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女性高潮时为什么会“喷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欧亚观察】“一带一盟”对接合作:中亚国家视角的分析

2016-12-20 孙力 CRI俄语广播 CRI俄语广播

来源:《欧亚经济》2016年第5期

作者:孙力,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2015年5月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莫斯科参加纪念卫国战争70周年活动时,中俄两国元首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尤为重要。此后,为进一步落实对接合作协议,中国商务部与欧亚经济委员会建立了紧密的交流沟通机制,启动商签《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伙伴协定》,多方努力争取将这次合作纳入制度化轨道。中亚国家处在“一带一盟”对接的交叉点,自然也是未来对接合作的关键区域,因此需要从中亚国家视角出发,探讨“一带一盟”对接合作的基础、优先领域、未来举措等问题。

 

(一)“一带一盟”与中亚国家

 

“一带一盟”对接协议签署以来,中亚国家态度日益积极,作为欧亚经济联盟在中亚地区的先行者,哈萨克斯坦对于开展与中国合作尤为热情。2016年5月25日,哈萨克斯坦总理马西莫夫出席“‘一带一路’对接欧亚经济联盟:博鳌亚洲论坛能源资源与可持续发展会议暨‘丝绸之路’国家论坛”,认为从欧亚经济联盟角度出发,“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不仅适合中亚国家发展,而且将给沿途国家带来新的活力。他还介绍,在亚美尼亚召开的欧亚经济联盟总理会议上,成员国通过了“一带一盟”对接合作的基本构想,准备提交欧亚经济联盟最高理事会讨论。

 

作为中亚地区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哈萨克斯坦这种积极的态度并非偶然,实际上也反映中亚国家的普遍态度。过去一年里,“丝绸之路经济带”在中亚国家取得了积极效果,必然会给“一带一盟”对接合作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事实上,从中亚国家自身角度看,无论是加入欧亚经济联盟,还是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其根本出发点在于通过参与国际合作带动国内经济增长。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带一盟”对接合作完全契合中亚国家的利益,自然会获得这些国家的支持和响应。

 

2016年5月31日,欧亚经济委员会最高理事会会议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这届理事会以深化欧亚经济联盟与第三国和主要一体化机制的经济关系为主题,其中的一个关键议题是如何深化与中国的经贸关系以及讨论欧亚经济联盟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对接合作的路径和重点领域。虽然这次会议并没有像期待的那样形成“一带一盟”对接合作文件,但已经表现出的态度说明,“一带一盟”对接合作将进一步落实和细化。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将制定“一带一盟”对接合作项目清单,合作对象首先是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提出的建议更为深远,认为未来欧亚经济联盟所构建的统一市场应当发挥好衔接周边的纽带作用,因此“一带一盟”对接合作不仅符合欧亚经济联盟的基本理念,而且将惠及现在所有的成员国。

 

(二)对接基础和优先领域

 

应当说,“丝绸之路经济带”当前最具优势的领域当属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中国制造业优势有助于国际合作向纵深层面开展。而欧亚经济联盟虽然启动了成员国之间的制度合作,但多年来区域内交通基础设施薄弱却是不争的事实。这预示着“一带一盟”对接合作在交通基础设施方面具有互补性。

 

2016年2月3日,欧亚经济委员会交通运输和基础设施司司长努拉赫梅托夫在首次工作组会议中提出构建“欧洲西部—中国西部”、“北部—南部”、“东部—西部”和“北部海路”的国际物流大通道的设想。其中:“欧洲西部—中国西部”是中国连云港—霍尔果斯—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欧洲的通道;“北部—南部”是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的通道;“东部—西部”是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土耳其的通道。这样的国际交通线路对于中亚国家具有战略意义,但仍然处在规划和建设的进行时。从这些交通线路看,如果中国能够在未来规划中有效衔接,必然有利于中国与中亚国家的合作。较为有利的是,目前乌兹别克斯坦极力推动中、吉、乌铁路项目建设,不久前三方就铁路建设的相关事宜进行了商讨,重新开启了搁置多年的铁路建设项目。这符合“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基本思路,即“抓住基础设施的关键通道、关键节点和重点工程,优先打通缺失路段,畅通瓶颈路段,配套完善道路安全防护设施和交通基础设施设备,提升道路通达水平”。此外,考虑到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涵盖了7个方向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哈两国在该领域合作也必然拥有广阔的前景和巨大的潜力。

 

俄罗斯和中亚国家能源储量充裕,中国则一直追求能源进口多元化模式,因此,“一带一盟”对接合作离不开能源合作。苏联时期,中亚国家能源管线都需要通过俄罗斯,以至于中亚国家独立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获得能源出口自主权。2005年中哈石油管线贯通,成为中亚国家能源出口多元化的重要标志。此后,随着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A、B、C线陆续投入使用,再加上积极筹划中的D线,中国与中亚国家能源合作不仅规模扩大、运输便利,而且已经涵盖资源开发、管道运输、油品销售、工程建设、装备制造等诸多上下游领域。当前,国际能源价格持续低迷,对于资源依赖度高、产业结构单一、经济增长受阻的中亚国家来说,中国所擅长的能源深加工行业将成为未来合作全新的重点领域。在欧亚经济联盟框架内,普京曾经提出2019年争取在成员国之间形成统一电力市场,2025年形成统一的能源市场,届时联盟内将增加160亿美元贸易额。按照这种思路,“一带一盟”对接合作将有助于中国在能源合作中获得更大的空间和机遇,也有利于中亚国家能源产业技术水平逐步提高。

 

中国经济新常态要求积极而务实地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带动对外贸易规模扩大,同时引导国内企业“走出去”,进一步融入国际分工和世界市场。当前,中哈之间产能合作取得显著进展,双方所签署的总额高达240亿美元的52个产能合作项目,仅在2015年就落实了1/3。目前,哈萨克斯坦在13个地区建设了42个工业园区,其中15个已经开始运行,27个正在建设当中,这对于未来的中哈合作无疑是最为积极的合作态度。中国开展高效务实的国际产能合作有利于提高欧亚地区的贸易规模和水平,“一带一盟”对接合作也为国际产能合作提供了坚实基础。2015年,欧亚经济联盟对外贸易总额为5 795亿美元,同比下降33.6%,成员国之间贸易总额为454亿美元,同比下降25.8%,其中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对外贸易都出现明显下滑。中国作为欧亚经济联盟的最大贸易伙伴,在这次战略对接促进下,积极推动进出口贸易规模提高,对于实现中俄、中哈两国元首达成的双边贸易额目标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有利于中亚国家摆脱经济困境、回归增长态势、维护社会稳定。

 

(三)当前问题和未来举措

 

毫无疑问,在“一带一盟”战略对接合作框架内,中亚国家将发挥桥梁和纽带的作用,然而,却不能简单机械地将此看作是中国与中亚国家的合作,这样不仅无法真实解读“一带一盟”对接合作,也容易忽视这次对接合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具体说,包括以下五个方面。

 

1.地域局限

 

“一带一盟”在中亚地区的交叉点,实际上仅仅是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两个国家,面积占中亚地区的3/4,人口仅占中亚地区的1/3,而且主要依靠哈萨克斯坦。因此,哈萨克斯坦对待“一带一盟”对接合作的立场和政策在中亚地区起决定作用。

 

2.政策不稳

 

中亚国家并没有充分的准备时间来面对“一带一盟”对接合作,加上一贯持有较为现实的经济利益导向,各国防范性的贸易保护主义短期内并没有根本改变,这将会制约“一带一盟”在中亚地区的对接合作。

 

3.市场有限

 

中亚国家市场规模并不大,虽然欧亚经济联盟已经实现了统一关税,但按照相关规定,中亚国家产品进入联盟其他成员国市场仍然受到一定限制,这意味着在“一带一盟”对接的具体合作中,中国仍然需要面对几个分割的小规模市场空间,而并非规模很大的单一市场。

 

4.规则差异

 

“丝绸之路经济带”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而欧亚经济联盟则是区域一体化组织,具有制度性特征。如果“一带一盟”对接合作涉及海关合作、贸易便利化、口岸物流规模化等方面,中国必然要面临“结构性”反差。

 

5.融资依赖

 

欧亚经济联盟两个主要成员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都遭遇经济滑坡,在货币大幅贬值情况下,如果按美元价格计算,2015年哈萨克斯坦GDP下降近50%。因此,欧亚经济联盟客观上迫切需要对外融资,导致“一带一盟”对接合作陷入过度融资的窠臼里。

 

显然,提出这些问题并非对“一带一盟”对接合作持否定态度,而是尽量真实客观地面对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局面。那么,如何实现“一带一盟”对接合作,尤其是在中亚地区取得对接合作的实在成果?具体说,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落实推动。

 

首先,发挥上海合作组织的平台作用。“丝绸之路经济带”覆盖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的所有区域,即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观察员国或对话伙伴国,又囊括了欧亚经济联盟所有成员。上海合作组织成立15年来,建立了较完善的组织架构和制度基础,在区域合作方面积累了一定经验,利用好这一重要平台,将有助于“一带一盟”对接合作顺利推行。

 

其次,中俄两国应真正以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态度对待“一带一盟”在中亚的对接合作。俄罗斯极力推动欧亚经济联盟,其中有维护战略空间的原因,尽管俄罗斯主张“一带一盟”对接合作,但在合作地区、合作领域、合作方式等问题上还需要深度沟通、增强互信、寻求共赢,尤其是在涉及中亚国家对外合作方面,更需要中俄两国的充分理解和信任。

 

最后,“一带一盟”在中亚的对接合作应尽量顾及中亚国家的利益诉求。中亚国家对待“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立场基本一致,但对欧亚经济联盟却有不同看法,有的国家甚至明确反对上海合作组织作为“一带一盟”对接合作的平台,担心因此影响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的切实利益。可见,对于“一带一盟”在中亚地区的对接合作,增强与该地区国家的政策沟通十分必要。

 

手指按住下面的二维码快速订阅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