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剧场对付手机党新招:“激光羞辱”

2016-03-17 纽约时报中文网 NYT教育频道 NYT教育频道
点击
NYT教育频道
关注我们

使用手机拍照、打电话的观众令世界各地演出场所苦恼。在中国,工作人员采用了特别的方法:站在观众席高处,当有人打开手机时,用激光笔照射他们的屏幕。


在北京的国家大剧院,工作人员利用激光笔照射正在使用手机的观众。

北京——使用手机的观众令世界各地的表演者和发言者感到苦恼。但在中国,剧场及其他场所采用了他们所说的有效——但可能会让某些人感到不快的——解决办法。

用激光笔射他们。

方法各有不同,但想法是一样的。演出期间,配有激光笔的工作人员站在观众席高处或者周边。发现有人打开手机时,他们不会冲到使用者面前,而是利用激光笔(通常是红色或绿色)照射发亮的屏幕,直到使用者收起手机。

可以把这种方法叫做“激光羞辱”。

“通常只有少数观众这么做,”上海大剧院场务部员工王晨说。“他们忍不住玩手机。所以我们会委婉地提醒一下,他们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27岁的徐春(音)上个月在北京国家大剧院观看了《卡门》(Carmen),她表示,“这当然容易让人分心。但那些被照射的屏幕更让人分心。”

对于不了解情况的人来说,漆黑的剧场出现强烈的光束可能会很刺眼。

“我记得第一次看到激光点的情景,当时在表演中途看到小红点,感到非常震惊,”美国交响乐团中国巡演顾问李正欣(Joanna C. Lee)说。“就像有人拿枪指着观众。”

一道亮光的确可能意味着危险。激光瞄准器是一种常见的枪械部件,而且发生过许多激光指向飞机驾驶舱导致飞行员安全飞行能力受损的事故。(当然,激光笔有很多有益的用途,比如做演示,逗猫玩。)

但多年来,激光笔在中国主要的演出场所被当作执行纪律的设备,包括国家大剧院、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和上海大剧院。

或许是因为中国存在一个格外严重的问题。近几年来观众人数激增,新的表演场地也越来越多。中国的剧场观众通常比美国和欧洲的观众年轻,他们相应地缺少有关西式剧场礼仪的经验。剧场经理表示他们在采取许多行动,告诉观众在现场演出期间怎样的行为是恰当的,激光笔就是其中之一。

演出者会受到激光笔的干扰吗?

“不会,这非常灵敏、迅速、有效,”意大利女中音朱塞平娜·皮温蒂(Giuseppina Piunti)上个月在国家大剧院演完《卡门》后在后台说。“全世界都应该使用激光笔。我在舞台上能看到激光点,但这比相机闪光灯和跑上跑下的工作人员好多了。”

国家大剧院场务部副部长杨洪杰表示,关键在于在演出初期充分利用激光笔,让不遵守规定的人(以及附近的观众)知道,如果他们偷拍照片会有什么后果。


在北京的国家大剧院,工作人员使用激光笔。

很多知名场所在使用的手机屏蔽技术会有所帮助,发信息和铃声已经不太构成问题。使用此类技术在美国属于违法行为,除非是得到授权的联邦执法行动。

“起初,情况真的非常糟糕,”杨洪杰提到2007年启用的国家大剧院时说。“人们会在演出期间不停打电话、拍照片。但他和同事们发现派工作人员逐一阻止不仅会干扰其他观众,如果不遵守规定的人坐在中间位置,还会引起问题。因此,国家大剧院从2008年开始训练工作人员使用激光笔。

“这么多年来情况越来越好,”他说。“跟之前相比,我们现在与观众的那种互动要少得多了。”

在美国,激光笔的使用受到高度管制。在中国,虽然表演艺术协会发布了指导准则,但这些设备基本上不受监管。走在三里屯——北京的购物区和夜生活区,被街头商贩的激光笔发出的绿光照得瞬间失明的情况并不少见。

激光专家、前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电气工程教授塞缪尔·M·戈德瓦塞尔(Samuel M. Goldwasser)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只有在照射到眼睛时才会有危险。”

杨洪杰表示,这就是为什么工作人员要接受专门训练,从背后照射观众,避免照到眼睛。

但一旦偏离目标,可能会出现不幸的后果。

北京文化交流公司乒乓计划总裁方美昂女士(Alison Friedman)回忆起去年在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观看表演期间,看到激光点无意间照到北京陶身体剧场(TAO Dance Theater)成员身上时,她感到非常震惊。

“如果是打着花哨的拉斯维加斯灯光的CCTV式歌舞盛宴,那也就罢了,”方美昂说。“但在以鲜明、简约、干净而著称的陶身体剧场演出期间,黑白色舞台上突然出现红绿色激光点,那真的是具有破坏性。”

演出期间频繁使用激光笔也会引发抱怨,比如今年1月中国知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北京一个音乐厅演出期间,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当时很多人试图偷拍照片,伴随着郎朗温柔演奏的柴科夫斯基(Tchaikovsky)《四季》(The Seasons),现场一度几乎成了一场激光秀。

结果,一些剧团要求演出场所在演出期间禁止使用激光笔,比如皇家莎士比亚剧团(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上个月在中国巡演期间就提出了这种要求。

但中国的剧场经理表示,他们发现激光笔是解决这个令人烦恼的问题的最佳办法。很多人称,只有当人们提高素质时,这种“不文明行为”才会停止。

“希望有一天,我们不再需要从口袋中掏出激光笔,”上海大剧院的王晨说,“那会是美好的一天。”

作者:AMY QIN

翻译:许欣


查阅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文章链接:


我对Siri说:“我想自杀。”它回答……

张成泽:死在高射机枪下的朝鲜改革派

她们被ISIS抓做性奴,她们被强制避孕

日本摄影师拍摄两会:戏剧性与仪式感

加藤嘉一:日本百姓如何看待”爆买“的中国游客 

加州霸凌案被告父亲:送子西漂是一场大跃进

2016年要去的52个地方

台湾的白色恐怖记忆:迟到60年的家书

在Instagram上“放眼中国”

一位患癌医生的离世过程全记录 

纽约大龄“单身狗”的恐慌 

朝鲜人不是疯子

忍受强奸与漠视,无家可归的退伍女兵(组图)

以麦当劳为“家”的中国流浪汉



 

扫描二维码关注 纽约时报中文网微信账号
我们将每日为您精选社会热点,财经要闻,国际生活,观点评论,文化时尚等优质内容。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文章转载授权请联络:cn.letters@nytimes.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