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这次捅到敏感话题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克宫厨师长揭秘总统的御膳是怎样炼成的

2017-09-28 透视俄罗斯 CRI俄语广播 CRI俄语广播


克里姆林宫厨师长康斯坦丁·马克里金(Konstantin Makridin)揭秘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如何餐饮。


记者:请问您是怎样选择做厨师的?

康斯坦丁·马克里金:我没读11年制学校,九年级毕业后就跟朋友们一起上了专科学校,四年后考上了普列汉诺夫学院,2000年毕业。我有在宇宙宾馆餐厅与意大利厨师工作的丰富经验。当然,宇宙宾馆当时名震四方,不过我在那里工作时一切都让我感觉像一个工厂,那里执行的是最低限度的服务和严格的作息时间表。早餐时能来2500人到3000人吃饭,所有的菜肴都被用铁制的托盘摆放到小吃柜台上。Renaissance Monarch Centre宾馆开业后我又去了那里,但在那儿干过几年后知道自己需要继续提高,当时正好有熟人推荐我去克里姆林宫综合服务处工作。


记者:综合服务处?听上去有点吓人!

康斯坦丁·马克里金:但这的确是综合服务处,是俄罗斯最大的集体餐饮服务处。我们在编人员有600多人。您可以想象一下要给多少人做饭?那里要管大剧院,还有总统办公厅人员吃饭的“老广场”。


记者:安检是怎样进行的?

康斯坦丁·马克里金:很复杂。有的食品我根本不能使用,比如核桃和蜂蜜就是禁忌,还有白蘑菇。我喜欢这些食品,但所有招待会都不能将其列入菜谱,因为可能会致癌、有辐射等类似的问题。如果是公务接待对每一种食品都要进行检查。宴会开始前两天我要把鱼、肉送检,前一天送检蔬菜和水果。就是说联邦警卫局的医生每次接待会前都会来,收集每种食材的样品做分析。如果某个样品没通过,就意味着我们必须马上将该种食材换掉。我烹饪时他们也会坐在厨房看着。


记者:是什么烹饪标准?我知道,欧洲人可以在比我们这里还低的火温下做肉。

康斯坦丁·马克里金:烤三分熟的牛排,欧洲宾馆餐厅的火温为50度至55度;五分熟是60度。按照我们的标准这可不行。我们的老医生会说:肉带血,没烤熟。但真正的牛排就是这么吃的。我们有医生,她有标准,这就是她的标准。我们当然有时会就肉的问题争论。她会瞪着我说:“小牛肉又没烤熟!”我对她说:“柳博芙·伊万诺夫娜,我要是把它完全烤熟,就不能吃了。”我们使用sous-vidе——低温真空烹饪方法。在低温作用下肌肉组织不会快速缩小,然后慢慢制作,就是焖制。


记者:您会不会用什么俄餐的老方法给参加招待会的客人们一个惊喜?

康斯坦丁·马克里金:我当然会找一些传统烹饪方法,但最后很少会用到。我们经常去全国各地寻访。我最近一年去过喀山、索契,9月份在阿斯特拉罕给记者做过饭。要做的工作之一是制定菜谱前研究阿斯特拉罕的地方风味,比如那里的鲟鱼最受欢迎,这就意味着餐桌上一定要有鲟鱼。还有受欢迎的奶酪、当地蔬菜。这些菜品还要有特色。


记者:您会推荐什么做伏特加下酒菜?

康斯坦丁·马克里金:最好是配波尔金诺黑面包的鲱鱼,或者是黄瓜,或者是鱼子酱小饼,到目前为止还没谁能想到的更好的下酒菜。比如,我在法国大师班时做腌得不太咸的黄瓜,因此必须带黑醋栗叶和茴香。你在巴黎找不到这些东西。


记者:您近期会去参加什么国际美食节吗?

康斯坦丁·马克里金:是的,有许多邀请,我正在考虑。比如不久前邀请我去参加Club des Chefs des Chefs的见面会(俄罗斯厨师长俱乐部——Interview)。他们是作为普京的厨师长邀请我去的,但我还不是他的私人厨师,他有自己的厨师。我只是举行大型招待会时为他做菜。


记者:您有自己喜欢的饮食吗?

康斯坦丁·马克里金: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餐的口味让人印象深刻,除了他们谁都不会做。我见过一个格鲁吉亚人,拳击师,和包包子用的面时汗流浃背,非常卖力!至于作料,一次我问格鲁吉亚人:“你们往里面放了什么?”他们回答说:“大蒜、香菜和一种这样的香料,我不知道沙姆舒列俄语是什么。”我就想:“沙姆舒列是什么呢?”我查遍了互联网,原来是生长在格鲁吉亚某个地区菜园里的一种胡卢巴属植物,很有特点,我非常喜欢。


(来源:透视俄罗斯)


下载“中俄头条”APP,发现更多精彩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