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中/国女排传来噩耗! 金牌没收, 或被禁止参赛2022年奥运会?

深圳经济,突然失速。

成龙,这个“人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关于陕西就看这篇文章,陕西人有一种性格叫做生冷蹭倔……

2018-02-03 六子 读史开眼界 读史开眼界

新朋友·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历史·人文·生活·哲思!

文:六子 读史开眼界 特约作家


对于中国34个省份来说,陕西省无疑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提到陕西,西安乃是不可或缺的部分。陕西的行政区域图恰似秦始皇兵马俑跪俑的侧面照。侧面还是很美我用眼光去追,那如织的游人追到了位于西安以北的临潼的震惊的世界第八大奇迹之内。好似每一个人的出游计划中,陕西西安是一个永恒的主题。

这个蜚声遐迩的3000年帝国之都,每个人都能如数家珍的说出他脑海中的千年往事。喜欢历史的人能说出唐十八陵、汉十一陵、大小雁塔、汉中不一而足,吃货能举出肉夹馍、凉皮、羊肉泡馍、裤带面、臊子面、biangbiang面、油泼面、饺子宴;摄影爱好者奔向终南山、华山、壶口瀑布、统万城;热爱音乐的人来到大唐芙蓉园开品味大唐的阳春白雪、追寻郑钧怎样的心境才能《回到拉萨》;地理爱好者前往中国南北分界线秦岭(他比欧洲最大山脉阿尔卑斯山脉还要大)、飞赴旷野塞北的陕北临川草原;林林总总,好似陕西是中国人最了解、最热爱的省份,仔细分析并不尽然。十三朝古都的名号确实让他声名远播,更多的体验给我们的是海市蜃楼。我们沉浸的是中华帝国缔造的伟大文明之中,诸如汉高祖、汉武帝、唐太祖、武瞾一般的人毕竟廖若繁星;更多的是生活于三秦大地的乡党们。

要想更多的领悟三秦大地普通民众的生活,陕军东征四大名将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三秦大地被力拔山兮的楚霸王分配给了率兵归降的秦军三大将领。自此陕西有了三秦大地这个名号,如果将陕西简单粗暴得分为三个部分,就可以分为陕北、关中、陕南,其中以三“安”为代表;延安则是陕北的代表,西安则是关中的代言人,安康可谓是陕南的翘楚。


高建群的《最后一个匈奴》和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可以体验出陕北的粗犷豪放;圣人布道偏露此处,这是一个生性豪放的地方,是一个长期游牧文明与定居文明相对抗的地方,让这里生活的乡党具有高原凛冽寒风塑造坚毅的性格,让女人有着汉韵唐诗催生开放与柔美。


这里是帝业的温床,李自成推翻了大明王朝,赫连勃勃奏响了匈奴的定居后的最强音,李元昊敢于大宋分庭抗礼,共产党从这里出演了历史舞台的主角。这些妇孺皆知的历史常识隐匿于小说的深处,你能从文墨书香中感受到金戈铁马铺面而来。

陕北人的豪放流淌在孙正平、孙少平的血液了,蕴藏在最后一代汉匈通婚的后代中;具有了这样的性格才可以说的上是绥德的汉。用钢七连经典台词就是不抛弃不放弃;就算是敌众我寡,就是明知不敌,也要敢于亮剑,剑锋所指,所向披靡。这样的性格在陕北经过了地理变迁之后,人们依然凭借着这样的性格生活在这片大地上,就算是今天的榆林不再是文风细雨,那有如何。路遥笔下的人物给了你最好的回答。陕北有句俗语叫做米脂的婆娘绥德的汉,历史上闭月之色的貂蝉乃是米脂人。敢爱敢恨,这深深的体现在孙少安与田润叶既让人艳羡,又让人悲悯!体现在孙少平与田晓霞既浪漫柔情又凄美温婉!体现在高建群的笔下!这就是平凡的世界,这就是最后一个匈奴,这就是米脂的婆娘。婆娘的娇美仅是一方面,更多的是一种凌然的大气,对生活无奈的刚毅。


还记得之前公司有一个同事,女朋友就是陕西人但并不是陕北的女娃,而是关中的女娃。他因女友的原意皈依了伊斯兰教,但人家还说的是关中女人不外嫁。当时我的心里就认为此女娃肯定是个推辞,关中女人怎么不会外嫁呢?王昭君嫁到了呼和浩特,文成公主嫁到了拉萨,解忧公主更是嫁到了哈萨克斯坦。醒醒吧,小伙子。但是他却促使我研究了陕西的回民,今天回民的聚居区在宁夏并且有以回族为主的自治区。


《最后一个匈奴》更是告诉我一个藏在历史夹缝中的秘密,在满清时代,中国的回民主要聚居在今天的陕北地带。官逼民反,他们为生活所迫起义反抗,最后被封疆大吏左宗棠祭旗,为收复新疆小试牛刀。福倚祸伏,没有这一次起义,怎么会让民国时代西北五马登上历史舞台,更不会让陕北的南泥湾成了共和国缔造的子宫。唯一可惜的是最后起义的后代流浪在今天的中亚七河地区,形成了今天中亚最年轻的民族——东乡族。

在关中地区的西安除了有大雁塔用来存放大师玄奘从那烂陀寺取回来的真经,更有隐匿于回民街深处的化觉寺,他是西北四大清真寺之一。今天如织的游人来到西安,寻觅美食更多的是来到了美食一条街——回民街,但很少游人关注着不为人知的所在。其实在我国55个少数民族当中,除了回族信仰伊斯兰教之外还有9个民族信仰伊斯兰教,像新疆的维吾尔族、塔塔尔族、乌孜别克族、塔吉克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河西走廊的撒拉族、保安族、东乡族。

在回民街寻觅美食的时候,会有人吐槽这哪里是什么美食之都吗,分明就是主食王国吗?说的对,对于老陕来说,有一碗面吃就美得很咧。但是有一种主食是关中人家必不可少,他就是锅盔。据说当年秦人就是吃着锅盔夹辣子,以行军神速打败了吃着蔬菜米饭的六国军队。陈忠实的《白鹿原》就曾说过那些胡乱的国共两党把这好好的白鹿原,变成了烙锅盔的鏊子了。这种美食传承了千年,得以让白佳轩修缮祖堂,订立乡约,能让鹿子霖树立威风。在老陕的美食中,陕北关中陕南都咥喽是馍馍。这种蛋白质的主要来源,让这中华帝国空荡荡的胃得以延续着生命。陕军四大东征小说中无一不提到了馍馍这种老陕喜欢的主食,没有馍馍鹿兆谦怎么能做得了山大王,孙正平更是借据的连馍馍都视若珍宝,没有馍馍白雪怎么请得了自己的秦腔队来唱《三娘教子》呢!。没有馍馍最后一个匈奴怎么存活。

路遥笔下的人物生活在西安以北的铜川,主要场景在延安与铜川两城市之间。对于铜川估计很多人是十分的陌生,他是典型的资源型城市和山西大同一样出产煤炭。但这么说感觉不出他的牛逼,这里是药王孙思邈、书圣柳公权、孟姜女的故乡,大师玄奘就在铜川翻译了诸多著作,写下了《大唐西域记》,并且圆寂于此。如今相声界的擎天博玉柱组合苗阜王声也是铜川人。


  “遥望着残缺 昨日的城楼。”当你骑行在西安城墙上时,会时不时的耳畔泛起豪迈的秦腔。你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进去到自己的耳朵,但是这声音却像一台时光留声机。仿佛自己听着《走南阳》汉光武帝刘秀创业的艰辛;更怀疑这吼秦腔的是不是白雪呢,慌忙的惊醒沉醉于此的你会不会也被下一个“田小娥”暗算。贾平凹的《秦腔》让我们了解西梆代表剧种,它是存在于三秦大地百姓心中的小曲。没事吼一吼秦腔,这便是人们的业余生活。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没有秦腔,就没有山西如此众多的摇滚歌手,更不会有郑钧。生命没有了灵魂他还在,这灵魂就应该是陕西人的性格——生冷蹭倔。

陕西人有一种性格叫做生冷蹭倔,这个倔强的性格让陈忠实刻画的如此灵活。《白鹿原》的白佳轩便是这样的典型代表,生冷蹭倔让他演绎的极致。如不是父亲白秉德以死相逼,白佳轩绝不会在四个妻子死后再娶的。也是这样的性格让黑娃敬畏,落草之后敲碎了他的脊梁。也是这样的性格,让他做出大义灭亲的举动,按族规鞭挞儿子白孝文。也是这样的性格让当了县长的白孝文放过鹿兆谦一马。用陈忠实的话,就是白佳轩就是白鹿原,这也就是陕西人的性格,生冷蹭倔。


他不仅是白佳轩,白鹿原,更是贾平凹《秦腔》里的夏天义,也是路遥《平凡的世界》的孙玉厚。他们反映了中国陕西农民的形象,对于除农务其他的事情不屑一顾,在他们的眼睛里只有三件事情:给孩子结婚、为老人送终、再造一座房子。生生世世修理地球,两眼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热炕头。老守本分的从事着世世代代沿袭下来的事业——种地,从生到死他们得眼里只有土地,这才是他们得根本其他的就是死皮赖娃。努力操持着家业,规规矩矩办事情,一切事情都是恪守千百年来的道理,土地是农民的根本,土地最不会骗人的,只要劳动就有付出。


这样的性格固然是过日子的好手,也是国家安定的细胞。但也正是这样的从一而终的性格葬送了农耕文明,循规蹈矩。千千万万个白佳轩、夏天义、孙玉厚成了一个朱元璋。他们都是合格的村长,但不是一个卓越的领导人。正是这样的保守性的思维方式将中国变成田中之国,国中之田。他们视士工商为异教徒,有鸿鹄之志的被他们嗤之以鼻。无论是鹿兆鹏、白灵、孙少平、夏君亭还是其他有开阔性思维的东西。如果朱棣在朱元璋还为谢世就表现出廓清宇内的想法,那等待他的不是北平的燕王府,而是南京的监察御史的大牢了。


朱元璋才会耗费七年时间写了《皇明祖训》,甚至房后放几匹马都有明确规定。老子说无为而治,但是他们不懂这样的治理方式。压迫太久反抗的就会越激烈;夏天义自认为全是为了清风街,结果他迂腐的脑袋下不仅没能拢住全村的男女老少,更是因为他的一意孤行,和子女们常常拌嘴,更是葬于滚石之下。孙玉厚自认为对孙少平好,志存高远的他宁可到建筑工地打工,也要远离土地。白佳轩严格恪守的家规,儿子白孝文和田小娥便将其冲破,虽说是鹿子霖设计而为。但白灵的出走、黑娃的浮浮沉沉、鹿兆鹏的坚持革命这些无不在痛斥白鹿原需要的拓新的血液,要的不是祖训,要的是与时俱进。

有明一朝,法律条文不可谓不细致,最后成了历朝历代最腐败的朝廷,宦官刘瑾还是世界十大富翁之一,连日后权倾朝野的和中堂都难以望其项背。在朱氏子嗣中,不务正业的也最为集中,万历、嘉靖、天启让人瞠目结舌。皇帝不仅是最高政治领袖,更是最高道德模范。严苛要恪守礼义廉耻,可是有明一朝低俗小说呈现井喷式的发展。那时代的《金瓶梅》更是登峰造极,流传至今的低俗之语不胜枚举。


贾平凹的《秦腔》里面的人物并不像关中与陕北那样的生冷蹭倔,更多的是一种南方的温婉与北方直爽的结合;引生表面看上去生冷蹭倔,喜怒形于色;然而她的内心却是十分的细腻,像极了南方的俏佳人。对着白雪的追求有着北方汉子的执着,内心想着千回百转。敢作敢当的性格正是陕北汉子的反应,一点点的泼皮无赖却不让人心生反感。


如果按照地理划分,陕军东征四大小说中,《最后一个匈奴》描写的陕北,《白鹿原》描写的是关中,《平凡的世界》则是陕北与关中兼而有之,《秦腔》则是陕南的风土人情。无论是从物候变化亦或是衣食住行,都能体会出深深的不同。陕北地区利用地理特点居住在窑洞之中,《最后一个匈奴》《平凡的世界》场景绝大多数都发生在窑洞之中,孙少平更是从铜川寄回来资金给父亲箍一口新窑。《白鹿原》之中只有描写了黑娃与田小娥居住在窑洞中,在电视剧中黑娃去将军坡当长工的时候,田小娥的房子才是窑洞。《秦腔》中则没有提到清风街生活在窑洞之中。这也从侧面体现出了黄土高原的成因,在陕西最能反映出南北方的差异,陕北的延安冰天雪地,陕南的汉中暖意洋洋。正是因为北方的呼啸的北方将黄土吹来,落在了这些堆积区。堆积的粉尘遭受雨水的冲刷,在地势平坦的地方则会堆积成适合耕种的黄土地,这也形成了人类的聚居。


这也切合了《白鹿原》中的;“将军寨坐落在将军坡下的河川里,一马平川望不到尽头,全是平展展的水浇地。人说。下了将军坡,土地全姓郭。”更能看出从北到南,陕西的水量逐渐丰富,陕北地区进行浇灌十分简单,关中地区是打井(白佳轩将与鹿家换地后,鹿氏父子筹划打井。)陕南地区就是利用水库进行灌溉。

如果按时间轴线划分,陕军东征四大小说中,《最后一个匈奴》描写跨度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到新千年,《白鹿原》描写清末民国动乱时代,《平凡的世界》故事的背景在文革时期,《秦腔》笔下的时代是处于改革大潮的八十年代。从时间的变化中,在小人物的故事中反衬出时代的变换,国家的前途命运关系着每一个社会细胞的命运发展。更能看出社会面对大时代变化下的众生相,难道白萍不是一个世纪的翠翠吗,孙正平不是几十年后的鹿兆鹏吗?社会动乱以国家为己任,和平时代追求自己的幸福。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观念也在发生着变化。敢于面对自己欲望的田小娥被世人所不齿,翠翠做了和田小娥一样的事情。纸里包不住火,这种事情能有不透风的墙吗?但是时间的变化让人们更加理性的面对,倘若田小娥诞生于贾平凹笔下的时代,怎么能死于非命呢!


我们也能看出时间的推移,老陕的性格没变,老陕的风俗没有变,老陕的质朴没有变。 长安-长安-长安,陕西-陕西-陕西。


投稿信箱:2076458511@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