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为什么女入有了第一次过后,就会特别想?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500+人斩,航空小飞

世界最大黄色网站Pornhub,为什么能从加拿大崛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云石:民主一定优于专制?这个西方超级大国用亲身经历将其驳的体无完肤

2017-05-17 云石 云石 云石

在当今世界的主流认知体系中,“民主”作为一种基本社会治理模式,被冠以“政治正确”的光环。只要是民主的,就是优秀的,符合历史发展潮流的;而相应的,人类社会治理的另一种基本模式——专制,则成为“腐朽”、“落后”的代名词。理应被人类唾弃、淘汰的。

 

而这种“民主”、“专制”二分法之所以会出现,并成为所谓“普世价值”,与西方文明的大力鼓吹有极大的关系。今日的西方世界,基本上都采用了“民主”治理模式,这种情况下,它们当然需要力争自身制度的优越性。同时西方文明对其他文明体系的大幅领先,也为这套说法提供了坚实的现实基础。

 

可是,这里有一个问题:根据这套理论,那么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中,凡是由专制向民主的转型,都应该被视作是历史的进步;反制,由民主向专制的变迁,则毫无疑问应该是历史的倒退。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事实并非如此。别的文明体系且不说,哪怕就是西方文明体系内部,西方人似乎在具体操作中也并不这么认为。最典型的就是罗马,这个世界公认的西方古典文明代表,在它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曾经出现过一次民主向专制的大“逆转”。

 

大约在公元1世纪前后,罗马逐渐抛弃了延续几百年的“民主”制度,转而投入“君主专制”的怀抱、国家体制也从共和制转向帝制。

 

而这一次转型,却得到了西方主流世界的一致认可,几千年来,凯撒、屋大维被西方人高度歌颂,而那些作为古罗马民主制捍卫者的的元老院的元老,却被视作“守旧”、“冥顽”的代表。

 

当然,罗马共和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全民民主,其权利分享主要局限于贵族阶层。至于罗马帝国君主专制,也并没有达到东方那种天下归于一家的高度,罗马皇帝的权力范围,以及统治合法性,都不能与东方世界的中国、波斯帝国皇帝相提并论。

 

但即便如此,由于这场转型过程中,权力的集中程度确实得到了大幅提高,所以依然是一次货真价值的民主向专制的转型。

 

如果按照今日西方世界的普世价值,那这场变革,完全应该被定义为“反人类”、“反文明”才对。但前文中云石君已经说了,高度宣扬民主的西方世界,却对这次“逆流”,始终持高度认可态度,并大力歌颂——凯撒和屋大维先后封神,而刺杀凯撒的元老们则被污名化。

 

为什么在罗马变革这一节上,西方人的政治理念和历史认知会发生这么大的冲突呢?简单的说,是因为这种政治制度的转型,符合历史发展规律,适应了罗马帝国乃至整个西方文明的发展需要。而这种符合和适应,又从三个方面可以说明:

 

首先,在实现了国家崛起,以及完成了对意大利半岛的征服后,罗马人像他们的希腊前辈那样,开始了对环地中海地区的扩张与征服。

 

但罗马人的扩张,与古希腊是不一样的。希腊文明由于自身体量较小,内部又城邦林立,四分五裂,再加上本部希腊半岛的地缘区位过于靠东,稍显边缘。这种种因素,导致希腊人的力量比较薄弱,在对地中海板块扩张中,只寻求控制关键据点要津,然后以此为依托,构建出一套海上贸易体系,从中攫取商业收益便已满足。而对于深入环地中海周边板块,直接控制当地土地和土著人民,希腊人既没有这个兴趣,也没有这个能力。

 

但罗马人不一样。罗马开始海外扩张时,它已经基本实现了对意大利半岛的政治整合,使整个半岛,都归于罗马这个单一国家体系控制之下——这与希腊半岛邦国林立,互相制衡形成鲜明对比。

 

意大利半岛作为地中海三大半岛之一,其生产能力远胜于仅仅作为巴尔干半岛延伸带的希腊半岛。同时,意大利半岛大致位于地中海几何中央,相较于蜗居东地中海的希腊半岛,它能够更加便捷的向整个环地中海板块施加影响。

 

以上三点因素,再加上罗马文明之崛起晚于希腊文明数百年,西方文明水平有了相当提高,技术上更加成熟,这一切决定了,罗马不会像希腊那样,只谋求控制海上贸易控制权便已满足;现在的罗马,有足够的能力去更进一步,实现对环地中海板块的土地征服,进而将海上贸易之外的陆上生产性收益也收归己有——换取话说,罗马有能力,也有动力去搞实实在在的土地扩张。

 

既然是土地扩张,那就不可避免的会与当地土著势力发生根本性利益冲突,这自然会招致当地土著的强烈反抗——这种矛盾和冲突,比之于希腊人仅仅谋求通商权,要明显大的多。

 

而在实现占领后,罗马又要强势掠夺当地资源(收取高额赋税,将异族土地分给罗马新移民,将异族人变为奴隶),这意味着这种冲突是大范围、持久性的。

 

罗马要想攫取利益,就必须确保对这些边缘板块的强力掌控,这又反过来,给罗马的权力中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们必须拥有强大的实力,能够有力的威慑四方。

 

这种情况下,罗马帝国的政治组织形式也需要相应调整——中央政府必须占据大量资源,并确保组织体系的高效有序运转——而垂直化的科层管理体系,明显比扁平化的分权制衡体系要高效有序的多。唯有如此,罗马政府才能保证对边缘反抗势力的绝对压制,维持帝国的版图和现有利益攫取模式。当资源和权力高度集中,且政治运转体系越来越垂直化、科层化,民主向专制的转型,也就水到渠成。

 

这是从开拓角度而言的。而从守成角度来说,随着罗马领土和势力范围的扩张,它所面对的敌人也越来越多,这里面不仅包含了许多军事力量强大的未开化蛮族(高卢人、日耳曼人),也包含了许多比较成熟的大型国家和文明体系(波斯人、埃及人)。这些势力分布于罗马的四面八方,都对罗马构成威胁,如果罗马内部四分五裂,各自为政,缺乏一个合理的资源调配体系,很容易在这种围殴架势中落败衰亡。只有权力集中,形成凝聚力,罗马的规模优势才能充分发挥,这不仅有利于罗马集中力量,按照矛盾主次合理打击对手;而且也可以利用这种规模形成的威慑力,有效遏制外部势力的入侵欲望;或施展纵横之术,为自己争取更为有利的国际环境。通过这种方式,实现国家和文明利益的最大化。

 

最后,特殊的地缘结构,也为罗马的帝国制度形成提供了巧妙的支撑。

 

按照传统的标准,一个专制大型帝国的形成,需要有一个强大的本部核心区,通过本部积蓄的强大力量,确保对四方边缘板块的强力压制。

 

中国就是这种模式的典型。长江——黄河流域积蓄的强大地缘实力,使得中原王朝能够以此为基,实现对东亚大陆绝大多数农耕区的有力控制。

 

如果本部地缘实力不足,那么就算凭着一时的武力,能够实现对边缘的压制,但只要本部稍有政治波动,边缘就会蠢蠢欲动,甚至脱离而去——就算不脱离,却也会停掉不听宣,成为事实上的藩镇。

 

而罗马似乎并不具备中国的地缘条件。罗马的传统本部核心区——意大利半岛,虽然其体量在当时已开发的地中海板块中也算不错,但这种优势十分有限。埃及、迦太基、希腊半岛、西亚等等,都有比较强的生产潜力,文明程度也较高;至于中、西欧板块,虽然当时尚未有效开发,但阿尔卑斯山脉的存在,严重阻碍了罗马本部与它们之间的有效交流。再加上罗马帝国幅员辽阔,许多边缘板块,与意大利本土之间都相隔遥远,这种种因素,都会影响到罗马中枢对边缘板块的有效控制。

 

通常这种情况,就算罗马可以在文明体系层面,实现对这些板块的同化,将他们纳入罗马文明;但在政治这种强组织关系层面,罗马本部似乎不具备实现对边缘高效控制的资格,最多也无非就是像中国的西周时期那样,采用封建制——罗马中枢最多作为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但各边缘板块的罗马系势力,却能保留极大的自主权,只是需要对中枢朝廷承担一定义务即可,至于其内部却可高度自主,并不受中枢直接控制。

 

但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罗马中枢基本上能够确保对各边缘板块的直接控制,各地总督受中枢指派,高度遵从中枢号令,割地称雄的现象并不常见。

 

之所以如此,与罗马的特殊地缘结构大有关联。罗马版图大致分布在地中海周边。地中海作为内海,其气候条件相对简单,远不如外洋(大西洋)那样波谲云诡,难以驾驭。这种内海的相对稳定,大大削弱了它的地缘屏障作用,使得人类即便是在古典时代,也可以相对容易的将其征服。

 

当罗马文明的发展水平,足以在相当程度的驾驭地中海后,那这片海域的地缘阻断功能就大幅削弱,相反,地缘通道的属性就逐渐凸显。而相对于陆地上崇山峻岭,地中海这条通道的自然环境反而相对简单,以海为路的成本投入反而比陆上要低,运输效能却要高的多——这位意大利半岛向环地中海半岛施加地缘影响力提供了良好的通道。

 

当然,虽然通道有了,但本部实力不足,依然是个无解的硬伤。意大利半岛总共就那么大,单靠它积蓄出的能量,想控制环地中海这么大一片地区,这多少有些小马拉大车之嫌。

 

不过,特殊的地缘区位,以及文明发展阶段的局限,帮了罗马的大忙。

 

前文中已经说过,意大利半岛大致位于环地中海板块的几何中心,而人类对地中海的有效征服,又使得环地中海板块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商业贸易体系——而意大利半岛又正好是这个商业体系的中枢所在。这意味着即便没有政治权力的加持,意大利半岛也可以凭着这种优势区位,分割到这套环地中海商贸体系中的最大一份蛋糕。凭着这一点,意大利半岛获得了远超自己生产能力的大量额外商业收益,进而使自身在环地中海文明圈内的优势地位得以更加凸显。

 

而环地中海板块,是当时西方世界唯一的文明板块。至于其他的诸如西欧、中欧板块,虽然在中世纪后逐渐崛起,但在罗马时代,都还是未开化地区。这意味着作为环地中海文明圈(其实也就是罗马文明圈)中心的意大利半岛,拥有无可替代的文明高地优势;根本不存在任何竞争者——这又极大的增强了边缘板块对它的向心力和认可度。

 

对进入各边缘板块的罗马系势力来说,由于所在地区文明程度偏低、开发程度明显不足,所以它们根本无法通过本地化改造、与本地土著融合的方式,来增强自己的独立性,积蓄出足够与罗马中枢分庭抗礼的实力;相反,为了巩固自身在当地的统治,它们要高度依赖意大利半岛的各种资源支撑,高度依赖以意大利半岛为核心的地中海贸易体系——直白点说,边缘板块的罗马系势力缺乏自立的本钱。

 

由于边缘板块无力反抗意大利本部,这种情况下,只要罗马的君主专制派势力,在中枢朝廷层面完成了由民主向专制的改造,那么各边缘板块的地方势力,也自然而然的只能向这个业已转型的中枢表示臣服。任何想依托边缘板块,反攻中枢的民主派势力,基本都不会有好下场——庞培、安东尼这两位巨头的失败,就是最好的证明!

 


总而言之,罗马由民主共和国向专制帝国的转型,是其国家基本面发生变化,而自然而然的的结果。它的形成,本质上是一种客观规律的体现,是一种历史发展的必然。而从结果来看,这种转型,也确实对罗马这个国家和文明体系的发展、繁荣和稳定起到了积极作用,并让一手推动这种转型的罗马人享受了巨大收益(它们得以更好、更长久的享受到异族给他们提供的资源,提供的各式服务)。

 

这也是西方人对这场民主向专制的变革极端推崇的原因。鉴于这场转型,不管是从人、国家、还是文明体系层面,都让罗马享受了巨大收益。而作为罗马文明传承的现代西方文明,自然不能对这场转型的意义予以否认。只不过,这种推崇,其实也透露出:西方世界判断政治体制好坏的标准,其实并不是民主还是专制,而是在于它能否给这套体制寄生下的大多数人,带来更多的好处。

 

当然,由于文明形态改变,以及西方世界近现代优势地位的确立,到20世纪时,民主在推动西方世界物质进步方面的作用,确实大过了专制,所以西方人普及民主制度,并对它大加追捧,也是情有可原的。

 

只不过,人类文明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生存环境的变迁,曾经适用的政治体制,是否能够继续下去,那就不好说了!反正我们能看到,民主制下的古罗马共和国,就被专制帝国“合情合理”的取代。

 

有了这个例子,所谓民主永远先进,恐怕也只是一厢情愿。所以如果将来某一天,这些高度认同民主理念的西方人民,又会像他们当年的古罗马先辈一样,将凯撒、屋大维式独裁者(甚至也有可能是希特勒)欢呼雀跃的捧上庙堂,然后顶礼膜拜,我们也丝毫不必为之感到惊奇。毕竟,马克思早就说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相对于虚幻的政治模式,实实在在的物质利益,才是人类追逐的根本所在!

 

而随着希拉里的落败与特朗普的上台,西方世界的这种“逆流”,似乎已经苗头初现了。

 

好了,扯完了民主和专制,我们继续回到罗马。随着奥古斯都(屋大维)的登基,罗马进入了君主专制时代。而与东方政治化君主传承中更讲究政治规则不同,罗马帝国的皇位传承中,军事力量的决定性因素非常大。从苏拉、马略等早期独裁者,到凯撒、奥古斯都这两位君主制确立者,再到后面的图拉真、戴克里先、君士坦丁等大帝,但凡在罗马帝国史上赫赫有名之大帝,莫不是靠军功起家,依托军事力量上位,这与中国古代皇帝主要依靠礼法或者政治势力支持上位成为鲜明对比。

 

为什么罗马帝国会出现军人专政的特征?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君下一节继续解读。


本文为云石地缘政治系列第146章——意大利之第3部分。解读大国博弈内幕,剖析政治深度逻辑,请关注本微信公众号,持续收看全部云石君原创文章。关注方式:长按下方二维码,自动识别,即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