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重磅!中国下一步向何处去?郑永年万字长文论改革…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房”塌后回看习近平五年前的话,意味深长】

2018-01-10 亚美时事学堂 亚美时事学堂


靴子落地。


日前,经党中央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房峰辉(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因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其实,早在去年9月公布的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中共十九大代表名单中,66岁的房峰辉没有出现。而在早先,2017年8月26日,以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的身份出席活动的,是李作成。这表明,房峰辉已不再担任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自此后,坊间传言就一直不断。


从基层战士到军委委员


根据公开简历显示,1951年4月,房峰辉生于陕西彬县,国防大学国防研究系战略指挥专业、西安政治学院法律专业毕业。


1968年2月,17岁的房峰辉入伍,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并在入伍后的第七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房峰辉在军队工作时,历任排长,作训参谋,科长,团长,师参谋长……直到广州军区参谋长,北京军区司令员,最后做到了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任参谋长。


从基层一步步升迁的房峰辉,在回顾自己的军旅往事时,曾感慨自己的军队生涯“经历了骡马化、摩托化、半机械化到机械化和信息化复合发展的过程”。


在房峰辉的基层经历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干参谋工作。1968年入伍后,他长期在新疆地区服役,先后当过作训参谋、团参谋长、师参谋长、新疆军区副参谋长等。


1998年,房峰辉晋升少将军衔,1999年成为第21集团军军长,这是他军旅生涯的一个转折点。


2003年12月,房峰辉又迈上一个新台阶,任职发生了新的变化,从当时任职的兰州军区到广州军区担任参谋长,成为大军区的副职将领。两年后,房峰辉晋升中将军衔,此时郭伯雄和徐才厚任中央军委副主席。


到广州军区的第二年,张阳来广州军区担任政治部主任,两人在同一个班子中工作了四年,成为了老搭档。2012年,他们又分别更进一步,执掌了当时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两大部门,成为中央军委委员。两个老搭档又走到了一起。


“年轻派”的阅兵总指挥


2007年,房峰辉调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大军区正职。


这时,房峰辉56岁。他是“文革”结束后历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最年轻的一位,也是当时的七大军区司令员中年纪最轻的一位。之后的党的十七大上,房峰辉当选为中央委员。


在大军区副职不到三年半,就晋升大军区正职,并且如此年轻就拥有了兰州、广州、北京三大军区的轮调历练,这时的房峰辉被不少媒体称为“军界举足轻重的耀眼将星”。


而在北京的这一段时间,也是房峰辉“政绩”突出的一段时间。房峰辉担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期间,领导军区部队持续开展实战化训练,提升信息化条件下作战能力,完成了奥运安保、国庆阅兵、国际维和等重大军事任务。


在这时,房峰辉迎来了军事生涯中最闪亮的时刻。


打开房峰辉的百度百科词条,主要成就一栏写的是,建国60周年阅兵总指挥。这次阅兵后,2010年7月,59岁的房峰辉与张阳等11人在北京八一大楼晋升上将军衔。这也是自2004年9月以来,晋升上将人数最多的一次。

与政界“50后”省部级官员已陆续到达退休年龄不同,上将晋升需要较长时间。据《环球人物》报道,从少尉到大校,按4年一次晋升要24年(不包括提前晋职晋衔)。大校以上军衔晋级为选升,以军官所任职务、德才表现和对国防建设的贡献为依据。一般要10至15年左右,也有更短或更长的情况。


因此,当时“50后”的房峰辉还都属于“年轻派”。


从军委委员到落马


2012年10月下旬,当时的中央军委还是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和总装备部四总部,时年61岁的房峰辉接替71岁的中央军委委员陈炳德,出任总参谋长。


房峰辉的出任“打破了多项纪录”。前几任总参谋长张万年、傅全有、梁光烈、陈炳德等,都曾有过至少两个大军区司令员的任职经历,但房峰辉只担任过一个大军区司令员。同时他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位晋升总参谋长的北京军区司令员,也是20年来就职时年纪最轻的一位。

在房峰辉担任军委委员期间,经历了许多大事,比如在他出任军委委员的第二年和第三年,老上司徐才厚和郭伯雄先后被立案审查。


再比如具有深远意义的军改。2016年1月,军委机关调整组建任务基本完成,由四总部改为15个职能部门,房峰辉任联合参谋部参谋长。

2016年8月26日,全军贯彻落实古田政工会精神领导小组会议召开,时任军委委员的房峰辉也出席了会议。可是他应该没想到,当时在会上痛批郭伯雄徐才厚,要求大家切实与郭徐彻底划清界限的老搭档张阳,在一年后相关部门调查核实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问题线索时,畏罪自缢了。


在国防部网站上,房峰辉最后一次出席活动是8月21日下午,在八一大楼与泰国武装部队最高司令素拉蓬举行会谈。


消失141天后,房峰辉因涉嫌行贿受贿,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早在2013年7月的中央军委民主生活会上,中国最高领导人就说了一段大白话:


“军委的同志身居高位,全军官兵在看着我们,广大人民群众在看着我们。为人是否正派?做事是否干净?这是事关党和军队形象的大问题。我们要清廉自律,坚决不搞特殊化,坚决不搞特权,坚决不搞不正之风,坚决不搞腐败。只有给全军作出表率了,我们抓全军作风建设才有底气。自己不检点,不清爽,不干净,让人家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怎么去要求人家啊?没法说,说了也没用啊!”


古有徙木立信,惩治军内腐败,就是最好的立信之木。


延伸阅读


房峰辉和张阳,有哪些巧合?

42天内,两名“消失”上将的结果水落石出。


1月9日,房峰辉因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就在40余天前,2017年11月28日,张阳被官方披露在家中自缢死亡,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


两名上将的名字最后一次在公开报道中一起出现,是2017年11月30日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当时,有媒体提问,官方公布张阳在调查期间自杀身亡,有传闻前总参谋长房峰辉也在同一天接受调查,可否证实。


如今,42天过去,房峰辉接受调查的消息坐实,具体细节仍有待披露。

两人前后“消失”


细心的人可能注意到,新华社的通稿中,提到房峰辉的职务,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房峰辉(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


房峰辉和张阳在十九大闭幕后不再担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如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中两人的名字也被“拿下”。


除了这一点,被查的两名上将还有不少相像之处。


2017年8月底,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迎来新人,房峰辉不再担任。房峰辉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定格在了2017年8月21日下午——与泰国武装部队最高司令素拉蓬举行的会谈。


和房峰辉类似,张阳同样在十九大之前卸任。2017年9月7日,新的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亮相,媒体由此发现,张阳卸任该职务。


在此之前,2017年9月6日,解放军报发布解放军和武警部队选举产生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的名单,时任中央军委委员的张阳、房峰辉二人未见于这份名单。


官方后来发布的消息证实,针对张阳的调查,早在2017年8月28日就已经正式展开。2017年11月23日,去职不到三个月后,张阳在家中自缢身亡。


两人曾是“老搭档”

张阳是十九大后首个被查的“军老虎”,房峰辉是第二个。


回顾房峰辉的履历,发现他和张阳都是从基层一步步干上来的上将。


1951年出生的房峰辉,17岁参军入伍,大部分时间都在干参谋。2003年,房峰辉履新广州军区参谋长成为大军区的副职将领,4年后,年仅56岁的房峰辉升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成为当时七大军区司令员中最年轻的一位。


此外,如果把房、张两人的履历放在一起观察,便不难看出他们还曾是同一个班子的“老搭档”。


房峰辉2003年到广州军区履职参谋长后一年,张阳调任该军区政治部主任。此后二人在同一个班子中搭档4年直至2007年。十八大之后,此二人又分别执掌总参、总政两大系统,在十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共事,直至换届前双双“消失”。


两人都曾行贿


这次房峰辉落马,距离其从公开报道中消失,已有140余天。


房峰辉之前,公开披露的落马上将还有徐才厚、郭伯雄、田修思、王建平、王喜斌和张阳。


此前落马的上将中,除田修思、王喜斌外,其余上将涉及的罪名都已披露,以受贿罪为主。张阳是落马上将中罪名最多的一个,涉及行贿、受贿、巨额资产来源不明三罪。


房峰辉和张阳还有一个少见的共同点——都涉及行贿。作为军中高级将领,受贿可能为众人所理解,行贿这一点就值得深思,背后的故事自然更多。

姓名

原职务

披露时间

罪名

房峰辉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

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

2018年1月9日

涉嫌行贿、受贿犯罪

张阳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

2017年11月28日

(张阳于2017年11月23日自杀)

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

王喜斌

国防大学原校长

2017年2月24日

涉嫌职务犯罪

王建平

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副参谋长、武警部队原司令员

2016年12月29日

涉嫌受贿犯罪

田修思

空军原政委

2016年7月9日

涉嫌严重违纪

郭伯雄

中央军委原副主席

2015年7月30日

犯受贿罪(领刑无期)

徐才厚

中央军委原副主席

2014年6月30日

涉嫌受贿罪(死亡)

目前,唯一领刑的是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他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同样犯有受贿罪的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则因膀胱癌病亡免于起诉。


此前,针对十九大后被查的首个“军老虎”张阳,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曾强调,中国军队始终坚持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常震慑,坚决清除一切侵蚀军队健康肌体的病毒,为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提供坚强政治保证。


言犹在耳。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