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重磅!中国下一步向何处去?郑永年万字长文论改革…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云石:《我的奋斗》编入教材——日本为什么敢于直接挑战“全球公义”?

2017-04-20 云石 云石 云石

前段时间因着叙利亚和朝核危机,日本的出镜率有点低。似乎是对这种格局的不满意,日本想方设法的刷了一把存在感:日本政府14日内阁会议确定了答复在野党民进党议员的答辩书,称教育机构可以在符合教育基本法的基础上,判断使用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中“有益、适当”的内容。

 


众所周知,作为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及一系列反人类、反文明行为,自打二战结束,纳粹及希特勒便被全世界牢牢钉死在耻辱柱上。对纳粹的全盘否定,也成为现代国际社会公认的政治正确乃至道德正确。《我的奋斗》作为希特勒阐述自身法西斯理念的自传,在许多国家,都被列入禁书,出版受到一定限制。可是,在二战结束七十多年后,日本作为二战三大法西斯轴心国之一,纳粹德国当年的亲密盟友,居然堂而皇之将其纳入教材,此种行径,无疑是对国际社会“政治正确”与“道德正确”的赤裸裸挑衅!

 

一个背负“黑历史”包袱的国家,一个在政治、军事上受压制,严重缺乏自主权的国家,在国际华语权严重缺乏,国运也颓势渐显之际,居然肆无忌惮的与“全球公义”为敌,哪怕明知此举会招致多方责难也不在乎——日本这是图个啥咧?

 

其实这一点很好理解:日本此举,无非就是想强化其极端国家民族主义意识——即法西斯军国主义。

 

当然,日本的右翼法西斯思维,从来就未有彻底根除,而为其招魂之风也是一直存在。尤其是近年来随着中日地缘博弈的日趋激烈,日本作为相对弱势一方,现实国力与中国越差越远。这种情况下,大力煽动极端国家民族主义,增强国民的凝聚力和所谓“抗华”情绪,的确也是增强自身博弈能量之一法。

但想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毕竟法西斯在全球名声太臭,日本这真要这么干,总还是有顾忌的。平时拜拜靖国神社,吹吹皇军旧闻,倒还可以用民族历史之类加以遮掩,可把《我的奋斗》这本希特勒自传列入教材,这个就太夸张了。毕竟这是对法西斯主义的直接鼓吹和认同!这个冲击力,比之前吹捧当年军国主义,要高了好几个层级!尤其是在欧洲,它们历史上受日本祸害较小,受纳粹德国的祸害却十分之大,日本拿《我的奋斗》说事,那不仅仅是激怒传统的东亚中朝韩,对欧洲也是一种明显的情感伤害!

 

中朝韩在这个问题上是日本的老冤家,日本被骂的皮了,或者已经无所谓。但欧洲毕竟与日本同为所谓“自由世界”成员,同时欧洲本身也是一股世界级的力量,日本连它们也都不顾忌了?

 

看起来还真是。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日本这次敢这么明目张胆?

 

日本之所以敢如此,与当前日本、乃至全球形势的变化有着直接的关联:

 

首先是日本国内右倾化趋势的加剧。随着中日博弈的日趋激烈,以及日本相对不利的博弈态势,使得国内的右翼情绪持续高涨。这种情况下,作为极端国家民族主义的法西斯,越来越受到民众认可和欢迎。《我的奋斗》除了希特勒这个法西斯最大招牌外,其内容中的极端国家民族主义论述,对种族轮、血统论的吹捧,以及煽动民族仇恨的论调,在极右翼立场上都是大大“有益”的,所以在日本右翼泛滥的整体环境下,并不会招致太强烈的国内阻力。

 

当然,国内只是小问题,国际方面,尤其是美国和欧洲的反应,才是日本此举的最大障碍。如果外界对此反应激烈,那么就凭日本现在的话语权和江湖地位,也是万万不敢捅这个马蜂窝的。

 

但很不幸的是,现在的国际大环境,阻遏日本的能量已经大不如前。


从历史角度看,法西斯毕竟已是七十年前的事了。当时经历过这场战争和伤害的人基本上已经故去,连他们的第二代都已经进入暮年。掌握社会话语权的中青年,对这场战争缺乏直接认识,所以对捍卫反法西斯成果的认识和决心都不能和上一两代相比。

 

而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全球政治经济宏观环境,对反法一方颇为不利。法西斯这个词汇,本身就是极端国家民族主义的代称。所谓反法,说白了就是反对极端国家民族主义。

而之所以二战后反法西斯被长期捧为“政治正确”和“道德正确”,除了德意日确实曾经给世界和文明造成巨大伤害外,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是,全球化的汹涌浪潮。全球化本身就是要打破国家、民族的界限,将世界更紧密的链接,而法西斯的极端国家民族主义理念,与全球化可谓背道而驰。鉴于全球化在之前几十年里,确实为参与其中的各国都带来了普遍收益(虽然各国所得好处的大小比例有着巨大差异,但大部分参与者都能得到好处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正是这种现实层面的利益,为反法西斯成为普世正确提供了坚实的支撑。

 

但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和经济低迷的持续,全球化在许多国家,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越来越受到质疑。这不仅体现在经济上的贸易保护主义观念重新抬头,政治上,极端保守派和民粹势力日渐壮大。随着这种全球化停滞乃至回潮,“反法西斯”这个传统“政治正确”和“道德正确”的现实基础正在逐渐松动,相反,极端国家民族主义论调却沉渣泛起,死灰复燃。

 

这一点在欧洲表现的尤为明显英国脱欧,意大利“五星运动”、法国国民阵线的崛起,再加上在德国和东欧泛滥的新纳粹等等,欧洲极右势力迅速壮大;社会层面,大量穆斯林移民的涌入、伊斯兰极端势力接二连三的恐袭,更是严重压缩了欧洲普通原住民的生存空间和福利保障,却增加了种族矛盾和社会动荡——这也使得我的奋斗所推崇的血统论、种族论获得越来越多欧洲原住民的认同。这种局面的持续发酵,不仅削弱了欧盟这个国家联盟组织,削弱了欧洲对全球化、区域化整合的热情,也瓦解了欧洲曾经的反法西斯共同认知,相当民众,已经不再反感极端国家民族主义,反而对它颇有认同。

 

这对日本的法西斯复活是个极大的利好。虽然欧洲整体而言,还没有恶化到极右翼全面掌权的地步,但只要它们形成一定声势,在欧洲内部有了相当群众基础,那日本拿《我的奋斗》搞小动作,就不会遭受欧洲的太多反感——那些依然在欧洲掌权的传统政治势力,即便对此举不认同,但由于国内极右已经成势,这时候如果揪着日本这件事不放,那很容易将麻烦转移回国内,引发社会动荡和冲突——这无论是对国家还是这些政治势力本身,都是极为不利的。既然如此,他们又何必去碰这个烫手的山芋呢——反正欧日地缘关系的极端疏离,决定了日本再怎么复活法西斯,也祸害不到他们头上。


当然,就算欧洲哑火,中国肯定是要强烈谴责的。不过日本复活极端国家民族主义,其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对付中国,所以中国反对与否,日本压根就不在乎。

 

那日本最在乎谁?这个傻子都知道,是美国。不过美国跟欧洲一样,同样面临着民粹势力抬头的局面,甚至特朗普还借着民粹成功当选总统。

当然,特朗普虽然比较右,但还远没到极右甚至极端国家民族主义的份上。不过美国的这种转向,以及其贸易保护主义、限制移民等现实政治经济倾向,已经大幅削弱了其对极右的打压动能。

 

而且,随着美国经济的多年相对低迷,中美国力差距的逐渐缩小,以及中美东亚博弈态势的持续紧张,美国继续维持东亚秩序主导权的难度越来越大。这种情况下,美国也需要日本这个仅次于中国的东亚第二大国,在对中国的博弈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而日本复活法西斯的做法,虽然从长远看,会削弱美国对日本的控制(极端国家民族主义的泛滥,有可能增强日本民众对美国这个太上皇的反感),但至少从当下形势看,它更多还是会作用于日本国家力量的释放和反华情绪的积蓄上。基于此,美国对此并没有太多的阻遏动力。

 

欧洲不吭声;中国本身就是日本复活法西斯的主要原因之一;美国这个爹又默许甚至放任;再加上俄罗斯现在已经是百病缠身,自身难保。如此一来,全球四大主要玩家的反对,都被日本一一排除。至于其他国家,绝大部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算有那么一两个坚决反对(比如朝韩)但它们的声音,也不足以让日本在意。这种情况下,希特鲁《我的奋斗》入教材一事,就在极右主导的日本政府赞许下,成为了现实。

 

而元首自传入日本教材,其影响不仅仅体现在日本自身。由此事的顺利施行,以及国际上的波澜不惊,可以窥出一个非常危险的国际形势:即二战以来形成的传统国际秩序,已经随着近年全球政经格局的剧烈变动,呈现出土崩瓦解之势。随着反法西斯的政治和道德地位不断下降,全球最大也是最基本的共同认识,已经渐渐不复存在。而法西斯思潮在包括日本在内的全球多个国家快速复活,势必使得种族、地缘、民族、国家等矛盾迅速激化,这种情况下,人类长达七十年的整体和平框架,已经出现了松动和破碎。未来的世界,将越来越不太平。

 

当然,全球大势太远,日本法西斯复活的威胁则近在眼前。随着《我的奋斗》顺利进入日本教材,日本的极右倾向将更加明显,接下来也会有更多的挑衅动作出现,东亚的地缘政治冲突的风险,在未来又进一步提升。

 

那么,对这种趋势,中国应该采取哪些措施应对呢?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君会根据时势发展,持续追踪解读。


本文为云石海外风云系列1722节。解读大国博弈内幕,剖析政治深度逻辑,请关注本微信公众号,持续收看全部云石君原创文章。关注方式:长按下方二维码,自动识别,即可。     


另:苹果与腾讯撕逼,将IOS用户向公号赞赏的功能给废掉了(俺也是醉了),所以云石君只好贴转账二维码了。愿意打赏的IOS用户,可通过下面二维码打赏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