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重磅!中国下一步向何处去?郑永年万字长文论改革…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云石:法国大选——马克龙赢了,但这真的能挽救法国和欧盟吗?

2017-05-08 云石 云石 云石

5月7日举行的法国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中间派独立候选人、“前进”运动领导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击败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候选人马丽娜·勒庞,当选法国新一任总统。

表面上看,马克龙的当选没有任何意外。在二次选举前的各项民调中,马克龙都以大比分领先于勒庞,而最后65%:35%的得票率,也证明马克龙的确算得上是“众望所归”。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从舆论界的反馈来看,却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根据媒体的普遍观点,与其说是马克龙赢得民心,倒不如说是大部分人极端厌恶勒庞,为了避免其上位,才不得不将选票投给了马克龙——换句话说,马克龙仅仅是个避免最坏情况发生的无奈选择而已。

 

虽然媒体的言论,很多时候都带有很强的倾向性,但这一次关于马克龙成功当选的分析,还是比较靠谱的。毕竟媒体作为现行秩序的维护者,在选前大多数的站在马克龙这一边,而对勒庞多加讥讽。基于这种态度,他们依然对马克龙做出这种“不客气”的分析,就应该可以避开“政治站队”的嫌疑,而是尘埃落定后,可以从容坚持“中立客观”这一新闻行业操守的表现了。

 

而对媒体的这种看法,云石君也是认可的。马克龙的确不是选民的最佳之选,他能当选,主要是基于以下几方面原因:

 

首先当然是马克龙相对良好的个人政治形象。马克龙政治履历相对干净,没有什么大的丑闻——这在民众对政坛高度失望的当今法国,是一个颇受人青睐的优点;同时,其年轻帅气——颜值至上的今天,这天然招人——尤其是女选民欢喜。尤其是,马克龙还颇为纯情——虽然法国人向来以多情著称,也对男女关系的开放不以为忤,但马克龙对他那位大他20多岁的夫人的长久真挚爱意,在惊世骇俗的同时,却依然赢得了诸多赞誉——这让他的品行受认可度大大提升。

 

其次,则是反体制势力的分裂与对立。在之前的《海外风云:新纳粹,红色革命双极爆起,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或将崩溃?》一节中,云石君曾经说过,当下法国反体制力量主要有两拨:极右翼的勒庞,与极左翼的梅朗雄。

 

这两拨势力,都倾向于以颠覆现行秩序的方式,来挽救身陷沉疴的法国。只不过在颠覆的方式上,二者有着方向性的区别。

 

勒庞相对推崇极端国家民族主义(法西斯),通过国家、民族等横向标准划分敌我,对那些侵占法国社会福利,挤占法国原住民生存空间,并屡屡引发社会动荡的外来移民(尤其是穆斯林)加以限制;同时,对消耗了法国大量资源来维持,能提供的利益回报却越来越稀少的欧盟,则持较强的反感态度。

 

至于梅朗雄,则是另一个极端。此君穿中山装,唱国际歌,参加纪念巴黎公社政治集会,有着较强的红色意识形态色彩。红色意识形态以阶级为敌我划分标准,推崇阶级斗争。针对法国日益凋敝的现状,梅朗雄主张通过类似于“打土豪分田地”的方法,对中上阶级增加税赋这种劫富济贫的手段,来拯救本来就抗风险能力差,现在因着多年经济不景气而越来越困窘的中下层人民。

 

无论梅朗雄还是勒庞,都主张剥夺一小部分人,来满足一大部分人——这对现行社会秩序都是一种颠覆。而从第一轮选举的得票率来看,勒庞的21.3%与梅朗雄的19.58加起来,并不比代表现行秩序的中间派——中左的马克龙(24.01%)与中右的菲永(21.01%)低太少。

只不过,极端国家民族主义与红色意识形态虽然都主张颠覆,但在颠覆的方式和战略思路上却针锋相对(法西斯和红色革命在意识形态层面那是水火不容)——这就给了建制派各个击破的战略空间。

 

法国大选分两轮,第一轮中如果没有哪个候选人得票占绝对多数(超过50%),那么得票率相对居前的两位候选人进入第二轮——这一次则是马克龙与勒庞。

 

马克龙在第一轮获胜后,不仅同为现行秩序支持者的菲永支持者转投他,就连梅朗雄的一些支持者(比如穆斯林移民),由于完全无法接受极端国家民族主义,也宁愿把票投给虽同样不受自己待见,但至少比勒庞要温和的多的马克龙。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是,法国现在还没烂到家!虽然现在法国的情况是不怎么好,比如失业率高涨、经济增长率持续低迷,福利不断下跌等等,但这只是反映的一种相对的趋势性变化。

 

而从绝对指标来看,法国依然是全球一流发达国家,GDP总量排名全球第6,人均GDP也高达3.8万美元。虽然欧洲国家的GDP普遍存在不少泡沫,但绝对值如此之高,就算把泡沫抹掉,依然是一个还不错的数字——这也可以从侧面说明,虽然整体趋势不佳,但至少到现在为止,法国的整体环境并没有糟糕到一定要用颠覆体制这种极端方式来的解决问题的地步——这为马克龙的逐鹿提供了最根本的战略支撑。

 

个人的良好形象,基本盘的相对厚实,还有反体制势力的内部分裂,这三者一起,将马克龙推上了总统宝座。

 

马克龙的上台,让法国,乃至整个欧盟的建制派力量都缓了口气。法国自不必说,就是欧盟,也被这场大选弄的胆战心惊。

 

毕竟法国是欧盟二元核心之一,是欧盟内部的第二经济大国,和政治、文化、军事影响力最强大的国家(英国正在脱欧。而且即便英国没脱欧,其之自我边缘化设定,也使得其对欧盟的战略支撑作用大打折扣。而在其他欧盟国家中,法国作为安理会五常之一和原法兰西殖民帝国的宗主,其全球政治、文化、军事影响力远在欧盟另一个核心——作为两次世界大战战败国的德国之上)。如果法国真让勒庞上了台,以这位女版特朗普的极端国家民族主义立场,就算最后不直接脱欧,法国对欧盟的支撑力度也会大不如前——搁在欧盟病态尽显的今时今日,这跟让欧盟正式解散也没太大差别了。

 

所以,我们看到,马克龙当选后,以默克尔大妈为首的欧洲各国政要可谓是额手相庆!

 

不过,危机真的就此解除了吗?

未必!

 

且不说接下来德国也要大选,默克尔大妈也要经受一次考验——如果失败,欧盟同样命悬一线。哪怕就是就法国自身来说,马克龙的这次获胜,也只是给前途未卜的欧盟,挤出了几年缓冲期而已。

 

这次法国大选为什么这么让人紧张?说到底,是因为法国、乃至整个欧洲所面临的经济、社会危机决定的。

 

在之前的:《海外风云:新纳粹,红色革命双极爆起,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或将崩溃?》中,云石君曾经分析过:以法国为代表的西欧国家,长期奉行高福利高社会保障政策。这种格局下,即便是下层法国民众,也能够享受到不错的生活质量。这话总情况下,法国中下层民众,虽然相对的阶级属性没有改变,但绝对的生活质量却非常之高,这削弱了他们搞事的欲望,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现行体制及社会运行秩序,自然也就得以平稳维持。

 

但随着08年金融海啸的爆发,全球经济衰退,欧洲则深陷债务危机,法国企业效益大不如前,甚至大量破产。这种情况下,高福利逐渐无以为继,民众的生活也日益艰难。随着这种局面恶化到一定程度,人民群众自然要爆发出来。鉴于现行秩序已不足以保障他们的原有生活,那他们当然要寻求变革,甚至颠覆,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不错,这次马克龙是赢了。但是这只是建制派的政治胜利。在经济、乃至社会层面,威胁现行秩序的经济持续颓靡、移民过度膨胀,社会动荡加剧等危机并没有解除——甚至还在不断发酵!

 

这就是潜在的风险。毕竟马克龙的任期只有五年。如果这五年内,他能够扭转这些不利局面,那接下来,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秩序根基就可以依然稳固。但如果马克龙依然无力回天,局势依然恶化,那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就真的岌岌可危了!

 

那么,马克龙能力挽狂澜吗?在云石君看来,有点悬!

 

首先:法国现在的经济问题是结构性的。长期低迷的经济态势,与过高的福利,形成了不可调和的冲突。要想挽回这种局面,马克龙必须一方面拯救经济,一方面压缩福利——而前者在当前的法国、欧洲乃至全球大环境下,都显得十分困难;至于后者,如果马克龙这么做,很容易让更多民众陷入困境——进而将他们推向勒庞或者梅朗雄这两股反体制力量。

 

其次,在社会层面——法国穆斯林群体的现有规模已经十分庞大(已接近百分之十),而伊斯兰教又有鼓励生育的传统,生育率远在法国土著之上——这意味着五年之后,会有更大比例的年轻穆斯林长大成人,进而拥有选举权。穆斯林移民普遍恶劣的生存环境,以及不容于法国主流社会的现实处境,决定了届时这些年轻人会更加倾向于通过阶级革命式颠覆的方式,改善自身处境——这意味着他们将成为梅朗雄的生力军!

 

而穆斯林人口膨胀导致的福利资源、生存空间挤占,以及他们相对较高的犯罪率,会反向刺激法国土著,加剧他们对穆斯林移民的排斥——这只会让更多的人支持鼓吹极端国家民族主义的勒庞。而如果这期间伊斯兰恐怖组织再多挑唆一下,多制造几起恐怖袭击(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那法国土著的极端国家民族主义倾向就会明显加剧——这些人则会倒向勒庞!

 

这两个隐患,对马克龙都是极大的挑战!经济,且不说法国本身的经济环境问题多多,改革难度颇大。就算马克龙真能做到大刀阔斧,但只要全球经济不能大幅回暖,欧债危机迟迟无法解除,那单单一个法国,也不可能独善其身。至于穆斯林的高生育率和与法国主流之间的族群隔阂,这个更是很难在短期内通过融合同化等方式化解。

 

而如果马克龙不能解决的话。五年后,法国依然会面临变天!

 

最要命的是,这种可能性还很不小。在前文中云石君已经分析了,马克龙二轮投票中的大比分获胜,并不是因为其众望所归,许多人选他,并非是认可其之立场,而只是为了阻遏一个自己眼中更坏的对手上位。所以,从第一轮选举中,反而更能反映出法国选民的人心所向。

 

而在这第一轮中,勒庞与梅朗雄这两股反体制势力的支持率,合计已高达40%。这意味着,即便剩下的马克龙、菲永以及其他小候选人的支持者,皆是现行体制的支持者,这些建制派的总数也不过就比颠覆派高两成而已!只要未来五年中,有10%的选民倒向勒庞或者梅朗雄,那革命派与建制派就势均力敌了!

这不是不可能的。如果法国经济不能在这五年里回暖,社会矛盾不能有效缓和,那随着人民生活质量的增加,随着穆斯林选民的相对增多,随着土著对穆斯林人口反感加剧而逐渐右倾,出现10%,甚至更多的选民转移,这种概率绝对不小——毕竟,极左,极右两翼的爆起,也不过短短几年间的事!

 

这就很危险了!如果真发生这种转移,就会出现两种可能:

 

第一,极左极右合流。在之前的《海外风云:新纳粹,红色革命双极爆起,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或将崩溃?》中,云石君曾经分析过,极左极右两派虽然政治理念无法调和,但具虽然在变革手段方面存在一定认识差异——有的更青睐极端国家民族主义,有的则倾向于阶级斗争。但他们通过变革改变自身窘境的整体基调是一致的。这种情况下,只要极左或者极右中的任何一派,能够通过宣传煽动乃至栽赃陷害,让大家相信自己的路线更具可行性,对方则是胡球乱整,那很快可以将对方的基本盘给夺过来——毕竟归根结底,大家追求的是变革的结果,对变革的方式和过程其实并不太苛求。

 

不过,由于穆斯林移民这个特殊群体的存在,所以极左、极右基本盘短期内完全合流的可能性还不是太大——穆斯林不可能接受极右的极端国家民族主义;而以当前的国际环境和舆论氛围,法国土著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人,不大可能无视自己与穆斯林的族群差异,而仅仅以红色意识形态的阶级划分敌我标准,将他们视作自己的阶级兄弟。

 

但即便如此,危机依然不能解除。因为根据法国大选的规则,头一轮得票中相对优势的两人进入下一轮。如果出现10%以上的选民转移,反体制选民总占比超过建制派,那就有可能出现极左、极右两翼同时晋级第二轮的可能——到那时,不管谁上台,都会引发体制的颠覆,甚至内战的爆发!

 

当然,在整体局面已占劣势的情况下,中间建制派也可以集中力量主推一个候选人(这一次头轮投票中,中间派有马克龙与菲永两个大佬瓜分建制派票仓),然后利用极左、极右的矛盾,获得相对优势,进而取得胜利。

 

但即便如此,也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如果马克龙任期内不能力挽狂澜,那意味着五年后,法国的局面会比今天更糟。届时新上任的建制派总统,所面临的麻烦会更棘手,更难解决。随着这种恶性循环的持续,会有越来越多的选民倒向极左和极右,中间派的势力会越来越萎缩,到最后,总有连相对优势都无法维持的一天。而真到这一步,接下来的法国,就会成为极左极右的大对决,而无论是谁上台,都意味着颠覆的成功——而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也将极有可能在这一片混乱中,寿终正寝!

 

所以,接下来的五年,就成为关键期。作为中间建制派的代表,马克龙必须在此期间找到灵丹妙药,让法国经济重回正轨,并缓和法国的族群冲突。只有这样,法国现行体制,乃至欧盟体系,才有可能继续维持下去。否则的话,大家所能做的,就是只有坐等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乃至欧洲一体化的丧钟敲响了!

 

那么,马克龙能力挽狂澜吗?说实话,云石君也不知道——毕竟当前法国乃至欧洲困局的破解,已经越来越超出单个政客能力发挥的极限,脱离“体制内改良”这一手段的作用力范围。如果用一句中国古语来说的话,马克龙所能做的,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所以,文章最后,我们只能说,祝马克龙好运! 


本文为云石海外风云系列1727节。解读大国博弈内幕,剖析政治深度逻辑,请关注本微信公众号,持续收看全部云石君原创文章。关注方式:长按下方二维码,自动识别,即可。     

苹果与腾讯撕逼,将IOS用户向公号赞赏的功能关闭。愿意打赏的IOS用户,可通过下面二维码打赏,在此谢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