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是一种责任

一个著名企业家的三次厄运:遭湖北省监委反复调查,其顾问不堪重负跳楼身亡

深圳警察踩压脚踝恶性事件:执法者的素质影响法治建设的水平

消失一年多后,47岁的小燕子,现状令人心酸!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著名女星张娜拉自曝曾被“潜规则”上百次,上厕所都不放过...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2022新年第一愿望:行程卡后不要带星号

王学堂 法律学堂 2022-09-05

(网络图片,与文无关)

中新社消息,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2022年2月2日通报全省新冠肺炎疫情,新增本土确诊病例6例,深圳2例,惠州、梅州、河源、云浮各1例;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4例,深圳1例,云浮3例。以上均在重点人群和密切接触者筛查中发现。

正值大年初二,这一通报让沉浸在节日气氛中的民众瞬息紧张,说来我最担心的就是:行程卡后带星号

 

行程卡后带星号表示您途经或到访的城市存在中风险或高风险地区,并不表示您实际到访过这些中高风险地区。

这是官方的说法,但要是行程卡后带上星号,那真是要多麻烦就有多麻烦,因为县官不如县管,人家基层根本不听你官方的解释,岂止如此,人家都不让你解释。

2021年最担心的就是行程卡后带星号,但饶你奸似鬼,也免不了喝老娘的洗脚水。

2021年11月12日因出差去了趟北京,尽管是早上去晚上回,当天往返,基本上就是大兴机场一日游,但结果仍然避免不了带星号的噩运。好在这次后果也就是去看守所会见什么的受阻,于是要解释大北京之大,自己又承诺没有去过高风险区,得以侥幸蒙混过关。

但2022年的一次行程卡后带星号,后果就有点严重。

2022年1月9日,律师所在珠海召开年会,这样的重要活动老王自然不能缺席。除了参加年会,还拜会了珠海的校友、律师同行。1月11日清晨5时就从酒店出发,7时30分就到达了高铁广州南站。

这就是我的珠海二日游。这几乎是这些年我的一贯节奏,因为放松虽然爽,工作更重要。到了这个年龄有许多工作在等着自己。

至此,我与这座海滨浪漫之城似乎没有了关系,但还是我想的太简单了,蝴蝶效应很快就找到了我,让我和珠海有了密切联系。

2022年1月14日晚间,广东珠海市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该市发现7例新冠肺炎核酸初筛阳性,均居住于珠海市香洲区南屏镇。

我们还在单位里都感慨:好悬,如果年会晚开几天就要被滞留在珠海了。

还没有感慨完,突然发现自己的行程卡后带上星号了,真服了大数据的精准识别。

这就麻烦了,根据规定,要向所在社区汇报,根据佛山的政策要居家隔离14天。电话中一咨询,所在社区立即询问所在楼号和房号,表示要派人到家察看。

老王已经是社会无业人员,怎么敢给社区添麻烦?

于是决定漂在广州,不回佛山了。自从辞职后,老王每天工作在广州,晚上住在佛山,美其名曰“在广州赚钱,佛山花”。但突然间发现佛山和广州的政策竟然有略微差别,在广州这样的情况根本不用居家隔离。说的好好的广佛同城呢?怎么在这里就不同了呢?

听说要漂在广州,居委会那边追问住哪家酒店。这更大事不好,估计会连累人家酒店。如果这边打电话过去说老王到过珠海,酒店就得把老王驱逐出门,搞不好还会有更多后果。

看来,社区比王嫂管的还严啊!

有家不能回,酒店不能住,这可怎么是好?突然想起老王有个同学,他在广州有房子。于是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表达了要求借住的想法。他很爽快,干脆答应下来。我的泪都要掉下来,因为这才是友谊,其实这有点像收留逃犯。诸位须知,这个后果比收留逃犯还危险,万一老王确诊有疫情,那会连累好多人的。后来,老王因为出差,就遇到这种情况,因为行程卡后有个星号,许多酒店不收留,哪怕有多份核酸检测结果。哀求服务员,人家爱莫能助,是社区不让住啊!

我突然发现,疫情中最大的官不是市长,是社区主任,他的权力之大你不可想象。

日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卫生健康委纪检监察组监督发现一些地方存在对群众春节返乡政策层层加码的问题,导致部分群众“返乡受阻”。“返乡政策层层加码主要表现为,将限制出行适用范围由中、高风险地区扩大到所在地市及全省,对低风险地区返乡群众采取集中隔离、强制劝返等措施,随意延长居家隔离和健康监测期限等方面。”驻国家卫健委纪检监察组有关负责人举例指出,如有的地方规定,来自北京的返乡人员一律隔离14天,北京朝阳的低风险地区也要一人一户隔离;有的地方要求,从天津市的低风险地区返回,即便持核酸证明和绿码仍要集中隔离,甚至强制劝返;有的地方则规定,从西安低风险城区闭环返回者进行21天居家隔离后,还要进行7天的健康监测。

在基层,这样的政策大把都是,我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说来都是因为行程卡后有个星号。

2022年1月29日。我突然发现行程卡后不要星号消失了。想想这15天在外漂泊的日子,真是百感交集,太不容易了。

说来,我到现在也没有明白:

我到珠海在前,疫情发生在后,凭什么要给我的行程卡后不要带星号?

疫情发生在珠海一个我根本没有去过乡镇,凭什么要给我行程卡后不要带星号?

明明“行程卡后带星号表示您途经或到访的城市存在中风险或高风险地区,并不表示您实际到访过这些中高风险地区”,为什么在基层就视为到过中高风险地区?

中国“最小”中风险地区——上海静安寺街道愚园路228号。外地人看到这处门牌号不以为然,直到网民惊讶地发现,原来这是一家只有20平方米的奶茶店,一夜之间成为热议焦点。上海这座城市以其“精准防控”获得了极大的好感。我们是不是应该学习一下上海,把中高风险区域划小一些?动不动就是北京、珠海,这会给人造成多大不便啊?

但除了发牢骚,你有什么办法?人家基层不管那么多,一有星号就不让住,就让你隔离,你找谁去说理?

即使是说理,人家也说这是“为了你好”。为了你好,就不让你住宿,就让你隔离,这真是为了你好?

 

2022年,祈求自己行程卡后不要带星号

其实,我更想说的是这种制度的不合理性,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不合法的,因为这是一种不当联结

2022年2月2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