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21年7月30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郭包肉 | 郑州神秘黑衣人

郭包肉 郭包肉六世 2021-07-30
      7月24日,“德国之声DW”的记者博林格在郑州街头连线采访,被十几位“郑州市民”围堵。“市民”们质疑这位德媒记者是否为CNN或BBC记者,担心他进行选择性报道,恶意抹黑中国。
       流传于网络和自媒体的视频中,有数位身穿黑色T恤的男子将记者博林格团团围住。👇🏽


         “德国之声”记者在郑州街头被围堵后,知名媒体人、央视新闻评论部《社会记录》栏目前编委、新浪网前副总编石扉客在自媒体上发声:这个冒着比洪水还要大的危险在郑州街头采访的德国某媒体记者,是我十二年前在柏林认识的哥们,中文名叫马天思,我习惯叫他马踢尔斯。这哥们在上海大学学的中文,京沪都熟,这十多年来长居中国为多家德媒打工。他是那种真心喜欢中国也热爱新闻的老外,在北京租了个小房子,也不成家,助理都舍不得认真找,自己出镜自己录制自己剪辑,这些年左支右绌中勉力做了不少中德经济文化交流的新闻。真心希望他平安,也希望郑州人民善待他,他真不是洪水猛兽。

       7月27日,是郑州雨灾不幸遇难者的“头七”,从上午开始,陆续有市民前往郑州地铁五号线沙口路站献花,鞠躬默哀,寄托哀思。


      但是很快,该站B1出口献花比较集中的地方出现了黄色围挡,人们在社交媒体上提出异议后,那些围挡被部分移走。
      入夜,聚集的人群逐渐散去,但是有人发现,现场有数位身穿黑色T恤的男子仍在四下巡荡,不时用手机打电话或拍摄。👇🏽


      7月28日,一名自称来自西安的年轻人在郑州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附近用无人机进行拍摄时,被多名身穿黑色T恤的不明身份男子阻拦并抓捕。
      视频中可以看到,那位年轻人被四个黑衣人按倒在地,其中一名男子以非常专业的手法将其手臂扭压,年轻人倒地大喊“救命”。


      黑衣人的行为激起现场围观者的强烈不满。视频中,一位身穿白背心的男子愤怒质问:“为什么不能在这儿拍”,“为什么不能将真相告诉公众”?
      另一位穿着黄色短衫的汉子也大声冲那几位黑衣人叫喊:“你们谁要打架,过来一块儿打嘛!”


      著名学者艾晓明呼吁关注这位来自西安的年轻飞手,她说:“用对待寇仇的方法对待普通公民,这个不仅是离谱,而且是制造新的伤害。要求释放这位青年,送他去医院看伤,他的手臂是不是骨折了?我把话放在这儿,你们这样抓人是抓不完的!”

      另据网络自媒体传言,因为拍摄郑州市民在郑州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向遇难者献花,《南方都市报》记者陈冲和财新传媒记者陈亮先后被郑州南阳路派出所民警带走,经讯问后很快被释放。
      据现场目击者称,带走记者陈冲和陈亮的人亦着黑色T恤。

上图为陈冲和陈亮拍摄的照片

      自郑州灾情发生以来,在许多场合,随时随地都能看到一些黑衣人的身影,他们几乎遍布这座巨大城市的每个角落,或制造围观,继而群起鼓噪;或四下游弋,时刻徘徊巡视,拍摄记录;或直接出手抓人,迅速带离现场。大多数时候,他们混迹于人群之中,既不参与救援,亦不热心捐助。他们身形健硕,装束普通,面无表情,沉默不语。他们看上去与路人无异,只有当他们出面或出手时,人们方能大致猜测出他们的身份。
      神秘的黑衣人,不只郑州独有,也不是现在才有。

      郭包肉始终坚信,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绝不是前苏联或前东德那样的警察国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取得了举世公认的伟大成就。生活在全世界最具安全感的国家,郭包肉感到非常幸福和骄傲。
      “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还做中国人”,这是郭包肉的心声。
       嘿嘿,嘿嘿!
 


更多精彩文章 请关注主号“郭包肉五世”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