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王小波:相信奇迹早晚会酿成大祸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励志!杨坤从穷困潦倒,到抑郁,到音乐导师再到歌手!音乐就是他的人生,他要来悉尼唱给你听!

喜欢毕竟不是爱,所以变心很快 ​​​​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辜负了三颗星的7上将】

2018-01-15 亚美时事学堂 亚美时事学堂

【亚美导读】1月9日晚六点半,新华社发布重磅消息:日前,经党中央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房峰辉(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因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这是继张阳后,十九大以来被查处的第二只军老虎。


将军,多么响亮的称呼,多么令人羡慕的地位与荣耀,古往今来,能有几人成为将军?我国将衔的授予是来之不易的。特别是在当下和平年代,要想成为一个将军,更是难上加难。从一名普通战士升到将军着实不易,其他方面不说,最起码在能力上,至少是某一方面的绝对佼佼者;而在时间上,少说也得经过二三十年的磨砺才能从全国千万人中脱颖而出晋升为将军。


相比于政界“50后”省部级官员已陆续到达退休年龄不同,上将的晋升则需要较长时间,可能“50后”才是刚刚开始。正常情况下,从少尉到大校,按4年一次晋升的话需要要24年(在这不包括提前晋职晋衔),而到了大校以上的军衔晋级,则为选升。以军官所任职务、德才表现和对国防建设的贡献为依据。一般要10至15年左右,也有更短或更长的情况。但是,并不是人人都能跨过那条鸿沟的,无数的人的军旅生涯都是到大校为止,可谓是真正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2010年7月19日,中央军委在北京八一大楼隆重举行晋升上将军衔仪式。包括张阳、房峰辉在内的11位高级军官被晋升为上将,这也是晋升人数最多的一年。而那一年,房峰辉59岁,张阳更是才58岁,也是从那一年开始,新晋上将中“50后”不再是独苗。可见,房、张二人绝对算得上是上将中的“青壮派”了。

中央军委举行晋升上将军衔仪式(2010.07.19)


随着房峰辉落马消息公布,十八大以来,已有7名上将被查: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空军原政委田修思,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副参谋长、武警部队原司令员王建平,国防大学原校长王喜斌,以及中央军委原委员、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张阳。


拉开高级将领落马的序曲 


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分别在2014年、2015年落马。

 

2014年3月15日,中共中央依照党的纪律条例,决定对徐才厚涉嫌违纪问题进行组织调查。 2014年10月27日,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军事检察院侦查查明,徐才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和家人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徐才厚对受贿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此前,中共中央决定开除徐才厚党籍,中央军委决定开除徐才厚军籍、取消其上将军衔。

 

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因膀胱癌终末期,全身多发转移,多器官功能衰竭,医治无效在医院死亡。

 

在徐才厚死亡不到一个月,2015年4月9日,郭伯雄被查。经查,郭伯雄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职务晋升等方面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贿赂,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涉嫌受贿犯罪,情节严重,影响恶劣。


2016年7月25日,军事法院依法对郭伯雄受贿案进行了一审宣判,认定郭伯雄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的赃款赃物上缴国库,剥夺上将军衔。

 

在郭伯雄、徐才厚落马后,军队开始大规模肃清郭徐流毒。而田修思、王建平、王喜斌、张阳、房峰辉五人,与郭伯雄、徐才厚都有关联性。

 

郭伯雄任内快速升迁的田修思

 

2016年7月9日,中国军网发布消息:近日,空军原政委田修思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 


郭伯雄曾担任兰州军区司令员,在任期间提拔了不少干部。而田修思则在兰州军区工作40年,1985年8月至1986年9月,他曾任兰州军区第八侦察大队副政委,赴南线参战,当时的带队领导之一就是时任兰州军区副参谋长的郭伯雄。

 

郭伯雄出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后,田修思快速升迁,2002年到2009年短短7年间,就完成了从正军职向大军区正职的跨越。2012年,田修思被授予上将军衔,主持仪式的正是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

中国军网曾刊文提出:郭、徐任人唯亲、卖官鬻爵,把手中权力当作聚敛钱财、收买人心的工具。郭伯雄之子、“短命少将”郭正钢也曾经放出狂言:“全军干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

 

首个被查现役上将王建平

 

2016年12月29日下午,在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时任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武警部队原司令员王建平因涉嫌受贿犯罪,军事检察机关已对其立案侦查。


由此,王建平成为继徐才厚、郭伯雄、田修思之后被查的第四名上将,同时,他也是首个被查的现役上将。

 

出生于辽宁抚顺的王建平十几岁就参军,早年他曾在沈阳军区下辖的陆军第40集团军服役,历任团长、副旅长、旅长、师长等职。彼时,徐才厚也曾长期在沈阳军区任职。

 

1996年,王建平转至武警系统,出任武警西藏总队总队长、党委副书记,1年后晋升少将军衔。2000年起,王建平历任武警部队副参谋长、参谋长、副司令员,2009年晋升为武警部队司令员,2012年被授予武警上将警衔。


徐才厚被开除党籍、军籍并被取消上将军衔半年后,王建平由武警部队司令员岗位,调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

 

徐才厚为其书作序的王喜斌

 

2017年2月24日闭幕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披露:国防大学原校长王喜斌涉职务犯罪,提出辞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 


2016年12月28日,国防大学选举委员会决定接受其辞职。

 

王喜斌生于1948年2月。1966年18岁时,他从老家黑龙江宁安参军入伍,从一名陆军战士起步,历经班长、排长、连长、参谋、营长等多岗位,一步步走上重要领导岗位,曾任“万岁军”第38集团军司令部参谋长、第27集团军军长、北京军区参谋长等职。

 

2007年任国防大学校长。2012年11月,时年64岁、时任国防大学校长,未当选十八届中央委员。次年6月,他到龄退役,不再担任国防大学校长。


王喜斌卸任国防大学校长前两月左右,其所著的《从这里走向战场》出版,徐才厚为该书作序。

 

涉郭伯雄、徐才厚案自杀的张阳,与房峰辉共事多年

 

2017年11月28日中午,新华社发布消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张阳,于11月23日上午,在家中自缢死亡。


消息称,2017年8月28日,经党中央批准,中央军委决定对张阳进行组织谈话,调查核实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问题线索。经调查核实,张阳严重违纪违法,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接受组织谈话期间,张阳一直在家中居住。11月23日上午,张阳在家中自缢死亡。

 

房峰辉与涉徐才厚、郭伯雄案,自缢死亡的张阳是老搭档,两人曾在广州军区共事。

2003年至2007年,房峰辉曾担任广州军区参谋长,张阳则于2004年至2007年担任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两人在同一个班子中工作了4年。

张阳自缢死亡前的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在2017年8月7日,当天他出席了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20天后,8月28日,经党中央批准,中央军委决定对张阳进行组织谈话,调查核实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问题线索。

与房峰辉一样,张阳也被挡在十九大代表名单之外,同样也不能当选十九届中央委员。

张阳自杀消息公布后,军报同样发表评论文章:张阳身为党和军队的高级干部,丧失理想信念、丧失党性原则、丧失法纪敬畏、丧失道德底线,台上台下两种表现,人前人后两副面孔,嘴上喊忠诚、背后搞贪腐,是典型的“两面人”。其所作所为严重玷污了党的形象,玷污了军队的形象,玷污了政治工作的形象,玷污了领导干部的形象,给党和军队事业造成严重危害。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