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肾结石向 21 岁的我走来。

2017-07-20 大喵 我要WhatYouNeed 我要WhatYouNeed

一个年轻人的聚集地


编辑记事


记得当年上初中的时候,挺着肥肚子穿着丝袜配凉鞋,长得像张召忠的思想政治老师一边敲着桌子,一边对我们说过一句话:


“你们,一定要按时吃饭,千万别把外面那垃圾食品当饭吃,别把饮料当水喝。你现在出没问题,是因为你年轻,一直这样的话,最多十年,你铁定出问题。”

当时的我,特别爱喝可乐。心里想,无非就是杀杀精,反正单身暂时也用不上,才不用管呢。


于是,就接着抄数学作业了。现在想想,这个 FLAG,原来十年前就立了啊。

 


 真的是差不多十年后,前一周,我大学毕业,回西安的学校领毕业证和学位证。


匆匆忙忙放下这边的工作就回去了,也没怎么吃饭。拿到证书之后,我就在宿舍吹着空调喝着可乐,打算晚上叫同学聚聚。


花前月下喝点小酒,慨下青春,再发个朋友圈配个什么“不忘初心”装个逼。


然后,恶梦就开始了。



一开始,并不是很疼,感觉像是只是腰扭了一下。当时,正在 B 站上看小姐姐跳舞,想着吃点东西喝点水就没事了。


不过,没多久之后,视频就变得索然无味了。疼痛越来越严重,我忍不住倒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打滚,头上已经满头大汗。


舍友回来的时候,我正蹲在地上,脸色苍白,双腿打颤,用头撞着旁边的床板。后来回忆,舍友说我当时的脸,像糊了层面粉,白的吓人。


这个有多疼呢?


网上看到一个汉子,说自己以前在野外不小心划了一个大口子,直接用酒消毒,自己用针线缝了起来。一声都没吭。后来结石犯了,疼的一边打滚一边哭。

总之,很快舍友就打车把我送往医院去了。一路吐到医院,刚才喝的水,早上吃的饭全吐出来了一点不剩。


人在极度痛苦的时候,总爱胡思乱想,我闭着眼睛在车里翻滚,想起了当年思想政治老师的可怕形象,还有我作死的 FLAG,甚至想起了红军长征翻雪山过草地。


对我来说,不用坚持到遵义,只要撑到医生那,我就超脱了。这样想着,稍微好受了些,终于到了医院。

 

下了车,我挣扎着走了过去,弯着腰捂着背,看到穿白大褂的医生简直像见到了天使。

挂急诊,我看见了一个胖胖的医生。还没说话,大夫就看着我笑了,“看你手捂的位置,就知道你是结石犯了。来过来,我看看。”


“没事的,结石死了不人的。” 说完,又往我的后腰拍了一掌。那瞬间,我感觉我的心脏都快疼出来了。


-“疼疼疼,要死要死”。

-“疼就对了,肾结石,八九不离十了。去做个CT确诊下吧。”

 

那一刻,想到人活在在世上,纵然有天大的困难,委屈,逆境,和身体的重病相比都是小到不能小的事。


失恋算什么,又不是以后没办法再爱;事业不顺算什么,好好做总有机会翻盘;考不上大学又能怎样,去菜市场卖卖菜撸撸猫还不是一样开心活。


没有推送算什么,身体好的话还可以再写啊。


但是身体出了很严重的问题,就丧失了所有希望了。




做完 CT,我被确诊为草酸钙肾结石。


我趴在急诊的床上大叫,一个一米八七的汉子,扭成了菜市场的黄鳝。医生看了我一眼说,这个疼痛和生孩子差不多,一般止痛药根本没用。“你要是想打也行,就当心理安慰了。”


我说不管怎么样打了再说,医生笑了笑,就给我开药了。


事实证明,果然一点用都没有。

 

“算了,你还是用超声波打掉吧,打完石头就没事了。” 听到他这么讲,才突然觉得人生又充满了希望。然后就安排去了碎石,过程就不详细描述了。


只是到了做完的时候,我已经疼到意识模糊了。


医学上有个专门的词汇形容叫辗转体位,就是说你不管用什么体位,都不会减轻痛苦。那天晚上,我就用身体理解了这个词。



撑到半夜 4 点,实在受不了,又去附近的医院。打止痛药,打用来解除痉挛的 6542,才慢慢地才好受了一些。


医生说,结石应该多喝水才好排出,我妈就从超市那买了一箱矿泉水。但是喝多少吐多少,实在没办法。我说:“妈,咱别浪费水了,你买的都是百岁山,全吐了怪可惜的…”


我妈在网上看了很多种排石方法,什么跳绳,蛙跳,爬楼梯…总之就是要震动,把结石震下来。



我说跳来跳去,可能还没排出来自己就先疼死了。于是,我妈就开车带我去兜风。我端端正正坐在后面,车的减震不好跑起来一颠一颠的,感觉结石正在体内晃动。


这个时候,庆幸还好家里穷没有很好的车,不然这下真的没招了。


尝试了好多种方法之后,发现冲热水澡是最有效缓解痛苦的办法。大概是热水能够放松输尿管,减缓痉挛。刚刚冲完的时候,疼痛会短暂消失,整个世界都和谐了。于是我开始尝试一边冲澡一边蹦。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兜风,回去吃药,冲热水澡,蹦着,然后复查,不断循环。终于一周后的一个早晨,惊喜地发现,一下排出了三个黄豆大小的结石。



结石和很多亚健康的病一样,没有什么明确的形成原因。体质和习惯是主要的诱发因素。就像,有无数人和我说过,你要早睡早起,少喝可乐,注意锻炼,多喝水,少吃垃圾食品。


我总诺诺称是却不已为然。


大概好多人都和我一样吧,这些老掉牙的问候和关心,在心里根本唤不起一点涟漪。结果依然每天熬夜刷手机,一瓶又一瓶地喝碳酸饮料,懒得多走一步路。


觉得虽然这样不健康,但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困扰,等到突然大病临头,什么幸福,事业,成功,一瞬间就全部理你远去了。


好不容易,我这两天才重新回到了 WhatYouNeed 的办公室。见到了编辑他们几个,刚刚从北京回来,一脸憔悴的样子。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又开始分享最近的生活:“今天六点的飞机,昨晚给乙方改一篇稿改到三点,要死了”;“我感冒了睡不好,可是想到今天的稿子还没有准备好,不想断更,怎么办。” ;“天哪,为什么连你也有黑眼圈了”。


而我看到的,除了熬夜,还有大家不按时吃饭,不多喝水,喜欢点“一点点”,吃垃圾食品等等......



那一刻,我又想起那个长得像张召忠的思想政治老师:


“你们一定要按时吃饭,千万别把外面那垃圾食品当饭吃,别把饮料当水喝。你现在出没问题,是因为你年轻,一直这样的话,最多十年,你铁定出问题。“


所以,作为一名从来没有写过文章的微信运营,也忍不住动了笔,写下了这篇文章。我想告诫包括他们,以及屏幕前的读者在内的所有年轻人,“你一直这样的话,很可能会出问题。”


我是真的不想你经历和我一样的痛苦啊。



今日作者


编辑 / Blake

音乐 / いろのみ,Haruka Nakamura - 日向

图片 / 肖申克的救赎



加入我们,健康长寿


明天,我们团队九点半就会出发去香港参加一个青年大会啦。星期天晚上才回来,要早睡早起三天了,晚安。

当肾结石向 21 岁的我走来。

当肾结石向 21 岁的我走来。

2017-07-20 大喵 我要WhatYouNeed 我要WhatYouNeed

一个年轻人的聚集地


编辑记事


记得当年上初中的时候,挺着肥肚子穿着丝袜配凉鞋,长得像张召忠的思想政治老师一边敲着桌子,一边对我们说过一句话:


“你们,一定要按时吃饭,千万别把外面那垃圾食品当饭吃,别把饮料当水喝。你现在出没问题,是因为你年轻,一直这样的话,最多十年,你铁定出问题。”

当时的我,特别爱喝可乐。心里想,无非就是杀杀精,反正单身暂时也用不上,才不用管呢。


于是,就接着抄数学作业了。现在想想,这个 FLAG,原来十年前就立了啊。

 


 真的是差不多十年后,前一周,我大学毕业,回西安的学校领毕业证和学位证。


匆匆忙忙放下这边的工作就回去了,也没怎么吃饭。拿到证书之后,我就在宿舍吹着空调喝着可乐,打算晚上叫同学聚聚。


花前月下喝点小酒,慨下青春,再发个朋友圈配个什么“不忘初心”装个逼。


然后,恶梦就开始了。



一开始,并不是很疼,感觉像是只是腰扭了一下。当时,正在 B 站上看小姐姐跳舞,想着吃点东西喝点水就没事了。


不过,没多久之后,视频就变得索然无味了。疼痛越来越严重,我忍不住倒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打滚,头上已经满头大汗。


舍友回来的时候,我正蹲在地上,脸色苍白,双腿打颤,用头撞着旁边的床板。后来回忆,舍友说我当时的脸,像糊了层面粉,白的吓人。


这个有多疼呢?


网上看到一个汉子,说自己以前在野外不小心划了一个大口子,直接用酒消毒,自己用针线缝了起来。一声都没吭。后来结石犯了,疼的一边打滚一边哭。

总之,很快舍友就打车把我送往医院去了。一路吐到医院,刚才喝的水,早上吃的饭全吐出来了一点不剩。


人在极度痛苦的时候,总爱胡思乱想,我闭着眼睛在车里翻滚,想起了当年思想政治老师的可怕形象,还有我作死的 FLAG,甚至想起了红军长征翻雪山过草地。


对我来说,不用坚持到遵义,只要撑到医生那,我就超脱了。这样想着,稍微好受了些,终于到了医院。

 

下了车,我挣扎着走了过去,弯着腰捂着背,看到穿白大褂的医生简直像见到了天使。

挂急诊,我看见了一个胖胖的医生。还没说话,大夫就看着我笑了,“看你手捂的位置,就知道你是结石犯了。来过来,我看看。”


“没事的,结石死了不人的。” 说完,又往我的后腰拍了一掌。那瞬间,我感觉我的心脏都快疼出来了。


-“疼疼疼,要死要死”。

-“疼就对了,肾结石,八九不离十了。去做个CT确诊下吧。”

 

那一刻,想到人活在在世上,纵然有天大的困难,委屈,逆境,和身体的重病相比都是小到不能小的事。


失恋算什么,又不是以后没办法再爱;事业不顺算什么,好好做总有机会翻盘;考不上大学又能怎样,去菜市场卖卖菜撸撸猫还不是一样开心活。


没有推送算什么,身体好的话还可以再写啊。


但是身体出了很严重的问题,就丧失了所有希望了。




做完 CT,我被确诊为草酸钙肾结石。


我趴在急诊的床上大叫,一个一米八七的汉子,扭成了菜市场的黄鳝。医生看了我一眼说,这个疼痛和生孩子差不多,一般止痛药根本没用。“你要是想打也行,就当心理安慰了。”


我说不管怎么样打了再说,医生笑了笑,就给我开药了。


事实证明,果然一点用都没有。

 

“算了,你还是用超声波打掉吧,打完石头就没事了。” 听到他这么讲,才突然觉得人生又充满了希望。然后就安排去了碎石,过程就不详细描述了。


只是到了做完的时候,我已经疼到意识模糊了。


医学上有个专门的词汇形容叫辗转体位,就是说你不管用什么体位,都不会减轻痛苦。那天晚上,我就用身体理解了这个词。



撑到半夜 4 点,实在受不了,又去附近的医院。打止痛药,打用来解除痉挛的 6542,才慢慢地才好受了一些。


医生说,结石应该多喝水才好排出,我妈就从超市那买了一箱矿泉水。但是喝多少吐多少,实在没办法。我说:“妈,咱别浪费水了,你买的都是百岁山,全吐了怪可惜的…”


我妈在网上看了很多种排石方法,什么跳绳,蛙跳,爬楼梯…总之就是要震动,把结石震下来。



我说跳来跳去,可能还没排出来自己就先疼死了。于是,我妈就开车带我去兜风。我端端正正坐在后面,车的减震不好跑起来一颠一颠的,感觉结石正在体内晃动。


这个时候,庆幸还好家里穷没有很好的车,不然这下真的没招了。


尝试了好多种方法之后,发现冲热水澡是最有效缓解痛苦的办法。大概是热水能够放松输尿管,减缓痉挛。刚刚冲完的时候,疼痛会短暂消失,整个世界都和谐了。于是我开始尝试一边冲澡一边蹦。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兜风,回去吃药,冲热水澡,蹦着,然后复查,不断循环。终于一周后的一个早晨,惊喜地发现,一下排出了三个黄豆大小的结石。



结石和很多亚健康的病一样,没有什么明确的形成原因。体质和习惯是主要的诱发因素。就像,有无数人和我说过,你要早睡早起,少喝可乐,注意锻炼,多喝水,少吃垃圾食品。


我总诺诺称是却不已为然。


大概好多人都和我一样吧,这些老掉牙的问候和关心,在心里根本唤不起一点涟漪。结果依然每天熬夜刷手机,一瓶又一瓶地喝碳酸饮料,懒得多走一步路。


觉得虽然这样不健康,但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困扰,等到突然大病临头,什么幸福,事业,成功,一瞬间就全部理你远去了。


好不容易,我这两天才重新回到了 WhatYouNeed 的办公室。见到了编辑他们几个,刚刚从北京回来,一脸憔悴的样子。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又开始分享最近的生活:“今天六点的飞机,昨晚给乙方改一篇稿改到三点,要死了”;“我感冒了睡不好,可是想到今天的稿子还没有准备好,不想断更,怎么办。” ;“天哪,为什么连你也有黑眼圈了”。


而我看到的,除了熬夜,还有大家不按时吃饭,不多喝水,喜欢点“一点点”,吃垃圾食品等等......



那一刻,我又想起那个长得像张召忠的思想政治老师:


“你们一定要按时吃饭,千万别把外面那垃圾食品当饭吃,别把饮料当水喝。你现在出没问题,是因为你年轻,一直这样的话,最多十年,你铁定出问题。“


所以,作为一名从来没有写过文章的微信运营,也忍不住动了笔,写下了这篇文章。我想告诫包括他们,以及屏幕前的读者在内的所有年轻人,“你一直这样的话,很可能会出问题。”


我是真的不想你经历和我一样的痛苦啊。



今日作者


编辑 / Blake

音乐 / いろのみ,Haruka Nakamura - 日向

图片 / 肖申克的救赎



加入我们,健康长寿


明天,我们团队九点半就会出发去香港参加一个青年大会啦。星期天晚上才回来,要早睡早起三天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