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重磅!中国下一步向何处去?郑永年万字长文论改革…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云石:从难民到移民,欧洲是怎样一步步把自己玩死的

2017-06-26 云石 云石 云石

上周,因为联合国难民署的一则微博,网上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对于种种含沙色影,希望施压中国接收中东难民的举动,中国网民几乎一边倒的给予了抵制和谴责。

 

其实国人之所以会对接收难民如此抵触,除了对“中东”这个地理名词背后所蕴含之宗教意味的排斥和反感之外,很大一部分现实原因,也是被欧洲的现状给吓的。作为现代文明之渊薮,作为举世公认的当代人类文明之高地,今天的欧洲,已经被中东的那帮移民和难民们折腾的七荤八素,而且在可预见的将来,还必将愈演愈烈。

 

当然,欧洲人自己招惹的祸,自己含着泪也得承受,怨不得别人。但在鄙视欧洲人自作自受之余,也不免不了要产生一个问题:这欧洲又不是非洲,以欧洲文明的强大,单纯以实力对比论的话,别说拒祸于国门之外了,反过来把中东乃至整个伊斯兰世界从地球上彻底抹去都不是办不到的事。为什么这么强大的地区和文明,却棒槌到主动敞开胸怀,主动招惹麻烦上身?甚至在已经后患无穷的情况下,依然执迷不悟呢?

 

这里面有历史和地缘的原因。

 

从历史角度来说,欧洲、尤其是英法,曾长期在西亚、北非殖民。在殖民统治期间,无论是出于培养本土殖民人才,还是笼络上层阶级,乃至于殖民地爆发统治危机,自己扶植的代理势力因故失势,需要流亡逃命,欧洲都有必要吸纳一部分中东移民。

 

不过这个肯定不是主要的。毕竟殖民统治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而且这部分精英人士,就算最后因各种滞留欧洲,其总量也十分有限,不至于对社会造成太大影响。

 

其次就是地缘因素——这也是最广为人所知的。由于地缘关系上的相对接近,以及欧洲文明的整体发达,所以西亚——北非伊斯兰世界民众总会想方设法通过各种合法或非法的渠道进入欧洲——是在本土发生动乱时尤其如此。

 

但这也依然不是主要原因。说白了,现在又不是1500年前的罗马帝国晚期,今日中东人与欧洲人的实力差距,更不是当年蛮族和罗马人可以比拟的。当年的蛮族,的确是实力够强,罗马帝国的硬实力不足以将他们彻底抵御,无奈之下只能用收纳的方式加以羁縻。但在现代文明条件下,你就是把西亚北非的中东人全聚起来一起往欧洲冲,至少在军事层面,欧洲只要想挡,照样是挡得住,甚至杀的绝的!就算秉持人道主义精神,有些不便直接遣返,集中起来加以限制,总是可以做到。

 

但欧洲却不!欧洲的做法,简直就是大门洞开,来者不拒,不仅耗费巨大财政支出加以安置,而且几乎不加以约束,任由其冲击自己的社会肌体——哪怕明知对方不可能融合,反倒会给自己造成巨大内部伤害,亦在所不惜!

 

这就有些无语了。地缘层面的客观原因倒还可以理解。政策和理念方面的主观原因,就实在无法理喻。

 

欧洲为什么会这么棒槌?

其实说起来这也是荒谬。正是欧洲引以为傲的“自由、平等、博爱”等人权理念,与同样让欧洲人深感自豪的西式民主制度,这二者共同交织在一起,共同酿成了欧洲人的悲剧。

 

欧洲本就是是现代人权理念的先驱和鼻祖,二战后,“自由世界”阵营的欧洲各国更是率先一步迈入所谓现代民主社会,人人平等,全民普选等理念和制度已经深入人心,成为现代欧洲社会秩序的基石。

 

当然,民主、公民权之类的也不是新鲜事,古代希腊乃至罗马内部就已经有了古典式民主。不过古代的欧洲民主,是有族群界限的。在希腊时代,以及古老马早中期,只有希腊城邦公民,以及罗马人内部,才能够享受。至于其他的异族、奴隶等等,都基本不可能享受此等待遇。

 

如果今天的欧洲还跟古典时期一样,那倒也不会闹出这些乱子。在那种模式下,移民和难民别说很难闯进欧洲,就是进去了,也肯定捞不到什么好处,绝对是扑街的命。

 

但现代的欧洲,却已经将人权理念上升为普世价值,这个就麻烦了。根据这套价值理念,移民和难民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享受各种欧洲福利待遇,甚至还可以利用欧洲建立在原先较高人口素质基础上的松散制度,从中发觉漏洞,以破坏社会秩序,乃至破坏欧洲文明基础的方式,来攫取自己的私利。

 

这下欧洲就悲剧了!

 

不过说起来,欧洲这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本来,直到近代,欧洲的所谓人权理念,基本上都还局限于本族群内部有效,对于其他族群,虽然也有一些基于人权理念的善举,但整体而言,他们并不在当时欧洲人权理念的保护范围内。

 

为什么到了现代,这人权理念,还有现代民主制度,就被欧洲人自个儿给无节制的普世了呢?

 

这有好几方面的原因:首先,“自由、平等、博爱”等人权理念,天然带有普世性,就其理念本身而言,本来就是面向全人类的,并不局限于欧洲人自己。

 

当然,理论只是理论罢了。从古到今,带有普世性的理念多的是,但在实际应用中,大多都会根据执行人的需要,进行一些范围的调整和压缩。就欧洲来说,像什么“自由、平等、博爱”的理念,在启蒙运动时就已经被提了出来,法国大革命更使其深入人心。但别的国家不说,哪怕就是法国,在接下来的全球殖民扩张中,坏事也一件都没少干!

 

所以,人权理念乃至民主制度有效适用范围的现实扩散,另有其原因。

 

从欧洲内部来说,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的实力越来越强大,相应的,资本权力与政治权力的冲突越来越明显。这种情况下,资本通过扶持民权,来对政治权力进行有效约束——这使得人权理念和民主制度在其内部的普及提供了空间。

 

当然,这只是欧洲内部的扩张。而从外部来看,二战后,伴随着英法殖民帝国的崩溃,传统的欧式殖民模式也走到了尽头。欧洲实力的衰落,以及殖民地民众的国家民族意识崛起,使得欧洲无法再通过直接政治管理的模式来从全球攫利。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结束政治统治这种直接粗暴的模式,转而用相对隐蔽,相对间接的资源控制以及规则控制方式,来维持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利益攫取。

 

这种方式当然是有效的。但有个前提就是,处于被控制一方的地区和民众,不能有实力来反抗这种西方的资源控制和规则控制。而如果被间接控制的地区,出现了一个集权式政府,那就麻烦了。

 

首先,集权式政府权力基础的牢固与否,与政府所能控制的国家社会资源是呈直接正比的。威权政府能直接控制的资源越多,他用以维持政权的筹码就越足;反制,如果威权政府手头没有足够的资源做保证,那稍微来点风吹草动,它就会弹尽粮绝,被民众推翻。

 

这样一来,欧洲这样的老牌国家与其他地区集权政府之间,天然就够成了利益冲突——资源全被你本土集权政府拿去了,老子还玩个屁啊!

 

其次,集权式政府,由于能够将相当多的国家和社会资源有效集中到一起,所以它也有足够的底气与欧美这帮大佬叫板,抵制、甚至冲击它们所制定的规则。

 

以上两点,决定了在文明变革中占得先机的欧洲,乃至整个西方,要想将间接控制这一套获利模式玩下去,就必须压制地球上的其他集权政府。至于压制的手法,无非就两手——硬的就是直接暴力铲除,软的就是对人权理念和西式民主作普世推广。

 

暴力铲除很好理解。至于人权理念和西式民主,由于集权政府,其本质就是对一种从上到下的科层化社会管理模式,并以高度讲究集体范畴的组织性和纪律性。所以西式人权理念对个人权利的推崇,以及西式民主这种由下到上的政治权力产生模式,本身就意味着对集权政治架构的一种颠覆。

 

而只要被控制地区的集权政府被颠覆,社会呈现出一盘散沙的状态,那么随着本土政治权力被捆住手脚,资本权力又不足以与西方相抗衡,那欧美这些强大的外部势力,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实现对当地资源的事实控制。

 

这就是欧洲推崇普世价值,推崇人权理念和西方民主制度的原因。这就是欧美从根子上敌视所有集权政府——包括中国的原因。因为你一集权,他们在当地的间接控制就玩不转了,如果是一个大国集权——比如中国,那就不光是对中国的间接控制玩不玩的转的问题了,没准自己的全球秩序控制权都会被中国给玩掉。

 

当然,总的来说,欧洲的这套还是挺有效的,过去几十年,除了在中国没玩顺溜,地球上其他能上的了台面的集权政府,一大半都被美欧挑落马下,从而保证了它们能够从全球范围内大攫其利。

 

只不过,人权理念、民主制度这玩意,你要普世,首先你自己得把自己的民众给普了——不然这不就摆明成忽悠了吗?总不能你自己民众都不信的东西,还要别人来信吧?于是乎,欧美在给别的国家民众洗脑的同时,自个儿民众,同样也被洗了脑。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民众的学识、视野、专业方向、社会地位等决定了,他们对待国家大政时都比较感性化,比较浅层次,比起真正的政治精英相比,绝对是有差距的——这一点全世界都一样。

 

而这就酿成了悲剧。以前是别的地方自个儿乱自个的,欧洲民众没有直接观感,所以就算大家有圣母情怀,也最多就是呼吁一下,捐点款,或者搞几个组织跑过去做点慈善就完了,不至于伤及自身。可随着大批移民跑来欧洲,这时候欧洲人的圣母再次泛滥,其结果就成了引火烧身——最关键的是,他们的圣母情怀还决定了,他们对此尤不自知!

 

而欧洲之所以自己惹祸上门,也跟欧洲的民主制度有关。说白了,虽然民众大多是政治和历史小白,政治精英却一点都不糊涂。中东移民是些什么人,进来后会惹出哪些麻烦,熟读史书,通晓古今兴衰之道的政治精英一清二楚。

 

如果是欧洲是集权模式,那就算民众被洗脑、圣母心泛滥,但由于民权对政治权力的直接反制能力相对较小,所以政治精英依然可以从国家民族的长远利益出发,将移民、难民有效限制。

 

但问题是,欧洲都是现代民主国家,政治精英的权力和个人利益,取决于民众的选票。这一下麻烦就大了。就算政治精英知道吸纳中东移民或者难民会后患无穷,但被洗脑的民众已经普世情怀泛滥,这种情况下,如果政治精英还敢为国家民族的长远利益打算,其结果就是,自己的最大个人利益——政治前途就先会被愤怒的民众给剥夺掉。这种情况下,政治精英也只能屈服于民意。甚至,为了个人政治利益,他们还会有意迎合民众,主动向移民和难民打开大门

 


关于这一点,默克尔就是最好的例子。默大妈因为接收叙利亚难民,被西方舆论一阵热捧。但实际上,大妈对叙利亚难民,一开始是拒绝的。可后来架不住民众的圣母情怀,无奈只能敞开欧盟大门,让百万难民入境。虽然这之后随着难民对社会冲击的显现,民意逐渐逆转,默克尔大妈的立场又稍有回调。但难民已经入欧,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再加上依然有大量普世情结的民众存在,所以也很难再将这些人遣返,这杯苦酒,也就只能由满脑子普世的欧洲民众,以及他们的子孙来喝了。

 

综上所述,在对待难民和移民问题上,欧洲的这些民族国家,实际上是作茧自缚。正是他们为之自豪的西方普世人权理念和西式民主制度,让他们在明明有能力抗拒的情况下,却把麻烦不断的引入家中,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酿成大患!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在现行体制和社会秩序下,欧洲根本无法消除中东移民和难民的隐患。未来的欧洲,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就是被来自中东的移民、难民们给玩死;要么就是Heil Hitler!而无论哪一种,都意味着欧洲必将支付惨重的代价。而现代西方民主制度,至少在欧洲,其衰亡几乎是可以预见的了。


本文为云石海(境)外风云系列1737节。解读大国博弈内幕,剖析政治深度逻辑,请关注本微信公众号,持续收看全部云石君原创文章。关注方式:长按下方二维码,自动识别,即可。     

苹果与腾讯撕逼,将IOS用户向公号赞赏的功能关闭。愿意打赏的IOS用户,可通过下面二维码打赏,在此谢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