据事实和逻辑讲道理而已,大家爱信则信,不信拉倒。至于公知的言论,云石君很少直接回应和置评,更不会就此与他们展开论战。

 

但这一次,云石君不能再秉持这个教条了。而让云石君一改初衷的,正是眼下方兴未已的水患!

 

过去一周里,以湖北为代表的长江中下游,遭遇了史无前例的降雨,而这场大雨所酿成的洪涝,更让武汉、南京等重镇,以及广大地区陷入一片汪洋,上亿的国民,因此陷入困境!

 

而伴随着遍地洪涝,一些平日里隐藏的积弊,也在这时候充分暴露:河堤年久失修,防洪设置荒废无存,以及武汉作为百湖之市,在过去十余年间大肆填湖,导致湖泊蓄水功能大降,助长了今日的水漫江城!

 

这么多的问题,如此严重的后果!这样的素材,舆论监督者当然不能轻易放过。所以我们看到,在官方抗洪救灾宣传铺天盖地的同时,众多揭盖子的声音,也从舆论场中的汹涌而出。

 

看到这里,很多人肯定要说:难道这揭盖子不应该吗?

 

当然应该!正视问题,才能够解决问题!趁着这次严重后果集中显现,全社会广泛聚焦之机,将问题公之于众,这才能够给社会治理者形成足够的压力,让他们加倍重视,认真解决。

 

但是,在通常意义上的揭盖子之外,另一些声音,就不那么对路了!

 

比如下面这个:

 


以及那位著名历史老师的帮腔:


对于这两位,以及此类公知,云石君就不能漠视,甚至有些愤怒了。

 

从这些公知的论调来看,将矛头指向了官方这些年的“胡球乱整”,并引而申之,对这些“倒行逆施”背后所隐藏的违法乱纪加以质疑,并大声疾呼要求严查。

 

从表面上看,这些人的言论也没什么特别出格。虽然官方对此次水患已有解释,认为这次史无前例的降雨量,超过了人类应对的能力,才是造成湖北洪涝的主因。但认可官方解释的同时,任谁也不能否认,这些年防洪设施的荒废,以及武汉的疯狂填湖造房,至少在侧面,使洪涝的所造成的破坏性后果得以加重。

 

而在这一系列事件背后,国家天量的防洪救灾款项是否存在浪费和贪墨?武汉罔顾生态,大肆填湖造房背后是否有利益输送?这确实值得高度怀疑。所以,针对这些发出质疑,也符合公知作为“舆论监督者”的自我期许。

 

但这依然不能掩盖这部分公知内心的丑陋!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们的这些指责,完全搞错了时间,也混淆了矛盾的主次,因而显得居心叵测!

 

当前是什么时候?以上图中这些公知为例,他们“大声疾呼”之时,武汉、湖北乃至整个长江中下游,都正在经历史无前例的水患威胁,防洪防涝的形势千钧一发!而把时间拉的更长些,现在整个夏汛才开始未久,未来一两个月内,长江沿线还将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民众还要度过一个又一个的不眠之夜。

 

这种情况下,当前最要紧的事情是什么?

 

首先,是稳定民心,是让民众与政府建立信任。毕竟不管你对体制有多少不满,当下的中国实情决定了,面对如此大范围、长时间的灾害,只有政府这个组织机构,才有能力将民众发动和组织起来,有序投入抗洪救灾;只有政府这个组织机构,才有能力筹措和调配足够的物资、资源;只有民众和政府互相信任,齐心协力,才有可能携手抵御这场灾难,将损失降到最低限度。

 

当然,政府是存在诸多不足,诸多疏漏甚至错失。但至少在洪水滔天的当下,它是不可替代的!你不可能立马找到除政府以外的任何一个组织和机构,能够肩负起抵御洪涝的领导职责!

 

关于这一点,自诩饱读诗书、博览天下的公知,不应该不明白。可饶是如此,这些公知还依然肆无忌惮的嘲讽政府,挑拨民众与政府的关系。这就是无耻了!

 

是的,挑拨很简单,民众对政府,有着诸多的不满,尤其是对正在遭受洪涝威胁的灾区民众而言,自家的损失,心中的憋闷,都已经积蓄出了好大一阵怒火,而政府绝对是最合适的发泄对象!

 

但是挑拨完以后呢?民众与政府离心力增加,其后果就是政府的劝导疏散工作因民众的不信任而无法充分施行,政府的组织发动因民众的愤怒和厌恨而无法实施。当全社会因为民众与政府的离心,而组织性涣散,那还如何发动各方力量,应对当前的危难?应对接下来几个月的一次又一次洪灾冲击?

 

而上图中那位“袁国宝”公知关于“王书记,动手吧!”的催促,更显得幼稚和可憎!

 

武汉、湖北、乃至整个长江中下游,正在遭受大灾;未来两个月,洪水还将一波又一波的袭来。而要应对这些洪水的冲击,这种时候,正是需要政府发挥其作用的时候。而众所皆知,所谓政府,不过是一个虚拟出的组织架构,真正的实体,不是一栋栋政府办公楼,而是是组成政府的那一个个人,一个个官吏。所以,要政府发挥作用,说白了就是要政府中的一个个官员集中精力、围绕抗洪救灾工作高效有序的运转。

 

那么,怎样才能让这些官吏们集中精力抗灾?这个办法有很多,大义激励,责任意识,提拔诱惑等等,但无论有多少促进措施,最基本的一条必不可少——就是眼下不能让他们后院起火。

 

可这位公知的话,恰恰就是要让这些官吏后院起火,进而自顾不暇!

 

是的,王书记要想动手,那是很容易的。可动手的后果是什么?

 

一旦王书记真的出手,毫无疑问,必然引发当地官场巨震。

 

所有人都知道,官场盘根错节,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一旦王书记出手,落马的自不必说,剩下的那些有同样过失尚未被发的,或与落马者关系密切的,自然是惶惶不可终日,想方设法找门路自保;而他们的官场宿敌,也必然跃跃欲试,痛打落水狗;而更多的人,会对官场地震震落的那一顶顶乌纱红了眼,一门心思的钻营活动、打压竞争对手,以求趁乱上位。

 

这是官场颠覆不破的运行规则,这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天然本能。而这一切,都会随着一场官场地震,进而集中爆发。

 

那谁还来管洪涝?谁还有心思抗震救灾?当官吏的精力,都用于官场内部的倾碾与争夺,官场之外,洪水威胁下的社会和广大民众,他们该怎么办?

 

当然,关于这些,公知是无所谓的。无论是官民对立,还是官场混乱,真要是酿成大祸,遍地汪洋,那反倒证明了他们反政府立场的正确,彰显了他们的英明!但这一切后果,却都只能由国家和民众来承担!

 

这就是云石君感到愤怒的原因!

 
而除了愤怒,云石君更多的,是对这些公知的鄙视。

 

要说这些道理很难理解吗?对一般民众来说,可能是吧!限于学识和视野,普通民众一时半会的确无法对这些弯弯绕摸个明白。

 

但对那些自诩博古通今,学贯中西的公知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很难理清的逻辑。尤其是前文图中二位:挂着一大堆主编名头的袁国宝公知,以及为它帮腔的,有着“中国最牛历史老师”称谓的袁腾飞公知,以这两人的知识背景,了解这些,应该不存在任何障碍。

 

可明知如此,他们依然在明显不合时宜的当下,跳出来煽风点头,对于这一点,云石君就不能不深表鄙视了!

 

当然,云石君倒并不认为,他们一定像某些左派所说,收了什么境外势力的黑钱。但从自媒体人的角度来说,我大致可以摸明白他们的心理动机:

 

毕竟,政府远没有尽善尽美,所以民众对它的不满情绪,在一定程度上是客观存在,甚至可以说是无法彻底消除的。也正因为这些“群众基础”的存在,这些“公知”才有生存的空间。

 

当然,这个并不重要。在文章开头,云石君就说了,自己虽不认同“公知”观点,但并不反感他们的存在。无论公知是出于自认为高尚的普世情怀,还是消费民众、博取名利的世俗考虑,这部分异见者的存在,并拥有一定影响力,对于督促政府,都是有积极作用的。

 

但是,如果这种存在和影响力的维系,是要以无视、甚至侵害民众生命安全、以让国家陷入巨大的灾难为代价,那对这种行为,云石君就不能坐视了。

 

而在云石君看来,袁国宝、袁腾飞之论,就突破了这个底线。二人的这些挑鼓动呼喊,搁之于平常时间,或者放在洪涝危机解除后,那倒也没啥,甚至对社会进步有所促进;但搁在洪涝滔天之际,搁在夏汛方兴未艾之时,这种行为,就显得十分无耻!说直白点,这是罔顾国家和广大灾区民众的根本利益,将一己之欲望之满足,建立在将整个长江中下游广大地区、上亿民众陷入不可知的巨大风险之下。对这种公知,云石君必须站出来,对他们做出正面的反击!

 

这就是云石君写下这篇破例之文的原因!

 

当然,对二袁的反驳,并不改变云石君的一贯立场。对于公知,云石君依然会保持淡然视之的态度。只不过,如果再遇到这种极端行径,那云石君也不会视而不见!也许作为读书人,我无力舞枪弄棒;但凭着一支笔,云石君照样能扒了你们这些小丑公知的皮!



这篇文章中,云石君少有的动了意气。毕竟云石君生于长江边,长于长江边,又在东湖之滨、珞珈山下度过了四年的大学时光。对于武汉这座城市,云石君有着很深的感情。在江城一片泽国之际,依然有人肆无忌惮的消费大众,以为一己之欲,云石君不能不有所发声。眼下暴雨虽已暂歇,但夏汛依然漫长,趁着这个空当,把揭露一下某些公知的无耻行径,不仅能够一抒心头之愤,更是希望有更多的读者,在接下来的一波波新危机来临时,有个理性的态度和立场。如此,也算是云石君在这次堪比98年的特大汛期中,所尽的一点绵薄之力吧!

喜欢本文的朋友,请关注本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以原创主打,着眼重大时事,探索背后的逻辑与玄机。关注方式:长按下图,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