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惨遭灭门的中国石油之父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外籍法官和香港的司法独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这便宜占的,亏大了

2018-01-29 安静的风 读史开眼界 读史开眼界

新朋友·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历史·人文·生活·哲思!

文:安静的风

在清朝,政府部门的很多公务员并不都是进士出身,也有很多是贡生出身的,也就是秀才,他们被招聘到一些部门,做抄写材料值班一类的工作,当然地位很低,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出头之日,他们仍然可以参加科考。


清政府规定,八品以下官员可以继续参加考试。有这么三个人,他们都在军机处值班,也都是贡生,他们一边挣钱养家,一边积极备考,强烈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


这三个人是,毕沅、诸重光、童凤山。三个人学识相当,难分上下,都在伯仲之间,三个人年龄也相当,互不服气,属于谁也不服谁那种。

三个人中,毕沅比较老实厚道,诸重光和童凤山心眼多,会来事,虽然同在军机处值班,毕沅总是比他俩多干一些。那时科考虽然注重文章写的好坏,其实更注重一个考生的是书法,文章可以差一点,书法却不能,我们现在看到清朝状元的书法,真是漂亮的不行。


华沅的字写的不咋地,这也是他最苦恼的,好在比童凤山还强一点,三人当中字写的最好的是诸重光。而且他们所处的正是乾隆时代,乾隆皇帝不但爱写诗,更爱题字,所以乾隆皇帝更爱书法。这次科考,诸重光拔得头名几乎没悬念,这不光是我说啊,诸重光也是这么认为的。


乾隆二十五年,也就是1760年,三年一次会试开始了。三年一次,对于渴望走仕途的考生来说,真是说不尽的煎熬,这根弦崩得太紧了,有的崩断了,投井的,跳河的,精神失常的时有发生,你一旦脆弱了,放弃的不仅仅是三年一考的机会,还有生命。


那些能走进考场的,不论结果如何,都是勇士。走出考场,人们都松了一口气,毕沅也急着回家,让妻子整两硬菜,喝两口,再发发微信,晒晒朋友圈。可诸重光的一句话,让他郁闷了。

今天本应是诸重光值班,可他也想放松一下,必定这三年憋得太难受了,也要放纵一次。可是今天是他的班,只能找人顶替一下,他想到了毕沅。诸重光对毕沅说,今晚你替我值班去,毕沅脖子一梗,凭什么?诸重光笑了,你有把握考第一吗,这状元明摆着是我的,日后少不了我要照顾你,这是给你机会啊。


诸重光的话让毕沅无语,毕沅知道诸重光说的是实话,他当了状元,日后免不了要靠他点拔。郁闷归郁闷,这班还得去顶,谁让技不如人。到了值班室,毕玩这个无聊啊,看啥烦啥,想啥啥没劲,他想眯一会,可眼睛瞪的比牛眼还大,一点困意没有,他想看看书听听音乐,可这值班室除了公文啥也没有。


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看看公文消磨时间,毕沅想着,随手抽出一件,他一看是陕甘总督黄廷桂的汇报材料,里面说的是新疆屯田的事情。看着看着毕沅就来了精神,公文的论点论据新颖独到,毕沅禁不住多看了几遍,很多见解他都背了下来,这也许是读书人的秉性吧。


次日殿试,其实这次殿试也就是走走过程,乾隆皇帝己经把诸重光放在了第一位,可是乾隆心血来潮,着着跪在下面的考生,他忽然想起了新疆屯田的事来,这也是最近比较头疼的,乾隆便想问问这些考生,看看他们有什么解决的方法。

乾隆说,“时新疆甫开,上欲兴屯田,及殿试发策新贡士即及之。”真是想啥来啥,想花花开,看着诸重光们无言以对,华沅夸夸其谈,对答如流,乾隆一看,人才啊,你是第一吧。


人有些时候,拼的不只是能力,也不是实力,而是运气。诸重光千想万想也想不通,他毕沅怎么就能回答得那么溜呢。回到军机处值班室,诸重光问毕沅,你是怎么做到的?


毕沅抽出黄廷桂那份公文,告诉他,昨晚我看到的,说完,大摇大摆而去。诸重光着黄廷桂的公文,忽然抬起手,照着自己的大脸蛋子就抽了一巴掌,他恨恨地骂道,奶奶的,这便宜占的,亏大了。


投稿信箱:2076458511@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