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骚妈妈,贱妈妈

血饮丨香港暴动背后是中国拔掉中情局最大海外据点的中美谍战较量!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三哥惊奇】 印度的“北大”,还将上演多少惊心动魄的“大戏”……

2017-10-30 萨仏米 红德智库 红德智库

尼赫鲁大学,坐落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的西南边。按照在印度国内的地位和知名度来讲,它大概可以相当于中国的北清复交了。这所大学的全称是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英文全称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简称JNU),没错,便是以那位挑起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的印度开国总理——尼赫鲁命名的。


虽然名字奇葩,尼赫鲁大学却有着不少精彩的故事。据印度媒体报道,9月10日,尼大学生会投票选举结果出炉:本校第一大学生团体力量——联合左翼联盟(包括AISFAISASFI等)以1506票位居第一,赢得选举。左翼联盟收获了学生会的所有四个主要席位,票数比第二大学生团体——极右派团体ABVP高出464票。其中,24岁的女硕士凯塔·库玛里当选了学生会主席。而位居票数第三的BAPSA学生团体,获得了935票。


你可能对这些陌生的字母和数字并不感兴趣,因此我们稍后再做解释。或许你在暗想,一次普通的学生会换届选举有什么大不了的?然而,尼大选举背后牵扯出的一系列问题,真正映射出了当下印度政府的恐惧和社会的撕裂。

 

一 印度共产主义的“摇篮”

 

回溯一下历史,上世纪60年代时,在任10余年的印度总理尼赫鲁还做着不切实际的“白日梦”。他先是错误地判断了中印形势,发起了边界战争,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此后,他仍然倔强地幻想着印度发展的“宏伟蓝图”。

 

尼赫鲁大学便是在这个背景下建立的。1969年,印度政府严重不满于综合性大学的教育现状,急于建立一批科研机构为国家发展服务,尼赫鲁大学应运而生。直到今天,尼大仍主要以研究生教育为主,本科教育占比依然很小。

 

于是,这样一所以政治领导人命名的学校,与印度政治的联系日益密切起来。今天我们熟知的印度外交秘书苏杰生、新任女国防部长尼尔马拉·西塔拉,都毕业于尼赫鲁大学。

 

但讽刺的是,尼大与印度政治的联系整体上并不是正向的,而是逆向的。这所学校,究竟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据资料显示,尼大共有大大小小一百多个学生团体,这些学生团体的主流思想意识与印度政府并不合拍。长期以来,印度共产党的学生之翼,诸如全印度学生联盟(AISF)、全印度学生协会(AISA)、印度学生会(SFI)等团体的力量在尼大稳步攀升,占据了绝对优势。

 

通俗一点说,即是很久以来,尼大一直是印度左翼(印共)的一块阵地。尼大学生主力的思想目标,是传播马列思想,最终实现共产主义!再回到开头所讲的学生会选举,我们提到获胜方是“联合左翼联盟”。他们,便是尼大这块共产主义阵地的坚守力量。

 

话说回来,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告诉我们,矛盾是无处不在的。在学校里,与之相抗衡的印度极右翼学生团体Akhil Bharatiya Vidyarthi Parishad (ABVP),也不断努力刷着存在感,对左翼学生实行着不同方式的对抗措施。


 

是什么给了这个“弱势群体”如此强大的动力?原来,他们背后有着足够强大的神秘前辈在鼓舞和支撑。

 

第一位神秘前辈就是——现任印度总理莫迪!早在上世纪70年代,莫迪就加入了ABVP的上级组织——印度国民志愿服务团(RSS)。在之前的文章中本人写过,这个团体的成员都拥有着狂热的印度教教派情绪,具有很强的排他性和极端主义性质。说好听点,叫民族主义,说不好听点,那不就是法西斯么?

 

第二位神秘前辈是印度财政部长贾伊特利。对于这个名字,大家也一定不陌生,他就是在前段时间中印洞朗对峙期间,狂言“印度不是1962年的印度”的那个人。这位嘴炮大叔早年读书时也加入了ABVP,还曾因为一场相关的政治运动被关进了监狱。

 

正是有着以上前辈的支持,ABVP客观上的影响力也在逐渐扩大。于是,左翼学生团体想出了更加可靠的方式进行斗争——这就是联盟,也就是以上我们讲到的“联合左翼联盟”。

 

不难想象,与如此强大的前辈背道而驰,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现在看来,这帮童鞋在莫迪上台后越来越极端激进的政治政策下,仍然敢本着心中的信仰,坐怀不乱,一往无前。你们说,他们的“豹子胆”,是怎么长出来的?

 

二 两个“恐怖事件”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在莫迪执政的今天,尼大已经被印度政府贴上了“反国家”、“反印度”的标签,成为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那么,在刀尖上跳舞的他们,身上又背负着怎样沉重的包袱?在这里,我们主要讲两个令人深思的“恐怖事件”。

 

第一个事件,我们姑且称之为“逮捕主席事件”。20162月,时任尼大学生会主席、AISF的主要领导人坎哈亚·库马尔被指控“煽动叛乱”,并被警方逮捕,罚款10000卢比。具体原因是,几天前,尼大发生了一次团体抗议活动,抗议印度政府对一名叫穆罕默德·阿夫扎尔·古鲁的人秘密执行死刑。抗议者认为,古鲁来自克什米尔地区,那里的人们对用死刑这种方式一直难以接受。何况,即便古鲁真的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执行死刑的过程又为何是在秘密中进行呢?

 

接着,极右翼反对团体ABVP指控学生会主席库马尔,称其在抗议活动中喊出了“反印度”的口号,是分裂国家的行为。但库马尔本人否认了这一指控,称自己并未做出任何有损国家利益的行为。


 

这次尼大的“逮捕主席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引起了众多尼大教师和学生的绝食和抗议活动。有人在美国版知乎Quora上面发表言论为库马尔而辩,“库马尔没有喊过口号”、“我在尼大的两年半时间里,没有一次听到过谁喊过这种口号”、在抗议过程中“ABVP威胁和恐吓学生,还大声喊叫”、“尼大原本是一个美丽的民主之地,然而这一切正在被ABVP所摧毁”......

 

对此,印度内政部长拉杰纳特·辛格也站在了ABVP乙方,他气得连发推特,“如果有人提出反印度的口号,质疑这个国家的统一、完整和主权,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得到原谅”。同时,也有一些评论认为,莫迪政府自上台后,不断助长着印度右翼及ABVP的势力,他们越来越容忍与自己意见不一的左翼团体,甚至有分析称“印度中央政府可能会选择关闭尼大”。于是,这桩事件不过是他们以此为借口,来打压尼大左翼学生势力罢了。

 

如果说“逮捕主席事件”还不够惊心动魄,我们再来看看第二个事件——“纳吉布失踪事件”。这也是本次当选的学生会主席凯塔·库玛里在接受采访时屡次提到将会继续关注的问题。20161015日,尼大研究生一年级学生、27岁的纳吉布·艾哈迈德在校期间突然失踪。

 

可疑的地方在于,在纳吉布失踪的前一个晚上(10月14日),他曾与ABVP的几个成员因为意见不合吵起来了。调查发现,当晚有一名ABVP的成员在吵架过程中“使用了煽动性语言”、“做出了挑衅性动作”,并“出手打了纳吉布”。事件发生后,右翼学生团体ABVP的几名成员被指控“绑架了纳吉布”。随后,印度警方,甚至中央调查局(CBI)都介入了调查。


固然,我们不是目击者,无法描绘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一流名校学生,能够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抛弃大好前途,抛弃家人,一走了之?

 

直到今天,这名年轻人仍然没有被找到,并且警方几乎没有找到任何可能被突破的线索。这引起了纳吉布的家属和尼大学生的强烈不满,从事发到今天,屡次抗议CBI对此事件的不作为。据印媒报道,纳吉布的母亲悲伤欲绝,她透露说,印度警方在事发后竟然没有对当时的目击证人进行过求证,并且也没有对那一晚殴打纳吉布的人进行问询。直到上个月,纳吉布的家属和学生们还在CBI门前进行过抗议活动。


 

这简直太奇怪了。不知道印度警方是接受了谁的指令,对纳吉布失踪事件如此“漠不关心”?这猛然让我想起了在一些印度宝莱坞电影中的印度警察形象,他们看起来好像小品《主角与配角》中穿上八路军军装的陈佩斯,再怎么看也吊儿郎当,不像个正面角色。

 

“警方还把我儿子与IS联系起来,这简直是莫大的耻辱”,纳吉布的母亲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又究竟是有可靠证据,还是指鹿为马呢?退一步讲,若是真如警方所讲,那又有什么必要藏着掖着,把事实调查和陈述清楚,依律办事就是了,有必要这样拖拖踏踏、讳莫如深吗?

 

纳吉布失踪事件仍在持续发酵,受到多方关注。印度警方和CBI,会给出大家怎样的结论?我们且观其变。

 

三 贱民就活该自杀吗

 

在2017年尼大学生会选举的投票排行榜上,除了左翼联盟和ABVP之外,还有一个叫做BAPSA的学生团体,排名第三。据BAPSA成员介绍,这个团体致力于反对婆罗门教,消灭种姓制度,致力于团结在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生活中被压迫的人们,从而建立一个自由、平等和博爱的世界。

 

这个团体目前也划归为偏左翼团体内,毕竟,没有哪个团体比ABVP更像法西斯了。关于印度的种姓制度,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及过,这里不再赘述。只是很多人会有疑惑,印度独立之后种姓制度,不是已经被消灭了吗?

 

在印度著名影星阿米尔·汗大神主持的《真相访谈》节目中,曾采访到一位关注种姓制度的纪录片制作人。这位制作人做了一次街头采访,问题就是“你认为印度还存在种姓制度的影响吗”。所有人的答案都非常一致,他们认为无论在印度城市和农村,种姓制度都已经不存在了。


但事实上,这个答案显然是错误的。这位制作人在自己的纪录片中,记述了上至印度国家机关干部、下至印度农村的一些事例,证明种姓制度的影响依然强大。记得一位达利特人(印度的贱民,即在四个已有种姓之下更卑贱的一个族群)通过自己的努力,有资格在印度政府做一名机关干部。然而,他的同事对他的鄙夷态度,竟导致这位干部舍弃了大好前途,离职了!据这位当事人介绍,每次在他喝完水之后,他的同事就会把他的杯子赶紧扔到垃圾堆里去,生怕脏了环境。

 

而在农村更甚。在访谈节目中我们得知,没有哪个上层种姓愿意和达利特人一起坐下来吃饭,那可能让他们觉得非常污秽;达利特人结婚时不能像其他种姓人群一样骑母马;达利特人在经过上层种姓家庭门前时必须脱下鞋,用手提着走路;达利特人不准用上层种姓喝水的水管;达利特人的主要工作是与粪便打交道,多数时候在一个很大的粪坑里,用桶捞粪,再运送到垃圾处理区,桶时常会滑落在粪坑里,达利特人便需要将整个手臂伸进粪坑去把桶捞上来......


 

在印度首都的这所一流名校——尼赫鲁大学中,达利特人也同样不能完全摆脱被当做“贱民”对待的命运。尼赫鲁大学的一名达利特教授称,她在尼大读书的时候,自己坐过的座位,其他种姓的同学都要用烟熏、用水擦、用火烤过后,才会入座。

 

更令人震惊和寒心的事情是,就在今年3月,尼大又出了一起更恐怖的事件,重新点燃了学生们的怒火。

 

一位名叫莫库克里希南的27岁在读达利特博士,突然自杀了。

 

据报道,莫库克里希南是一个很聪明的学生,学术造诣也很深。他参加过许多国际和国内的学术会议,并在学术研究中实地考察过很多争议地区,比如莫迪老家、发生大屠杀事件的古吉拉特邦、发生过众多农民自杀事件的马哈拉施特拉邦等等。



这样一位高端学术人才,为什么选择了自杀这条如此愚蠢的路?在自杀前的最后一条Facebook中,莫库克里希南写出了一些看似是事件线索的文字。他写道,在这里,面试和录取都没有平等之说,只有对平等的否认。当平等被否认了,也就等于一切都被否认了。

 

莫库克里希南指的应该就是尼大,他所在的院系。莫的一位亲密朋友说,“他曾经和我说过他在那里受到过很多歧视。他所在的部门臭名昭著,会对达利特学生打出很低的成绩”、“他的袖子上还戴着代表达利特标志的东西,因此在很多事情上都被忽视了”。这又让我想到了上文提到的那位尼大的达利特教授,她也曾表示,她读小学的时候,学校发给达利特人的校服颜色与其他种姓有所区分:达利特小孩穿蓝色,而其他种姓的学生穿粉色。

 

试想,这是一种怎样的耻辱?在印度,达利特人从生来到开始读书,直到上了大学、甚至工作后,从来就被贴着刺眼的标签,时刻提醒大家、也提醒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贱民”。无论你怎样努力,也摆脱不了生来的命运。这样看来,难道莫库克里希南选择自杀,不是一种解脱的方式吗?

 

这样的悲剧并不只发生在莫库克里希南的身上。去年1月,同样为左翼思想主导的海德拉巴大学里,同样时年27岁的博士生维穆拉,同样有着达利特的“贱民”身份,也选择了自杀。当时,维穆拉的自杀引起的反响比莫库克里希南事件更为强烈,印度各地发生了许多抗议活动,印度媒体也极度关注,并把此事上升为“精英机构是不是种姓歧视温床”的讨论上来了。

 

除了种姓因素之外,还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右翼团体势力的老前辈、印度总理莫迪和他的幕僚们,打压异己势力的行为愈加明显,不断加重了知识界对印度社会右转的担忧。比如,他们大幅削减学校的招生名额、削减教育经费等等。莫迪本人曾自豪地表示,“努力工作比读哈佛更有用”,引发了人们对其轻视高等教育的严重不满。

 

我们能够理解3年前莫迪在大选中对选民夸下海口之后,对印度经济发展的一系列焦虑,但是这无论如何不该成为其一意孤行的理由。在民族主义愈加泛滥的今天,有评论称,或许“阻碍印度梦的实现,就是不爱国的象征”,“于是,从莫迪上台的时刻开始,左翼阵地尼赫鲁大学,就注定了要成为印度公敌”。难以揣测,将来印度政府将以怎样的形式去对待这些“印度公敌”。我们只是希望,它能够真正对得起自己的国民,对得起自己引以为豪的所谓“民主”,让悲剧不再发生。(完)


作者:萨仏米

来源:萨仏米(sufferme-z)



后语: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和分享、转发的习惯,

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分享和转发,坚持需要信仰,专注更显执着,

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坚持的动力!

合作洽谈、投资赞助事宜,请联系

微信:lars8888

邮箱:hongdezhiku@163.com

红德智库投稿邮箱:

hongdezhiku01@163.com

一周热文推荐

不作不死!金门正在搞的这个“公投”,遭到大陆严正警告!

 本次党章修改,意味着什么?

世界的中国,中国的世界——如何理解“新时代”

加泰罗尼亚寻求独立,西班牙进入多事之秋

“世界建筑奇迹”!花8年,砸6亿元,这“深坑酒店”终于露真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